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35章

第135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亲迎的队伍络绎不绝地进了英国公府,敲锣打鼓的,吹唢呐的,抬着花轿的。热热闹闹的。
     
      塞了进门钱,身穿大红吉服的罗慎远被人簇拥着走进前厅,他身材高大,俊秀不凡。气度沉稳,步伐却比平日要快些。魏凌看到他嘴角就露出一丝笑意,罗慎远走到他面前给他磕头。他扶了罗慎远起来,女婿虽然是文官,但早听说他力气颇大,还曾在皇上围猎的时候挽弓射中过一只锦鸡,又听说他还会使鞭子。果然手臂结实有力,但一想到宜宁纤细的腰身,魏凌对于女婿的文武双全并不是那么高兴。
     
      “起来再说罢!”魏凌笑了笑,“老太太在静安居等你,此时已经是晌午,不妨先进了饭再说。”
     
      魏凌身后站的是魏家的外家的几个叔辈,定北侯侯爷傅绍,与魏凌交好的金吾卫副指挥使郭副使,兵部右侍郎。除了兵部侍郎,别的都是武官。面前跪的是当朝的状元,工部侍郎,这群大老粗怎么也把人打量了好几遍。果然是俊朗出众,那日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人家英国公竟然能找到罗慎远来应急,这哪里是应急来的。这等女婿打着灯笼也是找不到的。
     
      跟着新郎来的傧相是户部给事中杨凌,户部侍郎江春严,还有个大理寺卿周冯。都是罗慎远平日交好之人,也都是日常的穿着,文官集团的次首脑们。文武两派惯常相互倾轧,又有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今日喜庆,大人们朝堂上针对相对惯了,偶然看到对方没穿官服的样子有点新鲜,竟也是说说笑笑的一团和气。
     
      罗慎远嘴角也含着一丝笑意,听着岳父的话先坐下来喝了杯酒。户部侍郎江春严低声同他说:“我看你岳父瞧你的眼神不善,听来人家英国公府小姐还不到十四岁,就叫你给娶回去了。你要是折腾人家,可不是老牛吃嫩草了……”
     
      “她是还小。”罗慎远微微一叹,他今日成亲,已经是筹备很久了,此刻听别人说什么都觉得好,反正她以后就是他的了。罗慎远道,“娶回去也是好好养着,体贴她,何至于亏待她。”
     
      江春严听了不信,罗慎远这说的,娶回去难道光看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撑不久。
     
      杨凌则觉得事情发展得太快,上次见面他还说是他妹妹,这一转眼就成他妻子了。想了半天他打了罗慎远一下:“罗从嘉!上次你就是诳我。我说那小姑娘长得跟幅画儿似的,你带着人家去你买下的画舫肯定不简单……”
     
      罗从嘉是他的字,罗慎远其实不是很喜欢。杨凌跟他熟一些,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喊他的字。
     
      罗慎远依旧喝酒,只是被他拉得晃了一下。
     
      倒是江春严很有兴趣地拉了杨凌问:“你看到过,可是长得好看?”
     
      慢吞吞地吃花生米的周冯这时候放下了筷子说:“江大人,你难道没听说过?谢阁老家里那位才女有意于咱们罗三,偏偏他这个闷骚,就是不喜欢人家。那谢二姑娘何等的花容月貌他都看不上,这个年纪虽然还小,但不知道有多好看。”
     
      这番话说得江春严更有兴趣了,正好罗慎远被人叫走了,他便让杨凌好好形容一番。
     
      这时候门外起了喧哗声。听这声音似乎排场还不小。
     
      江春严往后看了一眼,他身边机灵的小厮立刻出去了。若是有什么大官来,他们恐怕还要去迎接才是。
     
      不到半刻钟那小厮就回来了:“禀大人,是……宁远侯爷陆都督从山西回来了,来参加成亲礼的。的确好大排场,说这是英国公嫁女儿,就抬了好几箱子的东西的贺礼,络绎不绝的。府外面全是他的人。”
     
      “他从山西回来了?”杨凌有点惊讶,随后皱眉,“我听说皇上给他下的可是死命令,难道奸细的事已经有下文了?”
     
      江春严又怎么知道,陆都督的事……
     
      他们官位比陆嘉学低,按说是要出去迎接的,但他们今天是来喝罗三喜酒的,也不必讲究虚礼,更何况这人还是陆嘉学。
     
      罗慎远已经被英国公府的几个叔辈叫去了,又不在座上。江春严想了想,挥手说:“算了,咱们喝咱们的,就当没听到!”
     
      另外两人吃得尽兴,也不想去惹麻烦。
     
      魏凌把陆嘉学迎进了中堂里,看到他冷着一张脸,坐下来什么话也不说就是喝茶,顿时有些忐忑。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大同的事处理好了?”
     
      陆嘉学道:“这不是回来喝你女儿的喜酒吗。”说着从袖中拿出几张银票,“礼钱。”
     
      他越云淡风轻,魏凌就越觉得有事。魏凌一看他出手就是两千两,也没客气收了过来。门外还在喧哗,他还要出去应酬宾客,魏凌就说:“你是宜宁的义父,本还以为你来不了了,能来自然是好的。外头好些要给你请安的官员,你可要见见?”
     
