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01章

第101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程琅赶到影壁的时候,宜宁的马车刚走不久。
     
      他冷着脸走出大门,他的马车还停在外面。
     
      门口的小厮给他行礼,刚入夏的玉井胡同里满是榕树落下的嫩绿芽衣,落到了他的肩上。他却看也顾不上,上了马车就吩咐车夫赶路,越快越好。车夫听了他的话立刻挥鞭赶马,马车就疾驰出了玉井胡同。
     
      也许真的是心里执念太深,反而是患得患失起来。
     
      程琅靠着车壁,想起那人带着腊梅香气的手指。想起她抱着自己教念书,声音一句一句的从头顶飘落下来。想起得知她身亡的时候,他痛哭得跪倒在她的灵前。从此之后他就不再是那个躲在她身后的孩子了,他变成了另一个程琅。
     
      程琅闭上了眼睛,因手指掐得太用力了,指甲盖都泛着白!
     
      马车却吱呀一声突然停了下来。护卫挑开帘子道:“大人,有人找您。”
     
      程琅抬起头,冷冷地说:“没空,都给我赶开!”
     
      护卫有些为难地道:“……大人,来人是都督的人。恐怕您不得不去啊。”
     
      上次他已经得罪过陆嘉学了,若是这次再轻慢了他必然没有好的。程琅当然很清楚,因为他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
     
      他问车夫:“从这里到新桥胡同要多久?”
     
      车夫恭敬地答道:“大人,两三个时辰总要用的,到的时候恐怕也天黑了。”
     
      程琅缓缓地吸了口气,然后才说:“……去宁远侯府吧。”追上了又能如何?此事说来便没有人信,他自己是执念太深。且要真的是她,为何相处这么久她从未曾说过。难道真的是因为她不想见到他吗?要真是她不想见他,他追上去问了也是没有结果的。何况沈玉那事……要宜宁真的是她,恐怕他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况又还有个罗慎远在,那可不是个吃素的。
     
      他总有机会试探她的,要好好想想怎么试探才是。
     
      马车终于还是掉头往宁远侯府去了。
     
      陆嘉学刚见了内阁首辅汪远,下属把汪远送出了宁远侯府。他坐回书房里喝茶。茶盖才掀起三分,程琅便进来了。
     
      “舅舅。”程琅微低下头喊他。
     
      陆嘉堂抬头看他,他其实一直很欣赏自己这个外甥,何况又是姐姐唯一的儿子。程琅行事谨慎,天资聪明,他也愿意重用他。上次的事他权当是狼崽子刚长出了利爪,迫不及待地想要试一试锋利,毕竟也还是自己的外甥,他也没打算再计较了。
     
      “我听说你近日和新任大理寺少卿罗慎远走得近?”陆嘉学问他。
     
      程琅就道:“却也谈不上近,此人心机太重,唯有周旋而已。”
     
      陆嘉学听了就一笑:“正好,如今有个事情棘手。你可知道前几天因为贪墨被抓的浙江布政使刘璞?”
     
      程琅当然知道此人,这位刘璞在位的时候尸位素餐,贪污受贿成风,手下的官员也是层层的勾结包庇,犯了不少的冤案。前不久才刚被查出来,还是锦衣卫亲自押解进京的。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在路上让他给跑了,如今此人是不知所踪的。
     
      陆嘉学也不等他说话,就继续道:“当时动用锦衣卫抓他是徐渭授意的。”
     
      程琅这才抬头,觉得有些疑惑:“徐大人为何会管贪墨的事?”他心里略一想,“刘璞能从锦衣卫手中逃走,恐怕是有人帮他……难不成……”
     
      陆嘉学点头,笑了笑说:“自然有人帮他,是我帮他。我让宋诚带了三百精兵去救他出来,还被锦衣卫杀了两人。但是中途他的亲信被人挟持走了,现在我们正在找他这个亲信。”陆嘉学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现在我这里有了线索,此人就在大理寺少卿罗慎远手里。但是已经查探过了,人既不在刑部大牢里,也不在大理寺的牢房里,应该是被掩藏起来了。我需要你把这个人找出来,不能留在罗慎远等人手里。”
     
      程琅听了已大致明白了。
     
      难怪……他一直在想,究竟是谁能在锦衣卫手里救走刘璞,原来是陆嘉学!
     
