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37章

第13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宾客的喧哗声一直没有停,罗慎远成亲,徐渭也过来喝了几杯…
     
      罗慎远特地去敬了老师一杯酒,徐渭笑眯眯地喝了,跟他说:“你有时间便带着你媳妇来拜访老师,一餐饭总是有的。”
     
      ,
     
      “自当登门。”罗慎远也笑着喝了酒。
     
      徐渭没有久留,宾客还没有散的时候就准备要回去了。杨凌被周冯和江春严二人灌了不少酒,这会儿干脆坐着恩师的马车一起回去,徐渭见马车已经渐渐驶离了府学胡同,就问杨凌:“由明,慎远与你是同科进士,如今他已经是官拜三品的侍郎了,你却只是个七品给事中,你怨不怨老师不公?”
     
      由明是杨凌的字。
     
      杨凌喝的酒有点上头,脑子发热地说:“这有什么怨的,罗大人是新科状元,我却身列二甲。再者他治理水患的确有一套,什么地方该修堤,什么地方该分流他一清二楚。我对水利可是一窍不通的。”
     
      徐渭听了就笑,眼睛露出些慈祥:“你当年应试的文章,才华斐然出众。绝不下于慎远。”
     
      “您喜欢就好。”杨凌笑了笑,“您觉得好,也许主考的礼部尚书谢大人就觉得不好。我杨凌心怀浩荡,倒也没有什么怀才不遇的郁闷。”
     
      徐渭长长地叹了口气,问起杨凌户部稽查的事,杨凌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付老师。
     
      等到了杨凌的府邸,马车停下来让他下去了,杨凌跟老师挥了手一溜烟进了家门,随后传来他娘子的训斥声。据说杨大人的老婆是从蜀地都护府嫁过来的,十分凶悍,估计是喝酒被娘子训斥了。徐渭听着就微笑,他的结发妻子已经逝去十年了,也是个泼辣性子,如今这位夫人是续弦来的。听到这等声音觉得非常怀念。
     
      跟着徐渭的门客看杨凌走了,就说:“杨大人可不懂您的良苦用心……拿罗大人吸引汪远等人的视线,您真正要栽培的却是他。最近弹劾罗大人的折子是很多,汪远恐怕也开始警惕了。”
     
      “这孩子胸怀大略,很难得。”徐渭说,“罗慎远的性子……我是有点怕了的。上次平远堡一事,他把平远堡摸得一清二楚,却什么都没跟我说。还有浙江布政使刘璞的案子,他手段之毒,谁都没料到。”
     
      “但我却觉得罗大人比杨大人更有手段,若是杨大人,是绝对无法做到这些事的。”门客对罗慎远十分敬佩。
     
      徐渭的神情有些漠然:“由明才能做首辅……慎远,他亦是我的学生,我自然也会力捧他。希望有朝一日我们把汪远拉下马后,杨凌入阁能牵制罗慎远,切莫让他做祸害朝堂的奸佞。否则我早晚也不会留他……”
     
      门客没有说话。
     
      徐渭跟汪远斗了这么多年而没有被赶出内阁,其实心性也是非常果决的。
     
      他只是有点可惜罗慎远,但是谁又能说他不可怕呢。徐渭的担忧不无道理。
     
      他给徐渭又温了一壶酒。
     
      罗宜怜只吃了几杯酒就离了席,她回到西厢房里,看到母亲乔姨娘还盘坐在临窗大炕上闭着眼睛。乔姨娘比原来在保定罗家的时候瘦多了,但却因为病态,薄薄的嘴唇更透出几分艳色。乌黑的发髻上戴了朵翡翠珠花。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珠子如琉璃般冷静。“我儿回来了。”乔姨娘接了罗宜怜的手过去。
     
      “母亲。”罗宜怜小声问她,“您今日可服药了?不如我先叫丫头把药给您端上来。”
     
