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22章

第122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魏凌这夜没有怎么睡好。第二日晨起,他在院子里练了会儿刀法,略出了些薄汗才通透些。接了小厮递过来的帕子擦额头,看到日头已经升得老高了,魏凌问起朝廷的事:“我听说,皇上昨夜已命名都督为宣大总督了?”
     
      旁边站着的护卫说:“圣旨已经发了,都督连夜动身去了山西,皇上这次应该是对奸细之事动了大怒了!不过……都督这次领宣大和山西的军事,以后岂不是要管着您统辖的宣府了?”
     
      “这倒无妨。上次宜宁的事,最后总算是他出言说了几句,皇上才没有继续追问。”魏凌沉吟一声说道,“我也感激他几分,等宜宁出嫁的时候他要是找出奸细回来了,还要请他来喝喜酒才是,宜宁毕竟认他做了义父。”
     
      “国公爷说的也是。不过属下看来,大同总兵曾应坤戍守大同十年,手下的人都十分排外,都督未必能找出奸细来……”
     
      魏凌听了就哈哈一笑:“曾应坤怎么敢在陆嘉学面前耍花招,陆嘉学在沙场建功立业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个卫所里玩儿泥巴!”他拍了拍护卫的肩,心想都是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当年陆嘉学领千军万马对战鞑靼的时候他们是没看到,简直就是威震四方。
     
      他正要走进内室里换身衣裳,就看到管事进来了,给了他一张拜帖:“国公爷,外头来了个客人。自称姓林,任工部给事中,说是咱们小姐的表亲。小的觉着奇怪……小姐哪里有个姓林的表亲,您看看他的拜帖。”
     
      魏凌接过管事递过来的拜帖,他记得宜宁的继母就是姓林的,可能还真是来拜访的。
     
      “可说了来干什么的?”
     
      管事回道:“说是有什么东西给您……小的看他衣着打扮也的确不是普通人。”
     
      英国公府这般地位,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也不少,自然要谨慎些,他也不是谁都能见的。不过魏凌记得宜宁的继母跟宜宁关系很好,人家既然也来了,那自然是要见见的。
     
      魏凌就点头道:“你带他去前厅,好生招待,我换身衣服就过去。”
     
      管事这才领命去放人,魏凌梳洗后随意换了件圆领右衽长袍,往前厅里去。
     
      林茂今日倒是穿了件赭红的杭绸直裰,腰间配了块玉坠儿,显得喜气洋洋。他身材修长,狭长丹凤眼,的确算得上是青年才俊。正站在前厅外边看海棠边等着,身边摆了一对绑着翅膀的大雁,回头看到英国公来了,才大步走来向他行礼:“国公爷安好!”
     
      魏凌请他坐下来,下人奉了上好的大红袍上来。魏凌才笑着问:“我是记得宜宁的继母林氏的,你可是林氏的侄儿?”
     
      林茂拱手道:“在下的确是扬州林家人,一直在京中,未曾来拜访国公爷,实在是失敬了!”
     
      魏凌就笑着说:“哪有什么失不失敬的,林公子不必客气!既然是宜宁的表哥,那就是亲戚了,以后常走动就熟悉了。宜宁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唯有个弟弟,我巴不得她多几个兄弟。”两人说了一会儿话,管事过来请英国公的话,现在已经到吃饭的点了。魏凌就对林茂说,“倒是眼看就快晌午了,不如我让厨房做几个下酒菜,你与我小酌几杯?”
     
      林茂听了眼睛微亮:“国公爷留我喝酒,自然是要喝几杯的。”
     
      魏凌让小厮去小厨房传话布菜,花生米、卤猪耳朵之类的下酒菜不能少。又让人去东园通传宜宁,说她表哥来访了。
     
      酒菜摆上来,林茂就给魏凌倒酒:“我听闻国公爷有个千杯不醉的称号,我在扬州也好酒,能闻着酒味辨别酒的种类。酒坊的掌柜因此输过我五十两银子。”他提着酒壶闻了闻,“居然是秋露白,国公爷家里的窖藏果然是最好的!”
     
      魏凌见他果然能闻出来,有些惊讶。又立刻让管家取了好几种酒来,林茂都能一一分辨出来。
     
      魏凌看林茂的目光就有些赞赏了:“喝酒伤身,我是戒这口好几年了。要早知道能碰上林小友,便要晚几年戒了!”
     
      “您现在跟我喝也不迟。”林茂又给他满上,两人碰了杯。
     
      魏凌叹了口气说:“还是喝酒舒服。”酒一下肚就有种舒服的热,愁绪就全都没了,把他压下去几年的酒瘾都勾起来了,他拿了酒壶给林茂添酒,“林小友多喝些,这秋露白是御赐之物,外面可买不到。”
     
      林茂想到正事要做,却不能多喝了:“国公爷,我还有事要跟你商量……”
     
      “你说就是了!”魏凌笑着说,他以为林茂想跟他商量官场上的事,也不甚在意,又举起了酒杯。
     
      林茂听了就继续说:“国公爷,我今日是来提亲的,我想娶宜宁为妻。”
     
      魏凌措不及防,一听差点把酒喷出来了,连忙放下酒杯。有些震惊地看着林茂:“你……你说什么?”
     