      那现在看来,这个刘璞可能是陆嘉学的人,当然也更有可能是汪远的人。汪远和陆嘉学一向都是有合作的,两人之间本来利益就牵扯不清,而且陆嘉学很少跟这些地方官员往来,倒是汪远跟这些人来往甚密。刘璞手里应该掌握着什么重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很重要,所以徐渭才想亲自来管。
     
      但是陆嘉学,或者是汪远并不想让徐渭知道。
     
      他一拱手道:“外甥明白了,那我现在就去找此人。”
     
      罗慎远,那正好要对上他。
     
      陆嘉学嗯了一声,叫下属进来,派了几十个亲兵给他。程琅带着人出宁远侯府,抬头的时候,看到一轮上弦月正挂在天边,月色皎洁。
     
      他的思绪渐渐地平静下来,不能让外物扰乱了他的冷静。
     
      宜宁刚到罗慎远在新桥胡同的院子里,刚探出马车,就看到一只手朝她伸手来。
     
      她抬头看到是她三哥,便搭着他的手下了马车。
     
      新桥胡同这里住了很多新贵,三哥这个院子应该是刚买下来的,反正他也挺有钱的。院子气派也宽敞,回廊修得曲曲折折,太湖石堆砌假山,很有几分江南水乡的柔婉。府里伺候的仆妇众多,他带着她走在前面,边走边说:“……你的院子刚清理出来,你先在这里住着。母亲几天后可能就会来,到时候就住在你隔壁的院子里,你们好说话。”
     
      宜宁要住的地方是个五间七架的院子,从漏窗直接能看到水池里长的睡莲,还有垂下来的拂柳,非常的漂亮。就是天色已晚了,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楚。丫头们已经搬着东西进去布置了,宜宁发现这里面好些丫头原是伺候她的。现在看到她,均都有些激动。
     
      屋子里摆了张八仙桌,宜宁在绣墩上坐下来,发现地上铺着绒毯,华丽又软和……这屋子应该是很费心了。
     
      她让罗慎远坐下来,亲自给他倒水:“三哥,你现在一个人住这里吗?也没个人陪你说说话?”
     
      罗慎远看她殷勤地给他倒水,就解释道:“我不常住这里,这里去大理寺衙门不方便,如今我一般都住衙门里。”
     
      那应该就是为了她,特地把这里打整好了的……说不定还是为了她在这里住的。
     
      他惯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丫头们又都在收拾。接过她递过去的水时候,他突然碰到了宜宁的手,但他很快又收回去了。
     
      可能是因为很久未曾相处了,跟他相处起来有些不自在。
     
      宜宁暗想着,又跟罗慎远说话:“母亲写信给我,说罗二爷有意让你娶孙家的小姐。我还没有看到过我未来的嫂嫂呢?孙家小姐是什么样子的?还有上次我看到那位谢二小姐似乎也对你有意……怎么你到现在都没有说亲呢?我看你的几个丫头倒也都是水灵的长相,你……每天看着她们就没有特别喜欢的?”
     
      俗话说成家立业,别人在他这个年纪可能孩子都有了。他倒是也有几个贴身的丫头,但丫头要是收做通房了,便会梳了妇人的发髻。刚才看到那几个可都还是少女发髻。
     
      就是魏凌也是有几个通房丫头在的。男人在这种事上就算不热衷,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
     
      罗慎远听了看着她,难得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道:“你瞎管什么事。”
     
      她一个姑娘家,什么看着有没有喜欢的。
     
      宜宁心想她当然要管管,但看林海如送到罗慎远身边的丫头都是个顶个的漂亮,就知道她心里有多着急了。那些丫头也都是一颗心在他身上,这是最常见的。对于丫头来说,最好的便是能跟了主子做姨娘,不用发配出府或者随便配了小厮,更何况伺候的还是罗慎远。日夜都看着他,怎么会不喜欢。
     
      “你好好歇息,明日我带你到处看看。”罗慎远说着就站起身来。
     
      宜宁抬头看他:“你不多坐一会儿?”
     
      夜已经很深了,而且她又不是原来那个小女孩了,他再呆下去也不合适。她是自己把他当哥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男女有别。
     
      烛火照着她的侧脸,一张脸如白玉雕成,眉眼更有几分艳色,眼睛里似乎倒影着烛火的熠熠光辉,唇瓣非常的细嫩柔软。这种美是带着色香的,并不是单纯的好看……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心术不正的缘故吧。现在她这么的信赖他,那还是不要再坐下去比较好。
     
      随行的珍珠倒是反应过来,屈身说道:“三公子是该回去歇息了,您远道来接咱们小姐,倒也是辛苦了。”
     
      罗慎远来回奔波的确也是辛苦了。如今没人帮他操持家务,这府里的布置都是亲力亲为的,恐怕也是耗费了精力的。何况他刚做了大理寺少卿,日常肯定是很忙碌的,全国的重要刑狱案件都要送去大理寺那里,每天不知道要过手多少案宗。
     
      “那就明日再说吧,我送你出去?”宜宁站了起来。
     
      罗慎远摆摆手让她别送,又笑了笑说:“你还是休息吧。这府里你又不认得路,送我做什么。”
     
      他起身整了整官服衣摆,这才走出去了。守在门外等他的小厮和护卫跟了上去,还有几个留在了宜宁的院子外面,替她守着。
     
      宜宁在临窗的大炕上坐下来,望着夜色里他离去的挺拔身影,片刻后收回视线,青渠已经把洗脚水端进来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