      乔月婵却冷冷一笑:“喝什么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三哥整天让人逼着我喝药,就是想逼着我早死,我偏不死,我就要活着——我看看他和那个贱人以后有什么下场!兄长娶妹?别人不知道,他罗慎远还能不清楚?现在罗家他说了算,竟然干出这等荒唐事。”
     
      “顾明澜折磨我还不够,她女儿还要继续折磨我。”乔姨娘冷冷地说,“要不是罗宜宁,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你又怎么会还没有嫁出去。她倒好了,成了英国公的女儿,现在又嫁给罗慎远。她嫁回来正好,你不要放过她……”
     
      乔姨娘握着女儿的手渐渐收紧,罗宜怜看到她手背浮起来的青筋,又看到乔姨娘露出袖口的一截狰狞伤疤。不禁就眼眶一红点头:“母亲,您放心。我都记得!”
     
      罗宜怜坐在床边,她的美越发的惊心动魄了。比生母乔姨娘还要好看些,尖瘦的下巴,肤白胜雪,乌黑的发松松一挽,就衬得脖颈袖长。乔姨娘十分满意的看着女儿说:“凭我女孩儿这等样貌,怎么就配不得好人家了。你嫡母林海如,就想着一些小门小户,我看她做梦!幸好你父亲不糊涂,你可一定要凭自己谋个好人家啊!你嫁入高门了,娘的腰板就直了,这府里就不会有人给咱们娘俩脸色看了。”
     
      罗宜怜躺在母亲腿上,任母亲给她梳着发,静静地点了点头。
     
      *
     
      宾客声还喧闹的时候,宜宁已经困得打瞌睡了。
     
      其实她已经打瞌睡了,早上大家都很紧张,故起来得太早了。还是珍珠进来叫醒了她两回,新姑爷还没有回来呢。她还没有梳洗,大妆着又怎么能睡呢。
     
      宜宁揉了揉脸坐正了,让珍珠给她端些点心来吃,这天可是饿很了。珍珠却笑了笑,给她端了几块糖醋羊排、一盅雪蛤乳鸽汤,一叠烙的鸡蛋饼来。并说:“姑爷一早就备下了,说您肯定会饿的。”
     
      她看了珍珠一眼,珍珠还是微笑着看她。还是三哥想得周到,竟然连吃食都先给她备好了。宜宁这才开始吃,等酒足饭饱了更困,珍珠端着方盘下去了,她又开始犯困起来,只能强打精神端坐着。
     
      喧嚣渐远,罗慎远到了新房外。两个新安排给她的丫头还守在外面,看到他之后屈身行礼。
     
      罗慎远挥手让她们下下去,定了定神,才推开了房门走进去。
     
      “宜宁?”他喊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他。屋内只有烛火静静地燃烧着。
     
      罗慎远先去净房沐浴换了身衣裳。等走进月门挑开幔帐之后,才发现她居然靠着千工床的柱子就这么的睡着了。一身大红嫁衣,凤冠霞帔穿戴着,也不知道重不重。
     
      他一向阴郁俊朗的脸露出几分淡淡的笑,伸手想把她抱到床上去睡。
     
      但是他刚一靠近宜宁就感觉到了,等一双手臂碰到她的腰身,她立刻就醒了过来。但抬头的时候正好撞到了罗慎远的下巴,她连忙一躲,却与他四目相对,看到他幽深的目光,不禁喃喃地问:“三哥,你应酬完了?”
     
      罗慎远收回手道:“嗯,我看你睡着了,想抱你到床上去睡。”
     
      头先他是兄长的时候,由他抱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他是她的丈夫了,不知怎的反而有种局促的暧昧来。
     
      她推开了他的手,四下看去,丫头又没有在房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道:“我还没有洗漱,不能睡。”
     
      她还着大妆呢。
     
      “好。”他点头道,“要我叫你的丫头进来吗?”
     
