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05章

第105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程琅听禀报的人说有人来了,脸色微微一冷。他侧身对宜宁做了个噤声的姿势,走到门前问:“可是罗慎远过来了?”
     
      外面的人应是,程琅说:“先带人拦着他。”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匕首收进袖中。望了罗宜宁一眼,轻轻说:“你等我片刻,我应付了他就回来。”
     
      宜宁听了他的话立刻站起来,拉住他问:“你先别走,你且告诉我,你们究竟在做什么?”
     
      罗慎远神神秘秘的,程琅又不惜劫持孙从婉……这些人究竟在做什么!
     
      既然是她问的,程琅怎么会不回答。何况他低头看了一下她拉着自己的手……
     
      他想了一下事情的发展,耐心地给她解释:“事关浙江布政使刘璞贪污受贿一案,此案牵涉到陆嘉学和汪远。你那位三哥罗慎远抓了刘璞的一位亲信,恐怕是要审问刘璞受贿的细节。所以陆嘉学让我把这个人找出来……我现在,可能叫你宜宁?”他声音一低,话题突然就转了,低头有些希冀地看着她说,“自然……也不能叫您原来的称呼,但若再叫您表妹,我是真想杀了自己……”
     
      宜宁没想到他突然提起这个,她点了点头:“你叫我宜宁就是了。”
     
      程琅听了就笑了笑,继续问:“那你还叫我阿琅?”
     
      宜宁看着他细致俊雅的眉眼,他真是长得好看。小的时候还看不出来,长大了还真是翩然如玉的美男子。难怪这么多女子喜欢他呢……但是明面上说,程琅如今的身份是她的表哥,怎么能再叫他阿琅呢。但是想到他刚才哭成那样,拒绝的话又不好说。
     
      宜宁真是不喜欢自己的心软,明明她现在被程琅所害了。明明她也知道,就算再怎么样,程琅也不是原来那个小阿琅了。
     
      程琅看到她迟疑,心里就是一沉。他走近了想握住宜宁的手,宜宁却避开了他。
     
      “您……”程琅又走近一步强行拉着她,语气有些沉,“可是怨我?怨我那次没有救你……我要是知道那是你,我当即就会杀了沈玉!”
     
      宜宁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都多大了,且我也不是原来的宜宁了……男女有别啊。”
     
      程琅看着手里握着她一双细软的小手,突然有些异样。对啊,他现在已经成年了,而她又不是原来的身份了……
     
      但宜宁已经把手收回去了,她走过去从鱼缸里捡起浸透的碎纸,一点点辨认上面的字迹。
     
      的确是罗慎远的字迹,大略能看出说的是亲信已经供出刘璞的一些事,不过究竟是什么事就看不明白了。她看完之后用鱼缸里的水洗了洗手,问程琅:“你有没有汗巾?”她的手帕刚才给孙从婉用了。
     
      程琅怎么会随身带汗巾。
     
      宜宁回过头,就看到程琅走过来,他拿过她的手,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手。宜宁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程琅却握着她的手擦干了才放。
     
      宜宁只能道谢谢。
     
      她还想着那信里写的事,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测,心里一阵阵的发寒。
     
      她甚至突然怕自己也在这场计划之中。
     
      外面又有人来了,这次传报的人声音有点急促:“程大人,咱们的人拦不住他……他们已经上楼了!”
     
      程琅放开宜宁的手,冷笑道:“那就等他上来吧,正好我也想会会他。”
     
      宜宁抬起头,突然喊了他一声:“阿琅……”
     
      程琅回头看她,似乎认真地听她说什么,宜宁顿了顿道:“你现在跟着陆嘉学,究竟是在做什么?”她能看得出,程琅对陆嘉学似乎并不是这么忠心。如果他对陆嘉学真的忠心耿耿,就不会把刘璞的事情告诉她了。
     
      “当年你去世的时候,我还年幼。你死的不明不白,但我知道你是被人害了的。”程琅轻轻停顿了一下。
     
      “那个害死你的人,现在权倾天下呢。”
     
      程琅好像知道什么……宜宁听到他的话怔了怔,其实她也一直都是猜测,包括谢敏也是猜测。到现在程琅也是这么说的。她想多问他几句,外面就传来急促而混乱的脚步声音,甚至还有兵刃相撞的声音。
     
      宜宁想到那封信的内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跟程琅说。
     
      程琅不该和罗慎远作对,他斗不过罗慎远的。
     
      程琅是绝顶聪明,但是他跟罗慎远比有一点不足。他还是不够心狠,谁能狠成罗慎远那样。
     
      外面的人可能已经被制住了,声音都渐渐平息了。有个声音淡淡地传来:“程大人,你这番作为可不够君子吧?若是要争,明刀明枪的来就是了,劫持我的家眷做什么?”
     
