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88章

第88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魏凌看到陆嘉学掐着罗宜宁,几乎是目眦欲裂!
     
      这是他好不容易带回来的女孩儿,想要好好宠爱着,保护她不被别人伤害了。
     
      他帮陆嘉学谋取前程,跟随他征战多年,帮他做这等谋逆造反之事,他居然想杀他女儿!
     
      他女儿犯了什么不得了的错?他居然想掐死她,还是在英国公府中。他知道陆嘉学心肠冷漠,却没想到他连他的女儿都能杀!
     
      魏凌大步走过去,一把把宜宁抱了过来,冷冷地看着陆嘉学。
     
      其实陆嘉学已经松开了罗宜宁,她靠着魏凌半天都没有缓过来,刚才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再死一次。那种不能呼吸的痛苦让人非常难受,特别是这个亲手将痛苦施加于她的人还是陆嘉学,又是陆嘉学!
     
      她捂着自己被掐的脖子不停地咳嗽,眼泪不禁地往下流,可能是因为刚才离死亡太近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哭。
     
      她感觉到魏凌紧紧地搂着他,哄她道:“眉眉儿,没事了,不哭了。爹爹在这里。”
     
      魏凌把她抱起放在书房的榻上,拨开她的手看了看她的脖颈,细嫩的肌肤上掐出了一个淡淡的手印。他握紧了拳头,回头看着陆嘉学,一字一顿地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杀我女儿吗?”
     
      陆嘉学望着罗宜宁被他掐红的脖颈出神,刚才罗宜宁脱口而出的话的确让他有些迟疑了。
     
      陆嘉学,我疼……
     
      她是个非常怕疼的人。头先在家里不受重视,有什么都是忍着的,后来嫁给他之后性子才娇弱了一些。他对她动手动脚的,若是稍微重了一些她就觉得不舒服。她在凉亭下晒着太阳看书,他在一旁想逗她说话戳了戳她的腰,她很不耐烦地看着他:“陆嘉学,你干什么!”再多年前,两人的新婚之夜,她被压在他身下承受不住的时候,低声地说:“我疼……”
     
      她这种时候总带着一些娇气的意味,可能宜宁自己也不知道,她总觉得自己根本不会撒娇,但每次他听了却觉得满心的怜惜。知道她其实是很怕疼的,他总是舍不得下手太重了,什么都忍着。
     
      但宜宁却不知道的,总是怪他不体谅自己。实则体谅都是体谅了的,只是他当时那个什么都说说笑笑的性子,有什么都是说说就过去了,宜宁总觉得他是对她的态度不认真,因为他对任何东西的态度都是这样散漫的。
     
      就是多年之后,她踏青时掉下悬崖死无全尸,他梦里总是听到她的声音:“陆嘉学……我疼。”
     
      每每醒来便再难入睡,昏沉的黑夜里这种声音千丝万缕地渗入。
     
      这小姑娘说话的语气非常的像她,甚至让他都产生了错觉。
     
      陆嘉学闭了闭眼睛,然后才说:“不好意思,无意杀她,只不过是吓唬她而已。”
     
      魏凌深吸了口气,虽然知道这就是陆嘉学的性格,但他还是不能忍受这种事发生在他女儿身上。
     
      他把佩剑放在桌上,走到床边轻轻地拍她的脸颊,轻轻唤她。而宜宁已经缓过神来了,身前的魏凌穿着一身玄衣,手绑着护腕,旁边还放着他的刀。因着劲装,身上有种平日慈父没有凌厉之感。她一看就知道魏凌今晚晚归,必然也是跟着陆嘉学参与了谋害大皇子一事中去。刚才她过来的时候四周寂静无人,应该是他们清了场的。
     
      结果让她倒霉,撞到了陆嘉学手上。
     
      她记得自己刚才似乎是对陆嘉学说了什么,情急之下倒也不记得自己究竟说的是什么了……宜宁抬头看陆嘉学,他的手臂受了伤,他自己已经捂着手臂坐下来了。下属拿了纱布和伤药进来为他包扎。因为刚才的用力,他的伤口已经渗出了血。
     
      应该没有说什么别的话吧……陆嘉学的反应倒也平静。
     
      她自己扶着魏凌的手站了起来,对魏凌摇头道:“父亲,我没有大碍了。”
     
      英国公的爵位的确是比宁远侯高,但是地位可不是由爵位来决定的。陆嘉学是左都督,手握重兵,战功显赫权倾天下。就连射杀大皇子这种株连九族的事他都敢做,魏凌不敢惹他。两人一说是朋友,地位看似平起平坐,实则魏凌还是要听陆嘉学的行事。
     
      没必要为了她,让魏凌和陆嘉学之间有了矛盾,这只会对魏凌不利。
     
      魏凌想起刚才那一幕却还是浑身的怒火,这要是旁人,他早就杀了为他的女孩儿出气了,却偏偏是陆嘉学。女孩儿这样应承下来,应该也是不想他和陆嘉学产生冲突。当然他也了解陆嘉学,其实他真要是想杀宜宁,根本等不到他来救。
     
      魏凌缓缓地摸了摸宜宁的发,低声问:“这么晚了,你为何还来找爹爹。可有有事跟我说?”
     
