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93章

第93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她走在罗慎远的身后,被迎面的冷风一吹才觉得清醒几分。
     
      看到前面高大的身影,想起他在自己幼年的时候,他无数次地挡在她面前护着她。
     
      怎么就有了这种古怪的感觉了呢?还是刚才的境况实在是古怪。他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笑笑问她是不是撞疼了。
     
      宜宁只能把它归咎于自己想多了,毕竟罗慎远是看着她长大的。虽从名义上说已经不是她的兄长,但毕竟是有兄妹情分在的。再者他现在中了进士,应该要考虑跟孙小姐的婚事了。她还没见过这位孙小姐,以前总是在想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
     
      等她到了静安居的时候,避到了西次间里,才发现屏风下居然站着不少小姑娘。
     
      几个熟脸都在里面,推推搡搡的,又是不好意思又是好奇,脸色微红,目光闪烁。
     
      宜宁看了看正堂里她的三哥,时过境迁,她差点忘了这家伙有多受女性的欢迎。甚至比程琅还受欢迎,毕竟他什么都没做,小姑娘们每次却多看他几眼都会脸红,有些内向的甚至说不出话来。
     
      罗慎远拜见了魏老太太,魏老太太笑着扶他起来。罗慎远坐下,听到隔着屏风,传来小姑娘叽叽喳喳讨论的声音。他知道是在说他,实在是见得多了。他举拳抵着唇低哼了一声,听到里面的动静立刻停了停,一度静止了。
     
      宜宁看到小姑娘们围在屏风前,因为罗慎远的动作没再说话了,随即讨论得更热烈了,只是声音小了许多。她有些郁闷,为什么他这么受小姑娘欢迎?长得也不见得比程琅帅啊。
     
      丫头过来说魏老太太叫她过去,她才走出了次间。站在魏老太太身侧的赵明珠看她过来了,方才拉了拉她的手,轻声问:“这就是你三哥?”
     
      上次去罗家,她可没有见到过罗慎远。论起来他是不如程琅好看,但这个人身上有种奇特的气质,叫人不由自主地注意他。
     
      宜宁定定地看了她一眼,赵明珠就摆手说:“我没别的意思,是嘉柔想让我问你,你三哥喜欢什么点心……”
     
      沈嘉柔?宜宁往屏风后看了一眼。她看到沈嘉柔微微探出头。
     
      她三哥虽说没有娶妻纳妾,但是身边爱慕他之人不少,家中的丫头估计也是趋之若鹜,罗慎远可不会对一个小丫头有兴趣。
     
      宜宁跟赵明珠说:“他不喜欢吃点心。”以前虽然是常买,但俱因她喜欢的缘故。
     
      魏老太太让宜宁过去,宜宁在她旁侧坐下,魏老太太就笑着说:“原说你知书达理,竟是有个状元哥哥的缘故。”且中了状元的第二天就上门来看她,可见当初在罗家的时候,罗慎远也是非常疼爱宜宁的。魏老太太摸了摸宜宁的头,告诉罗慎远,“以后英国公府便任你往来,宜宁这丫头叫你教得好,字写得最漂亮了。她若是有个状元郎当她的老师,是最好的。”
     
      言下之意竟然是想让三哥继续来教她。
     
      宜宁知道魏老太太这是为她好,但是罗慎远如今是状元,又怎么忙得过来呢?
     
      她正要拒绝,就听到罗慎远说:“她自小就是我在教,老太太愿意,我便继续教她。”
     
      他就这么答应了?宜宁连忙说:“其实不用的,我平日也跟着程琅表哥学一学,怕麻烦了你……”
     
      罗慎远道:“我平日也不是很忙。”
     
      “我倒是还要跟你说个事,今儿有个贵客来访。”魏老太太跟宜宁说,“你原来没见过她,我跟她的祖母是手帕交,她是难得来走动的。一会儿她来了我指给你看,她祖父就是当今的礼部尚书谢尧。”
     
      礼部尚书谢尧的孙女?宜宁听着觉得有些耳熟,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这番说完了话,魏老太太让人在花厅备下了茶点,请众人一起过去。
     
      宜宁走到回廊上,才看到花厅里有个少女迎面走来,身后也是仆妇簇拥着。她穿了如意纹的水红褙子,赤金的凤衔珠金簪,一双漂亮的凤眸,气度高华。她笑着给魏老太太行了礼请安:“祖母让我代她给您请安,愿您康泰。”
     
      宜宁看着这个少女片刻,突然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这个少女名叫谢蕴,是她的长嫂谢敏的侄女。也是程琅日后的妻子。
     