      陆嘉学不耐烦地摆手:“不见,你先去忙,莫要管我。”
     
      魏凌嗯了一声下去了,他到门口吩咐管事:“告诉小姐一声,让她来给她义父请个安。”
     
      宜宁上次之事多亏陆嘉学,来谢他是应该的。
     
      管事应诺,他这才去了花厅,女婿还在那里。
     
      外面热闹,就衬得厅堂里格外的静。陆嘉学靠着椅子沉思,外头有人进来跟他说:“侯爷,箱子已经送进来了。”
     
      “狗胆包天的东西……”陆嘉学冷冷地说,“叫他们好好埋伏着,出现就给我抓。”
     
      “英国公府今日有亲事,人事混杂,到处的防备都是漏洞,他们想必很容易混进来。”那人声音一低,“就怕扰了国公爷家的亲事……”
     
      “他们不敢在英国公府里闹事。”陆嘉学漠然地说,“无事,回头补偿他就是了。”
     
      那人这才退下去。
     
      丫头在宜宁耳边说了话,她眉头微皱。屋内的女眷笑语喧嗔,她就轻轻走出门问:“陆都督不是在山西吗……”
     
      “奴婢也不知道,国公爷让您过去请个安。说毕竟也是您义父。”
     
      宜宁看着身上的大红吉服,五味陈杂。这时候她就不能轻易走动了,不过幸好是在中堂,没有到外院。
     
      她让玳瑁打了把伞遮太阳,从抄手游廊往中堂去。抄手游廊的夹道过去有片青砖石铺的空地,有好几个小厮看着,守着的是一会儿就要抬出门的嫁妆。宜宁瞥了一眼嫁妆担子,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指了指其中几个黑箱子问:“这些从何而来?”既没有搭红绸,样式和别的也不一样,没有雕花,显得非常暗沉。
     
      领头的管事说:“回您的话,这是都督大人送的添箱礼。”
     
      “可有单子?”
     
      管事有些迟疑:“大人说就不必计较了。”
     
      宜宁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道:“不对。”
     
      玳瑁有点疑惑,她可没觉得哪里不对:“小姐,怎么了……可要奴婢去看看那些箱子里是什么?”
     
      “你先别动。”宜宁说,“陆嘉学刚从山西回来,他走之前不知道我要出嫁。他刚回到京城,怎么短时间就准备了几箱子的添箱?拿这些东西可能是直接从边疆抬回来的……你说他能在边疆给我准备什么添箱,莫不成还能是羊肉?”
     
      玳瑁听她说得有道理,不禁也有些心惊肉跳:“那您说里面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宜宁看了她一眼,她怎么猜得到陆嘉学给她送的什么,要是能猜到陆嘉学的心思,她现在就不站在这里了。但是他刚从都指挥使的府上回来,宜宁不禁的猜测,他要么就带统炮之类的火器回来,要么……就真的是羊肉了。
     
      可惜没带青渠出来,宜宁指了个小厮上前:“去试试那两个箱子重不重。”
     
      小厮去搬了搬,还没回来禀报。但宜宁看他的样子就有点失望,他抬得有点吃力,但能够挪动,证明里面的东西不压分量,肯定不会是铁器……那究竟是什么呢?
     
      小厮抬头拍了拍手上的灰,突然吓得啊地大叫了一声,然后扑倒在了地上,屁滚尿流地往回爬。
     
      有十多个人影突然蹿了出来,而且纷纷从腰间摸下一把绣春刀。做的明明是护卫的打扮,但一把就拉住那几个小厮,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说:“闭嘴,不要喊!”
     
      玳瑁吓得发抖,抄手游廊离夹道也就一丈远,那几个贼人抬头就看到了她们俩。宜宁要比她镇定一点,但也不禁有点害怕,她把玳瑁按在一旁,终于看到了那箱子缝里漏出的一点东西。
     
      暗红粘稠的……是血。
     
      宜宁当然不会以为陆嘉学真的送她两箱羊肉。真是要送,从山西运回京城早就该烂了。
     
      那里面很可能是尸首!
     
      玳瑁吓得厉害,紧紧揪住宜宁的衣袖大喊起来:“快来人,府里有贼!来人啊!”
     
      宜宁把她的嘴捂上都来不及,那几个人很明显怕别人吵到了。立刻提着刀就要过来先解决她们。宜宁再怎么镇定也是女孩,手脚顿时发软。其中已经有两个人拎起刀超她们走过来,面露凶相,一看就是亡命之徒。根本不打算谈条件留活口的。
     
      宜宁后退了一步,正打算要跑。突然眼前一花,又是几道身影闪过迎上这几人。她则被人揽着腰带到一边,随后抱着她的人冷冷道:“抓。”后出来的那些人明显更加训练有素,手里带钩子的弯刀非常的灵活,立刻和这些人缠斗起来。
     
      而宜宁已经意识到抱着她的人是陆嘉学,他身上的味道非常熟悉。
     
      她立刻就推开了他,然后冷冷地看着他。
     
      陆嘉学嘴角微微一扯:“对救命恩人就是这个态度?要是刚才我不带你,你已经成了刀下鬼了。”
     
      “义父。”宜宁向他屈身笑道,“若不是您带来的东西,我又为何会有性命之忧,感谢倒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他刚才肯定一直在暗处看着。
     
      他究竟在干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