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84章

第84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宁可不知道她爹去帮她说话了。
     
      她练字的时候听到动静回过头,就看到魏凌静静地站在她身后,竟然一直没有说话。
     
      宜宁直起身跟他说话:“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话还没有说话,魏凌却突然伸手抱住了孩子。
     
      宜宁猝不及防被他抱住,她闻到魏凌身上有种松香,其实挺好闻的。想到珍珠定是跟魏凌说了什么,她道:“父亲,我真的没事的。”
     
      魏凌顿了顿,他的声音很低:“爹爹知道。”他头先怕吓到女孩儿,一直不敢抱她。但今日心里却格外的怜惜她,甚至比她在罗家的时候还要怜惜。可能因为这件事是因他而起的,是他没有保护好他。
     
      他又久久不说话,最后才说:“爹爹把你找回来的时候,跟你说过不会要别人欺负你……”
     
      “万事无绝对。”宜宁只是轻声说。她从没想过到英国公府之后真的就全无阻碍了,所有人都喜欢她,这是不可能的。
     
      魏凌摸了摸她的头发,什么承诺的话都没有说。说什么也没用。他坐了下来:“明珠是你祖母养大的,所以她十分偏袒明珠。你没来之前,她在英国公府就可以横着走了。”他说道,“以后她若是对你有什么不好的,你直接来跟我说便是了。”
     
      那时候他必然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静安居那边,魏老太太却越想越觉得心里过不去。
     
      她让宋妈妈寻了伞过来,她要去宜宁那里一趟,宋妈妈劝她雪天路滑,魏老太太却不听。宋妈妈只能叫小厮抬了软轿过来,轿子一路去了宜宁那里。魏老太太下了轿径直往西次间去了,丫头想要通传,宋妈妈伸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魏老太太看着烛光,站在了西次间的门口。宜宁在和魏凌说话,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两个人都笑起来。一大一小的两张脸,笑起来的神态格外相似,眉梢的痣也是一样的。
     
      魏老太太这般看着,心生亲昵。这的确是血脉里的亲情。
     
      宜宁却看到魏老太太站在门口,笑容有些收了起来。没有像面对魏凌那般的放松自如,全无防备。她有些拘束地喊道:“祖母。”
     
      魏老太太见此,心里重重地抽了一下,宜宁还是个半大的姑娘啊!被人所伤了自然会防备,自然就没这么亲近她了。明明宜宁刚回来的时候,对她也是这么亲近的……
     
      魏老太太强颜欢笑:“我就是看看……没事,你们父女接着说话就是了。”
     
      魏老太太看到魏凌连看都没有看自己,她转身离开了。等到了轿子上,突然咳嗽了几声,宋妈妈忙问:“老太太,可要紧?”
     
      “该是伤寒了,没有大碍。”魏老太太闭上了眼睛,软轿的速度因此加快了许多。
     
      静安居里,赵明珠还在等她,见魏老太太进来了,立刻拉着她的手问道:“外祖母,您今天见了舅舅。他……他是什么意思?”
     
      魏老太太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她看到赵明珠一脸焦急,很想听到她回答的样子。她突然觉得有点失望。
     
      她明明病了,赵明珠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反倒只关心她的事。
     
      “没事了。”魏老太太还是不忍心,淡淡道,“你舅舅没有这个意思。”
     
      宋妈妈扶着魏老太太往内室里去了,赵明珠微微一愣,才跟了上去。
     
      因着这件事,魏老太太从自己的库房里寻了好多东西送给宜宁,且每日都派人往她这儿送各种样式的点心。宜宁当然不可能跟老人家记仇,过了也就算了。就是再也没有头先那么亲近了。
     
      但魏凌却没有轻易放过赵明珠,他跟回事处的人说:“明珠的丫头用度超了,一般的郡主也没有她这样的排场。”然后把赵明珠房里的丫头拨了一半出去,平日的用度也减了一半。但是宜宁房里要用多少还是多少,超出的英国公看到从来不说。甚至还亲自挑选了丫头送到宜宁那里帮她管着。但凡宜宁有什么要的东西,英国公的吩咐也是最快传下来的。
     
      要是以前魏老太太肯定不同意,这次却没有说话,任魏凌做了。
     
      赵明珠在屋子里气得说不出话来,她长这么大,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她跑去魏老太太那里哭诉,魏老太太却紧闭着嘴唇不说话,只是安慰地抚了抚她的头。这是魏凌的意思,她不能干涉。而且明珠用这么多丫头……着实也不对。
     
      赵明珠觉得魏老太太最近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冷淡,她心里很难受。她自然也是把魏老太太当做亲人看待的。她又多有撒娇讨好,魏老太太才逐渐地对她好了起来。眼看着跟过去没什么两样了。
     
      府里的管事和下人却因此都明白了,这个抱养的小姐,和人家真的小姐还是没法比。英国公可不会宠着一个没血缘的伪小姐。
     
      而庭哥儿那日纠结再三,还是没有跟父亲说。不过因为程琅接连好几日都没有来,他轻松多了,也不用练字,整日去找赵明珠玩。
     
      宜宁也感觉到了管事们对自己的变化。
     
      魏老太太的生辰没有几日了,这次是整寿,要大办的。
     
      宜宁准备做一个绣屏的,虽然不是贵重,却也是她的一番心意。她找了回事处的管事过来,说要给魏老太太预备生辰礼,要他们准备一架围屏。没想到第二天管事就送了四五个围屏过来,让她挑一个最好的出来用。态度恭敬半点不敢怠慢了。并说:“……小姐要什么,尽管跟小的说。国公爷吩咐过的。别的都可以少,不可少了您的东西!”
     
