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86章

第86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魏老太太一直到晚上才知道庭哥儿病了。
     
      宾客还没离去,她就带着人赶过来,坐在床边握着庭哥儿的手,又心疼又自责。幸好庭哥儿已经不烧了,郎中检查过无事,就让婆子先抱回去了服药了。
     
      魏老太太留了下来,她跟魏凌说:“……我前些年就说把庭哥儿带到我那里去养,你说怕扰了我修养。这样的事出个一两回倒是罢了……要是再有可怎么好!不如明日就把庭哥儿的东西收拾了,搬到我那里去。我的东暖阁还空着,正好给庭哥儿住。”
     
      魏凌站在她跟前道:“母亲,您不用着急。我已经跟宜宁商量过了……庭哥儿搬来与宜宁同住,以后让宜宁管着他。”
     
      魏老太太有些震惊。
     
      宜宁才刚回英国公府半月,且她年纪也不大。
     
      “宜宁已经同意了。”魏凌才不管老太太怎么想的,接着说,“总比一群丫头婆子照看他的好。”
     
      庭哥儿是主子,这些丫头婆子再怎么管他也不敢太放肆。但是宜宁就不一样了,弟弟不听话了她能训,弟弟生病了她能疼。这些事都是仆妇不能做的。
     
      魏凌想起自己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庭哥儿躺在宜宁怀里的样子。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个孩子依赖过谁,想来还是因为宜宁是他姐姐的缘故。
     
      魏老太太就咳嗽了一声,听儿子这个语气似乎生怕她反对一样。但只要是有道理的事,她怎么会去反对呢。
     
      她招手让宜宁到她身边来,柔声问她:“宜宁,你真的愿意带弟弟,不怕他调皮捣蛋了?”
     
      宜宁就说:“孩子捣蛋也无妨,我小时候也调皮捣蛋的。让我原先的祖母教养着,因她疼爱我,我渐渐的就明白事理了。”
     
      魏老太太这是第一次听她提起罗老太太,她笑了笑说:“我也是听说过你原来祖母的,她是保定徐氏,当年还小有些名气呢。她是教养你得好,要是能亲自见见,我还想感谢她才是。”
     
      宜宁听到魏老太太提起她,心里微微一抽。她低声道:“我十岁的时候,罗家的祖母就驾鹤西归了。”
     
      魏老太太愣了愣,她不知道宜宁这么小的时候,养大她的人就没有了。她正想跟宜宁说什么的时候,宜宁已经转过身吩咐丫头给她换杯热茶了。
     
      一会儿赵明珠也得了消息,匆匆地从房山过来。她本是看到了程琅,想跟他说几句话的,没想追出去程琅没见着,反倒跟定阳伯家的小姐玩起来。等她知道庭哥儿生病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她匆匆地给魏凌和魏老太太行礼。
     
      魏凌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魏老太太责怪她:“你也太孩子心性了一些,都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也该懂事些了!还叫人找不着。”
     
      赵明珠今日被人说了那些话,本来就委屈了,魏老太太再一说她,眼泪就在眶里打转了。魏老太太看她委屈,又长叹了一声。
     
      这个明明该是做姐姐的,家里的成熟懂事些的。反倒是让她养得娇滴滴的,受不得一点气。
     
      魏老太太伸手,赵明珠连忙扶她起来。魏老太太就道:“庭哥儿以后要搬到宜宁这里来住,你想弟弟了,就到宜宁这里看他。”
     
      赵明珠听魏老太太这话,就知道她不再怪自己了。
     
      她笑着说:“我一定来看弟弟,免得他在这里无聊了,没人陪着玩!”
     
      魏老太太要回去了,赵明珠跟在她身后走出宜宁的院子。她刚跨到门口,却看到罗宜宁冷淡地瞥了她一眼。
     
      赵明珠不喜欢罗宜宁,若是有个人突然回来平白地抢走你的东西,你也会不喜欢她。她当然知道罗宜宁也不会喜欢她。但她却是第一次看到罗宜宁对她表现出这种冷淡的情绪。
     
      她想起白天的时候在花厅听到的话,袖中的手微微握紧。就算她罗宜宁回来了又如何……她有魏老太太的宠爱,甚至有程琅做未婚夫婿。她在府中的待遇,又有哪个地方比罗宜宁差了?她自小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英国公府小姐看待,也是这般的待遇,她早就习惯了。
     
