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02章

第102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晨光柔和地洒进院子里,宜宁刚醒了不久。她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过了。
     
      她站在屋后面的回廊上,看着池塘里养的睡莲。院子里的景色非常的幽静雅致,倒是远远地传来坊市热闹的声音。
     
      英国公府是近皇城了,四周没有热闹的坊市。新桥胡同这里却很热闹,甚至不远处还有河运穿过。往来的商贾、运船络绎不绝的。
     
      她来京城这么久了都没有出去逛过,倒是有些期待。
     
      珍珠给她端了碗热茶来,替她披了一件长褙子,道:“您刚起来,外头的风还是冷的。”
     
      宜宁看着杯中冒出的氤氲热气,突然说道:“父亲现在应该都出城了吧。”
     
      魏凌是今日凌晨出征的,宜宁倒是想送他一程,但是他不同意。宜宁想到魏凌穿着盔甲率领军队远行的样子,在晨雾里渐行渐远,总觉得心里有种无力感,可能是人对于未知的不安吧。这么想想不去送别也好,恐怕魏凌也不希望看到她去送吧。
     
      她喝了口热茶,发现这是她小的时候非常喜欢喝的芝麻油酥茶。
     
      珍珠就说:“应该是出了城的,奴婢瞧这府里景色当真不错,小世子还想跟着您来呢。要是小世子也来便热闹了。”
     
      庭哥儿被魏凌带去卫所了,魏凌要他跟着教习师父练武功。他已经不小了,现在该开始扎底子了。
     
      庭哥儿当然不情愿了,英国公府可比卫所舒坦多了。魏凌看到他这个娇惯的样子就不喜,他是从小在军营练大的,没成年就会杀敌了。也不管庭哥儿愿不愿意,就把他拎到了卫所去,一个丫头婆子都不让带。佟妈妈最心疼他,恐怕如今还在府里抹眼泪想他呢。
     
      宜宁想起庭哥儿就笑笑。把茶杯递给珍珠,问府里的仆妇:“这时候三哥可起来了?”
     
      仆妇屈身道:“……三少爷一向起得早。小姐可要奴婢去通传一声?”
     
      宜宁挥手说:“不必了,你领路就行。”她正好去他院子里看看,也不知道他早起都在做什么。
     
      仆妇应了喏,在前面给她领路。
     
      这府里的确修得非常好,草木茂盛,诗意盎然。走过竹林径就有一片大湖泊,湖上修着回廊。再走过一个堂屋,过了月门。眼前才出现一个开阔的院子。院子里也铺着整齐的青石砖,洒扫得非常干净。院子里树木高大,四侧都立着护卫。
     
      宜宁发现这些护卫并不是罗家的人,他们显得更加训练有素,呼吸之间绵密而没有间隔,都是练家子。
     
      其中领头的一个向她拱了手,道:“罗大人在书房里,属下去通传一声,请小姐稍等片刻吧。”
     
      他这里的守卫都比得过东园了……宜宁心里暗想,倒也没有为难这护卫。到了抱厦里小坐。
     
      不过没多久罗慎远就出来了,他现在不怎么爱穿直裰了,而是穿了一身灰蓝色右衽圆领长袍,腰上又挂了块玉牌。显得比原来凌厉一些。看到她捧着茶也不喝,罗慎远就走过来,带着她进屋子里去。“我早上吩咐人准备了油茶,你可觉得好喝?还是从家里带出来的厨子。”
     
      护卫看到罗慎远牵着她进来,这才恭敬地让开了。
     
      宜宁看着护卫恭敬的表情,再看他云淡风轻的样子,觉得有些奇怪:“三哥,这些护卫是哪儿来的?我看比英国公府的都不差。你这府里倒也戒备森严了,原来我去你那里,可还不需要通传的。”
     
      罗慎远听了就笑说:“下次让他们不拦你就行了。”
     
      也许是因为身份地位不一样了,原来他一贯是沉默隐忍的。现在却也有种气势了。
     
      宜宁跟着他进了书房。他可能是正在看案卷,屋里开着窗扇,窗外遍植松林。
     
      “我听说新桥胡同靠着一条运河。”宜宁在书房里坐下来,跟他说,“我还没有看到过运河!”
     
      罗慎远看到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就道:“一会儿带你去,等我把这里看完就走。”
     
      他低头看案卷,宜宁有些百无聊赖。在他的书房里走来走去,他的藏书一向很多,现在又放了很多密密麻麻的卷宗。她在女子里只能算是中等的个子,在他面前就只能算个娇小了。宜宁想拿高处的书那本《尚书纂义》来看,偏偏够不到。结果他的披风放在旁边的架上,她拿书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碰倒了。
     
      罗慎远抬头看她。
     
      宜宁就呵呵一笑说:“你继续看……没事。”她把衣架扶起来,就发现他已走到自己身边问:“你要看哪一本?”
     
