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07章

第10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海如赶紧出去抱楠哥儿,宜宁跟着她出来。刚一走出西次间,就看到一个穿着件宝蓝色簇新长袍的青年抱着孩子,正在拍着孩子的背哄。他回过头时宜宁才看到这人不是林茂。他眉眼之间十分的雅致,潇洒俊逸,居然是许久未见的顾景明。
     
      他也看到了宜宁,微微一笑:“宜宁表妹居然也在这儿!”
     
      宜宁也对他屈身:“我是过来拜访母亲的,景明表哥好。”孩子此时却抽抽噎噎地扑进母亲怀里,七个月大的楠哥儿还不会说话,他穿了件红绸小褂子,小脚上戴着金瓜脚镯。委屈地抱着母亲的脖颈。
     
      顾景明看了就好笑地道:“林茂带它去看养的鹤,让它摸鹤的头,把他吓了一跳……”
     
      林茂这人做事怎么老是不靠谱?林海如拍着楠哥儿的背安慰他,问道:“林茂那厮呢?”
     
      “后面跟着,”顾景明顿了顿说,“……他非要给您送一只鹤过来!”
     
      宜宁听了也有些想笑,茂表哥还是这么有趣!三人先去了花厅坐下,果然不多久就看到一个穿灰色直裰的青年人朝这里走过来,老远就看到他怀里抱了一只鹤,鹤的嘴和翅膀都用绸子绑着。他的态度非常的自然,仿佛怀里抱的不是一只鹤,就是个寻常的盒子包袱。
     
      “姑母,我给您抱了一只鹤过来。”林茂走进花厅,跟林海如说,“您拿个院子养着就行,给你家院子添些仙气,你家这院子我看养鹤正好。我特地挑了只爱动弹的……”
     
      林海如嫌弃地看了这只鹤一眼,让下人接过来抱去了厨房,然后让他坐下来:“你瞧你把楠哥儿吓成什么样了?”
     
      林茂却是一笑,他笑起来依旧是凤眸狭长,非常的好看:“他是胆子小……”他慢悠悠地往后瞥了一眼,却看到宜宁站在林海如身后,她今天穿了件鹅黄色的柿蒂纹褙子。肤白如雪,一双眼睛清澈明亮,细长眉梢的小痣殷红,这般颜色相称有种让人心思躁动的色气。
     
      他突然略微一愣。
     
      “茂表哥安好。”宜宁走出一步,忍俊不禁,“一别经年,茂表哥居然不炼丹,改养鹤了?”她指了指林茂的衣袖道,“还沾着两片鹤毛呢。”
     
      林茂低头一看果然是有两片毛,他把自己衣袖上的鹤毛扯了下来,镇定地道:“宜宁表妹此话怎的说,我养鹤那是皇上下旨,让我为御鹤房供鹤,他嫌御马监的人养的鹤不好——再说我如今可是朝廷正经的五品官了。”
     
      “你这有何显摆的,她三哥都是大理寺少卿了!”顾景明喝着茶笑着说了一句,“我看过不了多久,徐大人还要提拔他。”
     
      顾景明也知道当年罗家发生的事,只不过谁都不想再提起。只当如今宜宁是英国公府的小姐,曾寄养在罗家,记得这个就是了。罗成章不敢得罪英国公府,宜宁住在这里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不知道罢了。
     
      林茂听了却不理她,笑眯眯地问:“宜宁表妹,英国公府是在哪个胡同里。不如我派人送两只幼鹤给你养,也给你英国公府上添些仙气?”
     
      宜宁摆手连称不要,她这么懒,弄这东西来干什么?
     
      那边楠哥儿靠在母亲怀里好奇地看着这些人说话,刚才吓他的坏人他不喜欢,扭头看宜宁。这孩子能保下来也是因为宜宁。不管是不是亲生的,林海如自然想让他们亲近一些,笑着把孩子递给她:“宜宁,你来抱抱?”
     
