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12章

第112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夜里下起雨,一早起来仍未停歇。
     
      庭院里的树木被雨水淋得越发绿,满地都是昨夜吹下来的残枝枯叶。松枝踩在枯枝上,蓝色的襦裙下摆被雨水晕得深蓝,丫头看到她便屈身行礼,打开了书房的帘子,请她进去。
     
      宜宁感觉到一股夹着水气和凉意的风吹来,往外看去才知道雨还没有停。
     
      松枝给她行礼说:“小姐,管事来问您。说是国公爷以往这时候都要收田庄的租子了,但今年的收成晚。您看能不能延后一些……”
     
      魏老太爷随着先皇征战,也算是煊赫一生,积攒了不少的家底。到了魏凌这代也没有败坏,所以魏家的家底越发的丰厚。
     
      原来都是魏凌把持宜宁也只是窥得一角。现在由她经手的时候才知道可怕。这些年累积的田产算来有三千多亩,分布在京郊、保定、宝坻和通州各处。房产、地契和各类金器、古玩数不胜数,可能连魏凌自己都不记清楚数额了。难怪他平日出手阔绰,实在是有钱。宜宁这才发现官家和勋爵家庭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当然魏凌也属于其中的翘楚,别的世家少有这个家底的。
     
      管理这么大的积产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她现在才知道,魏凌怕她应付不来,以前根本没真的把这些东西放到她手上来。
     
      宜宁昨晚几乎没怎么睡,眼下带着淡青色。她放下手中的笔,拿了丫头的热帕子擦手,问:“管事现在候着吗?”
     
      “在正堂等着您呢。”
     
      丫头撑了伞,簇拥着宜宁去正堂。小雨淅淅沥沥,青石路也湿漉漉的。李管事正在正堂里边喝茶边等着,他穿着一件茧绸团花袍,白胖面容,手里的账本已经准备好了。给她行了礼,把账目递给她:“您看看,这是保定前几年的租子,国公爷对佃户一向和善,咱们只收三成的租子,别的庄子四成五成的都有……今年天不好,小的看咱们该提租子,不然今年恐收不上去年的数额了。”
     
      保定有魏家一千多亩地,那里农田肥沃,进账的数目也很庞大。
     
      宜宁盖了账本。老太太病了,事情几乎都送到她这里来,实诚的倒是无事。那些有几个狡诈心眼的看她年幼,瞒她骗她只当她不懂事罢了。宜宁随即就说:“今年天不好,那大家的收成也都不行。本来租田也是有租钱的,要是我们再加租,恐怕要惹得怨声载道了。”
     
      魏凌以前为了广积善名,所以才少收租。且现在他刚出了事,怎能这时候给魏家火上浇油?
     
      那李管事就笑着打诨:“您这可说错了!那些佃户都精着呢。别的家都是四成五成的,能有什么说道的!您今年若是不涨租子,咱们的收成可就少了。您是不懂这些事啊,交给小的准是没错的,不然国公爷回来也要怪罪您没做好……”
     
      “我不同意涨租。”宜宁摇摇头,合上账本递给他,“你要是没什么别的说法,就先下去吧。”
     
      李管事微微一愣,他原以为小姑娘不懂事,也只能随他做主。他又继续说:“国公爷回来要是怪罪了……”
     
      “父亲怪罪也是怪罪我,跟你没关系。”宜宁打断他的话。这位李管事自老太爷在的时候就一直伺候着魏家,现在是仗着自己在府里有几分体面,敢跟主子争辩了。她笑了笑说,“李管事,我的话可还是管用的吧?府里管田产的,你是一把手,别人可都看着你呢。”
     
      李管事听到这里,才忙笑着躬身:“您的话自然管用的,小的去吩咐就是了!”小姐这话明里暗里的威胁他呢。管田庄可是肥差,又不用听主子的差遣,好处又多,谁不是争着抢着去做的。
     
