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32章

第132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没过两天,罗慎远就请了徐渭徐大人上门来。
     
      徐渭为人和气,街沿巷闾的老百姓都知道。魏凌跟他虽不同道,但平日见了也要打招呼,关系还算不错。徐渭笑眯眯地同魏凌吃酒,二人把酒言欢,倒也比往日亲近多了。
     
      徐渭一大早就上英国公来,实在是他操心罗慎远的亲事已久。杨凌可是在十八岁就成亲了的,这个二十二岁了,说是连通房都没有一个,长此以往可怎么得了。
     
      徐大人请罗慎远在自己家里吃饭的时候,甚至让夫人搜罗过一些京城女子的名册给他看。他每次都只是笑着翻翻,没得个瞧中的。
     
      夫人就跟徐大人讲:“你们罗大人的确才华横溢,没几个女子真的配得上他。但这眼光未免也太高了!”
     
      她就不太喜欢罗慎远了。
     
      因此徐渭就很想看看罗慎远瞧中的女子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能让他放得下来成亲。可惜现在是看不到了,只能等成了亲再看。
     
      徐大人很期待,被魏凌灌了一肚子酒精神振奋的离开了。
     
      英国公府更是热闹,魏老太太带着丫头婆子和前来帮忙的宋氏一起清点给宜宁的嫁妆,每天都有东西从库房里抬出来。女子出嫁的嫁妆,许多都是由母亲留下的,宜宁没有母亲,魏老太太就着意添了许多。魏凌看了魏老太太草拟的嫁妆单子后想了想,让管事把他的库房也打开。他的库房许久未曾清理了,积满灰尘。但是下人拿个鸡毛掸子把灰尘扫了之后,那些蒙尘的珍宝就一件件的露出来。他又选了些添在女儿的嫁妆单子上。
     
      等嫁妆单子送到宜宁手上的时候,她正在喝汤,差点就被呛着了。
     
      宋妈妈给她念:“您看看,金丝楠木千工拔步床,紫檀木镂雕吉祥如意围屏,五扇翡翠屏风,嵌象牙拣妆台……这些是大件,小件的有青白釉梅瓶两对,酱釉、蓝釉、珐花彩、孔雀绿和青花等釉色若干,釉里红十只,金凤展翅烛台两对,嵌绿松石靶镜一对,白玉碗六只。下面这些是珠宝首饰,蓝红宝石各两盒,海南珠子四斛,金累丝簪子八只,宝石、珍珠头面四副……”
     
      宜宁夺过来自己看,太阳穴就一抽一抽的疼。光这份嫁妆单子上的东西,二万两是足足的!这也太多了,特别是这些大件,不是嵌翡翠就是金丝楠的,抬在街上那该有多显眼。太招摇了一些。
     
      青渠在旁边看着,也张大嘴惊讶道:“这么多东西,得凑多少担的嫁妆啊!”
     
      “国公爷已经算过了,一百二十担。”宋妈妈笑着答道,“小姐,您看看嫁妆单子可还有什么要添置的。老太太说了,您一并告诉她就行。”
     
      宜宁拿着嫁妆单子去见魏老太太,魏老太太正在和宋氏喝茶。
     
      听了宜宁的话,笑着对她招手:“咱们英国公府就你一个小姐,嫁妆不给你给谁。”她觉得宜宁做事总有些小心翼翼的,这番做派不像是英国公府的小姐。许是原来生活得不好,没有人护着,为了不招惹祸事,凡事便都想着收敛锋芒的缘故。魏老太太眉一挑,说她,“宜宁,你在我的身边养的时间短,没有人撑腰。小时候明珠要出门玩一趟,我都得要二三十个丫头簇拥着她去。你还是正经的小姐,别怕!排场再大我英国公府又不是撑不起。”
     
