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42章

第142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回门的时候宜宁总想着英国公府和庭哥儿的事,坐在马车里心不在焉的。
     
      罗慎远瞧她接连拿了几次小几上的松子壳,未拿小碟里的果子。叹息,怎么这些小毛病一直改不了。
     
      他把她的小碟拿过去,亲手剥了些果仁:“走什么神呢。”
     
      宜宁才回过神,跟他说:“家中无人照管,祖母想为父亲娶亲。父亲不愿意,祖母让我劝劝他而已。”
     
      罗慎远嗯了声:“英国公府家大业大,的确应该有个主内的人在,你祖母说的没错。不过人选一定要看好,毕竟你和你弟弟情况特殊。来个家世厉害的人难免有心思。”
     
      宜宁也觉得如此,但是家世低了也配不上英国公夫人的位置。故才是两难的,她倒是干系不大,反正已经出嫁了。但是庭哥儿是庶子出生封的世子爷,谁知道新夫人会对他如何。
     
      罗慎远道:“摊手。”
     
      宜宁抬头,他说什么?
     
      他却把她的手拿过去,给她一把松子的果仁。“刚剥好的,吃吧。”
     
      宜宁哭笑不得,他觉得自己在喂养小动物吗?
     
      她一颗颗吃完了他剥的松子,问他:“三哥,你觉得我把庭哥儿带到罗家来住如何?他现在尚不足七岁,依赖我得很,我也舍不得他。等养他到十岁就能独立一些了。”
     
      罗慎远表情不变:“他在家里,与你是同吃同住的吧?”
     
      “这是自然的,他胆小怕黑。我就在碧纱橱给他支了张床。庭哥儿调皮捣蛋的,家里也就父亲能管得住他,但是父亲时常不在。说不定来跟了我,你还能带他读书。”宜宁越想越觉得未尝不可。
     
      罗慎远淡淡道:“我看他的确依赖你,走哪儿都想跟着。”。
     
      他一顿:“他是你弟弟,但也是英国公府世子爷,随意到别家住不好。再者他来家中来你也管不住他,我也不好帮你管。”
     
      罗慎远能训斥弟弟,但他可不好训斥小舅子。
     
      宜宁觉得三哥应该也不怎么想庭哥儿来跟着她,毕竟不太方便。跟祖母说,恐怕祖母也不会同意。便叹了口气,暂时作罢了。
     
      次日罗慎远的沐休就结束了,要去工部衙门。宜宁大早起来就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她去林海如那里请安,被她留下来帮忙看账本。
     
      有丫头急匆匆地走进来,屈身跟林海如说:“二夫人,大房那边又闹起来了。”
     
      林海如道知道了,让丫头给她换衣裳,跟宜宁说:“你四姐跟刘老太太闹翻后,这事便常有发生。刘静来接她,她不肯回去,刘老太太又派婆子来请过,她却觉得是在侮辱她。”
     
      “她要老太太亲自来请?”宜宁想了想问。
     
      林海如点头:“她被刘老太太骂了一顿,出不了这口气。她本来就觉得嫁给刘家是低嫁了,这些年一直不痛快……”
     
      宜宁跟她一起去大房看,两个宅院之间以月门连接了。走半刻钟就到陈氏那里。三进的院子,种了万年青和松柏,一角堆砌假山,种了几丛箭竹。
     
      宜宁这还是第二次看到刘静,他站在屋外面,穿着青色的七品补子的官服,面容清俊。明明个子很高,却因为身子微弯显得不那么高。
     
      林海如走过去,他就有礼地喊了声:“二婶母。”
     
      林海如就跟他介绍:“这是慎远的妻子,你该叫声三弟妹。”
     
      刘静看了她一眼,也嘴角微弯喊了声三弟妹,并道:“三弟妹面相和善。”又看向屋内说,“倒是让你们看笑话了,劳烦二婶母帮我进去看看她吧。”
     
      两人正待点头,帘子挑开走出来一个人,是罗宜怜。她看到刘静站在外面,表情有些不自然,又看到林海如和罗宜宁,更是脸色微冷。林海如没有多管她,带着宜宁挑帘子进去。
     
      宜宁落在后面,音隐约听到罗宜怜跟刘静说:“这几日天气转凉得厉害,四姐夫怎么穿得如此单薄。莫站在这里等了,到抱厦里坐着吧。四姐怕是不想见你的。”
     
      宜宁回头看的时候,刘静却已经离开了。
     
      她心里淡淡一笑,转过头,屋里头正呜呜地哭。
     
      屋内罗汉床上摆了杭绸软垫,翡翠珠帘用钩子勾着,罗宜玉扑在罗汉床上边哭边说:“他若是真喜欢我,怎么任着他母亲这么作践我!我怎么安排房中事,还由得她来过问!说得那般难听,我不要她儿子又如何!”
     
