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85章

第85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看到宜宁后退,沈玉便笑了笑道:“宜宁妹妹莫要惊慌,我……我只是和你说几句话罢了。”
     
      她为什么要用那种陌生而谨慎的眼神看着他?而且没有丝毫缓和。
     
      沈玉笑容一黯,从袖子里拿了个香袋出来,墨蓝色的香袋上绣着精致的兰草。他道:“这里头是我上次去广济寺求来的佛珠,有弘法大师开过光的,他开过光的东西最灵验了。”这东西他一直放在身上,就想碰到她的时候能送给她,甚至握在手里还带着身上淡淡的体温。
     
      宜宁怎么可能要他的东西。她推辞道:“沈玉哥哥,我从不戴佛珠的。”
     
      沈玉握着香袋的手指略微一紧。
     
      宜宁觉得她也算是个性子很好的人了,一般不会直接推拒人家的。但是这种事还是要快刀斩乱麻才行,没有什么留不留情面的。
     
      她也没有再跟沈玉说话,转身沿着回廊向前去了。松枝忙跟在宜宁身后。
     
      等过了回廊宜宁才松了口气,回头一看的时候,发现隔着一簇簇的梅枝,沈玉蓝色的身影还站在那里没动。她微微地叹了口气。
     
      宜宁回去的时候戏台子已经搭起来了,敲锣打鼓的十分热闹。魏老太太穿着一件万字不断头的褙子,笑盈盈地坐在女眷中央听唱戏。等发现没看到宜宁和明珠的时候才回头问了句:“……这两个丫头怎么不见了?”
     
      伺候的人说道:“小姐是去看梅花了,明珠小姐却不知道。”
     
      魏老太太就笑着说:“明珠这孩子也是,亏得我还点了她最喜欢的戏,这正要到精彩的时候了。找找她往哪儿去了。”
     
      宜宁站在了房山的入口,突然有点不想进去了,她本来是打算陪魏老太太看几场戏的,可她本来就不喜欢看戏的。
     
      她低声告诉身边的玳瑁:“你去跟祖母说一声,就说我喝了些酒头疼,要回去躺一会儿。”
     
      玳瑁屈身去了,宜宁就带着丫头婆子转身离开了房山。
     
      半路上小雪又飘起来,珍珠给宜宁撑了伞,柔声地说:“小姐,原来明珠小姐过生辰的时候,老太太都要给明珠小姐请戏班子办宴席的。明珠小姐喜欢听什么戏,大家都要跟着她一起听。您别太介意了。”
     
      宜宁心想她有什么好介意的呢。她微微抬起头,听到了唱戏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似乎真的是演到好看的地方了,铜锣敲越发的热闹。
     
      宜宁叹了一声道:“……回去吧。”
     
      珍珠觉得有点难过,让人难过的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事。她扶着宜宁的手微微一紧。一开始英国公让她来照顾宜宁,她也只是把她当做英国公的命令而已,现在却有了几分真心在里面。
     
      她本来才应该是享有这一切的人,魏老太太的宠溺,英国公府小姐的地位。被别人享受了十多年了,她却在保定那样一个小地方当不起眼的养女。现在她回来了,这一切却还被赵明珠给占着。就算魏老太太不是故意的,但她对明珠的宠爱也已经形成了习惯。
     
      一行人回到了东园,宜宁沿着府中的小径慢慢走着,突然看到有个小小的身影蹲坐在她的庑廊下。
     
      “庭哥儿?”宜宁朝他走了过去,庭哥儿穿着一件嵌滚边的斗篷,脸陷在斗篷的毛边里。他整个人都显得毛茸茸的,像一只小动物一样。
     
      宜宁半蹲下,有些惊讶地说:“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房山看戏吗?你的乳母又没有看住你?”
     
      庭哥儿才抬起头,一双鹿般的眼睛看着她,睫毛又长又浓,看得人心里都要化成水了。他说:“她们在看戏,我趁她们不注意就跑出来了。”
     
      “这怎么行。”宜宁拉着他站起来,这孩子怎么能这般行事。要是让人发现他不见了,岂不是把整个府闹得人仰马翻,今天可是魏老太太的寿辰。“我送你过去。珍珠,给世子再拿件斗篷过来。”
     
      庭哥儿却避开了她,说:“她们跟我说……我娘亲原来在这里住过。”他继续说,“所以我才在这里住着。我不记得娘亲是什么样子的,她们说我要是想娘亲了就到这里来看看。”
     
      宜宁被他说得一怔,觉得他有点可怜。“你想你娘亲了?”
     
      “我不想她。”庭哥儿抿了抿嘴,“我都不记得她是什么样子的,她死的时候我很小。”
     
      宜宁却也没有再强迫他过去了,叫了个婆子去房山那边传话。她把庭哥儿拉起来说:“那也不能在这里坐着。”
     
      她牵着庭哥儿进了内室,内室里烧着暖和的地龙,还熏着暖和的松香。松枝又很快灌了汤婆子过来。宜宁摸到庭哥儿身上冰凉凉的,便把旁边的一床被褥摊开给他盖上,紧紧地掖了掖被角,把他的脚也裹在里面。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庭哥儿看着她。
     
      他迟疑了一下说:“要是……我叫你一声姐姐的话,你能抱抱我吗?”
     
