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30章

第130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宁回过神来,跟着魏老太太和魏凌进了堂屋,然后在他们面前跪下道:“祖母与父亲多为我的亲事操劳,我十分感激,事情还是因我而起的……但我却有话要说。贺二公子我从未见过,若是就这样莽撞的嫁了,实则与嫁给程琅表哥是一般的情景。”
     
      程琅早就告诉过她,贺二公子也不干净。宜宁自认自己也不想刚嫁过去,就处理个陌生人的风流韵事。
     
      魏老太太却是以为宜宁不喜欢贺二公子,温和地道:“宜宁不如见见他再说,我明日请他祖母携他过来吃茶,你就躲在帘子后面看看就是。”
     
      宜宁摇了摇头说:“祖母误会,婚姻大事本该由您二位给我做主,我只当听从就是——”哪家的姑娘自己筹谋婚事,说出去都不好听。但到她这里,宜宁却想试试,她还有陪嫁护卫呢!“您不如交由我亲自来挑选。”
     
      她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三哥曾说过要帮她,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说话还算不算数。
     
      其实她已经想好了,这么些天看了这么多事。她怎么没有想好——
     
      如果她真的要嫁一个人,嫁给贺二公子这样的陌生人,成亲后还要磨合。她不知道对方人品如何,也不知道对方会怎么看待自己。难道单单凭借一个‘性格温厚敦实’,就能断定这是个好人了?这实在是太武断了!
     
      那还不如嫁给罗慎远呢!
     
      他好歹是日后的首辅大人,想嫁给他的姑娘也数不胜数,她这算是占了他的便宜。
     
      再这么折腾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她也不想折腾了。只是不知道罗慎远如今的打算,所以她什么都没说。
     
      魏凌叹道:“罢了!你选就你选。有你爹我给你兜着,婆家人也不敢把你怎么着!”
     
      宜宁这才站起来,笑眯眯地向魏凌屈身称谢。又低声说:“今日程琅表哥之事,父亲还要家中下人守口如瓶……”
     
      魏凌点了头,其实不用宜宁说,魏凌也会帮着掩藏。英国公府与程家关系匪浅,就算亲事不成,程琅还是宜宁的表哥。魏凌还盘算着明日去程家跟程老太爷说清楚实情,程琅的外室有了身孕,事关子嗣就是大事。程琅也不能一个人处理。
     
      魏老太太叫宜宁跟着她去静安堂供着菩萨的小佛堂烧香,还是念佛让人心平气和,她也想让宜宁的心情缓和一些。宜宁应喏,扶着老太太的手先回静安堂了。
     
      魏凌喝了口茶,叫志高堂的管事进来,吩咐把刚才守在外面的丫头婆子一个个叫去说话。
     
      此时已经是傍晚,英国公所在的玉井胡同外是片热闹的地。货郎摆摊,牛肉铺在切牛肉,卖凉茶的摊子已经收了。这一季的凉茶卖完了,就该卖豆浆了。一辆被护卫簇拥的马车穿过了闹市区,停在了英国公府的门口。
     
      英国公府门口却显得很幽静,闹市区的喧哗声很远,屋檐下的红绉纱灯笼这时候就已经点亮了,这是个钟鸣鼎食之家的派头。
     
      马车的车帘被挑开,从马车里面递出一张名帖。守门的护卫看了不敢怠慢,立刻抱拳道:“罗大人稍等,小的立刻就给您通传。”
     
      魏凌听说罗慎远来了很是惊喜。平远堡一战中,要是没有罗慎远告诉他内鬼一事,为他策划反攻的计谋,恐怕现在他能不能活着站在这里还是一说。更何况他也有耳闻,今日早朝皇上就颁了圣旨,罗慎远以疏导浚河,木桩筑堤等为法治理水患有功,特提拔为工部侍郎。
     
      魏凌让下人请罗慎远进来。
     
      片刻后他就看到罗慎远缓步走进来,对他拱手:“国公爷,许久不见。”
     
      他穿着正三品文官的朝服,赤罗衣,佩赤、白二色绢大带,革带、佩绶。衬得他高大挺拔,有种庄重的气势。
     
      罗慎远坐在魏凌身侧,小厮奉了茶上来。魏凌就笑着说:“还未恭喜你,如今已经是工部侍郎了,别人在你这个年纪,做个六部郎中都是烧高香了。”
     
      “也是老师力荐,否则以我的资历还要熬几年的。”罗慎远笑了道。
     
      魏凌虽然是武官,但又不是那等没头没脑的武夫。做上正三品大员能有简单的?离内阁也没差几步了。他当然也没说,喝了口茶,他想到了宜宁的亲事,心里突然有了个主意!
     