      谢蕴出身名门,祖父是礼部尚书。自小就是饱读诗书,才华横溢,宛如另一个谢敏。因此她也格外喜欢谢敏一些。宜宁也是看到过她的,她记得谢蕴这个小姑娘很小的时候就傲得很。到宁远侯府来玩的时候,除了她姑母谢敏之外,眼里几乎没有别的人。
     
      她和赵明珠不同,赵明珠是英国公抱养的。但是她是正统的高门嫡女,从小就是一等一的教养,她看不起别人那是正常的。
     
      魏老太太承了她的礼,笑着跟宜宁说:“这位就是谢家二小姐谢蕴。比你大三岁,你该叫姐姐。”
     
      谢蕴一双凤眸便在宜宁身上扫了一眼,她微微一笑:“我是听说过宜宁妹妹的,是国公爷刚寻回来的女儿。倒是长得漂亮。”
     
      谢蕴是谢家这代唯一的嫡女,谢家绵延百年,谢大学士又是荣宠三朝的肱骨之臣。就得了这么个嫡孙女,从小也是万般的娇养着,何况她天资聪慧。这在场的众位小姐,她扫一眼也就跟宜宁说几句话,也不见得多热情,语气不温不火。等赵明珠叫她谢蕴姐姐的时候,她只是微笑点头。
     
     
      在场的世家小姐都有些惧她,她才女的名声也是满京城都知道。
     
      “……你宜宁妹妹的书法好。”魏老太太带了众人坐下来,跟谢蕴说,“你们有空可以比试比试。”
     
      谢蕴觉得宜宁年纪小,且是养在外面的,根子浅,与她比自然是不能的。她就问:“那宜宁妹妹师承何处?我跟着我家祖父练字的。”
     
      想到要叫当初那个一脸骄傲的小姑娘为姐姐,宜宁还是觉得有点奇怪。其实她这方面的天资一般,如今写得好全是勤能补拙的缘故,一比就现原形,她还是了解自己的。谢蕴却是从小就出了名的聪慧,先皇都曾亲口夸赞谢家二小姐。
     
      宜宁只是笑笑说:“我闲时的涂鸦小作,谢蕴姐姐名满京城,比怕是不能的。”
     
      谢蕴自小被夸习惯了,宜宁的话她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她优雅地放下茶盏,继续说:“宜宁妹妹想必是自谦了。不知保定还有什么名师?我倒是听说过几个,宜宁妹妹是跟雪斋居士学习,还是跟着曹大学士呢?”
     
      谢蕴是名门世家,接触到的人也无不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这两位的确名震天下,但在保定几乎门不出户地隐居,除非是谢蕴的祖父,谢大学士这类文坛泰斗类人物,根本没有人能请到。
     
      难怪别人在这位谢二小姐面前都要败下阵来。这等见识和眼界,普通的闺阁小姐哪里会有。
     
      宜宁正要说话,就听到门外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她师承于我。”
     
      宜宁听到声音抬起头,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背着手进来。反倒是对面的谢蕴似乎有些惊讶,站了起来看着他说:“是你……罗慎远!”
     
      宜宁不知道谢蕴跟罗慎远是认识的。
     
      罗慎远走到了宜宁的身边说:“罗某也不是什么名师,不能与谢大学士比。谢二小姐还是不要为难小妹了。”
     
      谢蕴看他表情沉静,就抿嘴一笑说:“上次我看到你,想与你对诗你都不肯。如今你居然跟我说话了?”她瞟了宜宁一眼,“宜宁是你的妹妹?那我更要跟她比一比了,至少看看你这位新科状元教得如何吧。”
     
      罗慎远皱了皱眉道:“谢蕴!”
     
      宜宁却想三哥恐怕跟这位谢二小姐不仅认识,还是有些熟的。不然三哥这么有礼的人,也不会生气了就直呼其名。
     
      “罗三公子的书法连祖父都要称赞。”谢蕴看着罗慎远,目光一刻也没有移开,“想必教出来的徒弟也不差吧。”
     
      宜宁总算是看明白了,这位谢二小姐……居然对她三哥有那么点心思?
     
      但她……分明就是程琅的妻子啊!
     
      宜宁突然又想起,程琅对他日后的妻子实在不算是太好。纳了三房妾室,且谢蕴生产之时,他甚至还在宁远侯府跟陆嘉学下棋。听说生了个男孩,眼皮都没有抬过。难道也有这个缘故在里面?
     