      说罢起身去了外面,不一会儿珍珠和玳瑁就走了进来。
     
      她们俩服侍她取下金丝髻,赤金宝结,金簪一整套头面。然后散下了头发,她的头发细软得像一捧丝绸,散开之后就自己垂泻了下来。她在净房沐浴完,抹了香膏。看着铜镜中沐浴的自己有些出神。
     
      珍珠心里也有点忐忑。小姐年纪还小,临走时魏老太太就叫珍珠和玳瑁过去叮嘱过,等小姐及笄了才让姑爷和小姐行房事。她们应诺了,这时候心里却有点忐忑。这有没有行房事的,她们不在房间里伺候如何知道。姑爷强行让小姐与他行了,未必还能补回去不成?因此只能叮嘱宜宁:“若是姑爷待您不好,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叫奴婢进来,您记住了?”
     
      宜宁看着她俩一脸紧张的样子有点想笑,三哥能有什么待她不好的,但是珍珠却一脸严肃。毕竟看到小姐站在姑爷身边的时候,她还只到姑爷的肩膀高呢!身体纤细得很,这姑爷可人高马大,而且已经二十二了……
     
      “好,我记住了。”宜宁觉得能有什么,随口就答应她了。反正刚才就有婆子抱了另一床被褥进来,应该是罗慎远吩咐好的。她心情还是有点紧张,但是并不忐忑。让珍珠和玳瑁先退下去了,然后走进了月门,挑开了千工床的帷帐。
     
      结果进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床外头睡着了,眼睛闭着。穿着雪白的绫缎单衣,坚实的胸膛微微的起伏。
     
      宜宁松了口气,睡着了好,睡着了她就不用想怎么面对他了。
     
      她回过头环视屋内,看到那对龙凤烛还烧着,她静静地走到这对烛面前看着燃烧的蜡烛出神。
     
      火苗在寒夜里微微的颤动,外面传来咚咚的敲邦声。
     
      她记得要剪灯花才能睡的,前世成亲没记得这个。世间的习俗,不管信不信还得照做才是……宜宁四下找了把红绸缠着的剪刀,伸到了跳动的火苗里,啪的一声。
     
      这下她才算是做完了。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准备睡到里面去,谁知道要翻过他的时候迈得太小,一不小心就绊到了他的手,她想抓什么稳住却没来得及,惊呼一声扑到了他身上。
     
      然后她抬头看到了他的眼睛正看着她,根本就没有睡着。估计刚才也是装的。
     
      两人离得太近,宜宁几番想要起来,被他似乎灼灼的目光看着,竟好似刀片的锋利,她竟然怎么都起不来。
     
      “三哥,我不小心的……”宜宁小声说,“我起不来了,你帮我一把吧。”
     
      她的长发散落到她身上,绫缎单衣看进去就是雪白细腻的肌肤,又软又细,再往里些还有柔软的阴影。抵着他胸膛的手腕也是细细小小的,软玉温香大抵如此,碰到他哪儿都是坚实火热的。罗慎远本来就是想了多年,次次碰到她只怕自己忍不住,所以敬而远之。但是梦境中圈在怀里压在身下的滋味,早就肖想多日,只是想到事先应允了她的才忍着。
     
      刚才听到里头的水声,罗慎远就浑身紧绷,也不过是闭着眼睛装睡而已。听到她越来越近,没想到她却跌倒在他身上,还怎么都起不来!
     
      “好。”他缓缓握住了她的手,理智知道是要扶她起来,却不知怎么的突然往下一拉。宜宁怎么敌得过他的力道,没反应过来,整个又扑在自己身上。
     
      宜宁只觉得他的身体很热,几乎就是滚烫。宜宁压着罗慎远结实的胸膛,他的大手如铁钳般扣着她,挣扎了几下又挣不脱。罗慎远和平日比有些差别。她结巴地道:“你……你不是说以兄妹之礼……”这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兄妹之礼啊!
     
      虽然说了兄妹之礼,但他早就不只把她当成妹妹了。他手掌里掐着手腕这么细,若是把她压在身下,她这么娇小纤细,怎么反抗得过。罗慎远呼吸越来越粗重,无法抑制:“你知道,还跌在我身上……”
     
      这是个什么说法!
     
