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33章

第133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海如和罗宜慧要回去筹备,也没在英国公府久留。宜宁第二天送了她们离开后,去给魏凌请安,他正在和魏老太太商量宾客的名单。
     
      英国公魏家虽说主枝血脉较少,但旁支却有很多。赵明珠的母亲算起来就是魏老太爷庶妹所生之女,老太爷共是三个兄弟还有四个姐妹,这些都是要请的。还有魏凌的那些官场上的朋友,魏老太太娘家的人。
     
      宜宁见管事们正认真的核对,轻手轻脚的端了盘红枣山药糕上去。她听到魏凌说:“定北侯府自然是要请的,忠勤伯家……”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们如今式微了,自然不用。”
     
      他出事的时候,忠勤伯落井下石,魏凌自然没有放过他们。
     
      有次忠勤伯走慢了拦在直道上,魏凌叫马车直接跑过去,要不是忠勤伯躲得及时,差点就要被马蹄给踩了。忠勤伯气得去御前参了一本,反倒得了皇上的训斥,说他是“小题大做”,这下所有人都看出皇上袒护英国公,再没人敢和忠勤伯说话了。
     
      后来又有人参了忠勤伯一本,说他玩忽职守,纵容手下的将士去喝酒在花楼里打了人。这本来就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却被皇上抓来肃整军风,把忠勤伯扔去了云南一个偏远的卫所。
     
      云南那边土司众多,都是世袭的。朝廷派去的官员基本就是坐冷板凳,五六年都回不来一次,回来也是灰头土脸的。忠勤伯从此彻底没有了脾气。
     
      “陆都督是宜宁的义父,又是宣大总督,你的上司,不能少了他。”魏老太太说,“不知道成亲的时候他回不回得来?给他自然是安排上席,若是回不来岂不浪费了。”
     
      宜宁眉心微跳,手里的盘子磕到了八仙桌上的仙鹤祥云雕花。
     
      魏凌看了宜宁一眼,说:“陆嘉学在大同,大同总兵就乖得跟孙子一样,那边半点动静也没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回来。还是把席位预留着,我叫人送请帖去大同就是了。”
     
      魏老太太在红笺上记了名字,抬头问宜宁:“你可有什么发小或者玩伴要请?”
     
      魏凌就笑着说:“她这么懒,肯定没几个发小。不信你问她。”
     
      宜宁道:“父亲你莫诬陷我,我怎的没有了?”
     
      结果想来想去,除了个贺二小姐说过几句话,别的竟然真的找不到几个。宜宁有点纳闷,她人缘这么差?平时都不觉得啊。
     
      魏凌哈哈一笑,摸了摸女儿的头:“好了,你成亲的时候,闺房里要热热闹闹的。便请你长姐,再加贺家的两个姐妹,还有定北侯府的几个小姐如何?”
     
      宜宁又想,她倒是还有两个发小,罗宜玉和罗宜秀。
     
      不过昨日长姐跟她说过罗宜秀和罗宜玉的事。
     
      “宜玉嫁了刘静之后,刘静十分宠她,越宠越不像样子。你知道她本来就不喜欢刘静,晚上让刘静去书房睡。结果刘静的母亲知道了,指桑骂槐地说她不守妇德,她就气得回了娘家。倒是宜秀嫁人之后收敛了三分的性子,比原来文静多了,就是五姑爷想收了她的大丫头做通房——她也不高兴,回了娘家跟宜玉住。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的,互相指责,跟火药桶一样,家里人都避着她们俩。”
     
      宜宁想了很久,她觉得,还是不要请这对冤家姐妹过来比较好……
     
      宾客的名单差不多商议了下来。
     
      魏凌下午要去皇宫里一趟,宜宁就服侍着魏老太太回静安居睡午觉。
     
      魏老太太临睡前披着单衣,看宜宁的聘礼单子,一边看一边打趣宜宁:“他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你嫁过去要是发现他是个大贪官,这些银子都是贪墨来的,可要如何是好?”
     