      宜宁当然想抱抱他,她伸手把香香软软的孩子接过来。孩子手足无措地坐在她怀里,好像还很不适应。宜宁闻到他身上的奶香,便在他脸上亲了口。孩子好像被她吓到了,呀了一声别过脸往她怀里躲。
     
      宜宁更觉得他可爱,还是这时候的孩子最好了。再大些像庭哥儿那样,便要人头疼怎么管教了。
     
      这时候外面丫头来说,六小姐来给太太请安了。
     
      顾景明听了笑容便有些冷淡。
     
      罗宜怜走进来时依旧风姿楚楚,看到顾景明居然在场,她愣了愣。
     
      宜宁刚听林海如说了,罗宜怜去年就及笄了,有媒人曾来给罗宜怜提过亲,乔姨娘觉得对方门第太低不同意,罗成章一向也疼惜罗宜怜,倒也没有逼她答应。罗宜怜现在正是急着找婆家的时候。但是她们娘俩眼界高,那看得上的人家又看不上她们,到现在亲事都还没有定下来。如今乔姨娘正指望着能在京城给罗宜怜找一个好人家。
     
      罗宜怜给林海如请了安,柔声喊了顾景明‘顾四少爷’。
     
      顾景明盖了茶盖,笑道:“林茂,你不是说要去找罗三吗,我看他也该回来了。”
     
      他并不想见罗宜怜。
     
      罗宜怜听他这话的意思也明白,她咬了咬唇,觉得有些羞愤。她看着顾景明和林茂从她眼前走过去,纤细的手指紧紧握着汗巾。
     
      楠哥儿坐在宜宁怀里,好奇地抓她的手镯玩。宜宁扯开手不要他玩,他着急地扯着宜宁的衣袖,呀呀地叫着。罗宜怜回头看了宜宁一眼,更是不舒服。她不是罗家的嫡出小姐了,却成了英国公府的嫡出小姐。要不是为着她,姨娘也不会成这样……
     
      罗宜宁察觉到她看自己,就抬头道:“一年多不见宜怜姐姐了,刚姐姐也不理会我,倒是妹妹该喊你的。”
     
      当初若不是因为她们母女,她也不会离开罗家。虽然谈不上恨,但自然也不喜欢。
     
      “宜宁妹妹如今是英国公府小姐,我是配不上跟您说话的。现在看着宜宁妹妹,却是满身贵气了。”罗宜怜微微一笑,“姨娘还找我有事,我就要先走了。”说完之后她告退走了出去。
     
      林海如看了就摇头说:“……给她提亲的是真定府府尹的孙子,刚考了秀才的功名。倒不是我偏心谁,我是真觉得这门亲事不错,人家也喜欢她,可是乔姨娘不同意,你父……老爷听了宜怜的话也没有同意,指望着在京城给她找门好亲事呢。”她嘴角浮出一丝冷笑,“那好亲事有这么容易找?老爷还让我帮着留意,我倒要看看她能找个什么样的!”
     
      林海如的心肠一向不坏,倒也不会真的苛待庶出的子女。这点宜宁是知道的。
     
      宜宁跟她说:“您别管这事就是了,我看无论您怎么管姨娘怎么也不满意,就让二老爷去找吧。”
     
      林海如也不提罗宜怜的事了,而是跟她说起轩哥儿的事:“现在老爷带着他读书,轩哥儿天资比你三哥差得太远——老爷似浑然不觉的,还想再培养一个你三哥出来,你三哥看了也不说什么。对了,你是不知道!给你三哥提亲的我都不知道拒了多少,我心里发愁他的亲事,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孙家小姐定亲……我又不敢说他——不如你有空帮我问问?”
     
      宜宁想到昨晚的情形就摇头,她可不敢再问他了!
     
      楠哥儿在外面玩儿得出了汗,林海如要带着楠哥儿去洗澡,宜宁就带着丫头在院子里制红豆浇冰。这东西最是解暑气了,冰绞碎了做底,浇了煮烂的红豆和蔗汁、嫩嫩的莲子米。林茂许久没看到过她了,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直到宜宁看到了他,抬头笑着问他:“你不是去三哥那里了,怎么又过来了。可要来一碗尝尝?”
     
      林茂走到桌前站定,她细瘦的手腕托着一个玉碗,举到他面前来。
     
      他看着宜宁,想起她小时候脸还是很圆的,他看到就忍不住想捏一捏。现在她跟小时候不一样了,但是看上去还是很好捏的样子……可惜人家姑娘大了,若是没有娶回去可不敢随便捏的。
     
      宜宁见他不接碗,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背着手,站得离自己又远。随后才听他问道:“宜宁表妹,你觉得养鹤不务正业吗?”
     
      宜宁摇头,觉得林茂问得莫名其妙。
     
      没想到他却又笑了笑:“我再问你,你可喜欢花艺?”
     