      魏凌却看着女孩儿沉默不说话,想起她忙活了一通,晚膳都没有吃。便叫人传膳来。
     
      宜宁刚才还觉得饿,现在饿过头了却没胃口。扒了几口饭就不肯吃了,魏凌见她吃了几口,拿过她的碗说:“你这是猫胃口啊!吃几口就不吃了。可不准这般,再多吃一些。”
     
      宜宁怏怏的没什么精神,只能勉强再喝了魏凌给她盛来的汤,就不肯再吃了。
     
      魏凌望着她纤瘦的身子叹气,他开始担心女孩儿的食量了。
     
      他知道京城里的女眷流行杨柳细腰,但宜宁可不能这般,就要有些肉才好。要是她到英国公府之后,反倒被他给养瘦了该怎么办。
     
      魏凌决定回去吩咐厨房的人,每天变着法的给她换些菜色。
     
      等英国公走了之后,宜宁才让珍珠去把西厢房收拾出来给庭哥儿住。她靠着窗棂,望着槅扇外不停下着的大雪,突然有点想林海如和三哥了。如今林海如的孩子该出世了,也不知道是男是女……三哥说要来京城会试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到。
     
      鹅毛般的大雪一直到第二日都没有停。
     
      京城积雪厚的地方一脚踩进去能没过膝盖。就算是京畿繁华的集市之处,人声鼎沸,大雪也没小多少,马车驶过留下了深深的车辙。
     
      一辆青帷马车停在了翰林院侍读学士孙大人的门口,大雪纷纷扬扬不停。穿着臃肿棉袄的小厮打开了府门,让这辆马车进了府中。
     
      孙大人得了信,一早就在会客厅里等着。待看到那个披着一件青色斗篷,高大瘦削而沉默的青年人走进来之后,他才微笑着迎接他。让下人温了一壶酒,青年人要给他行礼,孙大人连忙扶他起来:“……你此次来京会试,以后必要拜了阁老为师的。这般不可了!”
     
      这瘦削的青年人只是淡笑说:“大人抬举,慎远尚无功名在身,不可妄自尊大。”
     
      孙大人还是受了罗慎远的礼,与他坐下之后,问道:“我以为你年后才过来,没想你倒是提早来了。这也正好,朝堂动荡不休,拥护大皇子的定国公对我等多有打压,多亏有大皇子的老师刘阁老在当中周旋。他虽是大皇子的老师,却的确是个善人。”
     
      如今宫中明明太子才是正统,偏偏皇上格外宠爱大皇子的生母淑贵妃,对东宫太子无半分舐犊之情。几次欲废太子立大皇子,都被群臣阻拦下来了,说是于祖制不和。因此死谏皇上遭贬黜的官员不下三十余人,孙玠曾当过太子的老师,自然也是拥护太子的。
     
      罗慎远道:“我听说他与您政见不和,您做编修的时候出错,还曾罚过您抄书。”
     
      “他虽然与我不和,却也从没有因此为难过我。”孙大人一笑道,“我那时年轻不懂事,还曾跟他犟嘴。”
     
      孙大人说完就不提这事了,而是又道:“不说这些了,先为你洗尘接风才是!”说罢又叫了小厮给罗慎远准备午膳,罗慎远就坐在会客厅里喝茶。刚放下茶杯,就听到有人的脚步声渐渐近了。
     
      他抬起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曼妙的身影。这秀美清丽的女子穿着一件青色的缎袄,雪白的湘群,如云的发髻上簪着青玉簪子。身后跟着好几个丫鬟。她看到罗慎远的时候脸色飞起一抹淡红,语气有几分掩饰不住的欢喜,给他行礼道:“慎远哥哥,你怎么回来了!”可能觉得自己这般太急躁了,她又忙柔声地解释道,“我不是刻意来看你的……我是来找爹爹的。”
     
      “我知道。”罗慎远只是淡淡一笑,也没有拆穿她的话。
     
      她跑得急匆匆的,孙大人又恰巧出去了。他不用猜都知道孙从婉想做什么。当年他在孙大人府上的时候,曾受了孙大人的命给孙从婉讲学,在孙小姐的花厅里拉一道帘子,两人都看不到对方。孙从婉比他略小一岁,那时候就对他有了别的心思。
     
