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11章

第111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英国公府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的安静过。
     
      东园和西园皆是肃然,丫头婆子大气都不敢喘。有头有脸的管家和婆子此刻都垂手立在魏老太太的静安居正堂外,等着吩咐。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一股说不清楚的压抑的气氛在府中弥漫着。
     
      直到夹道上挑的灯笼亮了起来,一群人簇拥着宜宁走过来了,管事们才纷纷迎上去。得亏过年的时候宜宁管过家,管事们都服她几分。他们都是魏凌挑选出来的,自然都是能干之人——但是再能干也不是英国公府的主子,很多事情都拿不了主意。
     
      宜宁被众位管事围住了,诸位管事脸上都是瞧得出的忐忑。英国公府在魏凌这代是单传,又只有庭哥儿一个孩子,魏凌要是没了对英国公府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再明确不过的事。宜宁匆匆地扫了他们一眼,问道:“可派人去卫所接庭哥儿回来了?”
     
      “已经派了快马去,约莫明早就能回来了。”其中一个管事连忙说。
     
      宜宁缓缓地吐了口气。
     
      她是记得前世魏凌曾有九死一生的时候,但是那个时候的魏凌,对她来说不过就是个陌生的英国公。他的事情她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有一点她还是记得的,魏凌一直活得好好的。但是她不知道这一世的事跟上一世有没有差别,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毕竟上一世没有魏宜宁这个人的存在,那个孩子早早地就死了。但是现在她的确存在着。
     
      宜宁又问:“祖母可在屋子里?”
     
      服侍的婆子愣了一下道:“老太太醒了之后就去了祠堂,一直没有出来,可要奴婢去……”
     
      话还没说完,宜宁就摆摆手:“我自己去找。”说罢带着人朝祠堂去了。程琅看了看她,他先留在了正堂外,吩咐这些管事切莫说话。
     
      英国公府的祠堂修在静安居后面,英国公府的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老祠堂桐木门楣上挂着匾额,从角门看进去里面亮着灯。赵明珠就站在角门外,有些忐忑地看着宜宁说:“祠堂我进不去……我不知道外祖母怎么样了,刚才在外面,她还哭得差点昏过去了。”
     
      赵明珠是不喜欢罗宜宁,到现在也不喜欢。魏凌对罗宜宁越好对她就越差,所以她也不喜欢魏凌。但是魏凌要是真的没了,英国公府的以后也难说。唇亡齿寒,她也不希望魏凌真的出事。
     
      罗宜宁微微地点头,赵明珠是外姓,自然不能进魏家的祠堂。她抬步走进去,立在两侧的婆子给她行了礼,宜宁甚至没有注意到,她就看着魏老太太的背影,她站在祖宗的排位前,站得直直的。
     
      魏老太太只是看着魏家列祖列宗的排位不说话,听到脚步声才转过头。
     
      宜宁站在祠堂的门口看着她。外面的黑夜映得她的身影越发的单薄。魏老太太看到她跟魏凌相似又有几分稚嫩的眉眼,想到魏凌多么的疼爱这个女儿。她本来就没有了母亲,现在她可能又没有了父亲。她又难受起来,呼吸都带着沉重,眼眶发红。
     
      宜宁走到她身边,看到魏老太太的脸色发白。祠堂靠着水池,向来又是阴湿的地方,她本来身体就不好,这时候若是再犯病了可如何是好。“祖母,您跟我回去吧。”宜宁跟她说,“平远堡那边一直没有发现父亲的下落,说不定过几日他就回来了呢……”
     
      宜宁自己都觉得安慰得太苍白,三万大军都没了,瓦刺部会放过敌军的元首吗?他们又一向野蛮,当场斩杀也不是不可能的。
     
      战场上马革裹尸,说不定魏凌就是其中的一个。那荒凉的隔壁上,连个掩埋尸身的地方都没有。
     
      一想到这个画面,在路上已经安抚下来的情绪此刻又躁动起来,宜宁却继续说:“说不定等您回去睡一觉,他就回来了。”
     
      魏老太太却把她搂在怀里,她哽咽得话都说不清楚,嗓音都是破的:“宜宁——你父亲、他要是回不来了怎么办!我……他走的时候,我也没有送他。我都没有看到他最后的样子……”
     
      魏老太太身上有股陌生的檀香味,宜宁一向跟她并不亲近。但此刻她也任她抱着。
     
      魏老太太冰凉的手搂着她,抱着魏凌的孩子,她哭得喘不过气来:“我……他一向不要我操心,从小就懂事!凌哥儿……我的凌哥儿……”哭到最后已经是近乎悲嚎,世间惨事莫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魏老太太哭得又有点支撑不住,宜宁连忙扶住她。她也难受,眼眶憋得通红。守在门口的婆子不用说,听到魏老太太的哭嚎也连忙冲进来,又把老太太扶起来,宜宁指挥她们把老太太扶回静安居。
     
      宜宁把魏老太太送回静安居,宫里来的太医连忙给老太太施针。老太太躺在罗汉床上,端参汤端热水的婆子围在她身边,老太太戴着眉勒,苍老枯瘦的手搭在紫檀木的架上,能看得见一条条因为瘦弱而浮起的青筋。
     
      宜宁把魏老太太安置好,吩咐了婆子们好好看着才走出西次间。她刚出门就看到程琅站在院子里,他转过身看到宜宁,走到面前跟她说:“我有一事定要跟您说,你可方便听?”
     