      罗慎远帮她把书拿下来。他拿书的时候靠近了她一些,宜宁看到他的手举过自己的头顶,然后书递到了她面前,宜宁抬头看他,他就语气温和地问:“你可是觉得无聊了?要是无聊就去外面玩会儿。”
     
      这时候门外有人通传:“大人……石护卫请您过去。”
     
      罗慎远听了就淡淡回道:“知道了,我立刻就去。”他把书放到她手里,“等我一会儿就过来。”
     
      宜宁看到他出了书房,那护卫跟在身后就去了。她顿时有些好奇,拿着那本书翻了两页,又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她等了一会儿也不见罗慎远回来,不是说一会儿就回来吗?书房外面连个伺候的丫头都没有,那倒不如去亲自去找找他。
     
      宜宁放下了书,从书房的侧门出去。沿着回廊慢慢往前走,这个院子倒是真的大,走了好几个转口也没看到他的人。直到了一间厢房外面,她才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语气非常的无情:“……不肯说就动刑吧。”
     
      她听得出这是三哥的声音。
     
      又有个人呜咽地痛苦道:“刘大人有恩于我……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肯招!”
     
      罗慎远冷笑了一声说:“那好,那就打死你再说吧。”
     
      宜宁又听到了下属说什么,她走近了一些,从槅扇的缝隙里看到了屋里的场景。这里面说是厢房,倒更像个刑房,一面墙上挂满了颜色灰暗的刑具。有个衣衫褴褛的人被绑在刑架上,身上穿的可是青色的官服,看补子应该是个六品官……他低垂着头。罗慎远站在一旁看着,有人拿了把铁鞭,劈头盖脸地朝这个人脸上抽去,立刻就把他打得皮开肉绽!那人嘴里刚被塞了布条,就是咬破舌头都喊不出声。但是他的脸色惨白,满脸的冷汗。一道鞭子过去就是血痕。
     
      罗慎远看了却道:“鞭子给我。”
     
      他接了鞭子试了试力道,对着那人突然就是一鞭,这一鞭实在惨烈。鞭子上的细刺带得他皮肉溅起,可能是伤到了眼睛,受刑的疼得不住发抖惨嚎,偏偏声音怎么都出不来。罗慎远却半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又是狠狠的一鞭抽下去,这次抽得那个人偏过头!从耳根到嘴边都是血肉模糊的。她甚至还看到那人光秃秃的耳朵,可能是被活生生剜去的……
     
      宜宁突然有种很不舒服,甚至是反胃的感觉。
     
      她后退一步靠着墙,只觉得有些腿脚发软。她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罗慎远!如此的凶狠冷酷,看到那溅起的皮肉,他面色可一点都不变。他是大理寺少卿啊,怎么会做这等血腥之事!她突然想起罗老太太跟她说过的,罗慎远年幼的时候,曾让狼狗咬死过丫头的事……
     
      可能是听到了动静,门这时候吱呀一声打开了。宜宁完整地看到了那个人的样子,她发现这个人比她刚才看到的还有凄惨百倍,几乎就是遍体鳞伤,甚至手指都不齐全了。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折磨成这副惨状!
     
      罗慎远看到宜宁站在外面,有些错愕。
     
      “大人,这位是何人……看到如此景象……”
     
      罗慎远看到宜宁的脸色不太好看,靠着墙仿佛有些颤抖。他立刻走了出来,从后面揽住了宜宁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眉眉,不要看,不要看就没事了。”
     
      宜宁被他抱在怀里,明明周围都是他的味道。但她却闻到罗慎远手上的血腥味,她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但脑海里总还是刚才看到的场景。罗慎远一鞭子下去,血肉飞溅的场景。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当面看到的冲击力还是太大了。
     
      罗慎远干脆把她打横抱起来,宜宁感觉到自己落在他怀里,他侧过宜宁的身子朝着里靠着他。她听到他说:“……先关起来吧,别的不要管。”
     
      罗慎远大步走出回廊,他把宜宁放在了旁边厢房的床上,宜宁这才看到他的脸。他低声问:“眉眉,你怎么跑过来了?可是吓着了。”
     
      宜宁摇了摇头,她看着罗慎远。他还是自己熟悉的样子,浓郁的眉峰,俊朗的脸。笑起来就是水墨画般的温和,但是那般的冷厉起来,却比十殿阎罗还要让人觉得可怖。她缓缓地吐了口气说:“我没事……”
     
      “没事么?”他问了一句,想到她刚才靠着廊柱脸色发白的样子,她看着他的眼神非常陌生。
     
      他就是这个残暴冷酷的个性了,恐怕是怎么都改不了了。平时在宜宁面前不过是尽量扮演着一个好哥哥,温和的兄长。就是不想她惧怕自己。乔姨娘那事过去之后,现在罗家怕他的人不少,这小丫头从小是最信任他亲近他的。她知道了自己冰冷的面目,那应该很可怕吧?
     