      宜宁哭笑不得让他退下了,她只是要一个围屏而已啊。
     
      到了老太太生辰那日,府里早早地热闹了起来。宜宁一早去了魏老太太那里,魏老太太还在梳头。赵明珠已经穿得整整齐齐坐在魏老太太旁边了,她一身浅红色遍地金通袖缎袄,梳了发髻,戴了凤衔珠的金簪,耳朵上戴的赤金耳铛衬得她肤白莹润。赵明珠本也长得漂亮,这样一打扮更是容光焕发,明艳照人。
     
      魏老太太拉了宜宁过来看,宜宁的风格一向比较素净。她今日只穿了件浅粉色杭绸缎袄,袖口绣着漂亮的百吉文,深蓝色的湘群。头上是嵌翠玉的镂空金簪。她已然是五官略张开了,一双杏眼水润清澈,宛如春光倒影池水之中。粉嫩如雪的肤色,看着就有种清灵逼人的感觉。
     
      魏老太太暗自吃惊,这孩子真若是做了艳丽的打扮,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别说魏老太太了,宜宁有时候对着镜子里看这张脸都觉得漂亮极了,不由得想宜宁的生母顾明澜究竟是怎么样的美人。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发觉得心惊。怕这等漂亮招来祸事,从来都不敢穿得出挑了。不然谁又喜欢自己一成不变的素净。
     
      她祝了魏老太太福如东海,寿比天长。魏老太太就笑呵呵地给了她一个红包。说道:“一会儿我带你出去见客,切莫紧张了。”
     
      宜宁垂下眼,她自然不会紧张了。
     
      “宜宁妹妹该穿得更鲜艳些。”赵明珠在旁说,她如今和宜宁熟些,就算不喜欢宜宁,但总算能说上几句话了。“不然叫别人看了,还以为咱们没有好好待你呢。”
     
      “明珠姐姐穿得好看就行。”宜宁微笑着说,“我年纪小,倒是不用了。”
     
      赵明珠可不是鲜艳么,欣赏水平该和继母是差不多类型的。
     
      等到了时辰,宜宁扶着魏老太太出去了,宴堂设在正堂那边。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了,宜宁扶着魏老太太坐下,走到人前微一屈身,含笑道:“为给祖母做寿,我也献丑一回。”
     
      她叫人拿了狼毫笔过来,俯下身笔尖微沉,一个游龙走凤的篆书‘寿’字跃然纸上。
     
      等收笔的时候,指间微挽又做了个礼,微微后退一步。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微笑。
     
      在场诸位宾客有些是第一次看到她,心里觉得好奇。不是说这位小姐才找回来,不是英国公府养大的吗。怎么比那自小在英国公府长大的还有气度,那手字也写得好看极了,一看就是师承名家。再看旁边的赵明珠,就是衣着华丽,也没有这等浑然天成的闲适。
     
      果然血统还是很重要的。不是太子,穿了龙袍也不会像皇上。
     
      宜宁觉得出点风头就差不多了,魏凌就是想让她露个脸,便退到了一边。该是魏老太太说话了。
     
      魏老太太跟宾客说完话,该进筵席了。
     
      筵席设在了房山旁边,这里梅花开得正好。
     
      宜宁这几天跟贺家的两个小姐稍微熟了些,略说了几句话。赵明珠正和沈嘉柔低语,突然往外面一看,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站了起来道:“你们先吃吧,我有事恐怕要先走一步。”
     
      她刚走出一步,听到后面有人低声讥笑:“还真把自己当成正经小姐了……不就是个抱回来养的,什么都不是。人家正经英国公府小姐都没她这么拿谱的。”
     
      赵明珠听了脸上一阵火热,她咬了咬唇。回头看了一眼,一屋子的女眷,却不知道这个声音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她一向最要面子,觉得自己也是身份尊贵的,怎么受得了别人这么说她!以往谁要是敢说她是抱来的,那必定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行。
     
      但是现在回头去找是谁说的,也不过是让别人看笑话而已。
     
      赵明珠忍了忍,脸如寒冰地出了花厅。
     
      宜宁看到她出去了,心里有些好奇。她略喝了两杯梅子酒觉得有点上头。正好去吹吹风,也看看赵明珠是做什么去了。便也站了起来,让松枝扶着她去外面走走。
     
      外面雪过初晴,房山这里视野空旷,能看到一片片红梅正在怒放。宜宁已经看不到赵明珠的身影了,她在庑廊下坐了下来,一阵风吹来酒劲儿倒是醒了些。她看着这片梅花静静地醒酒,心想再吹会儿风就进去。这风倒也是冷的。
     
      她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宜宁妹妹怎么坐在这里?”
     
      宜宁回过头,看到是个俊秀端正的少年,他穿着深色的程子衣,正对着她微笑朝她走过来:“我妹妹她们还在里面呢。”
     
      她认出这就是上次看到的那个沈玉,忠勤伯家的公子。
     
      宜宁站起身,点头道:“沈玉哥哥。”她跟这人不熟,并不想多说话。
     
      沈玉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甚至是她露出衣襟的,雪白莹润的脖颈。可能是因为喝了点酒,她的脸颊微微泛红。
     
      自从上次见了她之后,沈玉便觉得像猫抓一样,总想起她说话的声音,他心里越发痒酥酥的。但跟着妹妹来了两次也没有看到她。刚才他注意到宜宁出来了,便也跟着出来想和她说几句话。
     
      谁知道宜宁却是避开他就想回去了。沈玉情急之下就挡在她面前,低声道:“宜宁妹妹,你……你是喝了酒么?你的脸有点红。”
     
      宜宁听了这话之后看了他一眼,谨慎地后退了一步。
     
      这话说得实在是有点轻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