      宜宁又试着动了动手,哭丧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的声音带着软软的哭音,细细的一把嗓子如小猫般。
     
      他想到她平日哭着叫自己三哥的时候,他心里就有这般邪恶的念头,只是她从来不知道而已。这下再也忍不住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宜宁下意识要挡住他,却被他单手就扣住了,他被撩拨忍到极限了,低头就含住她的耳垂。
     
      宜宁被他突然起来的动作怔了一下,那耳垂的酥麻感却不停传来,她伸手就抓住他的衣襟。刚才他还是说兄妹相处呢!他现在却压住她。沉重的身躯压下来,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三哥,你掐得疼……”宜宁觉得他掐得有点疼,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叫他。
     
      她的声音很急,罗慎远听了才回过神来。宜宁的皮肤娇气,如雪般凝脂的肌肤上留下很多红痕,手腕上也是一圈红,衣襟已经被他扯得凌乱,看上去非常触目惊心。
     
      “对不起……”他随之放开了手,然后下床就立刻去了净房。
     
      宜宁听着里面传来水声,他刚从已经沐浴过了……她又不是不经人事,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其实早晚都是要来的,宜宁缓缓地吐了口气。
     
      虽然她现在的确还小,但又不是没有这么小就嫁人的。或者刚才就应该答应他……宜宁胡乱想着,但这些都是想法,至于怎么付诸于行动她还没有想过。她把被他拉开的衣服系好,然后看到罗慎远重新回来了,他的身上还有些湿润。
     
      罗慎远上了床,看到她还看着自己。说道:“刚才……你吓着了?”明明知道她还小承受不住,但刚才就是失去了理智。毕竟是她躺在自己的身上,还乱动。
     
      男人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张床上不动心思,绝对是不可能的。罗慎远突然意识到这点。
     
      “无事。”宜宁心想。虽然是他怜惜自己,但应该帮他的……下次就配合他吧,她心想着,然后把被褥卷到了身上。
     
      看她一副要睡觉了的样子,罗慎远沉默片刻。放下了幔帐,顿时屋内只剩下朦胧的暗光。
     
      他也躺到了身侧,宜宁心想这下该休息了吧。谁知道刚闭上眼睛,一双大手就把她揽了过去,她又陷入了那个温热的怀中。宜宁这次睁开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
     
      罗慎远就低头亲了她的额头,低声说:“对不起。”他再往下,又亲了她的脸颊。然后迟疑了一下,才轻轻碰了她的嘴唇。
     
      宜宁觉得有些酥麻,但他已经放开了她。
     
      宜宁抓着他的衣襟靠着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因为这个吻,她突然就有点脸红,心想幸好他是看不到的。她点了点头,轻声说:“三哥,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罗慎远沉默了片刻,突然又跟她说:“我刚才就想说,你现在不能叫三哥了。该叫什么?”
     
      叫什么,三哥不是挺好的吗,都叫了这么多年了。改成哥哥?夫君?官人?还是直接叫名字算了。
     
      宜宁拿定了主意,动了好几次嘴唇,才试探着说:“……慎远?”
     
      他好像不是很满意。“你便只想出了这个?”
     
      还有夫君,宜宁想了想说:“那我叫夫君的话,你听着可还习惯?”
     
      罗慎远就一顿,最后还是摸了一下她的发说:“算了,随你叫吧。现在快睡了,你明日还要早起认亲的。”
     
      宜宁却第一次在他的怀里睡觉,颇有些不习惯。起伏的胸膛,他身上干净的男性的味道。但这一切都让人很安心,她抬头看这屋内张灯结彩的景象,这是她的新婚之夜啊……
     
      身侧躺着他,虽然这样的情境有几分陌生。毕竟她和罗慎远从未在漆黑的夜里这么躺在一起,但是看到他躺在外侧,挡住烛火的高大身影。她却有种什么都不用怕,非常安心的感觉。
     
      罗慎远闭上眼,脑海里却是刚才看着宜宁垫脚剪灯花时候的样子。烛光照着她的侧脸,她的神情很认真,满室辉煌的烛火。
     
      他会一直记住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