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06章

第106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宁别过脸,觉得他这样逼近自己非常的不舒服。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不过是送信给孙大人,谁不得送,偏要孙从婉来送?上次你审问那人,分明什么都问不出来。但你那封信里写得明明白白是问出来了,恐怕是想诱导程琅相信吧?”
     
      “他们要是信了,就会对此采取行动,你们就能借此抓到他们的把柄。一开始我是不敢想的,为什么非要是孙从婉呢?你就不能让别人透露给程琅吗。”
     
      宜宁继续说:“后来我才想起来,你是要让程琅知道的,要是别人送的程琅怎么会信呢。就是他亲自从孙从婉手里抢来的,那才是可信的。只是他料不到,你连孙从婉也算计进去,若是事情稍有意外,孙从婉便有可能名声受损。你根本不管她的死活……那我便想问问你,你究竟在想什么?”
     
      她是可怜孙从婉,这么喜欢罗慎远。连什么愿意做妾的话也说出来了,这实在是太过卑微了。
     
      她是被人算计过头了,所以格外的怕了这些冰冷沉重的算计。
     
      也许真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压在心里的情绪越来越多,所以刚才才想要宣泄。
     
      罗慎远听了默然,他觉得自己都要被罗宜宁气笑了。她能猜到这些事,那必然是跟程琅在屋子里的时候,跟她说了什么吧。别人不了解程琅他却不会不了解,这人不可能随意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别人。他也是被她惹生气了,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说道:“我算计她是我的事,我的确也不怜悯她。你就是说我冷血也好,无情也罢,在我看来只要能达成我想做的事就好。你可怜她吗?”
     
      她可怜孙从婉?倒也不是这么可怜,也许她是透过孙从婉看到了她自己。
     
      罗慎远就这么承认了,她反倒什么都不能说了。
     
      想到后世会发生的事,其实她何尝不是担心罗慎远这些手段以后会影响他,他可是被清流派骂了数十年的。虽然无人敢惹他,也无人与他交好。
     
      但是这些事她跟谁说去。宜宁心里苦笑,她道:“你利用她我的确不能说什么。我也不明白,既然你不喜欢她,又为什么不干脆拒绝了……”
     
      “拒绝?”罗慎远却说,“她一直等我进士及第,如今我官居四品,我要是拒绝了她的亲事。以后罗家的名声必然就败坏了。”
     
      的确如他所说,他不能明着拒绝这门亲事。
     
      宜宁现在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她问道:“那……你是如何打算的?”
     
      罗慎远摇摇头道:“我如何打算你且不要管,”他渐渐地逼近她,宜宁无比清晰地看到他幽深瞳孔里自己的倒影,甚至感觉到他呼吸的热度,这其实是一种带有侵略感的气息。
     
      宜宁突然觉得很不对劲,她甚至也说不出来。但是心却猛地跳动起来。可能是因为他离得太近了,她敏感地想要逃远一点,但却因为被他扣着手动弹不得。她挣扎着想让他放开,罗慎远却纹丝不动地继续按着她,把她困在自己身下,接着问:“你跟程琅在屋子里的时候做什么?”
     
      宜宁觉得这根本不像平时的他!
     
      而且和程琅这事怎么能和他说,她抿唇说:“只是恰巧遇到他而已……三哥,你不要问了。”
     
      她扭动自己的手腕,被他抓得有点疼了。但是又怎么都动不了!她有点生气,看着他说:“既然我不管你与孙从婉的事,你也别管我的事便是!”
     
      罗慎远却笑道:“我不管你,那你要谁管?”
     
      宜宁被他一堵,气得直拧着手腕就想推开他。他的手臂肌肉居然很硬,要不是看到她真的生气了,罗慎远有意放开她,她还是推不开的。她推开他之后就坐在桌边平息了一会儿,罗慎远随后也坐下来,看到她的手腕因为自己甚至浮起几道更凌厉的红痕。
     
      他闭了闭眼,刚才是有点失控了。
     
      不应该这么失控的,至少现在不能让她知道。
     
      他伸手去拿她的手,道:“……刚才太用力了,叫你丫头拿些膏药来。”
     
      宜宁抽回了手:“我倒也没有这么娇弱,这红痕一会儿就会散去了。”但是看到他这般,便也不再为他说的话生气了,而是说:“你那封信被我撕了……没有传到程琅手上。你恐怕要重新想想了,今日也不早了,三哥,先回去吧歇息吧。我就不送你了。”
     
      罗慎远坐了一会儿没说话,看了看她的手,片刻之后才起身走出去。
     
      珍珠站在屏风后听着两人争吵,只觉得胆战心惊,这位罗三少爷对小姐这般的逼问挟制,实在是太过怪异了……国公爷走是走了,她怎么觉得这罗家也不怎么安生,倒不如劝小姐回国公府去。
     
      她看到罗慎远带着人走了,才走进屋子里,看到宜宁自己在找药膏。
     
      珍珠从她手里接了过来,在掌心抹得热热的给她敷上。宜宁皱眉,她有点嫌弃自己的这般娇气。她前世可没有这么娇气的,跌到撞到连个淤青都不会有。瞧珍珠涂得慢,她拿来自己涂,吩咐进来的松枝道:“叫丫头热些水。”
     