      对啊,他还在发愁。罗慎远是宜宁她三哥,如今在官场上也是个人物了,倒不如让他帮着想想办法。他的路子应该也不少吧。
     
      “你也来得正巧。”魏凌就说,“上次宫宴之后,我就发愁宜宁的亲事。她祖母想说贺家那位二公子,我想说宜宁那表哥程琅。但是算来算去都不合适,如今宜宁骑虎难下,我倒不知道怎么办了。”
     
      魏凌又接着说:“你我二人关系匪浅,算有了生死之交。你又是宜宁的三哥,俗话说长兄如父,你也算是宜宁的半个长辈了。不如帮着参谋参谋吧,手头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罗慎远沉默片刻。
     
      是啊,在别人眼里他就是宜宁的兄长,绝对想不到别的地方去。魏凌也是一直以平辈之礼待他的,把他当宜宁的半个长辈。
     
      罗慎远道:“其实我也是为此事而来的。”他抬起头,语气镇定地说,“……国公爷,我这次是来求亲的。”
     
      “我想求娶宜宁。”
     
      魏凌听了这话猛地回过头,张大了嘴。
     
      他好久都没有缓过来,再问了一遍:“罗大人,你刚才说什么?”
     
      “我知道宜宁处境艰难,仓促出嫁,也不可能找到一门好亲事。”罗慎远早料到魏凌的反应,他放下茶杯说,“但嫁给我就不用愁了,我是她兄长,自然会护着她,不会让她吃亏。我如今是正三品的大员了,她进门之后就能有正三品的诰命。且我整日忙于朝务,实在也没有别的时间去做那些事,身边倒也清净。”
     
      魏凌终于缓了过来。
     
      宜宁她三哥想娶宜宁?听他这语气似乎是想帮宜宁的。
     
      但他可是宜宁的兄长,从小看着宜宁长大的!
     
      魏凌又看了罗慎远一眼,当然他不得不承认,什么贺二公子贺三公子的,在人家面前给他提鞋都不配。人家已经是工部侍郎了,长相没得说,手段、智谋哪样不强,否则如何能在老狐狸纵横的官场有立足之地。
     
      虽然是宜宁的兄长……但又并非亲生的!他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帮宜宁,的确是真心疼爱宜宁了。
     
      魏凌的语调不由得就放柔和了:“话虽然如此说,你肯这么帮她我自然感激得很。但你要是为了帮她做牺牲,我还是要劝你考虑清楚的。毕竟要是真的成亲了,无论如何宜宁就是你的妻子了。你再反悔也来不及了。”
     
      魏凌是不是误会了——
     
      罗慎远心里苦笑。他想娶宜宁是求之不得,要是真的只是想帮她,他手里的办法多得是,何必用自己做牺牲?
     
      这件事,满足了谁的贪欲可还不一定。英国公把他想得太大公无私了,有所求的人是他,不是宜宁。
     
      “你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罗慎远又说,“据我所知,贺文清与他父亲的丫头有染,被人抓了。那丫头后来被打死拖了出去。至于宜宁的表哥程琅,他自己身边的事也乱得很,更说不清楚。不如我来娶宜宁,给她出嫁的尊荣体面,也能护着她。”
     
      魏凌听了罗慎远的话,站起来走来走去。
     
      贺家那二小子还有这出呢?真是人不可貌相,跟自己父亲的丫头搞上,这简直就是道德败坏了。幸好宜宁没同意!
     
      罗慎远说得很有道理,他愿意娶宜宁是最好的。就是程琅跟他比……都还差一些的,他有什么好烦闷的,没了程琅,却来了个罗慎远!
     
      “那的确是很好!”魏凌松了口气,坐下来说,“我看可以。你们的兄妹之名——就说是宜宁当初寄养在你们家的时候,罗老太太就把这门亲事定下来了,但你见宜宁还小,一直没有说过。如今到了宜宁长大,自然就可以说了。”
     
      魏凌越说越觉得这是可以的:“有我佐证,想必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你现在如日中天,皇上又看重你,别人更不敢非议。”他说着就站起来,高声叫小厮进来,让他去请小姐过来。回头笑了笑:“这丫头刚说了,亲事她要自己拿主意,还得问问她才行。”
     
      宜宁听说罗慎远来了,带着丫头才回东园。
     
      等到了志高堂,她只看到坐在高堂上魏凌眼中隐隐含着笑,她有些茫然。
     
      回过头,却看到罗慎远站在她身后。他穿着正式的赤罗衣朝服,佩绶垂下来,如此的高大挺拔。外头的夕阳洒在他肩膀和侧脸上,照得一片光亮和昏暗。他微微的一笑,向她伸出手说:“宜宁,跟我来。”
     
      他要自己跟他去哪里?
     
      宜宁被他牵出志高堂,外头透过拂柳就是万千丈的夕阳,草木茂盛,好像身在梦中。
     
      罗慎远站在她身侧,声音一沉说:“我是来提亲的。”宜宁听了想说什么,他却摇了摇头,“宜宁,若是你还不能接受我,但也要答应。没有办法,我答应我们可先以兄妹相处,等到你愿意的时候再……好吗?”
     
      宜宁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都想答应嫁给他了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