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97章

第9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偏房里放了个小炉子煮茶,珍珠帮她端了一杯来。这处修得极雅,是酷暑的时候用来避凉的,但因还未到酷暑,这处来的时候不多,前几天才刚拾掇出来。还未来得及布置茶房。
     
      但是风景却是极好的。窗外遍植墨竹,下面就是水波荡漾的湖面,这时候开满了碗口大小的睡莲。竹帘子挑开就能看到房山那边的戏台一角。但是正看过去是波光潋滟的湖面,微风拂面的非常舒服。
     
      宜宁靠着贵妃椅的迎枕,只觉得头一抽一抽的疼。吹着风就更疼了,风光都顾不上看,叫珍珠去把竹帘子关上了。
     
      珍珠捧了茶给她,有些忧心地道:“不如我去请青渠姑娘来给您看看……”眼看着她是疼得越发厉害了。
     
      这个偏头痛的毛病听说小宜宁的生母也有,但是长姐没有,她却又有了。宜宁捂着额头叹了口气:“不过就是喝头痛散,治根不治本的,还是算了吧。我好好睡会儿便是了。”让珍珠先下去了。
     
      珍珠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台阶下两个刚留头的丫头在玩百索。小丫头们一看到是珍珠,吓得连忙立正了。珍珠怕她们吵着了宜宁休息,训斥说:“都不准再玩了,到院子外头守着去。”
     
      她叫了偏房的两个婆子,准备让她们划了船去采一些荷花苞。
     
      两个小丫头乖乖地去守在门口了,珍珠才带着两个婆子出门。刚走了不久,沈玉就寻到了这里来,他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个小丫头,笑着问她们:“你们小姐可是在里头休息的?”
     
      其中一个小丫头点点头,活泼地问他道:“您是哪位?”
     
      “忠勤伯家的沈公子。”
     
      另一个丫头胆小一些,听到忠勤伯家的名号之后忙拉了拉同伴的衣袖,说:“沈公子!我们小姐在里面休息呢,珍珠姐姐说不能吵着了。您找小姐可有什么要紧事?不如奴婢给您通传吧!”
     
      “不必了。”沈玉笑了笑说,“我跟她说两句话就行的。她既然在休息,也不用你们通传了,免得扰了她休息反倒怪了你们。”
     
      两个小丫头一直在偏房伺候,也不过是做些简单的杂事,能跟忠勤伯家的公子说两句话已经不易了,哪里懂得别的东西。早听说忠勤伯家和她们府往来甚密,也不敢阻拦了沈玉。就屈身道:“沈公子有吩咐尽可叫了奴婢。”随后让沈玉进去了。
     
      偏房里还点着一炉香。
     
      这偏头痛的时候,对声音和味道都格外敏锐,平日闻着觉得清新淡雅的栀子香,却也变得不好闻了。
     
      宜宁扶着额头坐起身,叫了两声珍珠却没有人应。她便只能自己去端香炉,刚站起来就觉得一阵眩晕的抽痛,脚下踉跄几乎站不稳。谁知立刻有人半抱般地接住了她,温声问道:“宜宁妹妹,你怎么了?”
     
      宜宁恢复了些清醒,才发现抱着她的人居然是沈玉!
     
      她立刻震惊地推开一步,想到也是他接住了自己,勉强笑道:“沈玉哥哥,你……你怎么在这儿?”
     