      宜宁想到日后罗慎远掌控朝堂,无言官再敢弹劾他的霸气……搞不好还真的是。
     
      她微微一怔,突然想起了。
     
      前世罗慎远的妻子是谁。
     
      孙从婉是嫁给他了的,但是孙从婉嫁给他不过五年就病没了。两年之后他就续了弦,娶了时任都察院都御史葛洪年的嫡长孙女葛妙云为继室。葛洪年会把孙女嫁给罗慎远做继室,很多人都非常惊讶。宜宁之所以印象不深刻,是因为这位葛妙云几乎从未在世家里露过面,一个典型的后宅女子,温温诺诺的。相夫教子便是一生。
     
      罗慎远娶了葛妙云之后一年,徐渭就死了。所有人都以为罗慎远会因此仕途没落,但他不到一年就做了工部尚书,再半年之后进入了内阁。
     
      最后汪远死于他手,所有人才意识到这个人他的隐忍和狠毒。
     
      至于那个后宅的女人,她的名字更像是一片布景。她唯一的作用,也就是点缀在罗慎远的名字身边,像明月光辉下暗淡的星辰。
     
      丫头带着魏嘉进来给魏老太太请安,魏嘉手里提了个蝈蝈的小笼子,但是里面装了一只竹象。魏嘉拿着蝈蝈的笼子跑到宜宁身边,笑嘻嘻的声音让宜宁回过神来:“宜宁姐姐,这是在竹林里捉来的。你瞧它多好看啊!”
     
      魏嘉是在山东长大的,常和魏英下属的女孩儿玩,没有别的世家孩子的娇气,喜欢养动物,像个乡绅家的小姐。
     
      宜宁就摸了摸她的头:“嘉嘉知道怎么养它吗?”
     
      魏嘉就睁大眼好奇地看着她。
     
      许氏看了脸色一沉,不喜道:“嘉嘉,你可是嫡出的小姐,怎么能拿这些东西当玩意儿?”说着就要找伺候魏嘉的丫头进来问问,“是谁带小姐去捉的?”
     
      她这话弄得大家都不太舒服。
     
      许氏那日被宜宁下了面子,一直就不喜欢宜宁。
     
      闺阁女子就该待在闺阁里,哪里有出来管家,对长辈还这么不留情面的。
     
      原以为她是亲事不好,魏老太太才避而不谈。结果人家定下的亲事是新任工部侍郎罗慎远,当年名震京城的状元郎。送来的聘礼把老太太都惊着了。
     
      她当时很惊讶,后来才知道。罗慎远是宜宁的义兄,两人的亲事自小就定下了,她才想通了几分。若不是有这层关系在,人家又怎么会娶一个来历不明的丧母庶女。
     
      宜宁低头喝茶,就当没听到许氏的话。
     
      她为了这个跟许氏计较,就是她不够大气了。
     
      许氏的贴身丫头把蝈蝈笼子扔出去。魏嘉被夺去了蝈蝈笼子,忍不住呜呜地哭起来。
     
      这时候突然挑帘走进来两个丫头,连通禀都没有通禀,走进来就低头在魏老太太身边耳语。
     
      魏老太太听了她们的话神色立刻就不对了。
     
      宜宁抬起了头。
     
      这两个丫头她没怎么见过,应该是魏老太太安排在府里的丫头。贸然过来禀报,肯定是有大事,她立刻问:“祖母?”
     
      魏老太太屏退了左右,脸色沉得发黑:“……山松馆出事了,你跟我一起去。”她语气微顿,“现在就去!”
     
      山松馆是魏颐的住处。他不在五城兵马司的时候,就在山松馆休息。原来是魏老太爷安享晚年的住处,半山腰上种着许多松树。到了冬天寒雾迷蒙,缥缈如仙境。夏天阴凉避暑,绿荫如盖。魏老太太本是好意,才把这地方给了魏颐住着。
     
      山松馆能出什么事?
     