      宜宁点头,请他去茶房坐下。
     
      到了茶房坐下,程琅凝眉思考了片刻,才说:“虽然英国公下落不明。但残忍的事我不得不跟您说,英国公这次出事还连累了三万大军,宣府的兵力被削弱,要不是陆嘉学力挽狂澜,边关都可能有不保的危险。皇上肯定会因此发怒,再加上庭哥儿又还小。魏家褫夺了英国公府的封号也有可能……”
     
      程琅是朝廷官员,对政治格外敏锐。念在以往的功勋上,皇上对魏家不会做什么,但是英国公的封号就难说了。
     
      宜宁听了程琅的话心里发冷,她虽然早就有这个猜测,但却不敢深想。她喃喃道:“父亲也是为了边关的百姓,且他自己也身陷险情,现在下落不明。皇上真要是为此夺了魏家的封号……”
     
      “从情理上讲是如此,但宣府一向是兵家要塞,皇上极为看重。真要是失陷了,他是不会管英国公究竟是为了什么出兵的。”程琅耐心地跟她解释。“开国至今,当年随着太祖打江山封爵位的人家,现在还有爵位的已经不多了。皇上登基后就削了济宁侯宋越的爵位……”
     
      其实这些她都明白。
     
      宜宁没有说话,她在想魏凌的事。
     
      当年魏凌身陷险情,但最后他是回来了的。不仅回来了,而且依旧做他的英国公,宣府总兵。
     
      宜宁现在也应该期待着魏凌没有事,或者这件事只是魏凌的计谋。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对格局产生了什么变数。如果真是因为她的存在,害得他战死沙场,甚至失去了英国公的爵位……宜宁觉得真是恨不得自己从未出现过!至少不要连累了他!
     
      “我知道了。”宜宁点头说,“我想想该怎么办。你明日还要去六部衙门,我送你出去吧。”
     
      程琅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跟她说:“……我会帮你的。”
     
      宜宁抬头看着他,他比她高很多。
     
      程琅说:“宜宁,我已经不是那个阿琅了。”他现在是正经的朝廷命官,不是那个龟缩在她背后的孩子。
     
      宜宁摇了摇头说:“事关社稷,你怎么帮我?”就算他真的能帮,付出的代价必然也不小。她不想拖累程琅。
     
      程琅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其实别人帮不了宜宁,但有一个人却是可以的。英国公府现在处境危险,要是没有人在后面撑腰会非常艰难的。宜宁还没有及笄,她如何镇得住这么大的英国公府?只是他不愿意罗宜宁去找这个人,所以只能他来帮。但却会无比的棘手。
     
      除了陆嘉学陆都督,天底下哪个人还可以左右皇上的心思。
     
      就算心里再怎么恨,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宜宁让管家送程琅出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子时了,听婆子说魏老太太已经平息下来之后,她才从静安居出来。她望着英国公府气派恢弘的雕梁,斗拱飞檐。脚步有些虚浮。
     
      入目皆是无边的黑夜,站在她身边的珍珠青蒲等人也默默不语。宜宁走下台阶,赵明珠还站在台阶边,她的丫头扶着她的手准备去看魏老太太。赵明珠看到她走过去,撇到宜宁的脸色,她突然叫住了宜宁。
     
      宜宁回过头看她,赵明珠犹豫了一下才说:“宜宁妹妹……你不要太难受了。”
     
      她发现赵明珠看她的眼神竟然有些同情。
     
      宜宁说了声多谢,然后回了东园。
     
      东园里的护卫比往日少些,宜宁看到魏凌的院子黑漆漆的。想到自己去他的书房里找他,他牵着自己去吃饭的场景。烛火非常的温暖,再黑的夜都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有个人站在她身边保护她。
     
      宜宁飞快地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松枝已经让仆人把东西都安顿好了,回到熟悉的屋子里,宜宁疲乏地靠在了迎枕上。
     
      她养的的凤头鹦鹉看到她却很高兴,长时间没看到主人了,它的萎靡顿时没有了。扑着翅膀从鹦鹉架飞到她手上。宜宁抚着鹦鹉的羽毛,发现它的毛不如原来顺了,有些地方秃了。她从小几上拿了个小瓷盘喂它,里面装的是碎的小米。它低下头啄。
     
      照顾它的丫头说:“奴婢是按照您的吩咐喂它的。这鹦鹉怪得很,见不到您就急躁,还要啄羽……您一回来它这就高兴了,吃得多好。”
     
      宜宁摸着鹦鹉的羽毛,鹦鹉一时高兴,又叫了两声“宜宁、宜宁!”它时常听到魏凌这么叫她,竟然也学会了。
     
      宜宁听着它好不容易学会的第二个字,突然就忍不住了。她眼眶发酸,伏在案上痛哭起来,肩膀剧烈地颤抖着,似乎所有的悲痛都朝她涌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