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21章

第121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倒也不用太急。”魏老太太对儿子的做法不太认同,她还是觉得姻亲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因为宫宴里的事,逼得宜宁不得不做出决定。但一切还是要慎重,她劝儿子,“你稍安勿躁,我去找傅老太太,还有你伯母袁氏来商量。看看这有没有合得上的适龄男子,若是有,便请了媒人前去说。宜宁怎么着也是姑娘家——婚嫁之事不可不慎重。她十四了,本来也到了说亲的年龄了。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她的亲事定下来。”
     
      魏凌喝了口茶,沉思了片刻。
     
      魏老太太说的的确也有点道理,他不在意,但是宜宁可在意?外头众人又会怎么说道?总不能让她受了委屈。
     
      至于什么已经定亲的,他们不说谁知道是不是已经定亲了。到时候和对方人家商量好,串通了说法就行。皇上总不会去细问的。
     
      “只是怕人家不好找。”魏凌吐了口气说,“我家簪缨世家,给宜宁的陪嫁必然也丰厚,以后的姑爷就算没个官职……我也愿意帮他谋划。但是跟咱们串通,那就同属欺君之罪,能有几个人敢?恐怕现在好的的世家都不敢接茬。”
     
      说到这里他又有些晃神,女儿接回家一年,还没在手里焐热。要说现在出嫁,他还真是舍不得。
     
      “最好说的人就在附近,让宜宁能时常回来看看。”他犹豫地道,“她还小,我总怕嫁人了婆家不善,会欺负她……”
     
      魏老太太懂儿子那点不舍,怎么说也是唯一的女儿,她看着屋内燃着的香的三足麒麟瑞兽香炉,檀香的味道让人心神宁静。
     
      她继续说:“倒是有几个合适的,隔壁九香胡同常国公家的嫡四子年十五,常国公和夫人性子都好,只是跟咱们交往不深。早年因咱们田庄和常国公府的田庄毗邻,你父亲还跟老常国公闹出矛盾。还有同住胡同的贺家贺二公子,我记得贺二公子刚考了举人的功名,倒是算是上进,比宜宁大两岁。贺老太太跟我们关系一向好,她一贯也喜欢宜宁,必然会答应的。”
     
      魏凌觉得这些都有点委屈了宜宁。前者只是个嫡四子,家里就算有什么资源,到他手上也分不到什么了。而且常国公府一共五房,人事复杂。再说贺家,贺家在京城的世家里只能算一般,贺二公子是中了举人,但魏凌还真看不上区区的举人。
     
      魏凌跟魏老太太说了,魏老太太直叹:“一时半会儿的,也找不出几个合适的!再说贺二公子哪里不好了,为人谦和,必然不会亏待了宜宁。你还别说,现在有好几个媒人给贺二公子说过亲了,人家都没有同意。依咱们家的地位,贺家娶了宜宁回去就是供着她的。”
     
      魏凌叹了口气道:“我再回去想想吧!您明日找傅老太太和伯母来商量试试吧。”
     
      说完站起来理了理衣袍,出了内室的槅扇。他刚出来就看到宜宁靠着小几在吃枣子,一个个枣核堆在小碟上。她望着窗外本有些茫然,看到魏凌之后站起身,向他行礼:“父亲,宜宁想说几句。”
     
      这对她来说是无妄之灾。她这样的女子,对于那些上位者来说也不过是手中的棋子,眼中的蝼蚁,随便摆弄而已。
     
      但她想自己决定自己的亲事,就算要成亲,她也想选个清白和顺的人家。没有泼天的富贵又何妨?反正她背后是英国公府,没有人敢亏待了她。她对未来的夫婿本就没什么期待,她能嫁什么样的人?她只希望一切平顺就好,安稳是最要紧的。
     
      书房里,魏凌听了她的话沉默,摸了摸她的头。声音一哑道:“爹爹还是无用。”
     
      “谁说您无用,我第一个不同意!”宜宁坚决地说,又拉着他的手开玩笑,“我听到您跟祖母说,打算要给我招婿啊?”
     