      宜宁还是第一次听到老太太说这么直接的话,的确是正一品的诰命夫人。
     
      她还想说什么,老太太却打断了她:“明天你长姐过来,给你看你成亲时的大妆。好不好?”她摸了摸宜宁的发,那发柔软得像一捧丝绸,又细。头发细的孩子总是比别个身子骨差些。
     
      她心里突然就满满的怜惜,宜宁还这么小,这么细弱,就要嫁人了。
     
      宜宁看到老太太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温和。
     
      她是凡事怕出格的人,总觉得不要万事谨慎不要行差踏错的好。这临近出嫁了,不知道怎么的还越发的紧张起来。有什么好紧张的,不就是嫁给罗慎远吗,明明他就是看着自己长大的。
     
      算了,反正她还有护卫做陪嫁呢,想这么多做什么。她笑着点头:“好,那我都听您的吧!”
     
      魏老太太含笑,继续跟宋氏说成亲的事。她的语气温和,宜宁坐在圆凳上听着两位老人说话,老人家说话慢而温和,屋子里点着檀香,有种岁月隽永的感觉。她从盘子里拿了一粒葡萄,剥了皮给老太太吃。
     
      其实宜宁的嫁妆多倒还不算什么,可得苦了罗慎远。毕竟男方给的聘礼没有少于女方嫁妆的说法。
     
      也不是魏凌这是有意无意的试探,总归是拿出了二万两银子的嫁妆,这还只是嫁妆单子上的。罗慎远怎么着也要拿出三万两银子的聘礼才行。
     
      罗慎远听了英国公府来人的话,只是微微一笑:“好的,我知道了。”
     
      他似乎看不出有什么压力的样子。
     
      罗家再怎么有钱,但毕竟不是王公侯爵的,一次拿出这么多银子很难。
     
      不知道这新任侍郎要怎么办才好。
     
      来报的人暗自想着。
     
      新任工部侍郎有一门自小定下的亲事,且马上就要迎娶人家过门的事。在京城贵家圈子里传开了。
     
      谢蕴是从翠玉口中的知道的,她听后脸色立刻就变了,惊讶的抬起头:“他定的是哪家姑娘?”
     
      翠玉声音低得细若蚊蝇:“说是他们家祖母早年定下的,因女方尚且年幼,一直没有正式定过。就是前几月,两家才商议好了……定的是谁您也知道,便是英国公府小姐魏宜宁。上次在宫宴上差点被赐婚的那个。”
     
      谢蕴更是皱眉:“这不可能,魏宜宁是他的妹妹,一个还不到十四的小姑娘……如何能嫁他!”
     
      “二小姐,许是我们弄错了。”翠玉继续道,“奴婢猜测,罗大人娶这位英国公府小姐不是因为自小定亲。而是因为上次的宫宴赐婚,那小姐招惹了祸事。英国公不得已才要把女儿嫁出去。罗大人是魏宜宁的兄长,恐怕也是为了帮她,才强行说娶的。”
     
      这个谢蕴知道,那次宫宴回去姨母整宿整宿的睡不好,还让人带口信给英国公府,示意要早点把魏宜宁许配出去。但是这种情况下亲事怎么会好找亲家?她甚至听说,魏凌连家世一般的少年举人都考虑过。难道罗慎远真是为了帮英国公府,才娶了魏宜宁为妻?
     
      “奴婢还打探到,在罗大人之前,程琅是想去英国公府提亲的。本来都要成了……但是被您找上门去的戏子打断了。恐怕,也是因为这个,罗大人才不得不顶上的,否则便真是没有适合的人愿意娶他们小姐了。”
     
      翠玉把语气压得很平,尽量不要惹了谢蕴。
     
      谢蕴听到这里更是震惊:“程琅本来是想向英国公府提亲的?”
     