      珍珠犹豫了片刻说:“小姐,奴婢这话也不知该不该问。三少爷二十岁余了,别人这个岁数早该有孩子了。怎么奴婢瞧着,三少爷似乎还没有个房里人在……”
     
      “当年是为原来的祖母守制耽搁了。”宜宁告诉她。
     
      想到刚才的场景,宜宁心里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希望是自己多想了……总觉得他刚才带有些侵略性,直接压下来也不是不可能,这样对妹妹是有点过了。也许真的是他刚才太生气了吧……她也只能这么想了。
     
      ……至于房里人,他是该有一个了。
     
     
      翌日在正堂吃早膳的时候,罗慎远特地拿了她的手看。
     
      宜宁避了一下,却被他抓住了。看到的确如她所言消得差不多了,罗慎远才说:“……躲什么?”
     
      宜宁摇头,看到他穿着常服,就问:“三哥,你今日不去衙门?”
     
      “下午带那人去刑部大牢,故也不在家里。”罗慎远淡淡说道,“母亲派人传了信,她下午就要到了。我让徐妈妈帮着收拾,你们可以叙叙旧。”
     
      宜宁点点头,只是觉得今日在他面前,始终没这么放得开了。
     
      不过林海如终于要来了,她还是很高兴的。一年多没见到过她了,也不知道她尚未谋面的弟弟是什么样子。
     
      宜宁吃过了午膳,正围着太湖石堆砌的假山散步,就听说林海如来了,她连忙赶去正堂。
     
      罗家这次是举家搬到京城来,其实罗成章已经率先过来了,不过为了去衙门方便根本就没住这儿。但是那处地界狭小,比不上这里宽敞亮堂,所以她们都搬到这里来。林海如也是刚一下了马车就过来找她,宜宁看她丰腴几分,人也比原来精神了不少。
     
      林海如很高兴地上前拉住她,看她有点瘦了,忍不住说:“……你这不是回去做英国公府的小姐了吗,怎么还是瘦了——难道是英国公府的饭菜不合胃口?”
     
      “吃得挺好的,您放心。”宜宁忍着笑给她屈身行礼。
     
      她很想看看自己那未谋面的弟弟,左看右看的却没有,问林海如弟弟在那儿。
     
      林海如就说:“唉,你别看了。你弟弟半路叫人抱走了——”
     
      宜宁有点疑惑,林海如就继续说:“还不是你那林茂表哥。他刚下衙门就遇到我的马车,非要把楠哥儿抱去,我让乳母跟着去了。”
     
      林海如的丫头婆子正在安置东西,宜宁走到仪门,才看到罗宜怜也站在门口。
     
      罗宜怜回头看到宜宁,她穿着一件素白的湘群,依旧是我见犹怜的美丽,看起来比原来清瘦了不少,下巴尖尖的。
     
      她给林海如屈身道:“太太,我先带着姨娘去西院吧。”
     
      林海如淡淡地点了点头。
     
      罗宜怜走的时候也没有看宜宁一眼。
     
      宜宁现在倒也不在意她了,淡淡地看着她走了。随后低声问林海如:“我听说乔姨娘现在精神不太好?”
     
      林海如带着她进屋,跟她说:“为着给轩哥儿治病的事,乔姨娘伤了身子,老爷便不怎么宠爱她了。后来乔姨娘诬陷你三哥害她……”说到这里林海如顿了顿,“但是那时候你三哥就要科举了,老爷怎么可能让她乱说这些,就把她关了起来。后来她终于乖巧了才放出来,现在她一看到你三哥就怕得发抖,其实大家也知道……要不是因为她你怎么会离开罗家。你三哥肯定是为你惩治她,老爷其实也明白,但谁也不敢为了她去说你三哥半句。”
     
      林海如说到这里喝了口茶,叫婆子去把伺候罗慎远的丫头叫过来问话。
     
      她又跟她说:“英国公府可好?我听说英国公倒是很不错的。”
     
      宜宁只挑了些好的事情跟她说,等那几个丫头过来的时候,林海如就问她们罗慎远的事,让宜宁避去西次间里。宜宁在西次间里却能隐隐听到她们说话,为首的那个大丫头叫扶姜,肤色雪白,气质柔顺乖巧。她轻声地道:“三少爷不要我们伺候床笫……不过奴婢们今早收拾房间的时候,却是发现昨晚三少爷床上有……但他也不会跟我们说。”
     
      宜宁意识到她们在说什么,突然觉得脸热,让珍珠去把西次间的槅扇关了,才什么都听不到了。可能是经过了昨晚的事,总觉得罗慎远在她心里也不单单是三哥了。
     
      好一会儿林海如才进来,似乎是舒了口气。眉开眼笑地叫宜宁出去吃她带来的茶点。
     
      宜宁却吃得心不在焉,脑海里总是想着刚才丫头说的那句话。
     
      这时候瑞香走进来了,给林海如屈身:“太太……林表少爷送小少爷回来了,小少爷正哭着找您呢!”
     
      宜宁这才回过神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