      “在下与宜宁自小就认识,两情相悦,早就有了想娶之意。奈何那个时候宜宁还小,在下便想等有了功名再相娶。”林茂很诚恳地说,“小时候在罗家,我与宜宁表妹可是朝夕相对,宜宁表妹也十分喜欢我。国公爷若不信可以去问宜宁。”
     
      刚因为酒上来的晕头晕脑全没了,魏凌清醒了很多,又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婚姻大事又如何儿戏,国公爷要是同意,我便立刻回去让母亲准备聘礼,八抬大轿娶宜宁过门。我家门风淳朴,父母和蔼,虽说家中无人做大官,但在扬州城也是赫赫有名的,足保宜宁吃穿不愁一生富贵。”他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微微收起来,语气也带了几分郑重,“我亲自来求,便是想让国公爷知道我诚意十足,故已备好了一对大雁同来。”
     
      其实当他很早就想上英国公府来了,奈何英国公府一直波折不断。终于等到魏凌打胜仗回来了,他才找机会上了门。
     
      他早说过要娶宜宁回去了,虽然她已经不是毛茸茸的小狗模样了,但他看着还是觉得好玩,心里痒痒的,早想娶回家养着了。
     
      魏凌这次打量他的眼神,就有了几分看女婿的慎重,没有什么林小友的亲切了。
     
      刚打瞌睡就遇上有人送枕头,实在是太巧了!
     
      “你既然说,是来提亲的。那我就要好好问问你的事了了。”魏凌接下来郑重地问了林茂好几个问题。
     
      “家中几个兄弟?”魏凌首先问了人口,听到林茂说有六个,他排行老四,魏凌有点不太喜欢。
     
      魏凌又问:“父母可有人做官,官居几品?”
     
      林茂都一一作答了,最后说:“我家自不能与英国公府的煊赫相比,但也算是富贵有余。我一片诚心,又早想娶宜宁,娶她之后绝不会同别人般做那等纳妾之事,您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我这般诚心的。”
     
      魏凌吐了口气,要是平日他肯定会回绝了。但是现在宜宁的婚事迫在眉睫,且林茂又说他们两情相悦。再说人家是六部给事中,出身于扬州林家,怎么看条件都比那个才中了举人的贺二公子好。魏凌想了想,就道:“这事我得考虑考虑,你……你且回去等等。”
     
      人家父亲自然对女儿的亲事慎重了,林茂很理解,把杯的酒喝了,笑着说:“那我改日再来拜访您。”
     
      林茂把自己养的那对大雁留了下来,魏凌看到那对大雁张头望脑个不停,让人送去厨房先养着。然后问管事:“不是让你叫宜宁来吗?”
     
      管事才回答道:“小姐的花苗还没有种完,说是种完了就过来。”
     
      魏凌让他不用去叫了,他亲自去东园找宜宁。看到女儿果然安逸自在,在暖房里忙着种新的花苗,他犹豫了一下,才问:“宜宁,你是不是……对跟你从小长大的林表哥两情相悦?”
     
      宜宁听完之后差点把手里的花苗给掐断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她连连摆手,笑得脸色通红:“您这是从哪儿听来的?我可不敢跟他两情相悦,我们家这茂表哥最不着边际了!时常想一出是一出的。我小的时候,他可把我折腾得够呛的。”宜宁就把林茂原来在扬州城里烧人家铺子,收租金的时候又打了人家掌柜的事说给魏凌听。
     
      “茂表哥虽然聪明,但不喜欢读书。他母亲头疼得很,才送到罗家来让母亲管一管。结果他却跟着明表哥跑到京城里做官了。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他在皇上身边待过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哄得皇上封了他个官做……”
     
      看来还真是个不着边际的。
     
      魏凌看着女儿在阳光下晒得红彤彤的脸,额头细细的汗水。她的肌肤在日头下白得晶莹剔透,上好的雪白丝绸都比不得……手腕都精致极了,纤细的手腕,突出的一小块浑圆的骨,看着让人想狠狠捏在手里。一般的人又怎么护得住她……
     
      若是留在英国公府,自然有他护着。以后嫁出去了怎么办?
     
      魏凌沉默了片刻,去了西院找魏老太太商量。
     
      魏老太太正在和许氏说话,她想请许氏的婆婆,也就是魏英的母亲刘氏过来住几天,一起帮着看看。就听到宋妈妈通传儿子过来了。
     
      许氏带着魏嘉避出去玩了,魏凌就坐下来,喝了口茶醒酒,才把林茂的事详细跟魏老太太说了。
     
      魏老太太听了想了会儿,觉得不太妥当:“他虽然是个工部给事中,又长得一表人才。但要真是嫁了他,以后宜宁总归要跟着他回扬州去吧,这路途颠簸遥远的,来往一回困难得很。再者家里六个兄弟,妯娌之间未必就没有矛盾。咱们天高皇帝远的,他们妯娌有矛盾了,你也管不了啊。”
     
      “我正是这么想的。”魏凌沉吟了一声,“但要是实在没有合适的,他未尝不可。我看的确也是真心诚意的想娶宜宁。”
     
      魏老太太也点了点头:“那就不要仓促决定了,先看看再说。”
     
      魏凌心里真是压得重重的,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