      翠玉轻轻点头,谢蕴就觉得耳边全是轰轰的响声,她顿时什么力气也没有了,瘫软在贵妃椅上。
     
      程琅根本没打算娶她……她却破坏了程琅的亲事,反而因此让罗慎远娶了魏宜宁。这岂不是她亲手把罗慎远推出去了……若是程琅娶了魏宜宁,罗慎远便不会娶她了。
     
      “我要去见他!”谢蕴突然从贵妃椅上站起来,“我要去劝劝他。不喜欢魏宜宁就不要为了帮她而娶她,自然会有人去娶她的……”想来想去她咬了咬牙,“我安排个人娶魏宜宁,让姨母给她赐婚!”
     
      “二小姐,您可不要糊涂了!”翠玉连忙扶着她坐下来,“国公爷在宫宴上已经说过有门亲事,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是罗大人,皇后娘娘又怎么会再赐婚!且皇后娘娘也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了。再说罗大人已经请了自己的老师,徐渭徐阁老上门去说亲了,您就算说什么也没有用啊……”
     
      谢蕴不是不明白这些,她只是太着急伤心了而已。
     
      谢蕴头靠着瓜瓞绵绵纹的宝蓝色杭绸靠垫哭起来,眼泪顺着下巴滑下去,她喃喃地说:“可我这么喜欢他。”
     
      她茫然得像个孩子一样,翠玉少有看到她们高傲的小姐这么弱小的样子。
     
      她也只能劝谢蕴:“您可要想想,罗大人愿意为了帮妹妹而娶她,可见是根本没有把自己的亲事当一回事的。这样的人,您嫁了又能如何?我看那英国公府的小姐嫁了也未必得好,毕竟罗大人只是把她当妹妹。不然怎的这么多年都没有定亲?”
     
      谢蕴望着窗外阳光下,开得红艳艳的贴梗海棠,抿了抿唇,不知道是不是听进去了一些。
     
      “就算他不喜欢魏宜宁,但还是要娶她……”
     
      翠玉心里苦笑,小姐平日是个多精明的人,怎的一遇到罗慎远就犯糊涂。她想说的重点又不是喜不喜欢。
     
      谢蕴侧过头不语,这时候,外面有人通传说谢夫人身边的大丫头过来了。
     
      谢蕴请了她进来,只见那丫头挑帘走进来。向她屈身笑道:“二小姐,大喜事。有人来咱们府向您提亲了!夫人说是程家四公子程琅,请了咱们表姑奶奶来提亲的。”
     
      程琅怎么会请人来向她提亲!
     
      谢蕴霍地站起来,脸色更不好看了,定了定神对翠玉说:“扶我去中堂看看。”
     
      等她到中堂的时候,看到自家的表姑奶奶正和老太爷说得高兴:“那程琅啊,我真是没见过比他还俊的。往那儿一坐就跟幅画似的,才华又是极为出众的。程家老太爷托了我这事,我心想,这可是再般配不过的一对!赶紧就上门来了。”
     
      谢阁老自然是高兴的,亲家公这速度还挺快的,他捋着胡须笑道:“自然,程琅这小辈我是颇为欣赏的。”
     
      表姑奶奶一听这话就知道有戏,更是殷勤:“可不是,听说马上就要任都察院的大官了!配得上咱们蕴儿的!”
     
      谢蕴听到这里咬唇,如果没有意外,祖父绝对会同意这门亲事的。想到那个叫莲抚的艺妓,她低声说:“那天之后就没听说过她,她人呢?”
     
      “奴婢也不知道,进了英国公府后再没见她出来过。想必是没闹成的。”
     
      谢蕴缓缓叹了口气,当时她也考虑得不够周全,出了这等丑事,英国公府肯定会全力为程琅遮掩的。只要有人再下狠手,杀了莲抚,那莲抚就是再想闹开也是没有可能的。
     
      谢阁老也看到孙女过来了,笑着招手让她过去。表姑奶奶拉着谢蕴的手好一通寒暄。
     
      “蕴儿可见过那程琅程大人?当真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你见了也肯定喜欢,这京城里想嫁给他的姑娘啊,可是多得数不胜数的!”
     
