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31章

第131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志高堂外夕阳照得庑廊、庭院和拂柳一片金黄。
     
      见她久久没有说话,罗慎远眉头微皱:“……你不愿意?”
     
      “不是……”宜宁怕他误会,连忙摇头。
     
      罗慎远却已经伸出手,轻轻按住她的肩膀。这和哥哥的动作是不同的,非常克制,但有种异性的陌生。他又问:“难道你愿意嫁给贺文清那样的人?”
     
      “不是。”这次宜宁听了更是摇头,既然罗慎远都这么说了,那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她笑了笑说,“三哥,就按你说的做吧——我是愿意的。”
     
      暖黄的阳光照得她的肌肤有层毛茸茸的薄光,眼眸也发亮,如琥珀一般。
     
      罗慎远听到她同意了,表情松了下来:“那就好……我自当说到做到,你不愿意绝不勉强。”他看着他继续说,“我得立刻去和你父亲商量婚娶的事。事态紧急,怕是等不到你及笄了。”
     
      宜宁点头,他就抬手摸了摸宜宁的头顶。这番感觉似乎又不一样。宜宁看到他进了志高堂中,她的心跳渐渐平缓,这才放松了下来。
     
      明明前几个月还是兄长的,突然罗慎远就要变成她的丈夫了。两人要同床共枕,她要伺候他的起居……她竟然觉得这个人有些陌生了。
     
      罗慎远和魏凌商议到了天色完全暗下来,差不多商定了,罗慎远立刻坐了轿子回罗家准备。魏凌则把宜宁叫进了堂屋里,看了女儿许久,才告诉她:“你三哥当真是个有心人——虽然情况紧急,但纳吉纳征等礼节也是一个都不少的。他已经和徐渭徐大人说过了,请徐大人来做见证。聘礼也都准备好了,又怕你嫌罗家府邸离家里太远,特在挨着府学胡同的地方重新置办了宅子。”
     
      宜宁正在魏凌身侧坐下吃糕点,她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呢!糕点太干,端起一杯茶喝尽了才把东西咽下去。
     
      他竟然都考虑周全了!还请了见证,宜宁也很惊讶:“他请了徐大人?”
     
      作为清流派的领袖人物,徐渭在朝廷的地位是很超然的,拥护他的人不少。这样的政坛泰斗,怎么就被三哥叫来说媒了?
     
      “徐大人的性子十分好,想来也是真心疼爱你三哥这个学生,不然别人叫到他是绝不会答应的。”魏凌看女孩儿狼吞虎咽的,嘴角带着微笑,心里却又有了一丝不舒服。他的孩子,才领回来宠了几年,就马上要是别人的了。她才这么小,还不到十四岁,身子骨还青嫩娇小得很。但罗慎远已经二十二了,是成年男子了。
     
      “你三哥还同我说,虽然是成亲了,但你年纪尚小。他愿先用兄妹之礼待你。我倒也是这个意思。毕竟你们本来就是兄妹,怕你们还不习惯。”魏凌又说,“你嫁给他之后,他若是欺负你便回来告诉爹爹,知道吗?”
     
      宜宁看着父亲忧心忡忡的样子,却是觉得有些温暖,笑着点头。前世她出嫁都是祖母操办的,她那个父亲忙于妻妾之争都忙不过来,怎么有空管她怎么出嫁的。只叫小厮给了她四百两银子作为添箱,就算尽了责任了。
     
      魏凌还是觉得不放心,要是在罗家还有人欺负她呢?他再怎么能管,又管不到别人的内宅去。幸好嫁的是罗慎远,别的什么人他更不放心。
     
      “你一定要带着护卫做陪嫁,”魏凌再一次叮嘱道,“沈练那些人以后就听你使唤。”
     
      父亲让她带着护卫出嫁,感情不是玩笑话啊!宜宁道:“您还真的这么打算啊?我带沈练做陪嫁算是怎么回事!”
     
      宜宁觉得这些人做事一个个都不在预料中,究竟哪家嫁姑娘有陪嫁护卫的?她是去嫁人的又不是去打仗的。
     
      魏凌却不管,脸色一肃:“我英国公嫁女儿,谁敢说一句不是?”
     