      沈玉清秀的脸露出微微的笑意,他走近一步说:“宜宁妹妹,上次让母亲来求亲,是我唐突了。你别怕……我是来找你说清楚的。”
     
      他看到宜宁勉强扶着贵妃椅的扶手,她纤弱的身子靠着椅子。嘴唇好像是因生病要更红些,比平日显得更加明艳,鼓鼓的胸脯微微起伏着,让人移不开目光。而且她这么柔弱,根本就不能拒绝自己,无论怎么对她都行……
     
      想到这里,沈玉仿佛进入某种迷幻之中。英国公不愿意让他娶她,但是他明明这么喜欢她。
     
      如果真的让她被迫与自己在一起了,那么无论英国公怎么反对,都不可能阻止得了。
     
      宜宁却觉得沈玉有些危险,他慢慢地朝她靠近,表情渐渐地深了。她退无可退地靠着墙,喊了一声珍珠,却没有人回答她。宜宁这才有些慌乱了,立刻就要夺门而出,却被沈玉一把扣住了手腕,还捂住了他的嘴。她整个人都被按进他怀里,宜宁想要挣扎,但是她本来力气就小,沈玉轻而易举地按住她。
     
      “宜宁妹妹!你不要着急,我是喜欢你的。”沈玉有些急躁地在她耳边说,“你不要喊,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这沈玉是疯了吧!宜宁反手就想打他耳光,但他却立刻压了下来。宜宁两世为人,从来没感觉到过这种女子的无助,只觉得他强迫地压下来,嘴唇还凑到了她的脸边,几乎立刻就碰到了。
     
      “……你放”宜宁被他捂着嘴,艰难地说,“我不喜欢……不要!”
     
      沈玉听了却按住她的肩说:“你喜欢的!”只要她成了他的,他们以后就能在一起了。
     
      宜宁只恨自己体弱,不然早把沈玉踹飞了。如今却只感觉到他压在自己,他盯着自己,似乎呼吸还渐渐加粗了。
     
      她无力挣扎,心里隐隐地发寒,越来越觉得害怕。
     
      *
     
      最后一枚黑棋落定,胜负已分。
     
      程琅虽然输了却也不急,一枚一枚地捡了棋子说:“几年前我寻访保定,曾遇一高僧,棋艺超群。除了那位高僧,罗大人还是第一个破了我棋局的。”
     
      罗慎远喝了口茶,他又不能告诉程琅。当年那盘也是他帮道衍下的。
     
      “不过罗大人即将要任职大理寺少卿,恐怕要小心了。据我所知,今天便有四个言官向皇上递了折子弹劾你的。”程琅说,“还未上任便被弹劾,我倒也是第一次听说。”
     
      罗慎远倒是难得地笑了笑:“多谢程大人关心了。”说罢侧头问身边伺候的丫头,“你们小姐在何处?”
     
      丫头也不敢看他,这位新科状元长得太俊朗了。她低头屈身应道:“小姐应该在后山看戏。”
     
      罗慎远知道那小丫头不喜欢看戏,肯定是坐不住的。原以为她会过来找自己,居然一直没有过来。
     
      “她觉得唱戏吵得很,必是不爱听的。”罗慎远摇头,“罢了,我去找她吧。”
     
      程琅听了却抬起头。
     
      “宜宁不喜欢看戏?”他问道。
     
      罗慎远看了他一眼,程琅重复这句话什么意思?
     
      程琅苦笑片刻,罗宜宁啊罗宜宁,怎么能跟她这么像!实在是太像,有的时候他都有种恍惚的错觉。
     
      但是没有人能取代她,再像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却不会这么无动于衷了。若是这孩子真的与她有几分渊源,要是有什么意外,恐怕他也会看不过去。就当看在她的份上提点罗慎远罢了。程琅放下了手中的棋盅,说道:“刚才看到宜宁往偏房去了……忠勤伯家的世子跟着去了。你也过去看看吧。”
     
      他当时虽然看到了,但对沈玉这人也算是了解。这家伙金玉其外内是草包,但是让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还是不可能的。最多就是纠缠于宜宁,因此他当时也没有想着过去看。
     
      罗慎远听到他的话,脸色微微一变。
     
      程琅几乎可以断定,他知道忠勤伯家世子跟宜宁的关系。
     
      但是这件事分明就是世家秘辛,谁也不会胡乱说了出去,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论如何,罗慎远已经沉下了脸色,问身边的丫头声音非常低沉:“——偏房在哪里?”
     