      陈氏坐在女儿旁边,拍她的肩劝道:“刘静对你这么好,你也别作践他一番心意啊。上次你着急一失手,打了他的脸人家也没说什么。”
     
      “他说我啊,把我休了最好!我才懒得看他娘的脸色!”罗宜玉直起身子,提高了声音。
     
      “你便是没被婆婆拿捏过。”罗宜秀坐在旁边的杌子上嗑瓜子,“没得天高地厚,以为到哪儿别人都要捧着你。”
     
      她知道罗宜玉是说得厉害,反正知道刘静不会休她,有恃无恐。
     
      “你可别火上浇油了!”陈氏心疼女儿是低嫁,拿帕子给她擦眼泪,让两个儿媳赶紧扶她起来。
     
      林海如带着宜宁坐下来,礼节性地劝了几句,但反正人家是油盐不进,怎么说都不听。
     
      宜宁从罗宜秀那里分了点瓜子来吃,说道:“宜玉姐姐,我且问你一句。若是刘姐夫和大伯母冲突了。你帮谁?”
     
      罗宜玉擦了擦眼泪:“你莫要套我的话,我自然帮我母亲。但他不一样……”
     
      “他怎么了?”想到刘静在罗宜玉面前谦卑的样子,罗宜宁微微一笑:“他不是娘生的爹教的。偏要纵着你?他跟你一样的,母亲含辛茹苦的拉扯长大,寒窗苦读地科考,高中了进士。你说他配不上你,人家努力这么久来配你。四姐,当年你喜欢那人如今也要娶亲了,娶的是谁你该比我清楚。你能努力,去配得上他吗?”
     
      罗宜玉被她说得一震,看着她的目光有些陌生。
     
      “他要事事顺着你,必须你说得都对,就连父母都能不管不顾?”罗宜宁走到她面前,“若是个连生养自己的父母都不珍重的,这样的人宜玉姐姐可敢要?宜玉姐姐可要好生想想,那也是个有血有肉,有脾气的人。一旦真心受了伤害,别人珍重他去了,像刘姐夫那样坚决的人,你可是怎么求都求不回来的。”
     
      罗宜玉不说话了,倒是慢慢止住了哭。
     
      “宜宁。”突然有人唤她。
     
      罗宜宁回过头,看到罗慎远站在门口,穿着绯红官服,正含笑看着她。
     
      罗慎远是来找她的。
     
      罗宜宁告辞了众人,跟着他出来:“三哥,你这么早下衙门?”
     
      “下午有空,带你出去一趟。”罗慎远说,“你刚才在劝宜玉?”
     
      “也算是吧。”罗宜宁叹了口气,“让她看清楚些而已,免得活得糊糊涂涂的,以后后悔也来不及。你都听到了?”
     
      “嗯。”他摸了摸她的头。
     
      很少听到她讲道理,这小丫头竟然能说得头头是道的,是能唬人了。
     
      罗宜宁是见多了这样的,到最后鸡飞蛋打,后悔也晚了。她劝几句,能不能明白看她自己,别弄得家宅不宁就好。
     
      “你这是要带我去那里啊?”两人走出垂花门,宜宁看到小厮去套了马来才问他。
     
      这是要出府?
     
      *
     
      祥云酒楼后面就有片石榴林。景色十分好,祥云酒楼就搭了个戏台起了班子。听戏的人很多,唱出了个角儿柳百生。如今这时候正是热闹的,去听戏的就送盘石榴。
     
      宜宁跟着罗慎远上了二楼,侍卫留在了门口。她真没想到他是带自己出来看戏的。开了个雅间,正好对着戏台子,视野极佳。一旁还有棵石榴树,如今这季节枝头上都累累地缀满了红色的石榴果。
     
      罗慎远坐下来。婢女就递了个戏单来,“罗大人,请您点戏。”
     
      罗慎远随手递给她:“你选一出。”
     
      宜宁因是妇人出门,披了斗篷。现在摘了帽沿,接过他递过来的戏单子,看了半天选了出《精忠记》。还是奇怪,罗慎远明明知道她不爱看戏。
     
      戏台子上的帘子就被挑开,演岳飞的角儿出来,两侧的铜锣咚咚地敲起来,非常热闹。这武旦的确身姿飒爽,行云流水,下面的称好声响起一片。
     
      “这个……”她回头想跟他说话。
     
      罗慎远坐在太师椅上,抬起茶杯喝茶:“好好看戏。”
     
      他这是要做什么啊。
     
      宜宁还是不说话了,片刻之后,楼梯处有声音传来。有人徐缓拾阶而上,随后门吱呀一声开了。罗宜宁听闻动静回过头,才看到来人竟然是谢蕴!
     
      她把斗篷摘下来,穿了件水红白樱的褙子,发梢垂在身后,只簪了一只金簪,别无饰物。她脸上本来是带着笑容的,看到罗慎远和罗宜宁坐在一起,笑容才渐渐没有了,看着罗宜宁的目光非常不善。
     
      “罗慎远。”谢蕴声音发冷,“你这是什么意思?”
     
      “宜宁,过来。”罗慎远则放下茶杯,她本来是坐在他身边的,他的手突然揽上了她的腰,让她靠近一些问她说。“以后若是有人问你。你夫君娶你是为了什么。你怎么回答?”
     
