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40章

第140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次日一早她去正房给林海如请安,楠哥儿刚起床,林海如给他穿了小褂子,他的小肉手揉着眼睛,十分的可爱。
     
      宜宁在林海如这里吃过早饭。刚会蹒跚走路的楠哥儿却放开了母亲的胳膊,非要自己走。走到了宜宁身边,有些迟疑地伸手拿自己的布老虎,布老虎就放在宜宁的后面。宜宁突然捉住他的手,把他吓了一跳。
     
      宜宁才帮他把身后的布老虎拿出来,递给他:“楠哥儿,你看这是什么呀?”
     
      楠哥儿连忙抱着自己的布老虎跑开,躲到母亲身后去了。林海如拍了拍他的小屁股:“怕什么,叫嫂嫂!”
     
      乔姨娘母女过来请安,乔姨娘不一会儿就病怏怏的走了。罗宜怜则还要跟着林海如屋里的一个婆子学灶头,在这里喝茶等着,脸色淡淡的。
     
      “这家中的管事婆子我都招来你认识认识吧。”林海如说,“以后你也好管得他们。”
     
      不过一会儿众位管事婆子就鱼贯而入。看到坐在右侧位的是新的三少奶奶,虽长得尚且稚气,但也上前诚惶诚恐地行礼请安。哪些是管灶头的,管厨房的,马房的,回事处的,一一跟宜宁介绍过了。
     
      有些老人还是从保定跟来的,宜宁看着也熟悉,能叫出几个名字来。
     
      林海如又把府中的情况说给她听:“……除了你父亲三两日回来一次,别的都在府中居住。隔壁就是你大伯母的府邸,隔一条胡同是程家——我记得那个程家的四少爷程琅似乎还是你表亲?不过程家几个太太我不常往来,你大伯母往来得多。”
     
      刚说到这里,外面丫头就进来通传,三少爷过来了。
     
      罗慎远今日穿了一件灰蓝色直裰,高大挺拔,腰间挂了玉佩。屋内的婆子管事们俱都给他请安,轩哥儿郭姨娘等人也问安,这位可才是执掌生杀大权的人,自然不敢怠慢了。
     
      他坐下喝了杯茶,罗宜怜才慢慢从凳上站起来,低声喊三哥。
     
      罗慎远淡淡嗯了一声,他跟罗宜怜这个妹妹一向陌生。
     
      乳娘把楠哥儿抱到罗慎远面前,让楠哥儿喊罗慎远一声三哥。
     
      楠哥儿跟他不亲热,怎么也不肯喊。罗慎远只是摸了摸他的头,都让他缩回林海如怀里。
     
      林海如看着很好笑,就跟宜宁说起缘由来:“……有一次楠哥儿高烧不肯喝药,你三哥就拍了他屁股几下。楠哥儿就记上仇了,再不跟你三哥亲热了。”
     
      罗慎远却慢悠悠地说:“小孩跟我向来亲热不起来。”
     
      宜宁一想好想还真的是,七岁之前的小宜宁也不喜欢他,轩哥儿好像也是怕他的。明明长得疏朗俊秀,无数女子趋之若鹜,怎的偏偏还有吓唬小孩的能力。
     
      她坐在罗慎远旁边,就笑了笑问他:“那以后你的孩子怎么是好?”
     
      罗慎远看着她,定定地说:“这得问你啊。”
     
      宜宁才听出话中之意,脸一红咳嗽一声,把这话掩盖了过去:“三哥,你刚才不是去了大伯父那里吗?怎么转过头来了?”
     
      “正想带你去这宅子四处看看。”罗慎远朝她伸出手。“走吧,这些管事你都见过了吧?”
     
      原来他过来,是要亲自带她去转转的啊。
     
      宜宁先告别了林海如,从正房出来走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走过庑廊的时候外面的阳光一片片滑落他的肩膀,院子内古意盎然,他背着手走得很挺直,格外好看,好像从画中走出一般,跟这庭院一样的古老。“这处荷池里种的是粉荷,眼下花叶已经枯了。夏天会长菱角,你可以采嫩菱角吃。旁那个戏台子刚搭好,还没有用过,不过夏日里很凉爽。旁边有个避暑的乘风阁,夏日消暑甚好。”
     
      “过了这桥有片枣子树,这时候正满树红枣,你要不要摘些?”他突然回头问她。
     
      她小时候好像挺喜欢吃枣子的。还跑来偷偷摘他院中的枣子琵琶,那时候跟罗宜秀一起,被他给逮住了。干脆送了一篮子去了祖母那里给她,好逗逗她。
     
      宜宁正凝神听他细说,就道:“啊……枣子?”
     
      罗慎远瞧着她许久,嘴角一勾道:“我这儿给你说着话,你竟然走神了?”
     