      罗慎远顿了顿,跟她解释说:“那人很特殊,不能放在刑部大牢里,所以才关到我这儿。”
     
      宜宁好歹是冷静下来了,其实惨烈的场面倒也不是没见过。这是这个制造者是她的三哥,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而已。她问罗慎远:“三哥,我看到他穿着官服……那个人究竟是谁?你要是对朝廷官员滥用私刑的话,被人告发了该如何是好……”
     
      罗慎远听了摇头:“不要问。”怕她误会,他复又加了一句,“你知道了不好。”
     
      那必然是朝廷机密,他肯定不会告诉自己。
     
      宜宁点头示意她知道了,她想下床来。罗慎远伸手要去扶她,宜宁却看到他手上沾的血迹。罗慎远也看到了,片刻之后把手收了回去,问她:“一会儿我还陪你去看运河吧?”
     
      宜宁点了点头。她站起来往外走,然后她看到罗慎远跟了上来。阳光从后面投射过来,他高大的影子笼罩着他。
     
      宜宁突然问他:“三哥,你做了大理寺少卿,便要做这些事吗?”
     
      罗慎远沉默片刻,说道:“……眉眉,你可是怕了我了?”
     
      宜宁心道不是。她早就知道了罗慎远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长期的相处,她甚至都忘了他本来的该是什么样了。只记得那个虽然淡漠却疼爱自己的兄长了。她说:“你自然有分寸的,我相信你。”
     
      罗慎远走在她后面,看到小丫头笼在自己的影子里,他低垂下眼帘。沾了血迹的手背在身后。
     
      到了下午,罗慎远带她去看了运河。
     
      运河的确很热闹,船来船往,渔夫,贩卖货物的。还有往来的货郎,赶集的百姓。宜宁坐在马车里看了一会儿,却又不能下去。罗慎远又带她去了家酒楼吃饭,这家酒楼的茶点做得特别好。
     
      但是因着早上的事,宜宁的兴趣没这么强了。罗慎远也没有勉强她,没多久就带她回去了。
     
      等到了府上的时候,才看到有辆众仆妇簇拥的马车停在影壁。
     
      马车的车帘被挑开了,宜宁看到了一只玉白的手。然后是张清秀柔媚的脸。这位姑娘看着罗慎远时眼睛微亮,却又回过头,声音轻柔地对宜宁说:“这位就是宜宁妹妹吧?我倒是还没有见过呢。”
     
      宜宁看她周身的派头,再瞧这温柔如水的气质。心里猜测恐怕就是那位孙家小姐了!
     
      她未来的三嫂啊。
     
      宜宁向她微微屈身,笑着问:“正是,您可是孙家姐姐?”
     
      宜宁侧过头看罗慎远,她三哥和以往一样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也没有上前一步迎接人家。怎么对人家一点都不热情?好歹也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啊。
     
      *
     
      宜宁把孙从婉迎进了府里。到三哥院子外面的正堂坐下。
     
      孙从婉怀里抱着个锦盒,这时放在了桌上。
     
      丫头端了新鲜的杨梅上来,这杨梅颗颗饱满,粒粒紫红,看着便觉得酸甜可口。宜宁把杨梅碟推到孙从婉面前,微笑着说:“我早便听说过从婉姐姐的名声,一直不得见面。今日可算是见着了。”
     
      孙从婉梳了发髻,只簪了一柄玉簪,长得真是清婉。听了宜宁的话柔和一笑:“本是不该我过来的。父亲说有一物要我教给三公子,因此才前来了。不想却看到宜宁妹妹在这儿,若是早知道你在这儿,我该给你带些礼来的!”
     
      孙从婉说着话,有意无意地侧头看站在旁边的罗慎远。
     
      她早听说过这个宜宁妹妹虽是收养的,却很得罗慎远的疼爱。自然就有几分讨好之意。但看罗慎远待她比平日还要冷淡些,似乎不喜欢她突然来访,她就有点不知所措了。虽然是打着父亲的旗号过来,但也是因为久没有见到他了,心里想念得很。
     
      宜宁知道孙家小姐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看到孙从婉站在罗慎远身边,一方面觉得她与三哥倒也般配,三哥高大,孙家小姐柔婉清秀。但另一方面,宜宁心里又有点怅然,三哥便是要娶孙从婉吗?她英明神武的三哥也要娶妻生子的。
     
