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92章

第92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罗慎远走出太极殿的时候,外面是层层而下的汉白玉台阶,再远些就是黄色琉璃瓦,在冬日苍茫灰色的天空下,透出一股皇家的肃穆。
     
      他看着这灰沉沉的天空不语。
     
      同行的人纷纷向他道贺。新皇钦点的新科状元,赐了翰林院修撰,如今是万众瞩目的第一人。他却显得年轻而低调,一身蓝布直裰,因长得高大,眉毛浓郁,看着便有几分的阴郁。
     
      尚有官员与他攀谈,说话客气,看着这新科状元心里却暗笑,恐怕三日后游街又要被围观了。实在也是个俊朗出众的。
     
      孙玠走了上来迎了他:“你出来得正是好,徐大人刚让人传了信过来。”
     
      徐大人便是当今的次辅徐渭,会试的时候是他点了罗慎远,如今算是徐渭的学生了。孙玠与徐大人是好友,同属清流派,早已有意向徐渭推了罗慎远。
     
      罗慎远颔首一笑道:“我承了徐大人的恩,正想去拜访徐大人。”
     
      两人边说边下了台阶,就看到一顶轿子轻便地出了承乾门,那轿子做得十分低调,后面却簇拥了好些护卫。
     
      孙玠看到这顶轿子,脸色不由得一冷,低声说:“这个老贼……如今坐着轿子出入宫门,也不怕叫言官给骂了!”因汪远杀了刘阁老,刘阁老又是清流派中人人敬重的,自然大家看汪远都不舒服了。何况刘阁老何其无辜……七十岁的高龄了,为黎民百姓操劳了一辈子,什么风雨没有过来,当年先皇夺位如此血腥的时候他都平稳地过了,到了该安享晚年的时候,却死在了汪远手里。
     
      “我等自然不与之同流合污。”孙玠说,“如今朝中以他唯首是瞻的多,且等着吧,夜路走多了总有撞鬼的时候。”
     
      罗慎远只是应了一声,他看着汪远的轿子没有说话。
     
      他抬起头来,跟着孙玠出了宫门。徐渭的府邸离皇城不远,坐轿子也就是片刻的功夫。徐大人亲自来迎接了他,徐大人中等身材,面容和善。罗慎远跪下行了礼喊大人,他扶了罗慎远起来,笑道:“我承了你的礼,日后你便称我老师就可。”
     
      旁边有个人正站着,穿了件月白的衣裳,笑眯眯的说:“来徐阁老这里喝次茶便看到了新科状元。状元可还记得程某?”
     
      罗慎远笑道:“程大人颇令人印象深刻,自然记得。”便不再理会程琅而与徐渭说话。待罗慎远等人离开之后,徐渭端着茶喝,家中的幕僚就问道,“我瞧您倒是十分赏识状元,他也的确有才华。我看了他的制艺文章,针砭时弊思路清晰,难得的人才。”
     
      徐渭就叹了口气说:“你既然看了他的制艺文章,便知道他是什么个性子。他主张严酷吏法,颇为果决狠辣……我知道他的一些事,这个人的确是人才。只是我怕以后用得不好,反而弄出了第二个汪远,那你我就是千古罪人了。”
     
      幕僚就说:“那您……是不打算提拔他吗?”
     
      “我自然是要提拔他的,不仅要提拔,而且还要比谁都快。”徐渭说,“如今我们势弱,正需要他这样的人。我知道他的一些事,他恐怕也不是这么简单的……这样的人站在风口浪尖上才让人放心,放了别人上去可是撑不住的。修撰也就是个闲职,等过两个月,我再去向皇上进言就是……朝中人才匮乏,皇上如今也是着急的时候。”
     
      幕僚听了思考许久,给徐渭添了茶。
     
      罗慎远却和程琅一起出了徐渭家的门,程琅跟他说话。
     
      “说起来,上次我给宜宁表妹教课的时候,倒是发现她的书法师承于你,而且得了几分精髓。隔日怕还要讨教一番才是。”
     
      罗慎远听了,只是缓缓一笑说:“舍妹让我逼着练了多年,如今该有几分神韵了。”
     
      程琅看了看他,又笑了笑:“我等着看状元游街的盛况,不过今日要先走一步了。”他招了旁边等他的马车过来,先上了车。
     
      罗慎远等他走后,也上了旁边的马车,靠着靠垫闭目。这个程琅实在是很厉害,他究竟在试探什么?
     
      算来也许久没有看到她了……也不知道她上次是不是生了气。
     
     
      他手里微微地摩挲着羊脂玉的貔貅。
     
      三日后第一甲三人游街,果然万人空巷,十分的热闹。
     
      宜宁很想去看看,她从来没见过游街的。魏凌派了护卫守着她,却也不准她出了玉井胡,宜宁只看得到人山人海的,送状元的队伍这么过去了,簇拥得她连罗慎远的影子都看不到。对面胡同是伸出了个梯子,两个小姑娘挤在梯子上笑。
     
      二月里,枝头上的杏花开得非常热闹。宜宁看着杏花落在地上,嘴角微微地弯着。
     
      三哥应该是万众瞩目的,他就应该被人敬仰。
     
      她可不敢爬梯子!宜宁心想。这群护卫小心地守着她,那是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交代不清楚的,别给他们添麻烦了。
     
      去魏老太太那里给她请安的时候,宜宁心里还是很高兴,走路都十分轻盈。魏老太太笑着拉她:“就是看个游街,高兴得跟小姑娘似的!”
     
