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23章

第123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宁见魏凌离开了,吐了口气,让珍珠用铜盆端凉水来净手。她抬头望着院里的树荫浓密的银杏树,林茂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她总感觉魏凌说话欲言又止的。她想了想,派了个丫头去前院打探。
     
      一会儿丫头回来跟她说:“林表少爷跟国公爷在前厅里喝酒,退了下人。不知道是说了什么,但林表少爷高高兴兴地就回去了。”
     
      末了又说:“国公爷送了两坛秋露白给林表少爷带回去,林表少爷送了咱们家一对大雁呢。”
     
      他送大雁做什么?只有男女定亲之时才送这个,比双宿双飞。
     
      但一想到他还给林海如送鹤,宜宁又很理解,因为林茂送什么她都理解。她不再过问了,让丫头去把庭哥儿找回来,要吃晌午饭了。
     
      庭哥儿跟着两个七八岁的小书童玩得很高兴,回来的时候满头大汗,衣襟还是脏的。
     
      宜宁就不要他上罗汉床,非要让佟妈妈带他洗干净才行。
     
      庭哥儿嘟着嘴去梳洗,一会儿咚咚咚跑进来就往宜宁身上凑:“姐姐,我想和贵福去骑马!”
     
      贵福就是他的小书童。宜宁嫌他像个小火炉似的,把他揪开:“叫护卫看着你,到后院绕着假山骑去。”
     
      庭哥儿就是想粘着她,她身上凉凉的多舒服啊。
     
      宜宁瞪了他一眼,他只能爬回去好好坐着,撑着下巴说:“家里不宽敞跑不开,我在卫所的时候,跑马的地方是一大片的草地。”他用手比了个大大的地方,笑嘻嘻地说,“姐姐你不会骑马,以后我长大了带你骑马吧!”
     
      宜宁给他添了碗薏仁猪蹄汤:“好啊,那也得等你长大了再说吧。”
     
      庭哥儿吃了午饭又出去了,宜宁叫了护卫进来,特地吩咐,不准带着小世子去外面骑马。不然他在自己面前答应得好好的,在下人面前又跟小霸王似的发号施令,护卫又不敢反他的意思。
     
      他倒是越长大,个性就越像魏凌了,除了魏凌没人管得住他。
     
      宜宁小睡了片刻起来,还要去见管事。
     
      结果她刚睡了起来,松枝过来通禀说程琅过来了,正在西次间外的庑廊下等她。宜宁往西次间去,正好看到他在和庭哥儿说话,挂在檐下的凤头鹦鹉歪头看他,又喊“阿琅、阿琅”,好像已经认得程琅了一般。
     
      程琅把它从鹦鹉架上取下来,鹦鹉脑袋微低下,一副要他摸自己的样子。
     
      庭哥儿不满道:“我教了它好久,它都不会喊我的名字!”
     
      程琅就逗着手上的凤头鹦鹉,从小盘里拿了谷子喂它吃。漫不经心地笑着说:“你得喂它才是啊。”
     
      宜宁站在门口看了会儿,才向他走过去:“程表哥,你怎么过来了?”
     
      程琅就把凤头鹦鹉给了庭哥儿,让他拿着去玩。他跟宜宁一起进西次间说话。
     
      “昨日宫宴上出了那样的事,我自然要过来看看你。”程琅的声音略微沉了些,带着一丝奇异的冷清,“那日原因也在陆嘉学身上,皇后想要讨好他,你又是他的义女。她便想求了你给三皇子做侧妃,让陆嘉学支持三皇子继承大统……”
     
      一个手握重兵的人的选择有多么重要,不说宜宁也知道。
     
      她嘴角掠过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世事难料。”
     
      她不由得想到陆嘉学冷淡的脸色。在前世的丈夫面前,她要被赐婚与别人,还是因为别人想讨好他。
     
      前世被他所害所骗还不够,现在还要因他而陷入纠葛之中,身不由己。
     
      宜宁抬起头的时候,突然发现程琅正看着他。
     
      槅扇外的阳光映着他的俊逸雅致的脸,身上月白的细布直裰。他的手指微微扣着桌沿,猛地被宜宁发现了。他才淡淡地移开了,说道:“明日朝会之上,我将要调任都察院佥督御史了。”
     
      佥督御史是正四品的言官!
     
      “我这倒不算什么。”程琅笑了笑,语气不紧不慢地说,“你那位三哥更是厉害,他应该要升任工部侍郎了,徐渭力保,又有浙江水患的功劳在,这位置十拿九稳。”
     
      “佥督御史还不算什么,别人恐怕想都不敢想的。”宜宁笑着摇了摇头,佥督御史在都察院里掌官员纠察,已经是手握权势了。
     
      她低头时却一时失神,拿着绞线的剪刀稍不注意就划到了手指。
     
      那剪刀的尖头十分锋利。指头一痛,很快就溢出血来。
     
      “怎么了?”程琅皱眉,走到她身边半蹲下抓住她的手,见那条血汪汪口子还拉得有点长,就无奈道。“怎么这样伤着了……”
     