      宜宁扶着魏老太太的手出了静安居,发现许氏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应该是魏颐身边的丫头也来叫她过去了。
     
      魏老太太才跟宜宁说是怎么回事。她派了个叫芦柑的丫头在山松馆当值,魏颐就推说自己有丫头,不要她去服侍。芦柑当然没说什么,也就是今天去山松馆换被褥的时候,发现魏颐神色不对,等他走了之后芦柑悄悄地进内室看,竟然在碧纱橱里看到了躲在里面的赵明珠。
     
      芦柑是在魏老太太身边伺候过的大丫头,当即就知道事情严重了!让小丫头看着,自己飞奔过来告诉魏老太太。
     
      魏老太太听了又气又急。一则赵明珠做事太过荒唐,二则宜宁成亲在即,后日就要开始搭台试灶,准备婚宴了。魏家的宾客也会陆续赶来,这时候出岔子就是给英国公府出丑。
     
      宜宁早就知道赵明珠的胆子大,不然也不会前世在英国公府和宁远侯府横着走,却不知道她这般胆子大!
     
      魏老太太带着宜宁进山松馆,立刻就冲进碧纱橱。看到被丫头制住的赵明珠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纱罗衣,抬头倔强又有几分可怜地看着她。甚至隐约可看见她宝蓝色的,绣水草纹的潞稠肚兜。一截雪白的脖颈……
     
      魏老太太怒火攻心,想到这个小女孩是如何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如何单纯可爱的样子。这比什么都刺激她,她抬手就打了赵明珠一个巴掌:“你争不争气?我已经要给你定下亲事了,你这般作践自己干什么!就那么喜欢他?”
     
      赵明珠被打蒙了,好久才哭出来。
     
      魏老太太的脑子里轰然一片空白,毕竟是捧在手心疼了这么多年。其实明珠若是出事,她受到的打击和情绪波动远比宜宁的要大。这是岁月积攒的情分,宜宁无论如何都比不了。
     
      宜宁却是最冷静的一个,她叫珍珠立刻把山松堂的丫头婆子清理出去,把刚才见证的丫头送到正堂等着。然后才跟魏老太太说:“祖母,您别气糊涂了,事情要分轻重缓急……”
     
      魏老太太被宜宁提醒了才反应过来,立刻让两个婆子把赵明珠拉起来:“看看她……可是清白的身子!”赵明珠哭着说是,让魏老太太不要看了,魏老太太已经信不过她了。还是被婆子按住了双腿,然后幔帐放了下来……
     
      这对女子来说实在是很屈辱,宜宁别过了头。
     
      魏老太太已经叫人去找魏颐回来。故魏颐还没到五城兵马司,就被魏老太太的人拦住了。
     
      他掉头回到山松堂门口的时候,许氏就在门口等着他。
     
      她的脸色也很难看:“我问你,你是不是跟那个赵明珠来往?”
     
      魏颐一听就知是事情暴露,顿时心跳如鼓。
     
      母亲管教得很严格,他身边的丫头都是选的老实本分的,连个手都碰不得,更别说做他的通房。这样一来,他对男女之事本来就好奇,跟明珠有了几分意思之后,就让明珠到他这里来找他……但是绝不敢真的做什么!
     
      只是少男少女的,荒唐刺激着胆子就大了,规矩也忘了。
     
      许氏看高大英俊的儿子不说话,就明白是真的了,她气得直道好,“魏颐,你是什么身份。那赵明珠又是什么身份?她想靠这个进我们家的门,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魏颐怕母亲责怪,连忙说:“原是她来找我的,儿子……儿子什么都没做过!”
     
      许氏听了儿子的话,才面色稍微缓和点:“既不是你主动,那就是她恬不知耻要缠着你。你跟我过来,我暂不跟你计较,把魏老太太那里说通才是。”
     
      她怕魏老太太一冲动之下,就要魏颐娶了赵明珠。
     
      赵明珠验过身,的确还是完璧之身。魏老太太听了脸色并没有好多少,而是让赵明珠重新换了件端庄的褙子,跪到了中堂里。
     
      她问了赵明珠几句话,她就情绪崩溃,指着宜宁开始哭:“她的命多好!没有程琅娶她,还有个兄长罗慎远撑着。我呢?您举要把我配给一个秀才?我虽然不是您亲生的,但也是您养大的,您就偏心成这样,她嫁的是正三品的大员,我嫁的是个秀才!我……我总要为我打算!”
     