      宜宁听了哭笑不得:“好好,都听您的。”
     
      等晚上,魏凌带她去魏老太太那里,他跟魏老太太说:“您不用愁着宜宁的事了,傍晚的时候罗慎远过来了——他想求娶宜宁。”
     
      魏老太太听了十分震惊,参汤也不喝了,连连追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魏凌说:“想来罗慎远是真心想帮宜宁的缘故。他愿意帮忙是再好不过的!他年纪轻轻就是工部侍郎,前途无量。也就是跟宜宁的情谊深厚,又是她的兄长,所以愿意帮她的忙。”
     
      魏老太太好久才缓过神来,握着佛珠说:“咱们头先就没想到他,原是因为他是宜宁的兄长。这样一看他倒是再好不过的!”
     
      两人凑一块说话去了。
     
      庭哥儿在魏老太太这里练字,小丫头正服侍他换纸,听到他们说话就抬起头看着宜宁:“姐姐,你要出嫁了?”
     
      他最近几日总听到他们商量出嫁的事,他就私底下悄悄问身边的大丫头颂菊,什么是出嫁。颂菊就告诉他:“就是小姐要成别人家的媳妇了。”
     
      魏庭还是不太明白:“那姐姐还跟我住吗?”
     
      颂菊笑着摇头:“小姐就要和姑爷一起住了,以后有了您的小外甥啊,再抱回来看您。”
     
      庭哥儿听了就一直不太高兴。
     
      宜宁坐到他身边看他写字,摸了摸他的头说:“庭哥儿今天练得怎么样了?”
     
      庭哥儿却丢下毛笔撇了撇嘴,跑去魏老太太怀里坐着,委委屈屈的不说话了,也不理会宜宁了。
     
      他的乳母佟氏最知道他,看了就笑:“小世子舍不得您出嫁呢。”
     
      魏老太太摸着乖孙儿的背,笑着叹气:“这孩子!”
     
      魏庭却真的抿着嘴巴不再说话了,谁哄他都不干。丫头拿他喜欢的蟹壳黄烤饼给他,都让他推开了。
     
      宜宁摇摇头,庭哥儿脾气起来谁也劝不住,她的一贯做法,还是晾他一会儿吧。
     
      谁也没有注意他多久,魏老太太已经在盘算着宜宁成亲那日请哪些人过来,或者要给宜宁多少陪嫁做添箱的问题了。宋妈妈等人更在旁边着意添些意见:“我看该给小姐陪嫁整套的金丝楠。”或者是有婆子说,“要请定北侯夫人给咱们小姐做全福人才是,她是个儿女双全,夫妻和睦的。”突如其来的婚事倒是让人觉得喜气洋洋,英国公府里一扫愁云,对将要到来的喜事很期待。
     
      罗慎远连夜去了府学胡同,把自己求娶宜宁的事告诉了罗成章。
     
      罗成章正由郭姨娘服侍着吃晚膳,闻言哽了很久。
     
      罗慎远已经去提亲了才来告诉他,其实也就是通知他一声而已。无论自己是不是同意,对他的决定都没有影响。
     
      罗慎远中了状元,平步青云官至工部侍郎。工部侍郎是个怎样的肥差!凡举国之土木、水利,军火、军用器物等,矿冶、纺织以及钱币铸造都归于工部。他为罗家撑起了门面,让罗家在京城当中名声大噪。同时他现在就是罗家最有话语权的人,罗成章对于罗慎远只能是建议和劝导。但是罗慎远要做什么决定,他没办法干预。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道:“荒唐!你和她是一起以兄妹相称长大的,别人不知道,你难道还不知道?你……你这让我有何颜面去见罗家祖宗?”
     