      罗慎远此刻应该是已经站在门外了。但他门口那些护卫是陆嘉学的亲兵,他没有进来,那这几个亲兵就肯定还守在门外。
     
      程琅整了整衣襟,刚才面对宜宁的确也是太过激动了。现在他打开了房门,终于算是恢复正常一些了,他跨出一步笑道:“罗大人话可不能乱说,我只不过是偶遇两位,何来劫持一说。”
     
      宜宁跟着走出去,她看到罗慎远身姿如松地站在门外,身后还带着一群护卫。他应该是刚下衙门回来,还穿着官服。外面的人的确已经被他带人制住了,孙从婉被一群丫头婆子护在中间,凝望着罗慎远的背影,眼中隐隐含着泪光。宜宁看得心里发堵,说不出的烦闷。
     
      罗慎远看到宜宁出来,才微微松了口气。
     
      但随后他的目光一凝,放在了宜宁的手腕上。
     
      她的皮肤娇气得很,稍微用力就能留下红痕。刚才又是谁抓着她的手呢……罗慎远抬起头,他发现程琅今天有点不同寻常。
     
      这个人的微笑就像面具一样,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讲究风度的。但现在他眼眶微红,袖口处还有凌乱皱痕……他们究竟在里面做什么?
     
      罗慎远面无表情地想着,眼如寒光般直视着程琅:“程大人这要不是劫持,天下也没人敢称土匪了。你放了舍妹,我便也放了你那些护卫。想来我抓一两个回去问,倒也能问出些不得了的东西,程大人觉得这样如何?”
     
      宜宁想说话,程琅却拉住她不要她开口。
     
      罗慎远的嘴角反倒勾起一丝笑容:“程大人不愿意?那一会儿顺天府衙的人来了,程大人可就不好解释了。”
     
      程琅知道罗慎远其实是不想惊动官府的。他的未婚妻和妹妹都在他手上,传出去以后两人的名声怎么办?所以他才在这里跟他谈条件,留最后一块遮羞布,不能让这件事传出去。他原来也是这么打算的,才敢带人直接挟持孙从婉。
     
      要是原来他自然会借孙从婉跟罗慎远周旋。只不过现在他知道宜宁是她了,此事可能牵连到宜宁,半点有可能损害她的事他都不敢做。
     
      原来做的那些事已经足够让他厌恶自己了。
     
      程琅说道:“既然是偶遇,罗大人想带走自己的妹妹自然无可厚非。告知官府实则没有必要。”他低头对宜宁说,“您……你先去吧,等回了英国公府,我再来找你。”他刚失而复得,其实片刻都不想离开她,但是罗慎远这家伙毕竟摆在面前。
     
      两人现在势如水火,恐怕罗家的门他都不会让他进的。
     
      罗宜宁点点,从他身后走出去,青渠等人立刻围了上来。
     
      罗慎远的脸色更不好看,等带着人出了茶楼,看到两人上马车了,他才准备上后面前头那辆马车。
     
      这时候孙从婉却挑开了车帘,喊住了他,轻声跟他说:“慎远哥哥,这次还要多谢你。只是从婉不小心毁了你的信……”她面露苦色,“我不知道你那信里究竟写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当时情况紧急。为了不被那人夺去,宜宁妹妹一把拿过去撕了。都是从婉的错。”
     
      罗慎远听了便知道事情一件没成,全盘计划都错了。甚至为了救她们还损失了先机,他淡淡地说:“无事,我重新写过就是了。你今日受惊了,先回去吧。”
     
      孙从婉听到罗慎远这么说了,也没有再跟他多说话,她脸色微红地点点头,乖巧地放下了车帘。
     
      宜宁在另一辆马车上静静地看完了,才跟着放下车帘。
     
      她靠在马车松软的迎枕上,手紧紧地捏着。
     
      罗慎远带着宜宁与孙从婉分道扬镳,二人很快就回到了府上。此时太阳刚斜,宜宁下了马车就带着众丫头走在前面,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罗慎远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宜宁进了自己的院子,想让丫头把院门关了。罗慎远的手插了进来。
     
      丫头顿时就被吓住了,不敢关门。
     
      罗慎远走了进来,看着她问:“怎么,就不想见我了?”他刚把她从程琅手里救出来。
     
      两人在那屋子里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程琅对她的态度明显跟以往不一样。还要回英国公府再见?程琅袖口这般凌乱,她手腕上又有红痕……罗慎远想到这里就走近了一步,不顾她的反对立刻抓起她的手。
     
      罗宜宁是不想见他,被他突然抓住手立刻就要挣脱,却让三哥看到她手腕上已经淡近无的红痕,他看到了就冷冷地问:“你和他在屋里这般亲热,你都忘了上次之事?可是他见死不救的!”
     
      “你放手!”宜宁挣不脱他铁钳般的手,因为愤怒,她脸色都发红。但是在他面前还是跟个孩子一样,半点反抗的力道都没有。两人争执已经让珍珠注意到了,连忙让小丫头避了出去。
     
      虽说是兄妹,但毕竟不是亲生的。且看三少爷那个眼神,说话的语气……
     
      还是不要让这些小丫头在旁边的好。连她看着都觉得有几分不妥了,三少爷那个样子哪里是像对妹妹的!
     
      宜宁则是气过头了,没意识到罗慎远对她的态度有问题,这根本就不是平日那个温和的兄长。这个罗慎远更接近那个惩治下人的罗大人。
     
      她被他逼得靠近金丝楠木的八仙桌,逼得没办法了,抬起头看着他:“这全都是你的计谋!什么传信的,劫持的……都是因你而起的!”
     
      别人不知道,但是她却是明白的。
     
      罗慎远听了又是冷笑,她离得太近,生气得时候太生动了。跟那个年幼的小丫头比,她的确是长大了。腰肢这么细,几乎就是靠在桌边了,再往下一些就要折断了。他说道:“你这话怎么说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