      宜宁被他抓着还是不自在,毕竟他成年了,不全是那个小程琅了。偏偏他又亲近自己,不好拒绝:“无妨,这伤口浅得很,只是破了皮而已。”她用力一抽想把手抽出来,但是没有抽动。
     
      程琅抬头看她,她娇小的身体靠着迎枕,肤色白里透红。她的手腕是太小了。一掐就能紧紧握住,稍一用力她就挣都挣不开。
     
      他心里不由得蠢蠢欲动,原来梦里,他已经长成一个高大的男子了,宜宁还是那般娇小的样子。他就是这么欺身压上去吻她。看到她在自己身下怒视着自己,他就怜爱地捧着她的脸安慰说:“别怕、别怕。我是阿琅啊,你的小阿琅啊……”
     
      虽然那只是他的梦境。
     
      宜宁终于把手抽了回来,让丫头去妆奁里拿纱布进来。她把指头的那点血擦了,拿纱布围了一圈算完,她就是懒得包,何况本来伤得就不厉害。
     
      程琅就把那双鱼戏莲纹的笸箩拿过来,找出了药酒要让她涂一涂,再重新包上:“我记得有一次我被人从台阶上推下来,摔伤了膝盖。你觉得我哭得太惨没有男子气概,不想理会我,就把我扔在二奶奶那里,还是我哭着回去找你……”
     
      宜宁听他提起他儿时的事,笑道:“我那时也不知道你是被人推下来的。记得是你二奶奶家那个胖孙子推了你,好像是叫瑞哥儿的,他现在和你差不多大了吧?”
     
      “没有,他早就死了。”程琅轻描淡写地说,“他十二岁那年跟几个世家少爷去爬香山,从台阶下跌下来,肺摔伤了,抬回去的时候嘴里不停地冒血泡……后来没有活下来。”
     
      宜宁微微一怔。这么巧……是摔死的?
     
      程琅终于给她包好了。他喝了口水说:“陆嘉学离京,他剩下的事只有我来做了。我明日再来看你。”
     
      一口小茶杯留在小几上,宜宁让大丫头送他出去。望着那口杯沉思片刻……这些人的心都比普通人要来的狠,她是自认自己做不到的。不过程琅在她面前总是挺尊敬的,小时候的事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忘。
     
      她从笸箩里把那些线重新拿出来,这是要给魏老太太做抹额用的。
     
      程琅来看了宜宁,也顺道去给魏老太太请安。
     
      正好魏凌还在魏老太太那里,刚服侍老太太睡下。
     
      他跟程琅一起走出来,脑海里还在思考刚才魏老太太说的那些话。再看到程琅的时候,心里就不由自主地继续想,其实程琅也不错,至少长得好看——因他那张脸,喜欢他姑娘家的不知道有多少。只是他原来有些放浪形骸,来者不拒的,最近好像风流韵事少了许多,都没怎么听过了。
     
      魏凌眼睛一亮。
     
      要是宜宁非要嫁,那嫁给程琅也好啊!反正有这么多人想嫁给他,满京城的姑娘都看着他,抢手得很,这家伙近日肯定又要升官了。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应该不敢对不起宜宁。要是他愿意娶宜宁,那宜宁就不愁会低嫁了。肯定是风风光光的,让人羡慕。
     
      魏凌拉程琅去书房说话,让侍卫在外面守着。
     
      程琅坐下来之后说:“魏凌舅舅,我这还有急事要去做,您究竟有什么话要说可要长话短说。”
     
      魏凌在书案后面走了两圈,突然问道:“程琅,你可喜欢宜宁?”
     
      程琅听到他的话心惊肉跳,面上嘴角微扯回答道:“宜宁表妹……自然不错。”
     
      “你也知道昨日宫宴之事。事出紧急,所以我打算给宜宁找门亲事……”魏凌顿了顿,“只是现在也没有个合适的人选,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娶宜宁?你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样样都十分出色,以后肯定也能护得住她。你若是愿意的话,以后便好好对她,不要再做原来那些事了……宜宁就和你成亲,你看如何?”
     
      程琅一向是笑对别人,这就是他完美的面具,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
     
      只是听到魏凌的话之后,他不由得站起身,震惊之色藏都藏不住,魏凌竟然想让他娶宜宁!
     
      他居然有这个打算!
     
      是啊……他怎么就没想到。现在宜宁情形危机,势必要立刻定下一门亲事。这时候是救她于水火之中。他……为什么不能娶她?他是京中有名的探花郎,想嫁给他的人从城东排到城西,家族显赫,还立刻就要任正四品的佥督御史了。他等了这么多年,痴念了这么多年。
     
      现在她几乎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要忘记自己的心里真正的邪念,谁又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要不让她察觉了,娶了她之后再慢慢的一步步得到她,想必她也不会拒绝。谁又猜得到,他现在可以光明正大拥入自己的怀里的人,对他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可是不愿意……”魏凌就算再霸道,这种事他也不会强人所难,他可不会把别人压进婚房。他见程琅不说话,就说,“你不愿意可算了。”
     
      “不是!”程琅立刻道,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笑了,“魏凌舅舅,我自然愿意娶她!”
     
      求之不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