      魏老太太听了气得肝儿疼。
     
      “你的亲事怎么差了?范家世代耕读,家里有田产有房契。再者范大公子读书勤恳,后年就要秋闱,到时候中了举人,你就是举人太太。再中了进士,还不能给你挣个诰命回来?那官宦之家真正的苦,宜宁不知道,你也未必知道!”
     
      赵明珠却笑了笑说:“当年我外祖母让母亲嫁给我父亲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您看看,我母亲和父亲现在怎么样了?外祖母总是说,等他考中了举有出息就好了……二十多年了,我父亲还是个秀才。家里不宽裕,却还学了别人纳妾来气我母亲!”
     
      魏老太太气得不想再说话了。
     
      这时候许氏带着魏颐进来了。
     
      一进来之后,许氏就坐在了魏老太太身边,看着赵明珠的眼神带着冰冷的打量。慢慢拿起茶杯。
     
      “老太太,颐哥儿跟我说了。是明珠自己要来找他的,他也是半推半拒的,可是没有办法。您也知道,这事上男孩儿本来就容易被带偏。”
     
      赵明珠听到这里惊讶地看着魏颐,心顿时就寒了。
     
      魏颐别过头,英俊的脸浮出几分淡淡的别扭。
     
      没有办法的事,母亲绝不会让他娶赵明珠的,纳妾都难。用这个说辞推了免得节外生枝。
     
      许氏继续说:“您也知道,我一向管教颐哥儿的严。身边的丫头都不敢造次,不想到了您这儿来还有这样的事。您可要明辨——这样的女子,未成亲就跟别人勾搭不清,我们家可不敢要。”
     
      赵明珠听到这里,见魏颐又不反驳。她低声道:“堂婶,没得您这样过分的!”
     
      许氏却根本不理她。
     
      赵明珠就算还是完璧之身,但也清白被毁了。
     
      英国公府马上就要操办婚事了,这时候这种事决不能传出去。很可能赵明珠也就吃个哑巴亏,但以后在英国公府就无法处下去了。
     
      宜宁却听不惯许氏这个说辞。这事男女都有错,怎的就怪一方了?
     
      她站出来,缓缓道:“堂婶此话不妥。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是魏颐堂兄严词拒绝了,明珠姐姐一介女流之辈,难不成还能强过魏颐堂兄。”
     
      赵明珠没想到罗宜宁会帮她说话,她有些错愕。
     
      许氏笑道:“宜宁,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可不要管这些事。好生在屋子里绣嫁衣等着出嫁才是正经。”
     
      宜宁也是笑了:“堂婶觉得我是女子,我说话您不用听。但我却要说了,我虽然是女流之辈,也知道什么是责任。有些时候男子敢做不敢当——连女子都不如!这样的人你能指望他支应门庭,振兴家族就是空话,他连自己都管不了!”
     
      许氏听出宜宁说的是魏颐,表情一寒:“你小小年纪,可不能牙尖嘴利了去。”
     
      “我说的句句是肺腑之言,为了堂婶和堂兄考虑。”宜宁不紧不慢地说,“堂婶偏偏觉得我是牙尖嘴利,那是因为忠言逆耳,所以您才不喜欢。”
     
      论说话气人,宜宁早就是高手了。当年她舌战乔姨娘的风采,这些人是没看到。
     
      许氏果然被她气得脸色通红。
     
      魏老太太摆了摆手,说:“老三家的,行了。”
     
      她从不称呼许氏为老三家的,许氏听了都没反应过来。
     
      魏老太太看向魏颐说:“这事不听你母亲的,你自己说该怎么办。你堂妹说的话有无道理,你心里是最清楚的。”
     
      魏颐看着罗宜宁。他突然想起那日英国公府出事的时候,她纤瘦的背影甚至有种清越孤拔的气质。现在她看着他,好像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低下头沉声道:“母亲,别说了。我该负责的……”
     
      他犹豫了一下:“论出身,明珠不能给我做正妻。不如以贵妾的礼迎她入门。”
     
      赵明珠听到这里,她是什么都了然了。若一开始她就心冷了,现在就完全的淡了下来。
     
      她低头冷冷地笑了笑。
     
      许氏还是不同意,她站起来说:“老太太,咱们虽然分宗了,但平日来往不少。您们家有难,我也未曾避嫌,毕竟都是一家人。但是没得纵着别人算计我家颐哥儿的,赵明珠要是没有算计颐哥儿的心思,让我娶她进门给颐哥儿当正室都行!”
     