      罗宜宁看到他靠近,突然想起那天雨夜里,他突然地吻她。
     
      “你原来……”她喃喃道。
     
      “你不敢说,还是没有自信说?”罗慎远嘴角微弯。
     
      罗宜宁这才反应过来,难道罗慎远知道那日在程家发生的事,这是带自己来找回场子的?
     
      “罗慎远!”谢蕴咬了咬唇,“你让你过来,就是来看这个的?”
     
      “跟她说吧。”罗慎远重复道,外面的铜锣声敲得十分热闹。
     
      罗宜宁顿时心跳如鼓,被他搂着的地方都有种发热的感觉。
     
      她怎么好说,说着根本就像是自恋吧!
     
      谢蕴气得发抖,原以为他让自己出来……出来是要和她叙旧的,他带了罗宜宁,就是来给她撑场子的?她继续冷笑道:“我说的有什么错?她要不是你妹妹,若没有赐婚的事,你会娶她吗?”
     
      “你说得不全对。”罗慎远抬起头,笑道,“她若不是我妹妹,若没有赐婚的事。我才是求之不得的那个,她不会答应嫁给我的。”
     
      罗宜宁手心发汗,她觉得谢蕴那个目光简直想把她杀了。
     
      “谢姑娘,倒也不全是如此。我与三哥自幼相识,是有多年的情分在的。”罗宜宁对她微微一叹道。
     
      楼梯蹬蹬的响,比原来急促很多,顷刻就没有声音了。
     
      宜宁把谢蕴打发走了,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她想着罗慎远刚才说的那句话。“她若不是我妹妹,若没有赐婚的事,我才是求之不得的那个。”
     
      他求之不得吗?那三哥究竟喜欢了她多久?这是怎样的隐秘沉重。
     
      宜宁回头看他,罗慎远举着茶杯慢慢晃动,侧脸俊逸沉静。
     
      她好久后才问:“三哥,你以前经常约谢蕴出来吃茶?”
     
      罗慎远摇头道:“与她认识之后,谢蕴说过我有事就在祥云酒楼约她,今日还是头一回。”他伸手去牵她站起来,“以后有人欺负你,不用自己应对。来告诉我就行。”
     
      宜宁被他牵起来,有种珍之慎重的感觉。
     
      她心里却暗笑着想。有事若是我不应付,你来就黄花菜都凉了。
     
      本以为要走了,结果走到门外却遇到了杨凌一行人。杨凌见他牵着个小姑娘,就笑眯眯地拦下他:“方才楼下就看到咱们罗大人的侍卫,上来一找准没错。这位是嫂夫人吧?”
     
      随行三人都有些好奇,这小姑娘才到罗慎远的肩高。十四五的样子,带着斗篷看不清脸,竟然是罗侍郎的夫人?
     
      但他们跟杨凌不一样,杨凌是徐渭的门生,跟罗慎远就敢这么说话。他们可不敢,恭敬地拱手喊了罗大人,就避到了旁边站着。
     
      罗慎远就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拍了拍:“你稍等我片刻。”
     
      宜宁点头,退到内间里去听戏。透过大理石的围屏看到他长身玉立,与杨凌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会有凝眉,抵唇一类思考的动作。
     
      她靠着椅背,静静地看着他。其实谢蕴她自己也能应付,只是由他应付,总是有种被人保护的感觉。
     
      *
     
      经宜宁那么一劝,罗宜玉可能是真的想通了,倒是没过两天就回去了。
     
      罗宜秀还不急,宜宁问她她便说:“回去也是看到他跟宛娘亲昵,我懒得回去。我多住几天再说。”宛娘就是罗宜秀的丫头。
     
      罗宜宁在屋子里点了檀香,盖上盖之后用手扇了扇,烟雾袅袅娜娜地飘起来。
     
      她放下香勺,问她:“你在府里可有主中馈?”
     
      罗宜秀摇头说:“这倒是还未完全有。”
     
      宜宁就笑了笑继续道:“你若是在府中主中馈,家中少了你就一天就过不下去。那你头天回娘家,他第二天就能来找你。怎么会还敢耽搁。”
     
      罗宜秀听了又若有所思,戳她的胳膊笑道:“你怎的这么多鬼主意?连罗宜玉都被你说动了。我娘经这事,都暗中夸了你好几回。刘姐夫似乎还给你送了谢礼来吧?”
     
      罗宜宁拍了拍她道:“什么鬼主意,你回去得好好想想才是。”
     
      待罗宜秀串门离开后,宜宁拿出了英国公府送的信来。
     
      魏老太太给她写的信,说是父亲愿意娶徐国公的幼妹为妻。这位小姐年方十七,自小跟着徐老夫人读书断字,她替嫂嫂管府中事务,都是井井有条规矩的很。也是因此耽搁了,十七都还没有定下人家。
     
      徐国公虽然是同等的勋贵,但毕竟不如英国公府有实权。听媒人说是替魏凌来提亲的,妹妹一嫁过去就是国公夫人之尊,自当是欣然应允。魏老太太问她要不要回去看看。
     
      宜宁也思忖着要不要回去。这个人选是配得上英国公府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徐小姐品性如何。
     
      她拿起第二封信,打开却发现这并非英国公府的来信,但是这字迹她却很熟悉,却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