      宜宁尚有些喉咙疼,咳嗽了几声说:“就是看您没回来,所以过来看看。结果您院子里的护卫都不在,我就进来了……”
     
      魏凌是不会把朝堂上那些血雨腥风的事告诉女孩儿的,什么谋害篡位的她不用知道。听到女孩儿是关心他晚归,心里倒是有种奇异的温热,他笑了笑解释说:“我跟宁远侯去演武场练兵了,因此回来的晚些。你先回去睡吧,我叫丫头送你回去,有什么事明早再说。”
     
      宜宁点头,她也无意留在这里,这简直就是是非之地。魏凌看了一旁的珍珠一眼,示意让她带宜宁回去。珍珠刚才也吓得靠着博古架几近瘫软,如今赶紧过来扶着她的手要走,两人正要出书房门,生怕走得慢了几步。
     
      正要跨出房门的时候,陆嘉学却淡淡地道:“站住,我没说让你走。”
     
      魏凌忍了忍说:“陆嘉学,你还要……”
     
      陆嘉学继续道:“外面都是陆家军的人,我说不准,她便不能走。”
     
      宜宁听了有些生气,他简直就是无耻!在人家家里耍这等霸道的威风!
     
      陆嘉学活动了一下手觉得包扎得尚可,点头让下属退下去了。他站起身走到宜宁面前,宜宁看着这张陌生又熟悉的脸,陆嘉学已经三十多岁了,除了五官的相似,她甚至不记得这个人就是那个成天在她身边无所事事,整日嬉皮笑脸的陆嘉学了。
     
      也对啊,他是陆都督,又不是陆嘉学。
     
      “你要做什么。”宜宁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我就是听到了,你想杀我便杀。刀起刀落一个痛快罢了。”
     
      陆嘉学倒也没说话走近一步,宜宁就不禁后退。她怎么会不怕他呢,手心握着都在出汗。
     
      陆嘉学看着她许久,然后问:“刚才你为什么叫我陆嘉学?”
     
      自从他杀了兄长成了都督之后,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对他直呼其名了。那句话的语调实在是熟悉,实在是不能轻易放过。
     
      宜宁并不知道她刚才说了什么,她甚至不知道她真的叫了陆嘉学的名字,她紧闭着嘴唇一时不知道怎么说。魏凌在旁却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把宜宁挡在身后道:“陆嘉学,你是不是非要与我兵刃相见才算完?”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后有人通传道:“大人,程大人过来了。”
     
      陆嘉学看了宜宁一眼,这次还算是放过了她。“罢了,你走吧。”
     
      宜宁这才屈身道:“刚才是情急之下叫错了,望都督大人不要见怪得好。”陆嘉学听了神色又是一凝,又侧头看向她。宜宁心里暗道又怎么了,难道他还觉得有什么不对?还是不应该在他面前说话的,越相处下去他发现的端倪越多,毕竟也是曾经朝夕相对的。
     
      她不再等陆嘉学说话,立刻带着珍珠从魏凌的书房里退出来。等出来才发现这漆黑的夜里,东园里已经是侍卫林立,夜色一片森冷。她听到屋子陆嘉学低沉的说话声隐隐传来:“……叫他进来。”
     
      他的声音原来是非常明朗的,如今压低着声音说话,听得有些渗人。
     
      宜宁深吸了口气,出了院子走出不远,回头看到程琅走进了院子之中,表情有些肃然。
     
      这群人究竟在干什么……宜宁并不想知道了,何必去打探这些事,反正她知道这一切都会平息,太子会登基,陆嘉学会被封将军。朝廷风起云涌,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反正永远没有个停息的时刻。今天杀了大皇子不算完,朝廷还没有到最黑暗的时候。
     
      等回到她的院子之后,玳瑁烧了热水给宜宁洗澡。她泡在热热的浴桶里,只觉得额头一抽一抽的疼,仿佛是压力过去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疲惫就泛起啦。外面还是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珍珠用了玫瑰膏子给她抹手,道:“佟妈妈跟奴婢说,小世子一直吵着要等您回来再睡,一会儿前才睡着。奴婢也扶您去休息了吧,您今儿个不舒服,明儿个就告了假,不去给老太太请安了吧……”
     
      宜宁原想她勤奋些,每日给魏老太太晨昏定省,现在累了真是就想不管不顾了。她也看开了,反正她就是英国公府的小姐,懒一些又能如何,谁还会说道她一句不成?
     
      她胡乱点头应了,珍珠又略微抬起她的脸,给她擦脖颈上的伤。刚才瞧着还只是泛红,如今倒是隐隐透出青紫了,刚才陆都督的手劲儿必然不小。旁边的玳瑁都瞧着倒吸了口凉气:“小姐这是怎么了,在府里谁敢对小姐动手?”
     
      珍珠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换了化瘀的膏药给宜宁抹上。刚才那事可不能声张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