      “没有。”宜宁立刻狗腿地表示,并上来给他捶背,“辛苦你了,罗大人贵人事忙,还要特地过来领我看院子,我如何会走神呢?我是听得太专注了。”她总不能说是看着他的背影出神了吧!
     
      罗慎远才回头示意婆子拿竹篮来,带她过桥进了西偏院,果然院子门口有几株枣树。这时候枣树长得极好,累累的红枣挂满枝头,阳光透过枝桠,满庭的枣香,已经是熟透了。
     
      宜宁心想着正好摘些回去做红枣泡茶。就让婆子多摘几篮下来。这些枣都熟了,再不吃该烂掉了。
     
      几个丫头婆子忙碌起来,宜宁也跟着去摘,高一些的地方她摘不到,婆子也摘不到,她就自然而然地看着罗慎远。他高嘛,高的人自然肩负着更大的责任。
     
      罗慎远叹口气上前几步,他人高马大的,自然能摘到那些最红最大的,几把几把新鲜亮红的大枣,全放到了她的篮子里:“这些够了吧?”
     
      宜宁用汗巾擦了一个,递给他吃:“三哥,这是给你的工钱。”
     
      罗慎远就点头笑道:“宜宁,这院子地契上写的我的名字。你用我的东西,给我当工钱?这算盘打得挺好的,看来府中的帐应该交给你管。必然吃亏不了。”
     
      宜宁把枣子塞到他嘴里:“有吃的不错啦。”
     
      他拍了拍她的头,他好歹是朝廷命官。
     
      逛了一圈院子,宜宁提着一篮子鲜枣回去了。
     
      晚膳在正房那里吃,罗成章也在,郭姨娘站着伺候他吃饭。大房一家人也过来了。
     
      宜宁已经多年未见过这样的场景,还是罗老太太在世的时候,才这么吃过饭。
     
      罗怀远问罗慎远礼部考核的事。
     
      他在礼部观政已经一年多了,如今还是个长吏。
     
      “礼部分明是个闲差,平日却不敢松懈。这番考核也不知道会怎么样……”罗怀远的语气饱含担忧,“考核不过,怕是要发配出去了。”
     
      “皇上重视礼乐祭祀,每年都有大祭。你在礼部很好,循着机会升迁的可能性很大。”罗慎远随即淡淡说,“你考核的礼部给事中与杨凌是好友。我回头替你说一声就是。考核是其次,但看你能不能在皇上面前露脸。”
     
      罗怀远似乎松了口气,笑着举杯敬酒。
     
      宜宁听了若有所思,等回去的时候就问他:“三哥,你让杨大人帮忙说话,这合适吗?”
     
      “我去说也可以,但难免显得太出头。何况我是工部侍郎,插手礼部不方便。杨凌他们是同级,更好说话一些。”罗慎远就和她解释。
     
      宜宁犹豫了一下,其实她是想问问罗慎远为什么要帮罗怀远。但是想想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对于三哥来说,罗怀远也算是自己势力了。
     
      “其实只要我在京城中一天,他就当不了正五品以上的官员。”罗慎远突然又告诉她,“他迟早是要避嫌远调的。但他一心想留在京城,那便随他了。”
     
      等走到了门口,有人匆匆来找他:“大人……”
     
      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同他商量,罗慎远显得有些严肃起来。宜宁就先进去了。采摘的枣子有些吃不完的,她让婆子晒了做枣干吃。
     
      这天书房好像商讨到挺晚的,半夜他还去了前院。
     
      宜宁睡的时候没觉得他来睡过,起来的时候又没有看到他,回头就找了婆子过来:“三少爷晚上再熬夜的时候,叫我一并起来。总不能他忙着我却睡了。”
     
      她在旁边帮忙添茶磨墨总是可以的。
     
      婆子有些为难:“大人回来,还特地吩咐了不得吵着您睡。奴婢们走动的脚步都放得轻轻的。他说您是长身子的时候,要多睡。”
     
      宜宁听到这里一怔。
     
      下午去林海如那里的时候,陈氏带着大小周氏在做客。大家凑在一起谈论口脂的颜色和香气。小周氏喜欢这个,说起来如数家珍。
     
      “今儿程家有贵客来。”陈氏说道,“程夫人请我们一同去看戏,你不如带着宜宁一起去。她刚嫁过来,总得跟周围的太太夫人熟谙。”
     
      林海如不在意地道:“跟那些人混熟干什么,我瞧着都一副酸唧唧的样子。”
     
      陈氏脸色一僵,楼妈妈立刻从宜宁身后站出来,笑着道:“大夫人说的有道理,咱们三太太初来乍到的,是要去的。”
     
      陈氏这可是一番好意,远亲不如近邻。何况附近住的人家都是朝廷里做官的,私下家眷暗通消息也是有用的。
     
      女眷圈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宜宁想了想这才拉着林海如的胳膊说:“不如我们去吧!我正好想听听戏。”
     
      林海如则很耿直地回头问她:“你不是不爱听戏吗?”
     
