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99章

第99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宁这晚并没有睡好。
     
      将要入夏了,凌晨的时候迎来一场暴雨,狂风摇曳庭中大树的树冠,暴雨夹杂着滚动的闷雷声。她被雷声吵醒了。
     
      松枝本来是进来灭一盏蜡烛的,却看到宜宁还睁着眼睛。她吓了一跳:“小姐,您怎么就醒了?”
     
      宜宁让她把蜡烛留着,反正她也睡不着了。她披了件外衣,低头就看到自己手腕上显眼的红痕……皮肤还是太娇气了,稍微用力就能留下痕迹。
     
      松枝出去通传,青渠就端着药进来了。她进来的时候看到宜宁正靠着窗,茫然地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尚未亮起的天色中,庭院里满是雨水吹打下来的残枝枯叶。她的小脸宛如莹莹的白玉,在灰暗的天色中透出淡淡光辉。
     
      青渠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精致好看的小孩,跟农庄的孩子完全不一样。她是很想逗一逗她,跟她亲近的,却被告知这位是七小姐,碰也碰不得一下。那个粉嫩小团子日渐的长大了,明明就该是娇贵的,却被那混账东西给欺负了去……看着这么可怜。
     
      她把药碗放下了,低声跟宜宁说:“要是国公爷那一拳没废了他,奴婢也要帮您废了他……”
     
      宜宁这才回过神来。任是哪个女子遭遇这种事都是怕的,她怕倒也是怕,不过她已经经历过这么多事,如今也已经缓过来了。她笑了笑问:“你要怎么废了他?”
     
      青渠又说:“等他走到小巷子里,就套了麻袋来一通闷棍。别说是废了他,打残也是能的!国公爷只是废他子孙根,我看还是便宜他了。”
     
      其实这是魏凌的顾虑而已,要真是伤及沈玉的性命,这件事就纸不包火。所以魏凌为了她的名节考虑,是肯定不会对沈玉下杀手的……宜宁明白魏凌的心思,她甚至也明白魏老太太为什么维护赵明珠。但她还是不由得对赵明珠厌倦。
     
      她抬头,突然发现珍珠没有在屋内:“珍珠昨晚没有回来?”
     
      松枝与青渠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窗外的瓢泼大雨一直没有停过。
     
      宜宁心里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魏凌,不会真的要了珍珠的性命吧?
     
      她叫了玳瑁进来,赶紧让她去魏凌的那里看看。
     
      魏凌其实也没有睡下。他把那些知道此事的丫头婆子都处理了,心腹的自然不说,别的不是的就变卖发配。那两个在门口伺候的小丫头,更是被活活打死拖了出去。他怕这些动静吓到了宜宁,自己就在堂里吩咐了。魏老太太那边的人手连夜就被换过新的,都是他的人。最后他才把珍珠找进来……此时天都快亮了。
     
      熬了一夜了,他眼睛里也有淡淡的血丝,告诉珍珠说:“这次我不罚你。”
     
      珍珠本来是抱着必死的心的,听了魏凌的话突然抬起头。
     
      “宜宁为你求了情。”魏凌继续说,“以后你这条命就是她的……怎么处置就是她的事了。”
     
      珍珠紧绷的身子这才软了,死里逃生,她给魏凌磕了两个头,魏凌挥了挥手让她先回去。外面还有军营的人在等着他。
     
      等珍珠回到宜宁那里的时候,宜宁正在梳头。
     
      珍珠从玳瑁手里接过篦子,按照往常那般给宜宁梳头。梳着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最后突然抱着宜宁大哭不止。
     
      宜宁叹了口气,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背。
     
      庭哥儿跨进门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哭声,他朝宜宁这里奔过来:“珍珠姐姐,你这是在哭什么啊?”他昨晚早早地被佟妈妈哄着睡了,根本不知道发现了什么。他看到珍珠拉着宜宁的手,又问,“你拉着姐姐做什么,姐姐你快起来吧,我还想跟你下棋!”
     
      珍珠这才擦了擦眼泪,站起身道:“庭少爷,小姐生病了,今天不能陪你下棋了。”
     
      庭哥儿睁大了眼睛。小短腿两下就翻上了罗汉床,凑到宜宁身边仔细看她,发现她的脸色的确很差。
     
      宜宁把他的小脸推开了些说:“小心我过了病气给你……自己跟小丫头去玩吧!”
     
      庭哥儿却在她身边盘坐下来,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说:“你好像哭过。”
     
      他一副颇为认真的样子,伸出小手摸了摸她的眼睛,“佟妈妈跟我说,哭过第二天起来,眼睛就肿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要告诉我,我是你的弟弟,以后要保护你的。”
     
      宜宁摸了摸他的头:“没有人欺负我,你要是不去玩,我就让珍珠拿了字帖给你练……”
     
      庭哥儿听到这里连连说要出去玩,一翻身就下了床。屋子里的丫头总算被他逗笑了。
     
      庭哥儿跑到门外的廊柱那里等了好久,终于看到珍珠过来了。他把珍珠拉到一旁,小声地问:“珍珠,姐姐究竟怎么啦?”
     