      丫头送了李管事出去,宜宁刚喝了口茶。就有人来禀,说庭哥儿从卫所回来了,先带他去了魏老太太那里。
     
      宜宁到了魏老太太那里,就看到魏老太太抱着庭哥儿。魏老太太摸着孙子的发不语,想到以后魏家可能就这一根血脉了,又是难受。庭哥儿还有些懵懂,他毕竟还小,不太明白失去父亲究竟意味着什么。
     
      庭哥儿看到宜宁进来了,扑进宜宁的怀里喊姐姐。
     
      宋妈妈进来通传,说魏家的堂太太许氏过来了。
     
      魏老太爷只有魏凌这一个儿子,但他本人却还有个胞弟,胞弟有一子魏英。魏英现在做了卫所指挥使,正三品的武官。这位许氏就是魏英的妻子。宜宁看到过许氏两次,一次是入族谱的时候,还有就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因为已经分家了,平时来往的倒也不多。应该是听说了魏凌出事才匆匆赶来的。
     
      片刻之后丫头们簇拥着一位妇人走进来,身穿一件秋葵色缂丝褙子,衣着素净典雅。为了以示尊敬,发鬓上只戴了玉簪。她身后还跟着两人,男孩比她高一头,穿着一件蓝色的程子衣,十五六的年纪。女孩则十一二的年纪,穿着藕荷色的缠枝纹褙子。两人一并给老太太行了礼。
     
      丫头搬了圆凳来放到魏老太太床边,许氏却没坐,拉着魏老太太的手就说:“知道了英国公的事,二爷就嘱咐我赶紧过来。我把颐哥儿、嘉姐儿一并带来给您请安……老太太,您可别气坏了身子,这府里还要仰仗您撑着呢。庭哥儿又还小……唉,怎的出了这样的事!”
     
      这两个人里男孩名魏颐,长得英俊挺拔。女孩名魏嘉,都是许氏嫡出的孩子。
     
      魏老太太已经要比昨日强些了。她苦笑着说:“府上遭此劫难,亏得你们还惦记……宜宁,你也过来见过你堂婶。”宜宁走过来行礼。许氏看了宜宁一眼,认出这是英国公抱回来的那个孩子,并没有多热枕,只是含蓄有礼地对她点了点头。
     
      站在许氏身后的魏嘉却有些好奇地看着宜宁,小女孩目光澄澈。魏颐则瞥了她一眼,就背着手望着窗外的那株高大的银杏树去了。两人宜宁都是第一次见到,她见魏嘉对她抿嘴笑了笑,觉得她很和善,也回了她一个笑容。
     
      魏嘉就眼神一亮,似乎想跟她说什么的样子。
     
      宜宁看庭哥儿露出袖口的手上有块淤青,就说:“祖母,您跟表婶说话,我先带庭哥儿下去给他换身衣裳。”
     
      庭哥儿才回来,一路上车马劳顿的,是该洗漱一下。魏老太太点了点头让她带庭哥儿下去。
     
      宜宁牵着庭哥儿出去了,问庭哥儿在卫所怎么样。
     
      庭哥儿就说那些师傅每日都要他扎马步半个时辰,浑身酸麻。还教他骑马,他从马背上摔下来痛得直哭,也没有人来安慰他。他只好自个儿拍拍屁股站起来。跟着卫所一帮大老爷们吃那些糙的馒头馍馍,一开始他也勉强吃着,有一次不舒服实在吃不下,师傅就从外面买了荷叶包的蒸鸡给他吃。
     
      然后说到魏凌的事,他就愣了愣说:“护卫来送信之后……师傅就直哭,让我赶紧回来。”
     
      宜宁知道庭哥儿这个师傅,也是跟着魏凌出生入死的人,这群人的感情都很深。
     
      庭哥儿又说:“以前我每次回来,爹爹都会来接我的。我要他抱我,爹爹就让我坐在他的脖子上带着我到处走。”他扯着宜宁的手,感觉到了惶恐,“姐姐、我是不是以后就见不到爹爹了……”
     
      “不是的。”宜宁摸了摸他的头,“他会回来的……还没有看到我们庭哥儿长大娶媳妇呢。等他回来了,庭哥儿给他看看都学了什么。”
     
      “那我就好好练骑马。”庭哥儿眨着眼睛说。“爹爹回来就可以看了。”
     
      宜宁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哽咽。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让佟妈妈带庭哥儿去洗澡。
     
      她刚到屋子里,准备给庭哥儿找些跌打的膏药用。珍珠就匆匆地进来了:“……小姐,金吾卫的郭副使过来了!”
     