      罗慎远洞察人心,虽然知道但也从来没有点破过。只是当做什么都没有,继续给她讲学。
     
      孙从婉听了他的话心里更是紧张,再看这个人依旧如她记忆中般,疏朗的眉眼,俊雅而沉稳。她低垂着头话都说不出一句。她想起父亲跟她说的话:“……你喜欢慎远最好不过了,我倒也赏识他。就怕他有朝一日金榜题名了,想和他结亲的人家多得是,到时候人家就未必看得上你我了。万幸成章也给了我回信,说只要慎远金榜题名那一日,就与我们家最小的女孩儿结亲。”
     
      孙从婉当时还很不好意思,孙大人见了哈哈大笑,孙从婉也抿唇笑起来。她当然是喜欢他的,他来给她讲学的时候只带了册书,长得这么好看,又沉默寡言的。与他一样年纪的人都没有他沉稳,但当他淡淡地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这么幽深,分明能让她脸红心跳。
     
      现在她看他的感觉更不一样了,且隔了好几年,总觉得他又更沉稳了一些,甚至觉得他的身材更高大了一些。她心里隐隐地期待能和他多见一见。
     
      孙大人这时候正好从外面进来了,看到自家女孩儿站在门口,平日端庄贤淑现在完全是小女儿的姿态。他暗自发笑,跟罗慎远说:“慎远,从婉前几天出了个对子精巧,我竟也对不上来。如今你来了,不如让她说给你听听,看能不能对上来?”
     
      罗慎远听了低头一笑,站起来平稳地说:“那从婉妹妹说来,我姑且试试吧。”
     
      孙从婉看他身材比她高大许多,正背手站着,认真地看着自己。就说:“是小女几日前去江楼所见,有感而发。请慎远哥哥一听。”她定了定神,走上前几步轻声道,“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孙小姐的才情远近闻名,虽然孙大人也几分说笑在里面,但的确是有些才华的。
     
      罗慎远听了略微一想就有了主意。“那罗某就献丑了。”说罢一顿道,“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孙从婉看着他的目光更是像水一样的柔和。的确不愧是少年成名的解元郎!
     
      等罗慎远终于从孙大人这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他上了马车,跟着他的护卫立刻给他递了封信:“……三少爷,从国公府里来的。”
     
      罗慎远脸上温和笑意已经不见了,他嗯了一声,示意车夫可以走了。他打开了信,面无表情地看完了,然后再缓缓地折起来。
     
      看完之后护卫伸了烛台过来,罗慎远把信烧了。然后说:“送去英国公府的信都没进去吧?”
     
      “英国公不准罗家的信送进去。”护卫为难地说,“小的们也没有办法,只要是送到小姐手上的东西,那都是要经英国公查看的。英国公府也不是寻常的府邸,人手也插不进去。”
     
      “算了。”罗慎远说,“不必往里面送信了。”反正宜宁也收不到,知道她在里面还算是尚可就行了。
     
      “您不去看看七小姐吗……”护卫犹豫地问,“我以为您这么早来,就是要去看七小姐的。”
     
      罗慎远闭了眼睛休息,闻言才道:“现在不去。”
     
      宜宁是他养大的,从个小丫头养成了个少女。他又渐渐对她有了些别的心思。要说想见到她自然想,既怕她在英国公府被人欺负,又怕英国公府的人太好,让她连自己这个从小陪她的三哥都忘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到了在京城的宅子里,已经有下人把一应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罗慎远刚进了正堂,就有人过来说:“……二太太带信过来,让您给七小姐捎东西过去。她已经派人送过来了。”
     
      林海如刚生下了一个小少爷,罗家上下都十分高兴。只有乔姨娘听说嫡子出生的时候,站在庑廊下久久回不过神来,脸色苍白如纸。林海如让他连夜写信给宜宁送去,罗慎远心里分明知道,这封信恐怕只会落在魏凌手上。但看着林海如这么欣喜,他还是写了信出去。
     
      现在她又派人送了东西过来。她应该也是记挂宜宁得很。
     
      “知道了。”罗慎远淡淡说。
     
      他在正堂里静静地给罗成章写信,一时间屋子里也没有别的声响了。
     
      宜宁盼了好久都没有收到罗家的来信。甚至不知道继母生的是男是女,是否母子平安了。眼看着十二月一天天地临近了,很快就要过年了。她算了一算,要是足月产的话孩子该有两个月大了。她甚至去回事处确认了,的确是没有信送来。
     