      珍珠犹豫了一下,轻声把事情的经过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了他。
     
      不过一会儿,魏老太太带了赵明珠过来看她。
     
      经过一夜他她似乎也憔悴了不少,站在魏老太太身边话都不敢说一句。宜宁与魏老太太说话总显得有些冷淡,魏老太太就拉着宜宁的手叹了口气,“……宜宁,我知道你会怪我。但是她……她家里的情况实在是太遭,送她回去跟杀了她也没有区别啊。”
     
      宜宁抬起头看着魏老太太,轻声说:“宜宁未在您身边长大,您可怜您养大的明珠姐姐是应该的。您曾经跟宜宁说孔融让梨的道理,我想想倒也是如此。我答应留下她,不是因为我心肠好,而是因为您想留下她。”
     
      魏老太太听了眼眶就泛红:“什么孔融让梨的,是我说的不好!是我不好!祖母再也不会跟你说这些话了……”
     
      她想要摸一摸宜宁的头,宜宁却避开了她的手,叹了口气说:“祖母,我头疼想休息一会儿。”
     
      魏老太太一愣。赵明珠在旁看到,立刻就拿了她带过来的糕点给宜宁:“宜宁妹妹,这个是今年新做的羊乳酥酪……你肯定没有尝过吧?”
     
      门外却传来庭哥儿的声音:“姐姐!我的七巧板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
     
      赵明珠看到庭哥儿进来了。想到往日庭哥儿对她的亲近,原是她没有好好顾着他。手里也拿了点心递给他说:“庭哥儿,倒是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你最近也都不来找明珠姐姐玩……要不是到宜宁妹妹这里来,恐怕还看不到你呢!”
     
      谁知庭哥儿走到她面前却停住了脚步,孩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却有些不解地问道:“明珠姐姐,你不是跟我说过,要是跟宜宁姐姐太近的话,宜宁姐姐就会把我的东西抢走,要我不能跟宜宁姐姐太亲近吗。怎么……明珠姐姐不怕你的东西被抢走吗?”
     
      庭哥儿这句话一出,魏老太太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宜宁也有些惊讶,看向庭哥儿。
     
      赵明珠一时慌乱,手上的点心都掉到了地上。庭哥儿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她立刻说:“庭哥儿……我……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啊!你小小年纪可不要胡说!”
     
      庭哥儿却无辜地赖到魏老太太怀里,扯着魏老太太的衣袖说:“祖母您从小教导庭哥儿不要撒谎,我从来都不撒谎的!”他说,“我怕就像明珠姐姐说的那样,所以我一直都不敢亲近姐姐……”
     
      魏老太太气得手都发抖起来,她说道:“好,我知道。我们庭哥儿是从来都不说谎的!”
     
      她突然站起来,对宜宁说:“……今日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你吧。”似乎多看一眼都觉得愧疚,径直地往外走。
     
      赵明珠咬了咬唇,连忙跟在她身后。
     
      她刚走了两步要追上魏老太太了,魏老太太就突然停下来。冷冷地看着她说:“我是娇惯你,纵容你。但从来没教过你害人,教唆别人。你居然还教唆庭哥儿不亲近宜宁?你究竟长得是什么心肠?你还做过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赵明珠根本无从辩驳,急得边哭边说:“外祖母……那些我都知道错了啊……我都知道了!求您饶了我吧!”
     
      魏老太太一把挥开她的手,扶着宋妈妈就上了软轿,冷冷地道:“起轿吧。”
     
      赵明珠跟在魏老太太的轿子后面边哭边追,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最后瘫软在路上。
     
      没有人敢去扶她,满英国公府都知道,这位如今是表小姐了。刚被英国公厌弃,如今又被魏老太太厌弃。留在英国公府也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
     
      伺候她的那些丫头十有八九都被魏凌发卖了,唯有素喜等几个留着,但也不敢去扶。
     
      如今怎么对这位明珠表小姐,恐怕都要看着魏凌和宜宁的脸色才是了。毕竟那才是正经的主子,而这个已经不是了。
     
      屋子里,宜宁把庭哥儿拉过来,问他:“刚才那些话……是你自己想的?”她发现这个弟弟果然不愧是魏凌的儿子,弯弯肠子也不少。
     
      庭哥儿却说:“我知道她欺负你……而且我说的都是实话!她原来就是这么说的。她欺负你生病了,我也欺负她……”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语气却很坚定,“反正我只有你一个姐姐。”
     
      宜宁听了就笑了笑,抱着他亲了口。
     
      “姐姐喜欢庭哥儿。”宜宁跟他说,“以后咱们庭哥儿长大了,肯定是个威震四方的将军。”
     
      小屁孩的小脸一红,扭扭捏捏的坐在她的怀里,又受不得她亲般别过头。然后挣脱了她的怀抱,又跑出去跟小丫头玩了,反正他是坐不住的。
     
      魏凌从珍珠口中得知了这件事,差点把茶杯给捏碎了。他缓缓地吐了口气说:“以后告诉她身边的人,表小姐的言行举止都写了册子,交给你过目。但凡有不妥的,立刻给我赶出去!”
     
      珍珠屈身应喏,去赵明珠那里吩咐了。
     
      魏老太太听说的时候正在念佛,给老英国公祈福。她闭上眼叹了口气说:“……随魏凌去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