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09章

第109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谢蕴的眼神却不停地往正堂门口看。
     
      若不是想见见他,林家这样刚搬到京城里,只能算是新贵的人家怎么配得上她和母亲亲自走一趟。
     
      谢夫人对她一向宠溺,有求必应。听说她心里念着那位新科状元罗慎远,便也笑了笑跟她说:“凭我儿的身份,配哪个配不上?上次远远看了一眼,倒是的确出色,将来必成大器。”说着话锋一转,“我只听说他们家已经定了孙家那位小姐?”
     
      谢蕴就拉着母亲的手嗔道:“没有的事,当初孙家说是要等他中了进士才定亲。我看若是这进士没中,孙家恐怕还有反悔之意。”
     
      女儿一向待人冷淡,难得看到她对谁这么上心,谢夫人就留了心思。
     
      正巧接到了林海如的拜帖,她干脆带着女儿到罗家来走一趟。也看看罗家究竟如何。
     
      谢夫人一边喝着茶,目光就落在宜宁的身上。
     
      早就听谢老太太说过,英国公从外面接回来一个女儿。她记得原来英国公府上那个赵明珠,跋扈无礼,这个亲生的倒是强些。站在林海如身后,脸蛋漂亮极了,虽然出身算不上正统,这般姿色倒也难得。
     
      谢夫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这时候楠哥儿被抱了出来。楠哥儿伏在乳母的怀里,他刚睡醒,啃着小拳头不说话。林海如把他从乳母怀里接了过来,跟宜宁说:“我看日头大了,不如你抱他去屋里玩,再带着谢二小姐一同去。”
     
      林海如刚刚知道,谢蕴也不喜欢听戏。但是戏班子已经过来了,几位太太不看戏还能做什么。
     
      宜宁把楠哥儿接到怀里,楠哥儿看到是熟悉的脸才往她怀里靠。谢蕴也站起了身,她身后簇拥着仆妇,衬得她气势不凡,她轻声道:“去屋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不如宜宁妹妹陪我在府里看看?”
     
      宜宁暗自腹诽。大热天的,谢蕴不嫌热她还嫌呢。再者罗慎远去上朝了,就是转多少圈也遇不上啊。
     
      但是客人提出来了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她只能点头应了,把楠哥儿再交给乳母,陪谢蕴去游园。
     
      两人沿着回廊往前走,穿过一条石砌的甬道,甬道上生着苔藓,非常幽静。一股清凉的风吹过来,宜宁才觉得发烫的脸颊舒服了些。但抬头一看,人家谢二姑娘已经走到前面甩她一截路了,再过前面一道月门就是前院了。
     
      松枝给宜宁撑着伞,小声道:“谢二小姐这么热的天出来走什么,就是撑着伞都觉得热……您要不要喝口酸梅汤?”她出门之前特意拿井水凉了,装在壶里等着喝的。
     
      宜宁摇头道,“再让她往前走,该遇上露明堂的护卫了……”她加快了几步跟上谢蕴,说道:“上次我还听谢蕴姐姐和三哥说话,你们原是认识的?”
     
      谢蕴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想出来是她的事,其实根本没想让罗宜宁陪着她。她一向不喜欢与她同龄的闺阁女子,总觉得都是小女儿家家的没话说,所以她淡淡地道:“是认识。”
     
      “三哥他一早就去上朝了,现在应该还没有回来。”宜宁抬头看着她,笑了笑说,“谢二姑娘若是走累了,我们找个凉亭歇一会儿吧,我的丫头带了酸梅汤。”
     
      谢蕴稍微愣了一下,罗宜宁已经回头吩咐松枝了:“……去叫人拿茶具过来。”
     
      这天天气的确非常的热。
     
      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巷子里的货郎都收了摊子。莲抚靠着紫檀木的小桌看着的外面的太阳,胡同里这个宅子是她安身之处。窗外草木茂盛,蝉鸣没完没了。
     
      莲抚等得无聊,从笸箩里拿了把剪刀出来,对着鞋样做鞋垫子。
     
      有梳双环的小丫头匆匆地进来了,屈身跟她说:“姑娘,大人派人递了话……说他没有空过来。”
     
      莲抚听了垂下眼,抿了抿唇柔声道:“他可算是厌了我了……”
     
      小丫头看到她手里拿着程大人的鞋样就难受,她劝道:“姑娘,我看是程大人的确忙。他如今连画舫都不去了。”
     
      莲抚恍若未闻,继续说:“上次去见他他便不耐烦了,以前还不是这样的,以前他总是温言细语的。也不知道他有了什么人,现在谁都不理了……原来人家告诉我喜欢不得他,我也这么告诉自己。怎么他不来看我了……我还是这么难受呢。”
     
      小丫头看到她把手里的鞋样握得紧紧的,想到姑娘时常凌晨起来服侍程大人去早朝。程大人的新鞋不合脚,姑娘立刻就要给他做新的。程大人不喜欢脂粉,姑娘就半点脂粉都不再用了……她道:“我再去传一次话,姑娘您且等着!”
     