      宜宁:“……”
     
      陈氏的马车停在门口,没几步就到了程家的门口。程家书香门第,自然也是修得气派华贵,马车穿过夹道就到了刚搭的戏台子,几人下了车。见过了程家两位夫人,陈氏就领着宜宁给她介绍这周围的太太夫人们,得知宜宁是罗慎远的夫人,都格外多看了几眼。
     
      程大夫人引着几人坐下了,陈氏才问程大夫人:“我可是听说今天有贵客来的,不知道来的是哪个?”
     
      程大夫人的语气压低了些:“我们家那四少爷说亲了,这你可知道?”
     
      “自然知道,却不知是哪户人家?”
     
      程大夫人就笑了笑:“说的是谢二小姐,老太爷发话了,一定要好好照顾人家。我们这不赶紧把戏台子搭起来了吗。”
     
      程琅的生父是程三老爷。程家共有四个少爷,唯有程琅最为天资聪颖,母亲又是陆嘉学的亲姐姐。全家人都向着他。因此两个隔房的伯母也操心他的事得紧。
     
      陈氏听了很惊讶:“竟然是她……她不是当今皇后娘娘的亲侄女吗?”
     
      “正是。”程大夫人笑着说,“又是谢阁老的嫡亲孙女,否则咱们老太爷肯同意她嫁给程琅吗!”
     
      宜宁喝茶不语,果然不一会儿,就看到谢蕴被人从马车上扶了下来。
     
      程大夫人和程二夫人亲自去接她过来,谢蕴的脸色淡淡的,看不出高不高兴,依旧是众星捧月的样子。她走过来之后,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太太堆里喝茶的罗宜宁。
     
      宜宁可不想惹到谢二小姐。
     
      要知道这个所谓的贵客是谢蕴,她宁愿留在家里看乔姨娘母女。毕竟后者只是使眼神软刀子,谢二小姐可喜欢真刀真枪的来。
     
      谢蕴倒也没有理她,只是在她身旁坐下听戏。
     
      等到程家吃了午膳,太太们四个一起凑起来摸牌九。宜宁打了几盘,手气不太好,带的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都输出去了。罗宜秀给她作陪,也输得很惨。她俩带的银子都输光了,就暂从牌局上退出来,到外面透气。结果刚在花厅外的亭子里坐下,就看到谢蕴朝她走过来。
     
      谢蕴穿了件水红色镶边遍地金褙子,素色挑线裙,腰间挂了块羊脂玉佩。
     
      她坐在宜宁身侧,很久才开口淡淡道:“你说为什么是你。”
     
      “他不爱你,你跟着他又有什么意思。”谢蕴说,“若以兄妹之礼相处,你觉得他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谢蕴是个很聪明的人,她能猜到罗慎远为什么娶她。
     
      宜宁没有说话。
     
      “你若是个知趣的,便知道他只是怜悯你而已。”谢蕴缓缓一笑,有些傲然,“我和他可以谈论诗词歌赋,官场上亦可以助他。你能做什么呢,如今你嫁给他,也不过是拖累他罢了。”
     
      “谢二姑娘想多了。”宜宁淡淡地看着她,“你既与程琅表哥定亲了,又何必管别人如何。”
     
      谢蕴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捏着自己的手镯玩:“其实你若是愿意,那时候大可来找我。我让姨母给你找门婚事就行了。现在你却嫁给了他,别怪我针对你。以后咱们说不定还是邻里呢,我到时候与你程琅表哥自会去登门去拜访的。”
     
      谢蕴的神情带着她一如既往的矜贵,这是她先天养成的,倒不是针对谁来的。
     
      罗宜宁低头,然后缓缓笑了。她站起来说:“谢二姑娘,我与罗慎远之事与你无关吧。就算三哥不喜欢我,谢二姑娘过问起来又有什么意思,难道他喜欢你不成?”
     
      谢蕴没想到她竟然还会反驳回来。
     
      “至于我想嫁给谁,那都是我的事。也不惜得你来过问。”罗宜宁一字一顿道。
     
      谢蕴也站了起来,她没想到罗宜宁态度这么坚决,反而也笑了:“魏姑娘自然可以自欺欺人,你跟他这么过一辈子,你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个内宅女子罢了。”
     
      “看来谢二姑娘是觉得,自己在别人心中就是那白月光,优昙花了。”宜宁微一屈身,“恕我直言,在我眼中,谢二姑娘和那些女子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嫉妒掩盖了理智,一样的自命不凡却未做出任何有有益之事。谢姑娘名仿才女道蕴,道蕴有‘未若柳絮因风起’一句名扬千古,谢二姑娘却要用权势来压人。姑娘自己说,这岂不是可悲?”
     
      “我若水愿意做我的内宅女子,那与谢二姑娘何干?”宜宁最后说了一句,微微一顿,转身离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