      魏老太太忍了又忍,正欲继续说,赵明珠却出声了:“外祖母,不用了。”
     
      她从地上站起来,笑着说:“我不嫁他——什么贵妾正室,我都不稀罕了。宜宁妹妹说得对,靠他来支应门庭振兴家族,就是个笑话!”
     
      魏老太太没想到赵明珠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
     
      赵明珠继续说:“堂婶您也不必担心我算计您家颐哥儿。我算计他?他自己心里门儿清是怎么回事,装傻充愣的占便宜呗。我还后悔呢。您可别为了这个伤了两家的和气,我反正也不要您儿子娶我,就当被狗咬了口。您说呢?”
     
      许氏觉得这话听着也不舒服,浑身都不对。
     
      魏老太太听到这里反而笑了笑。
     
      她也看不上魏颐这番做派,听不惯许氏说的这些话。赵明珠能想通最好。
     
      她不怕赵明珠做错事,就怕她把自己绕进死胡同里。
     
      她招手让明珠和宜宁到她面前去,她握着两个孙女的手说:“明珠也说了,那我便尊重她的意思。不过这山松馆,颐哥儿可不能继续住下去了,毕竟客人越来越多了,府里难免就局促了……”
     
      许氏表情微僵,魏老太太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她又是个骄傲的人,大不了从此不和英国公府来往了,没得他们这么赶人的!
     
      许氏二话不说,拉着没反应过来的儿子就去收拾东西了。
     
      魏老太太带着宜宁和赵明珠回了静安居。
     
      静安居的西次间里,魏老太太和来问亲事的管事商量。赵明珠坐在靠垫上,仿佛刚经历一场生死,刚才是很硬气的。现在却反应不过来了,很茫然。
     
      宜宁把手里新嫩的核桃仁带给她。新鲜的核桃最好吃,比花生要香甜得多。
     
      赵明珠接过去,突然说:“谢谢你。”
     
      宜宁知道她在谢刚才的事,她摇摇头:“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就是听不惯堂婶的话,没想帮你的。”
     
      赵明珠害她的事不少,她现在都对赵明珠没什么好感。
     
      “但你帮了我。”赵明珠认真的说,“我这个人没别的好,但是恩怨分明。你帮了我,我以后就会报答你的。”
     
      她突然抬起头说:“你……你的嫁妆单子呢?我帮你添几样嫁妆吧。我那里也有不少东西的……”
     
      宜宁拒绝说:“不必,嫁妆单子已经定下来了。”
     
      赵明珠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靠着靠垫,继续看外面已经开始泛黄的银杏树。她说:“我说的话你不要在意。我知道你不容易,你那个兄长……虽说娶了你,但你们成亲后怎么办?他若是以兄妹之礼继续待你,你岂不是很可怜。他若不以兄妹之礼待你,你还这么小,身子骨都没有长开,又怎么受得住……”
     
      似乎觉得跟宜宁说这些不好,赵明珠就吃核桃,不继续说了。
     
      宜宁就当没听到,既然赵明珠向她表达善意,她也不会拂了她的脸面。而且从没有这样跟赵明珠说过话,倒是挺新鲜的,她似乎也没这么糟的。就问她:“那你的亲事要怎么办?”
     
      赵明珠有些茫然:“不知道。”但她很快就坚定了,“我要做人上人的,绝不嫁秀才。到时候把那魏颐许氏踩在脚下,叫他们喊我姑奶奶。”
     
      宜宁听着笑了笑。
     
      至少赵明珠有个明确的目标,也挺好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