      听说是女子就没有不喜欢花艺的,离经叛道的方式她若是不欣赏,他还有得是办法。
     
      宜宁对花花草草倒还挺有兴趣的,她是不明白林茂这问话的用意。不过人家问了她还是点点头称喜欢,没想到林茂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谁知道第二天的时候,他就派人送了许多盆花过来,夏季新开的四季兰、建兰。花团锦簇的宝珠茉莉,绣球花。堆得整个院子都是香气,最后是几朵养在瓷坛里的睡莲,酒杯口大小的睡莲花静静地浮在水面上,开得正盛。
     
      林海如看到这么多花吓了一跳,问送花盆过来的小厮:“他送这么多花过来做什么?”
     
      小厮笑道:“太太,少爷吩咐送的,说是小姐喜欢。”
     
      林海如心里一抽,她突然想起当年林茂跟她说的约定……这厮不会还记着吧?
     
      平时看着离经叛道的不着边际,没想到认真起来倒是挺打动人的。林海如看着满院盛放的花卉,再看那几朵姿态袅娜,深紫到淡紫的睡莲。这不知道要多难才养得出这样好的睡莲,她只觉得不可思议。她叫丫头婆子把花盆搬到宜宁那里,宜宁看到这么多花卉也惊住了。
     
      那送花盆来的小厮还垂手在一旁等着,笑问:“少爷让小的问问,小姐看这样可觉得喜欢?”
     
      宜宁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青天这是什么意思?
     
      林海如让人退下了,才问她:“你觉得……你茂表哥如何?”
     
      宜宁听了这话更是愣住了,难道真如她所想?她上辈子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且这个人是林茂啊,日后的林青天!想到他狭长凤眸饱含笑意地看着她,宜宁动了动嘴唇。她对林茂可并无他意的。
     
      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喝了两杯茶都觉得心里不平静。看到放在小几上那盆睡莲确实开得非常辉煌,干脆让丫头挪去了书房里。
     
      林海如则傍晚去了罗慎远那里。
     
      罗慎远正在和下属商谈刘璞的案子,刘璞的那个亲信已经移去了刑部大牢,现在交给刑部处置,至于以后会怎么样他就不管了,此人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他从刘璞的老家浙江抓了几个人过来,这几个人搜查的时候被人漏出去了,却是汪远与刘璞走通私信的关键人物。他刚连夜刑讯了这几人,问出点眉目来了。正筹划着顺藤摸瓜一举拿下。
     
      听说林海如要见他,罗慎远端起茶杯喝茶,让下属先出去。这几天忙起来他都无暇顾及府中之事了,他必须赶在他们把此事压下去之前找出线索来,否则别想再抓到他们的把柄。
     
      “您有何事找我?”罗慎远在林海如对面坐下来,他高大的影子在烛火的映衬下越发的肩宽挺拔,俊朗至极的脸,气度沉稳。林海如看着就感叹,难怪那么多姑娘想嫁他呢!
     
      林海如看了看他这正堂,正堂上挂了块“修身平性”的匾额,长案上摆了香炉,修得倒是宽阔别致。她才说道:“明日我请孙夫人看戏,你看你是不是有空也来看看……我还没见过孙家小姐呢,你父亲说了,这次是要见见的。”
     
      罗慎远修长的手指搭着扶手轻扣,摇头说:“我这边是无暇顾及的。父亲那边我跟他说。”
     
      林海如看到他眉头微蹙,知道他不喜听到这个。她对这个继子一向不敢说重话,人家毕竟是正四品的官员。但是有些话硬着头皮还是要问:“你不来就罢了,我可得问问你。就算不说孙家小姐,你可有哪家看得上的姑娘?只要你说了,母亲怎么也得帮你说几句……”
     
      “此事我自有分寸,您不用操心”罗慎远顿了顿,比了个请的姿势,“……我还有事,就不陪您说话了。”一副送客的样子。
     
      林海如看他的样子不好继续问,罗慎远既然说了不用她管,那她再怎么多说,对他而言也是没有用的。她站起身,丫头就扶了她的手:“那我不说了,不过还有一事要问问你。林茂对咱们宜宁有意,你觉得这两个如何?”
     
      罗慎远正低头喝茶,听到林海如的话突然抬起头。
     
      林海如也没意识到,她继续跟罗慎远说,“茂哥品行没得说。我们林家家风淳朴,对儿媳妇也从来没有苛待的。宜宁也是我看大的了,我是生怕她嫁的婆婆不好,嫁到林家我倒是挺放心的——当然还要看英国公的意思!只怕林茂入不得他的眼,不过他如今也长进许多,还做了正五品的给事中,未必英国公就不喜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