      魏凌苦笑着任女儿拉着他:“爹爹说是这般说,但会给别人上门入赘的男子,又有几个出众的。”
     
      稍微有点才华和骨气的,都不会做倒插门的女婿。
     
      宜宁当然知道上门女婿没有好的。前世她四叔家里只有三个女儿,四婶一直生不出儿子。后来没办法,大女儿招了个女婿上门,这女婿唯唯诺诺的,家里来客都说不上几句话,全凭老丈人做主。她堂姐怀着身孕还要支应门庭。
     
      宜宁看着窗扇外下沉的橘红的夕阳,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她倒也不是那么急,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什么不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只是她怕牵连英国公府,牵连魏凌而已。
     
      乾清宫内灯火通明,皇上还在召见陆嘉学。
     
      “……瓦刺部与朝中大臣有所勾结,这是朕最不能容忍的事。”皇上站在长案后,沉吟了一声,“陆爱卿,此事也只有交给你朕才放心。魏凌上的折子是在大同出问题的,内奸必然在大同。朕赐你领宣大总督衔去大同巡查,你看如何?”
     
      “微臣义不容辞。”陆嘉学跪下应道。宣大总督领宣大、山西等处军务兼理粮饷,权力极大,一般人轻易接手不起。就连给他,皇上都要再三权衡才能给。
     
      皇上叫了秉笔太监进来草拟圣旨,他自己对着烛火拿了笔开始画画,突然又问道:“英国公的女儿宜宁,朕以前怎么没听过?”
     
      “原流落在外的,不久前才找回来。”陆嘉学说。
     
      皇上听了沉默,过了会儿挥手让他退下了。
     
      陆嘉学从乾清宫里出来,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星子点点,宫人拿了竹竿,将莲花灯座里的蜡烛一个个点亮了。莲花灯座的烛光逶迤蔓延下冰冷的台阶,在黑夜里浮动如河流。下属给他披了灰鼠皮的披风,低声道:“侯爷,今日在筵席上,您怎么帮国公爷说起话来……”
     
      “既是帮他,也是顺手帮皇后,还她一个人情。”陆嘉学已经走下了台阶,淡淡道,“皇上倒也开始色令智昏了,还是做皇子的时候懂得忍一些。如今还不如以前了。”
     
      说完径直往前走,倒是路上和一个人擦肩而过。
     
      陆嘉学脚步未停,那人却停了下来,脚步一顿,向他拱手道:“竟然偶遇都督大人,罗某倒是运气好了。”
     
      陆嘉学停下脚步回头,看到一个高大的年轻人站在莲花灯座之下,身穿官服,带着两个随从。他当然认得这人就是最近在皇上面前风头大出的罗慎远。罗慎远虽是大理寺的官员,但提出的法子治了江浙的水患,救了几万民众的性命,徐渭正想因此把他拱上工部侍郎之位。
     
      “竟然是罗大人。深夜进宫,是为了水患一事吧?”一年的时间做到如今的地步,此人绝不简单。陆嘉学倒也舍他一个笑容。
     
      他还知道罗慎远的一些事,在大理寺破案的时候,审讯犯人的手段千奇百怪,残忍至极。此人门道甚多,说起来的确是冷酷心肠。在这官场上混下去,要想做得那高位,唯有两点是最重要的。一是聪明,二是狠。
     
      罗慎远这两点都非常出色。
     
      要他不是徐渭的门生,陆嘉学甚至也有些赏识他。
     
      “皇上密诏,下官也不清楚。不过听闻都督大人奉召入宫。”罗慎远说,“都督大人应该领了宣大总督的官职了,下官还要恭贺才是。”
     
      这人洞察力果然十分敏锐。陆嘉学只是道:“罗大人还要去见皇上吧。”
     
      “扰都督大人清净了,那下官告退。”可能察觉了陆嘉学的不快,罗慎远不再多说,淡淡一笑后拱手离开。
     
      跟着陆嘉学的下属十分狐疑:“侯爷,这罗慎远怎么斗胆在路上跟您说话,又如此不知所云。”
     
      “他不过是想知道皇上跟我说了什么。”要说论起心机,陆嘉学当年也是个狠角色,不过是这些年实力太强横,绝对的实力能碾压一切,也不需要耍心计了。陆嘉学冷笑道,“他胆子的确大。”
     
      陆嘉学对于这些人都抱着一种观望的态度,他现在还不把罗慎远放在眼里。他拢了披风,迎着有些寒冷的夜风继续往前走。
     
      前路已经没有莲花灯座,宫人给他挑了灯笼,送陆都督上了停在御道旁边的轿子。
     
      坤宁宫的东暖阁里,谢蕴端了一盘刚摘下来的茶花放在金丝楠木桌上,安慰地说道:“您也别多想了,皇上身边常有被宠幸的宫女,您不都一个个的给打发了吗。皇上日理万机的,没几日就忘了这桩事了。”
     