      程琅都被他的脸色给吓到了。他跟罗慎远也算是旧识了,这人做什么都是一副云淡风轻沉默寡言的样子,他从来没看到过他这么阴沉的神色。他不禁跟着站起来道:“你也不用急,忠勤伯家的世子沈玉还是知道些分寸的……他父亲正准备给他请封世子。”
     
      罗慎远只是扔了一句:“看了再说吧。”很快就大步走出了凉亭。
     
      程琅也跟了上去,丫头在前面领路。这个罗慎远此刻倒是有了几分迫人的气势,来往的婆子都纷纷避开。等到了偏房外面,只看到两个小丫头守着,看到几人过来有些惶恐,忙上前问道:“几位有何贵干……”
     
      罗慎远心里的预感越发糟,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想到他探查过沈玉做过的那些破事,看着这两个丫头已经不想应付,语气已经是严厉了:“滚开。”
     
      两个小丫头都被他吓了一跳,拦也没拦住,罗慎远冷着脸径直地走了进去。
     
      房里正好传来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罗慎远一觉踹开了房门。就看到屏风翻到在地的香炉,还有压在宜宁身上,正制住她的沈玉……
     
      沈玉也没想到突然有人闯进来,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一把揪起衣领。他甚至没能反抗这个力道,就被迎面来的拳头迎头痛击。他挣扎着要反抗,但又是毫不留情的一拳揍下来。
     
      程琅听到屋内的动静已经暗道糟糕,他转过身,对身后的丫头婆子一字一句地道:“今日之事,谁要是敢走漏了半句,就要小心自己的命了!”吓得几个丫头婆子立刻跪地,那两个小的已经是瑟瑟发抖。
     
      宜宁头疼欲裂,又抵抗不得。她不知道是不是哭了,只是浑身发抖使不上力。只感觉到沈玉压着她的手,在她的脖颈边探索。突然就有人快步走了进来,一把拉开了沈玉揍他,直到揍得沈玉跪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他才走过来,把她凌乱的衣衫整理好,伸手拿了旁边的一件褙子裹在她身上。
     
      宜宁看到是他高大的身影。
     
      是罗慎远。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那个救她的人。在祠堂罚跪的时候是,发高烧的时候也是。她对他属于兄长的依恋之情非常强,不禁伸手就抱住了他,低低地喃喃着:“三哥……”
     
      罗慎远刚才看到她衣衫凌乱的样子,差点想把沈玉杀了。
     
      她长这么大……他怕吓着她,从来不曾对她表露过兄妹之外的感情。
     
      他很清楚,宜宁把他当哥哥看。就算她已经不是罗家的孩子,两人兄妹的身份都改不了。且他初入仕途便得高升,官场之上步步都要谨慎小心。若是让别人知道,他竟然对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产生什么感情……他恐怕也别想混下去了!
     
      但是现在他竟然什么都不想管了。罗慎远把她抱起来,听到她喊自己,他低声爱怜地说:“三哥在这里……眉眉,不要怕。”
     
      宜宁揪着他的衣领,她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温暖的味道,渐渐地安心了下来。眼泪却不禁流了下来。
     
      趁着她现在神志不清,他低头吻了吻她的侧脸,嘴唇触及就是柔软清香的肌肤。她不会在意到的。“没事了,我不会放过他的,没事了眉眉……”
     
      他一把把她打横抱起来,走出了门外。
     
      程琅见到他抱着宜宁出来,脸色都变了!他走过来要问什么,就听到罗慎远淡淡地说:“……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也不想问你。沈玉在里面,你先把他扣起来再说。”
     
      他说完之后抱着宜宁径直往前走去了。
     
      程琅进去之后,就看到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沈玉,十分的茫然。
     
      让罗慎远把他打成这个样子,肯定不单单是因为跟宜宁说了几句话……程琅倒吸了口凉气。好他个沈玉,居然真的干出这等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