      庭哥儿搬到她这里来住,倒是热闹了不少。
     
      自从有一日午间,她哄了庭哥儿睡觉之后,庭哥儿每日午睡,都要搬着他的小被子来宜宁这里睡。宜宁被他弄得有点烦,干脆在碧纱橱里也给他放了一张床。庭哥儿更加得寸进尺,干脆就在宜宁这里住下了,与她同吃同住的,再也不回自己的西厢房去了。
     
      宜宁暗示他回自己的房间睡去,他就理直气壮地道:“我本来就是住这里的!我就是要睡这里。”
     
      五岁的孩子有精力起来也是烦人的紧,宜宁甩手不想理他了,庭哥儿又眼巴巴地跑到她面前来。要是她在练字,他必然在旁哗啦啦地磨墨,要是她在做针线,那他就过来把针线捣乱。宜宁抓着他要揍他,他又用鹿般的眼睛看着她,又无辜又倔强。
     
      他甚至有一次在宜宁练字的时候,摔坏了她刚从库房里搬出来的一尊半人高的花瓶。宜宁是准备用来插一些腊梅花的,这下可真是怒了,抓着庭哥儿揍了几下屁股。庭哥儿第一次被宜宁打屁股,哭得抽抽噎噎的,宜宁问他怎么把花瓶打碎了,他却好半天都不说话。
     
      宜宁才问他:“你是不是想我跟你一起玩?所以才把花瓶打了。”让她注意到他。
     
      庭哥儿过了会儿才点点头。
     
      宜宁哭笑不得,他还是孩子心性呢!
     
      她带着庭哥儿在院子里玩,她很小的时候带家里继母生的弟弟妹妹,嫁去宁远侯府又带过小程琅,也算是熟得很了。院子里还堆着积雪,庭哥儿要堆雪人,宜宁就表示:“雪人有什么好玩的。”让丫头拿了些蒲苇草来,给庭哥儿编了只蜻蜓。庭哥儿看着她纤细的手上下翻动着,一只蜻蜓渐渐地成了,惊讶地张大眼。
     
      庭哥儿很宝贝这个竹蜻蜓,挂在他进学用的篮子上,不要别人碰。
     
      赵明珠有一日来找庭哥儿玩,看到他赖在宜宁身边。宜宁要他看书,他走神去看旁边养的兰草去了,宜宁就用戒尺敲了敲他的手背。庭哥儿摸着被拍痛的手撇嘴,却没有丝毫介意地说:“你都打我三次了……”
     
      赵明珠笑得有些僵硬,她本以为庭哥儿是不喜欢罗宜宁的。她走过去说:“庭哥儿,我给你带了点心过来。”
     
      庭哥儿喊了她一声明珠姐姐,怕宜宁训他,又回头看他的书了。
     
      赵明珠住在西园,宜宁住在东园,平日并不怎么来往。宜宁只是指了指旁道:“放那儿吧,一会儿我叫他吃就是了。”
     
      赵明珠才说:“这是外祖母让我给你们带过来的,也有你的一份。”
     
      宜宁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想跟她多说话,自庭哥儿的事之后她就不太喜欢赵明珠了。赵明珠在她这里坐了片刻,就连一杯茶都没有喝回了西园,跟魏老太太抱怨宜宁的时候说:“宜宁一点也不尊敬我,她屋子里的丫头对我也冷冷的……”
     
      魏老太太听了就看着赵明珠,她突然想起儿子生气的时候,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其实魏凌说的那些话很有道理,赵明珠本来就是寄养在英国公府上,又不是魏凌亲生的,能有这般的待遇已经不错了。她要是再这样一昧的这样,只会让魏凌更加的不喜欢她。
     
      她想提点赵明珠,半晌才悠悠说:“她是魏凌的亲生女儿,你却是寄养在我这里的,何来她尊敬你一说。”
     
      她宜宁才是这府里的小姐,怎么对赵明珠是她说了算,别人管不着。
     
      魏凌也不会让别人管她。
     
      赵明珠愣了一愣,这是头一次,老太太对她说这种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