      皇后斜靠着贵妃榻养神,叹了口气道:“就怕他忘不了。”但是谢蕴的话好歹也安慰了她一些,她坐直了身体继续说,“英国公那说辞我一听就是推脱,他胆子倒也大,稍有不慎就是欺君之罪。幸好他才立了战功,皇上不与他计较。”
     
      “就是可怜那小姑娘了。这下不嫁也要嫁了,仓促之间恐怕也找不到什么好婚事。”皇后叹了一声。这也是大鬼打架小鬼遭殃。
     
      谢蕴在皇后身边坐下来:“出了这样的事,好的世家估计都要躲得远远的……她也只能嫁了那些一般的官宦人家子弟了。”
     
      从刚中了举,中了秀才的少年里挑一个成亲。以后要是中了进士做个官,其实也不算差了。
     
      谢蕴从宫女手里接了玫瑰香膏给皇后涂手,说道:“我看您操心三皇子的婚事,还不如管管他读书。我听说祖父说,大皇子前日得了侍读学士的夸奖,但是三皇子一直醉心于木工,皇上肯定不喜欢啊。”
     
      “我怎么劝得动他!”皇后摇了摇头,突然又拉着她的手,顿了顿笑问,“蕴儿,姨母是看着你长大的,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疼。但你又固执,说了这么多世家公子都不喜欢。你可有看上哪个?你告诉姨母,姨母为你筹谋做主。”
     
      谢蕴被皇后问得脸红,说:“您可别为我做主,我要自己去问他!他这个人最奇怪了,您要是插手进来,他指不定就反感了……”
     
      皇后更加好奇了,百般追问之下才从谢蕴那里得了个名字。皇后听了点头:“你竟然看中他!我们蕴儿的眼光是最好的,他年纪轻轻就做了大理寺少卿不说。我倒是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皇上准备拟他为工部侍郎……”
     
      谢蕴听了有些震惊,一种与有荣焉的惊喜又冒出来:“您说的可事真的?但他才做官几年,资历可不够啊。”
     
      “我听皇上说他治理水患有功。正好工部侍郎空缺,又有那徐阁老徐大人的力荐,选来选去没有合适的,干脆将他提为工部侍郎。”皇后抚着谢蕴的手笑了笑,“瞧你高兴的,人家被提升又不是你被提升……”
     
      谢蕴更被姨母说得不好意思,偏偏她咬着唇什么都不说,更坐实了喜欢。又听姨母凑到她耳边道:“我听说皇上今天召他入宫了。”
     
      谢蕴脸色更红:“您说这个干什么,我现在又不去见他!”
     
      话虽然这么说,但谢蕴还是让宫女挑了灯笼,陪她到了乾清宫外转转。
     
      罗慎远出来正好遇到了谢蕴。
     
      罗慎远一看就知道她故意在这里等着,他就当没看到,径直从御道往外走。
     
      谢蕴这才几步走上去,咬了咬唇笑着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罗大人!”
     
      罗慎远回头一看。他原也欣赏谢蕴的几分才华,只是对他来说,有利用价值远比才华或者美貌更重要。既然不打算利用她,而且还有点麻烦,故他现在对谢蕴就一直淡淡的:“谢二小姐,天色已晚了,就算是在宫里,你夜行也不好。况且罗某再不走宫门就要下钥了。”
     
      谢蕴知道他一向冷淡,她不是不在意。她也有自己的自尊。别人都追着她捧着她,唯有罗慎远对她不闻不问。
     
      她语气一低:“罗大人,我就这么入不得你的眼?”
     
      “谢二小姐误会了,谢二小姐才华横溢家世样貌皆是出众的,想必入不入眼的,也不缺罗某人这一个。”罗慎远不想再跟她纠缠,继续往外走。
     
      谢蕴看着他高大清俊的背影,突然说:“今天宫宴上,姨母想为三皇子求娶你妹妹,但是皇上想封她个乡君的号。”
     
      这话一说出来,她终于看到罗慎远的脚步停下了。谢蕴看到了就继续道:“英国公当即边说你妹妹有桩亲事是从小定下的,才搪塞过去了。我看你妹妹这时候的婚事很艰难,你要不要想法子帮她……我本来是不管这种事的,为了你才留意她一些。”
     
      罗慎远很久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表情。
     
      但是袖中的手慢慢握得很紧,然后他低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拢了披风,往宫门外走去。
     
      谢蕴觉得他的气势突然有些凌厉,但说不清为什么。
     
      见他已经走了,她才慢慢地回坤宁宫去。总算听到了他一句谢谢,她心里已经比原来舒服些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