      宜宁听得心里酸酸的,伸手就把小小的孩子抱在怀里。庭哥儿先有些不习惯,但渐渐的就软和下来靠在她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宜宁抱着他问:“庭哥儿,一会儿晚上我再带你过去吧,不然叫你乳母到我这里来?”
     
      孩子却已经抓着她的衣角,困倦地睡着了。小脑袋靠着她的肩膀,呼吸一起一伏的。
     
      宜宁觉得他今日有些反常的乖巧,她想把他放下来,却突然听珍珠说:“今日是小世子生母的忌日。因忌日和老太太的生辰冲撞了,府里的人从来都不跟庭哥儿说。估计他是从哪里知道了,心中不好受才是的……”
     
      宜宁突然想起自己刚来的那天,他跑进她房里的时候,大家簇拥着他,他又骄傲又倔强地看着她。
     
      “他倒也不容易。”宜宁望着庭哥儿酷似魏凌的小脸出神。府里张灯结彩地热闹着,却是他生母的忌日。而且怕冲撞了,还不敢明着告诉他。她接过了珍珠递过来的迎枕垫在庭哥儿的后颈下面,正要放下他的时候,却摸到他的额头有些发烫。
     
      宜宁被惊到了,又伸手试了试,的确是在发烧。她说这孩子怎么会这么快睡着了,原来是身体不舒服。她连忙回头道:“去把青渠叫起来……再派人去通知父亲和佟妈妈!”
     
      庭哥儿跑到她这儿来就算了,他平时本来就喜欢到处跑。居然病了都没有人发现!他身边的丫头婆子也太不像话了。
     
      立刻又有丫头去打水进来,宜宁拧了帕子给庭哥儿敷在额头上。庭哥儿听着动静就睁开了眼睛,只看到她守在自己身边。“我有点口渴……好难受,”庭哥儿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我想喝茶。”
     
      丫头立刻递了茶过来,宜宁凑到他嘴边喂他,摸了摸他的头说:“没事的……姐姐在这里。”
     
      庭哥儿靠在她的怀里,觉得她的手很柔和。和他想象中的,娘亲的手是差不多的。
     
      “你来的时候……明珠姐姐跟我说,要我跟你少玩一些,不能太亲近了。你要把我的东西都抢走的,父亲把我的屋子给了你,还有我的两个丫头也给了你。”
     
      可能是因为生病,庭哥儿显得更依赖人一些,他揪着宜宁的袖子说:“我想跟你玩,但又怕你真的像明珠姐姐说的那样,把我的东西都抢走了。就悄悄地过来看你……是什么样子的。”他的嘴唇微抿着,“可是我也喜欢你抱我,突然觉得,你就是拿走我的东西也没有关系。那你会把我的东西都抢走吗……”
     
      宜宁听得心里一抽一抽地疼。她不知道这孩子在想这样的事,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被夺走一切的确非常可怕。
     
      她搂着庭哥儿,跟他说:“姐姐不会拿你的东西的,我喜欢庭哥儿啊。”
     
      庭哥儿靠在她的怀里似乎终于放松了一些,没有说话了。
     
      不过片刻魏凌也沉着脸过来了,他刚见客回来,身上还穿着麒麟纹的官袍。他把伺候庭哥儿的丫头婆子叫来,大大小小罚跪在院子里跪了一地。贴身的几个丫头还罚去了浣衣房里。
     
      佟妈妈愧疚得跪在门前哭得很伤心,庭哥儿是她奶大的,感情自然不一般。还好庭哥儿病得不是太重,要是真的高烧不退了,恐怕就是她也要被赶出府去了。她看着庭哥儿喝药小口小口的抿,她心里真是恨不得代他受了这苦。
     
      把丫头婆子都训斥了一顿之后,魏凌在宜宁对面坐下来,叹了口气说:“我这些年不在府里,府里就被弄得乌烟瘴气的。你祖母是老了……管不了这么多了。眼看你回来了……”
     
      宜宁听到这里看着他,魏凌难不成想让他管?
     
      国公府这么大,她可不会管的!
     
      魏凌好似看出宜宁在想什么,他摆了摆手,他没有让女孩儿管的意思。就是她想管魏凌也会不要她管的,簪缨世家不必那些小门小户的,人事来往极为复杂,有时候他都觉得麻烦。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应付得了,他还怕累着了他女孩儿。
     
      “你回来了,以后庭哥儿就给你照看着。他是你亲弟弟,以后要继承爵位的。”魏凌低声跟宜宁说,“你跟你弟弟一定得要好,我也会慢慢教他这些。你才是他的亲生姐姐,你们姐弟就该相互扶持着。”
     
      宜宁看着庭哥儿的小脸,她知道魏凌这是什么意思。“父亲……”
     
      “不然让下人这么养着,我可不放心。”魏凌很担心庭哥儿跟赵明珠亲近,而不跟宜宁亲近。他叹了口气,摸了摸女孩儿的发,“你可要庭哥儿搬来与你一起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