      谢蕴不说话。
     
      等谢阁老叫管家把表姑奶奶送走了,才回过头来说:“蕴儿,我知道你不喜欢程琅,但能配得上你的,满京城也找不出几个来。你不如见见他再说吧,万一你就喜欢他了呢?”见谢蕴不说话,谢阁老继续道,“我已经请程琅到家里来,现在就在前厅等着,由你父亲接待着。你跟我去看看吧。”
     
      谢蕴抬起脸,她这一生很少受过什么挫折,家里的男孩都不如她聪明,父母兄长都宠爱她。姨母又是皇后,最是疼爱她,她从小跟着姨母身边长见识。三岁识千字,五岁就能被《论语》,八岁的时候就能跟着祖父读书。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既然祖父非要她见,那就见吧。
     
      她随着祖父一起去前厅。
     
      程琅正坐在太师椅上喝茶,和她的父亲谈笑风生,语笑温和。听到声音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谢蕴看着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那天,她第一次在新桥胡同看到他的情景。他从一片阴影下走出来,灯笼暖黄的光照得他面如冠玉,俊逸潇洒。她的确没有见过比她更好看的人了,甚至想不到哪个女子能够站在他身边。若是没有罗慎远,这人也是非常出色的。
     
      程琅则瞥到了屏风下露出的水青色绣兰花的湘群裙角。
     
      娶那人是再无可能,她知道了自己龌龊的心思,他又差点强行占有她,她能以平常心待自己恐怕都不容易了。程琅很明白,那些少年的奢望和迷恋只能压抑在心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发作起来。
     
      他嘴角露出一丝放纵的冷笑。
     
      谢蕴不想嫁给他?那他还偏娶了她不可。对付这种女子,他手段多得是。
     
      *
     
      过了纳吉礼,英国公府却越发的热闹起来,徐大人回去之后不久,罗慎远准备好的聘礼就从府学胡同抬进了英国公府。
     
      聘礼单子合计下来,足足的四万两银子。
     
      魏凌拿着聘礼单子看了半天,大笑道:“我这好女婿啊!”罗家家底再厚实也是官宦世家,钱财方面也束手束脚得多。却不知他如何拿得出这四万两银子的来,应该真是早有准备。不过他早年接宜宁回来的时候,为了聊表心意,给了罗成章五万两银票,不知道有没有在这里头。那可是五万两,对于英国公府来说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魏凌叫了管家进来,还没等管家进门就直接说:“小姐的聘礼单子全添到嫁妆里,让珍珠随身带着,等她过门了才告诉她。”他要给女孩儿一个惊喜,到时候她出嫁了,再看到聘礼单子,就知道父亲的好了。
     
      刚进门的管家差点被门槛给绊倒了,结巴地问:“国公爷,那小姐的陪嫁加起来不就是七万两了?”
     
      “多吧?”魏凌笑着说。
     
      简直太多了!而且瞧国公爷那样子,似乎对于得了罗家这么多的聘礼很得意似的。管家擦着汗问:“国公爷,咱们英国公府底子还在的吧?”
     
      魏凌眉毛一挑:“你这什么话。你家国公爷我嫁女儿,多给点嫁妆都不行?”他就这么一个女孩儿,不给她给谁。想到她马上就是别家的儿媳妇,等嫁了人,要服侍公婆,操持一大家子的事,魏凌还是舍不得。
     
      嫁妆就是腰板,嫁妆越多腰板越直,何况他们家还有个罗成章在。
     
      魏凌觉得自己要找罗成章谈谈才是。
     
      宜宁也看了聘礼单子,心想三哥这太吃亏了。她就拿二万两去,他却要拿四万两过来。罗成章一向吝啬,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舒服。
     
      她吃着刚上市的秋梨,吩咐丫头去找庭哥儿回来吃梨子。
     
      正好松枝过来通禀:“小姐,罗二太太携着定北侯世子夫人来拜访,刚去了老太太那里,正朝咱们这儿来呢。”
     