      赵明珠默默地看着她一会儿,突然说:“我记得刚中状元的这个……好像是宜宁妹妹在罗家的兄长吧。”
     
      魏老太太听了眼睛一亮,跟宜宁说:“那必要请他过来拜访一番才是!”
     
      宜宁心想他刚中状元,如今名声大噪,肯定是门庭若市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得空。
     
      结果第二天,魏凌让她去他那里拿账目的时候,她就看到有个人坐在正堂里和魏凌说话,她的脚步顿了顿。
     
      这个人穿着一件细布直裰,可能又长高了一些,他怎么长得这么高?面容也比原来坚毅了,肩膀也宽厚了。挺直的鼻梁,俊朗的侧容。已经完全是一个成年的男子了,他似乎正与魏凌相谈。
     
      “宜宁时常提起你,”魏凌说,“你原来在罗家对她多有照拂,头先我是忌惮罗家才不让你们往来。如今看看倒是我误会了。虽说她已经不是罗家的孩子了,但认你这个三哥我是同意的,她也多了一个人照拂。”
     
      宜宁听到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和缓:“舍妹遭此危机,亏得国公爷相助,我是感谢您的。”
     
      魏凌才看到宜宁站在门口,他笑着喊了她一声,“宜宁,你怎么不进来,你三哥来看你了。”
     
      宜宁看到他转过头看自己。
     
      可能是许久未曾看到了,宜宁总觉得他陌生了一些。明明就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但却有种说不出的陌生。
     
      魏凌看到宜宁呆站着就说:“我去叫管事做几桌筵席,正好今日还有别的客来,一并招待了。”
     
      说罢就出了门,宜宁才看到三哥放下了茶杯站起来,对她笑了笑说:“怎么的,你还不认识我了?”
     
      他笑起来也是很俊朗的,温润得像水墨画一般。宜宁其实对他最是依赖的,这是一种倦鸟归巢的感觉,仿佛看到他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她上前几步,未等他反应过来就奔入了他的怀中,罗慎远差点没接住她,被她撞得后退一步。
     
      宜宁则抱住他的腰,仰头对他笑:“三哥,你中了状元啊!”
     
      她其实已经不是小丫头了,至少贴着他的身体曲线玲珑,原先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喜欢粘着他。但是如今罗慎远却不自在了,若是说什么地方不自在,便是她娇软的身子贴着他,仰起头时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甜香……他已经是成年男子了,尚无妻室,怎的经得起她这般亲近。
     
      罗慎远推开了她一些,还是笑:“你已经是大姑娘了,还这般粘我做什么。”
     
      他嫌自己粘着他?
     
      宜宁说:“我就是看到你高兴了些。”她放开了他,心想的确是不该再搂搂抱抱的,还当他是三哥呢。
     
      宜宁又笑眯眯地牵了他的手:“走,我带你去我的住处看看。我还有个弟弟庭哥儿,调皮捣蛋的。我的书房时常被他弄得乱七八糟……母亲说我的新弟弟也调皮得很,长得胖乎乎的,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看看他?”
     
      罗慎远看着她的手,牵着自己似乎丝毫不觉得不对,他说:“父亲要来京中上任,想必你很快就能看到他了。”
     
      宜宁其实对罗成章没有什么恨意,本来就不是她的爹,人家怎么对她无可厚非。她早知道罗成章会来京城上任,却没想到这时候才来,算算罗宜秀也该出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京城看到她。她问罗慎远,罗慎远只是说:“罗宜玉已经嫁了,应该快了吧。”
     
      他在她的院子里转了一圈,发现宜宁挂在堂上的字是她写的。不怪程琅看出来,他自己看着都有七八分的相似。
     
      她是他养大的,跟他写的字像没有什么。罗慎远倒是看到书房里搁着一本书,讲疏通水患的,应该不是宜宁看的书。
     
      “那是程琅看的。”宜宁说,“他上次忘了带走。”
     
      她刚说完,就看到罗慎远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上次我在徐大人那里,倒是看到了他……宜宁,此人心机颇深,你提防一些总是好的。”
     
      宜宁笑了笑:“他这个人说话和茂表哥有得一比,当不得真。对了,我还没问茂表哥呢。不是说他跟着明表哥来京城了?我是一直都没有听说过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和顾景明做了左春坊谕德,跟着原先的太子。太子十分喜欢他,现在登基之后给他封了个工部给事中的官,整日倒也没什么正事。”罗慎远跟林茂、顾景明等人还是多有往来的,又解释了一句,“是个言官。”
     
      他这样离经叛道的人居然去做个刻板的言官!宜宁觉得有点惊奇。
     
      宜宁想问问他会做个什么官,拿了书后退一步,却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胸膛。突然听到他在头顶的呼吸,似乎还觉得撞得有点疼。抬头看到他也凝视着自己,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她突然觉得书房有些局促,后退了一步。刚才抱了都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只觉得浑身都不对:“祖母……祖母也想见见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