      宜宁把手里的膏药交给松枝,让她去给庭哥儿上药,她皱了皱眉。这位郭副使跟魏凌的关系一向很好。她也只是偶然见过一次,魏凌向郭副使介绍她,当时还说过几句话。怎么会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她作为女眷不好去见外男,但是现在府里除了她,也没有可以待客的人。
     
      既然这个时候找上来了,那必然就是急事了。
     
      她带着丫头婆子去前厅,看到穿着武官袍的郭副使正在前厅等她,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到宜宁之后立刻走上来。犹豫了一下抱了拳说:“魏家小姐,我也是着急了没办法。不得不上门来说!您看能不能让我见一见老太太?”
     
      魏老太太现在站都站不稳了,宜宁根本不敢让她听任何坏消息。
     
      她请郭副使坐下来:“祖母身子不好,无妨,你跟我说就是了。”
     
      郭副使心想她一个小女孩能懂什么,但此时情形危机,也顾不得了,他定了定神道:“我今日进宫面圣,是要去听圣上安排调务的。谁知道碰到了忠勤伯……我就在殿门外等了一会儿,听到忠勤伯参了国公爷一本,如今他算是趁火打劫了。把宣府的过失全部算到了国公爷头上,甚至说他曾抗旨不遵,早已有意不当这个宣府总兵。皇上听了更加生气,当场就摔了茶杯!说了句‘其心可诛’!”
     
      “我听到圣上发火了,不敢多听,立刻就出来了。”郭副使说,“这次圣上怕真是动了大怒了。我们却没有什么办法,如今只能来看看老太太,看她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办法救国公爷这一次。否则国公爷就算活着回来也难逃一死啊!就算不死,恐怕褫夺封号、贬为平民都是最轻的!”
     
      宜宁听了他的话几乎愣住了,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心,用力地抽动着,带着阵阵战栗感。
     
      昨天程琅就说过了,他担忧皇上会借此向魏凌发难,树大招风。但她以为现在处理军务要紧,皇上应该不会贸然动魏家。谁知道忠勤伯居然去参了魏凌一本……魏凌如何跟忠勤伯结仇的,还不是因为她!当初魏凌威逼忠勤伯不要外传她和沈玉的事,还差点就废了他儿子。现在魏凌眼看着不在了,他不记恨之后伺机报复才怪!
     
      皇上本来就有意惩治魏凌,这样火上浇油,不夺英国公府的封号也是要夺的!
     
      “我等人微言轻的,也左右不了皇上的意思。”郭副使有些不忍她一个女孩儿承受这些,他沉声说,“其实我们都清楚……国公爷应该是回不来了。谁都不敢把话说死了……你如何主持得了英国公府这么大的摊子。不如叫了老太太出来,咱们合计合计,总是有主意的。你父亲这些年广结善缘,能帮他大家都会帮的。”
     
      宜宁瘫坐在太师椅上,她可以管英国公府的庶务,可以照顾庭哥儿。但是朝廷的事她却插不上手……魏老太太又能做什么?她一个内宅的老太太,就算有超一品的诰命在身,但是这时候再去见皇后求皇后。皇后又会理会她们吗?眼看着英国公府倾颓在即,谁会在这个时候搭把手。这些人就算看着往日的情分想帮英国公,但是他们又能想出什么主意来。
     
      她闭了闭眼睛,站起身问:“郭副使可有什么想法?”
     