      宜宁觉得这些人事真是复杂,许多她前世不知道的东西似乎在慢慢地显现,仿佛有一条不知名的线要把这一切串联起来。她逐渐慢慢地看清楚了,自己前世一直不太明白的那些事。却反倒是觉得有些可笑了。
     
      宜宁几斤几两罗慎远还是清楚的,让这丫头唬人可以,跟真正练出来的谢蕴怎么比。罗慎远平息片刻,淡淡说:“小妹年纪尚轻,还笔力不足。”他叫人拿笔墨过来,“谢二小姐真是想比的话,我来替她吧。”
     
      谢蕴并不服输,上前一步笑着说:“新科状元这可是欺负人?状元如今名满天下,胜了我也是胜之不武吧。”
     
      罗慎远则抬起头,看着她说:“谢二小姐也名满天下,跟我尚不足十四的小妹比,是不是也轻而易举?”
     
      谢蕴听了就脸色一红,看到罗慎远笔直地站在她面前,她不知怎的又开口说:“罗三公子护着妹妹就算了,我又不是那等欺人之人。只要三公子把我上次出的灯谜对上,这也就算了,我还是不为难宜宁妹妹的。”
     
      原来还真是有些过往的。
     
      宜宁想也想得出来,谢蕴一向最敬重有才之人。她是眼高于云,但若是你有一两分的才华,便格外的高看于你。
     
      罗慎远却说:“谢二小姐,上次你追问时罗某已经说过了,罗某所学为制艺文章,八股骈体。与你比的确也是胜之不武。”
     
      闺阁小姐的才华名声再大,又非真正要科举做官的,怎么可能与真正的进士比。
     
      谢蕴听了咬咬唇,一时又说不出话来反驳他。
     
      既然是她引起的问题,宜宁倒也不会不管。
     
      “我倒是可以跟谢蕴姐姐比,但是不比书法也不比绘画。不然让别人听去了,说是谢蕴姐姐欺负了我,即便胜了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宜宁上前一步,跟谢蕴说,“谢蕴姐姐可会琵琶?”
     
      宜宁会弹琵琶,而且弹得还不错。
     
      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宜宁前世的生母就会弹琵琶,虽然生母没了,但是乳母便也教她。说起来怪了,别的学起来总是这般那般的不好,这个倒是一点就通。只不过是原来的祖母不喜欢器乐,她才不怎么弹而已。她记得谢蕴也是从小学琵琶的。
     
      谢蕴听了宜宁的话才看她。知道人家给她台阶下,嗯了一声说:“……我是自小跟着母亲学的。”
     
      魏老太太见状就笑了笑:“原是我思量不周的缘故,练琵琶也好。”吩咐宋妈妈去取两把琵琶过来。
     
      罗慎远看了看宜宁,他不知道这小丫头还会弹琵琶。
     
      宜宁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弹过琵琶了,还是上次在魏凌的库房里寻了一把才起了兴致,魏凌见她喜欢就直接让她搬回去了。如今触着琵琶的弦还是觉得有些陌生。她坐到了正堂的太师椅上,抬头听谢蕴的弹奏,她弹的是昭君出塞。指法熟练,调子婉转,不愧有才女之名。
     
      谢蕴弹奏完之后满堂喝彩,谢蕴仿佛没听到般,她放下琵琶看向宜宁,这小丫头的指法看着有几分样子。
     
      宜宁拨了拨琵琶弦,叮叮咚咚几声轻响,听着有些生疏。
     
      谢蕴就皱了皱眉。
     
      宜宁根本不管别人什么表情,试了几个音才定好弦。她十指微动,便有一阵低哑的琴音响起。尔后急促,鼓点般的细密,曲调却又悲怆,鼓点越来越快,似有种战场的沉闷和苍凉。
     
      谢蕴的表情才有了些变化,而所有人都看向宜宁。
     
      宜宁穿了一件湖青色素缎褙子,雪白的湘群,槅扇照入的阳光中有种别样的光辉。她抱着琵琶,金色的光辉洒在她身上,竟有些耀眼了。她的表情似乎跟着曲子变得平静肃穆起来,似乎也有些苍凉。
     
      霸王卸甲,与十面埋伏为一套曲子。只不过十面埋伏是战歌的壮阔,霸王卸甲却是战败的悲凉。她一向最喜欢这首曲子,也是生母最喜欢的。如今弹来那种情绪竟也渐渐弥漫上来,竟想起当年乳母教她的时候,如何的认真和用心。她年少时体会不到的悲凉,只有渐渐长大之后才明白。当年她弹给陆嘉学听,他也只不过是听了笑笑,拧着她的脸说:“人家都是花好月圆阳春白雪,你却给我弹这个!”
     
      她只当陆嘉学是混不吝的,没有认真地听她弹。
     
      静安居外,侍卫护拥着,魏凌正与陆嘉学在往静安居的路上。
     
      陆嘉学的脚步突然停住了,他听到了隐隐的琵琶声传来。
     
      魏凌看他停下了,似乎驻足细听,就笑道:“不知弹的是什么曲子,听着倒是还不错。”
     
      陆嘉学听了很久,才轻声说:“是霸王卸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