      “儿子也是告诉您一声。”罗慎远根本不为所动,“我已经请了徐大人做见证,徐大人也同意了。半个月之内就会成亲,您到时候来就行,别的我会处理。”
     
      罗成章面色僵硬,郭姨娘看了两父子这般的对峙,吓得话也不敢说。带着已经十岁的轩哥儿退了下去。
     
      “你……你莫不是在她还是你妹妹的时候,就已经动了心思?”罗成章从嘴里挤出一句话,“她从小,你就待她不一样。”
     
      罗慎远沉默:“父亲,我早就知道宜宁非我亲生妹妹了。”他说,“当年祖母临死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罗成章的脸色更不好看。
     
      罗慎远又说:“我已经和母亲说过这件事了,她倒是很高兴。我也当您是同意了吧。祖母临走的时候,就让我一定要护着宜宁,她若是知道我今天要娶了宜宁,九泉之下一定也很欣慰,毕竟以后我就能一直护着她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很缓慢。
     
      罗成章看着儿子的眼神非常的陌生。
     
      罗慎远说完,告辞离开了罗成章的住处。走到外面的时候,他看着黑洞洞的夜晚,良久的不语。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就算他不知道宜宁非他亲生妹妹,他内心的欲望恐怕也不会减少分毫。若是真那般下去,总有一天他也许就控制不住了,然后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幸好她不是的。
     
      他拢紧了披风,被簇拥着沉默地向门外走去。
     
      *
     
      这夜几家欢喜几家愁暂且不说,程琅是整宿的未眠。
     
      程琅靠着东坡椅小憩。长案上摆的松油灯烧到了灯花,书房里陡然变暗他也没有理。他的手指上扣着一枚玉扳指,扳指敲击的声音在长夜里格外的清晰。他闭着眼,火光让他的脸显出一种白玉的色泽,岑寂的夜色,偶尔听到外面有人走动。
     
      书房门被吱呀打开了,有人在他面前跪下:“程大人。”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
     
      “小的问出来了。”跪着的人说,“莲抚姑娘说,有人把她接到了新桥胡同的谢家,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姑娘见了她,跟她说了这番话。让她编造了假怀孕的事来找您,并且嘱咐说务必要别人在场的时候说,不然您肯定拒不承认……去英国公府,也是这位姑娘想的。”
     
      程琅突然睁开眼睛,他的语气阴寒:“谢蕴。”
     
      跪着的人有些疑惑:“小的不太明白,您和谢二小姐并无交集,她为什么和您过不去?”
     
      “还能为了什么,她应该是知道了她祖父有意于我,所以想坏了我的名声不能娶她而已。”程琅很了解谢蕴这种女子,他冷笑道,“她心有所属,有意于咱们新任工部侍郎罗大人。”他说到这里气得咳嗽了几声。
     
      谢蕴这个蠢货,他从没有想过要娶她,也没有针对过她,她倒是好了。竟然用莲抚来害他,和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失之交臂。程琅怎么会不恨,他恨不得对她啖血食肉!
     
      明明没有希望的,但是魏凌给了他最大的希望。他甚至已经想好了,日后跟宜宁一起,宜宁每晨都能在他的怀里醒过来,这是多么好的事,他可以吻一吻她的额头,哄她再睡一会儿。他待她一定至真至诚,和别的女子都不一样。但却被谢蕴给打碎了,而且还是因为这么荒唐的理由。
     
      “说到罗慎远罗大人……”那人又说,“您走之后他就进了英国公府,许久未出。出来之后就往府学胡同的方向去了。”
     
      程琅听到这里,手里的玉扳指一转,他心里隐隐有种预感,问道:“大晚上的,他去了府学胡同?”
     
      府学胡同不远就是罗慎远的父亲,罗成章办公的地方。
     
      程琅想起了很多事。
     
      宜宁差点被沈玉强暴的时候,罗慎远那种着急的样子,跟往日的冷静支持完全不同。那日他掳走宜宁,罗慎远来找她的时候,那种阴沉的脸色。他躺回太师椅,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钻入了一个圈套,背后的人隐隐地浮出。
     
      又有人通禀了进来,躬身道“四少爷,老太爷让您过去。说那姑娘的事怎么处理……您还要拿个章法才是。”
     
      “什么章法?”程琅现在根本不想管孩子的事,他冷冷地道,“莲抚我会连夜送出京城,找个地方安置。你就直接告诉老太爷,这个人、找个孩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也没有人见过。”
     
      要是知道背后有阴谋,他不会这么简单放手的。
     
      莲抚的存在非常的束手束脚,他也不会让莲抚妨碍到他。谢蕴这个女人,他迟早会清算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