      郭副使迟疑道:“不如上了折子为你父亲求情,念着他往日的功劳……”
     
      “皇上若是扔在一旁不看呢?”宜宁问,“若是说我父亲耽误军情,因此降罪了你们呢?”天威难犯,不能莽撞行事。武将没得个方法,使起招子来病急乱投医。实在不是能借助的。
     
      郭副使听她的话句句都是有条理的,终于能跟她说几句话。他们何尝不知,但这关头能有什么办法!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但如今……也没有个人站出来为你父亲说话!陆都督跟兵部商议,求见他的人一个都没有见过,我们都想他是要明哲保身的。但总不能看着他征战一身,出事了还沦落到褫夺封号的下场。”
     
      宜宁紧紧地捏着拳一会儿,她恭敬地给郭副使行了个大礼说:“多谢郭副使传话,父亲现在生死不明,但您肯帮他的情分我记住了。”
     
      郭副使连忙让她起来:“这……这也不知道能帮到什么。你不必这般,当年国公爷救我的情谊比这个重!”
     
      “我有办法试试。”宜宁低着头,继续说,“还望郭副使帮我注意宫中的消息,我感激不尽。”
     
      宜宁让人送郭副使出门,她去了魏老太太那里。
     
      许氏终于把魏老太太说得心情缓和了些,难得看到她神情放松,和颜悦色地问魏颐最近在读什么书。看到宜宁进来了,拉着她的手说:“你可来了,嘉姐儿说要跟你玩,去你的院子里没有找到你。”看了她一会儿又问,“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宜宁摇了摇头,她看到魏嘉站在许氏拉着许氏的手,怯怯地看她,还是很好奇的样子。她回过头说:“您和堂婶聊了什么,这么高兴。”
     
      “你堂婶说留在这里照顾我,府里她能帮忙照看一些。”魏老太太说,“嘉姐儿也先留下,不过你魏颐堂兄要去中城兵马司任职了。”中城兵马司离玉井胡同不远,只隔了两条街。
     
      “……祖母,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宜宁突然跟她说,“要去铺子里看看,带管事的顾妈妈一起去,您不要担心。”
     
      魏老太太愣了愣,说:“那要不要我再让宋妈妈陪你去?”
     
      宜宁摇了摇头说不用。珍珠已经叫下人套好了马,进来请她。宜宁告退之后出来,珍珠给她披了件披风,她踩着脚蹬上了马车。跟在身后的是魏凌培养的一队护卫。她挑开车帘,声音淡淡的,几乎要隐没在暮色中:“去……宁远侯府。”
     
      宁远侯府,她已经多年不曾踏足。
     
      但是现如今除了陆嘉学能帮英国公府,还有谁能帮得了?
     
      程琅毕竟只是吏部的官员,手伸不到军政来。求罗慎远也是为难他,他现在在朝堂刚站稳,不能牵涉到这里面来。
     
      她只能去求陆嘉学。
     
      马车吱呀呀地走在已经收了摊的路上,下午出的太阳收回去了,照在街上积水的水凼上。宜宁听到胡同里有孩子玩耍的声音,大人呵斥的声音,药铺的小伙计读药方的声音。再然后闻到了炊烟的味道,这时候家家户户都要开始做饭了。
     
      宜宁靠着马车壁,她想起以前也不是没有求过陆嘉学的。
     
      大概就是,她坐在临窗大炕上做针线,他总是骚扰她:“家里没有这个吗?”或者是笑着凑到她面前,“你跟我说话,我给你买好十倍的好不好?”
     
      她几欲崩溃,说道:“你不要吵我了,不然我做不完,晚上要赶工了!”这是给侯夫人做的生辰礼,一条嵌翡翠的抹额。
     
      他皱了皱眉说:“唉,别人送这么多礼。你送她她说不定扔到库房就不理会了。”
     
      他又正色说:“但我现在就理会你,你怎么不讨好我呢?”
     
      最后她求他别骚扰自己了。出去走马喂鹰,赌钱都可以,饶她个清净。
     
      他却笑眯眯地揽了袍子,靠着她看书。
     
      现在她去求他,看着他冷漠的面容,要叫他陆都督。她甚至要跪下来,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那个记忆中人,她要跪在他面前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