      说着她飞快地跑出去了。
     
      莲抚叹了口气,扶着靠墙的琵琶不语。
     
      宫门外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皇家威严。烈日下守门的侍卫满头大汗,却站得纹丝未动。皇宫金色琉璃瓦,朱红大柱,金龙雀替。程琅静静地站着,看着这等皇家的威严。
     
      有小厮过来跟他低语,他听了说道:“……以后她再派人来传话,不用告诉我了。”语气有些冷漠。
     
      小厮犹豫道:“爷,您原先不是最喜欢莲抚姑娘了吗……”
     
      程琅闭了闭眼睛。
     
      他原来……做了很多荒唐的事。他是不敢再想了,也不敢让她知道。荒唐的人事必然不能理会了,不然以后站在她面前都觉得站不住。
     
      程琅摇头不语,让小厮下去。
     
      宫门终于缓缓地打开了,程琅迎了上去。
     
      陆嘉学从殿内出来,他的脸色十分阴沉。程琅看了心里一沉,能让陆嘉学露出这等神色,必然是有大事发生了。
     
      他低声问道:“舅舅,可是皇上说了什么……”
     
      今日朝上罗慎远终于呈上了口供,那罗慎远倒是真厉害,居然真的把刘璞给告倒了。虽然没有牵涉到汪远和陆嘉学身上来。却让皇上震怒之下收押了浙江大大小小四十多个牵涉官员,这下满朝文武也没有人对罗慎远不满了。
     
      这罗慎远也算是清流派第一人了,敢在老虎嘴边拔须,算他有胆识。
     
      但是皇上绝不可能为了刘璞责备陆嘉学半句。
     
      程琅却看到陆嘉学停了下来,身后跟着的随从也立刻停了下来。陆嘉学也没有转过身,而是说道:“昨夜来的传信,魏凌带着三万兵马突袭瓦刺部,在平远堡外中了埋伏……三万兵马几乎全军覆没,魏凌也没有再回来。”
     
      程琅听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魏凌行军多年,绝对不是那等冒失之徒!他问道:“他怎的就贸然出击了……”
     
      “先不论这个,皇上听了也震住了。幸而我的副将还在边关,我已经立刻让他追击了。”陆嘉学脸上看不出表情,“你是记入英国公府的,去给英国公府带个信吧,我尚要与兵部尚书商量如何应对,不能过去。魏凌是生是死说不清楚……但多半是不能活着回来的。”
     
      御道那边远远地走过来一个太监,一扫拂尘向陆嘉学行礼:“都督大人,皇后娘娘让奴婢过来传话,她与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陆嘉学叫下属给了他一封信,随后才往皇后娘娘的宫里去了。
     
      程琅看着陆嘉学离去的方向,眼睛里透出一股淡淡的冷意。
     
      既然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宜宁了,自然与他陆嘉学再无瓜葛。他怎么可能让陆嘉学知道她的存在,这些年他一直怀疑是陆嘉学杀了她,他怀着为她报仇的念头活着。现在知道她还活着……程琅自然半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程琅知道皇后娘娘如今在似有若无地讨好陆嘉学,她与董家的端妃正掐得厉害,端妃生的大皇子是庶长子,非常优秀。皇后娘娘却至今无所出,便有点焦头烂额。她想从有两个儿子的容妃那里过继一个孩子,想求了陆嘉学的支持,以后才能保这孩子登上皇位。
     
      陆嘉学手里的兵权很重,谁都想得到他的支持。
     
      程琅拿着信静了一会儿。对于英国公府来说,魏凌就是顶梁柱,否则老的老小的小,怎么支撑得起英国公府。
     
      ……宜宁知道应该要伤心了吧!
     
      程琅快步朝宫外走去,先到英国公府去送了信。
     
      虽然说得含蓄,并把魏凌存还的可能说了。魏老太太听了却还是差点背过气去,婆子们又是掐人中又是扶她躺下,魏老太太却捂着脸不停地哭,哭声震天的响。程琅从来没见过这位荣华一生的老人这么哭过,来的时候叫的太医派了用场。府中的人也一时惶恐,赵明珠站在一旁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他吩咐了管家的婆子几句,立刻启程去新桥胡同找罗宜宁。
     
      马车在路上疾驰,等他到新桥胡同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了。
     
      罗府屋檐下的灯笼刚刚点起,还隐约听到唱戏的声音传来,程琅的小厮上前敲了门,递了名帖。
     
      那守门的人看了他的名帖笑了一声,拱手道:“这位不好意思了,咱们三少爷说过,闲杂人等不能放进。”
     
      程琅听了嘴一抿,冷笑着把另一个名帖砸他脸上:“英国公府有要事,再敢耽搁我下来砍了你信不信!”
     
      罗慎远的轿子正好回来了。
     
      他听到了程琅的声音,挑开了车帘缓缓地笑道:“程大人何必对他发脾气,有事跟我说就行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