      林海如和长姐来了!宜宁是好久没有看到过她们了,忙让丫头请她们进来。
     
      林海如进来的时候抱着楠哥儿,一看到宜宁就笑眯眯的。
     
      宜宁想抱了楠哥儿逗逗他,快一岁的楠哥儿却很羞怯,刚到英国公府不习惯,躲在林海如的怀里抿着小嘴。宜宁看到他粉粉的面颊软和,就亲了他一口。他连忙躲进林海如的怀里不敢看宜宁。
     
      “这孩子胆子小。”林海如说,“像他父亲的性子,他父亲说他小时候就这样。”
     
      宜宁却很喜欢孩子羞怯,看到就想逗一逗。她把楠哥儿抱到自己怀里,楠哥儿倒也不哭闹,就是抓着宜宁的衣襟不敢动。逗了他一会儿就好了,软软地叫宜宁“姐姐”,一叠声叫个不停。
     
      林海如就说:“叫姐姐,如今该叫嫂嫂了。”就教楠哥儿改口,但楠哥儿执意叫姐姐,茫然地看着母亲。似乎不明白母亲为什么教叫嫂嫂。
     
      罗宜慧看着发笑,侧头和宜宁说话:“刚才跟你家祖母商定了,再加上你三哥的意思,婚期定在九月初八。”
     
      那岂不是半个月都没有了!
     
      宜宁微微一愣:“这是他决定的?”
     
      这个他自然说的是罗慎远。罗宜慧笑着点头:“是他,你祖母也同意了。你觉得不好吗?”
     
      不是不好,只是太突然了……宜宁也说不清楚,她答应他的时候,没想到有这么快的。
     
      罗宜慧放下了手里的茶盏,又从袖中拿出一本折子:“宜宁,你看看这个。”
     
      宜宁接过来看,越看越觉得熟悉,抬起头惊讶地看着罗宜慧:“这是……”这是当年罗老太太留给她的嫁妆!
     
      她离开罗家的时候没有带走,当时其实也没有想起这桩事来。
     
      罗宜慧笑着点头:“是你三哥帮你拿来的,那个时候你要离开,父亲没有给你。他为了帮你,倒是费心了。”知道罗慎远要娶宜宁的时候,她吓了一跳,觉得这简直荒唐。然后连夜做马车去新桥胡同问罗慎远的话。她当时语气不太好,罗慎远一直没有说话,最后才反问她:“要是我不娶宜宁,她该怎么办。长姐能管她一辈子,还是英国公府管她一辈子?”
     
      她那个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我知道。”宜宁摩挲着这本册子烫金的边,她的眼神有片刻的茫然。
     
      从小罗慎远就对她好。但是他的性子这么淡漠,很难表露自己的情绪,除了那次雨夜。宜宁也弄不明白,他真的喜欢她吗?
     
      他提出两人以兄妹之礼继续相处,她有点惊讶,然后就答应了。想想这样也好,她毕竟还小。
     
      林海如倒是没有惊讶。
     
      实际自上次打了罗慎远一个巴掌之后,她就知道继子的心不可撼动,早等着这一天了。反正她没罗宜慧这么操心操肺,娶回来也好,她自己就变成了宜宁的婆婆,还不担心哪个恶婆婆对她不好。又解决了罗慎远的婚事,而且解决得让他很高兴。想到这些林海如浑身通泰,饭都比平时多吃好几碗,每天睡得又好,简直很开心。就盼着宜宁嫁过去跟她做伴了。
     
      她又逗着楠哥儿叫宜宁嫂嫂,楠哥儿就抓着手里的梨子吃,不理母亲了。
     
      女方在出嫁之前就不能见男方,宜宁见不到罗慎远,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想什么,这其实是一种让人充满期待的情绪。
     
      望着林海如的笑脸,她突然对出嫁那一天的到来感到非常的忐忑。
     
      他会穿着大红的喜服朝她走过来,他这么高大。肯定很好看的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