      罗慎远前世究竟是娶的是谁?她只记得他前世是成了亲的。就算不是孙从婉,也应该是个和她差不多的女子吧。
     
      “从婉妹妹派人送来就可以了,倒是不必亲自跑一趟。”罗慎远收了锦盒,做了个请的姿势,“去里面坐吧。”
     
      他又看了宜宁说:“我还要去忙,你招呼孙小姐。”
     
      宜宁听到他说忙,不由得就想起他刚才把鞭子卷在手里,手上沾的血……
     
      “你去忙吧,我跟从婉姐姐在院子里逛逛。”宜宁应了下来。他点了点头,背着手大步走出正堂,两侧的护卫也跟在他身后离开了。
     
      宜宁带着这位未来三嫂沿着荷池走了一转,小丫头捧着杌子茶水等物跟在两人身后。孙从婉待人接物非常有礼,十足的大家闺秀气质。说话又巧妙,再加上她爱屋及乌,因喜欢罗慎远,便看宜宁也舒服几分。不多久两人就亲近起来,聊来聊去又找到了共同爱好——茶点,便说得更亲热了。
     
      孙从婉说了十七八种素茶点,拉了宜宁的手道:“我知道这附近便有家茶楼的素点好,我平日一贯不能出门。不如明日跟你去瞧瞧,我们多找几个护院和婆子跟着去——到了二楼上,还能看到运河。”
     
      宜宁知道孙从婉说的那家茶楼,三哥下午就带她去了。她又不好推诿孙从婉的好意,就笑着说:“那从婉姐姐明日来找我就行。”
     
      两人沿着回廊慢慢往回走,就看到罗慎远正坐在正堂里和谁说话。这人穿着件官袍,四五十的年纪。罗慎远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两人正相谈甚欢。罗慎远回头看到两人,招了招手让宜宁过来。“宜宁……这位是孙大人。”
     
      那就是孙从婉的父亲,罗成章的老师,朝廷的正三品大员了。
     
      宜宁向这位孙大人屈身行礼,因跟外男见了不便,罗慎远就让她避去了正堂后面。隔着门倒是还能听到两人说话的声音。
     
      孙大人非常赏识三哥,这次来说是接孙从婉回去的。有意无意地向罗慎远问起罗成章来京的事。
     
      罗慎远听了回答说:“……家父不久就会来。”
     
      孙从婉走之前还进来跟她告别,宜宁等她离开了,才揪了刚走进来的三哥的胳膊,跟他说:“我看孙小姐倒也不错,人长得又漂亮。”
     
      她离自己有些近,手臂似乎能感觉到她的曲线。
     
      罗慎远让她好好坐在圆凳上。他才叹了口气说:“我对孙小姐无意。”
     
      宜宁听了他的话有点惊愕,两人不是都要说亲了吗……他怎么又对孙小姐无意了?要是真的对人家无意,他又怎么不拒绝?
     
      “我听孙大人的意思,是已经想让你们成亲了。”宜宁说,“孙小姐可是一直等着你的。你要是不喜欢她,早该推拒了——”
     
      罗慎远听了摆摆手说:“我有分寸。”娶了孙从婉对他来说绝对是有好处的,而且孙从婉的确很合适他,当时他也算是默认了父亲的行为。只不过后来他有了不该有的念头,不该起的贪欲,所以这门亲事才迟迟没有定下来。
     
      他能有什么分寸?
     
      宜宁皱了皱眉。她不太喜欢他总是这个样子,其实他们这些人都是这样的。想什么别人不知道,谋划什么别人也不知道。心里也许有算计,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算计什么。他这个样子,陆嘉学也是。或者这才是上位者应该有的心计。
     
      宜宁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犹豫片刻,低声问:“你——该不会喜欢的是……那位谢二小姐吧?”
     
      罗慎远听了心里冷笑,他站起身。槅扇外的夕阳的光洒在屋子里,宜宁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柿蒂纹褙子,身姿纤细,跟他比的确很娇小。夕阳的光照着她的手腕,纤细柔白,不堪一折。她倒是真的怕自己忍不住了……然后做出什么事来。
     
      其实早就知道不该接她回来的。她放在自己身边很危险,时刻不停地让他越发的焦躁。
     
      罗慎远俯下身跟她说:“我谁都不喜欢,你不要乱猜了。”
     
      宜宁望着他如深潭般的眼眸,觉得自己似乎动不了,只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看到他清晰俊朗的脸。难怪这么多人喜欢他……等到罗慎远已经走出去了,她才回过神来。
     
      松枝端了盘荔枝进来,跟她说:“小姐,这是三少爷让人给您准备的,刚从闽南那边运过来……”她刚一抬头看到宜宁,有点惊讶,“您怎么有些脸红,可是窗扇没开太热了?”
     
      宜宁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是觉得有点热,点头说:“……是有些闷,开窗透透气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