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80章

第80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是在京城过的第一个晚上。
     
      宜宁并不是睡得很好,醒来的时候听到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唤:“小姐、小姐……”
     
      宜宁睁开眼,才看到自己房中奢侈的陈设。对面一架嵌翡翠百鸟朝凤的紫檀木围屏,那鸟儿的羽毛根根栩栩如生,流光溢彩。头顶是一盏五联珠的宫灯,天色熹微未明,灯还柔和地亮着。
     
      她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不在保定罗家了,如今是英国公府的小姐了。
     
      珍珠扶她起身:“您昨晚让我这时候叫您起床,奴婢才叫了您……不过国公爷早上走的时候吩咐过了,您昨晚累了该多睡会儿。老太太喜静,因此咱们府里也没这么多点卯的规矩,您再睡一会儿,晚些去也是可以的。”
     
      宜宁摇摇头:“我倒是不累,还是起来吧。”在英国公府不比罗家,魏老太太毕竟是第一次见她,早点去请安是应该的。
     
      珍珠也不再劝她,玳瑁领着一帮小丫头进来,仍旧是半跪下,方盘里托着衣裳要宜宁挑选。
     
      这种簪缨世家的富庶还真不是罗家能比的,宜宁一眼看去,今日拿来的衣裳首饰竟和昨天的没有重样。
     
      她边穿衣裳边问:“父亲一大早就走了,是去上朝了吗?”
     
      玳瑁摇头笑着说:“说是去拜访定北侯了。国公爷平时上朝不勤的,每三日去一次就可以了。”
     
      她得好好知道英国公府的规矩了,不然在这府里总觉得什么都不知道,就陷在这一堆丫头当中了。宜宁看了屋内一眼,发现松枝和青渠均不在房中,她又问:“松枝和青渠在何处?”
     
      “国公爷选了松枝姑娘帮您管小丫头,青渠姑娘管小厨房,正照看着您早上要喝的羊乳。”珍珠答说。
     
      宜宁眉头微皱,魏凌竟然把两个丫头调离了她身边?
     
      他应该是不喜欢罗家吧,连她身边的丫头都换成了他的心腹。而不让罗家来的丫头近身伺候。
     
      “叫她们回来伺候。”宜宁挑了一只简单的玉簪递给玳瑁,指了指她手里的绢花说,“不要那个。”
     
      珍珠听了似乎有些为难:“小姐,这都是国公爷吩咐的。奴婢实在不好说……”
     
      想想也是,魏凌吩咐的事她们怎么敢改。宜宁叹了口气:“把她们带回来吧,我自然会去跟父亲说清楚的。”
     
      珍珠这才应喏,叫了个小丫头去带松枝和青渠回来。
     
      宜宁这才去了静安居给魏老太太请安。
     
      魏老太太刚起来礼佛,回来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坐在房里等她。似乎正在凝视她墙上挂的字画。
     
      魏老太太叫丫头端银耳汤给她喝,笑着问她:“你也懂画?”
     
      “董其昌的《关山雪霁图》,”宜宁看着那画说,“我的三哥罗慎远喜欢董其昌的画,耳濡目染下懂一些。这笔法浑厚,留白有韵,该是董其昌的真迹了。”
     
      魏老太太看她稚嫩清灵的脸,倒也是有些动容。想来她母亲应该是长得非常好看才是。
     
      她拉着孙女的手坐在罗汉床上,说道:“这家里你父亲不喜欢字画,你明珠姐姐也不喜欢。偏偏我喜欢,这下来了个你,咱们可以做伴了。”
     
      其实她也不喜欢——宜宁心想,让老太太失望了。都是让三哥逼的,还得写信谢谢他才是。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也是半吊子,只能说个大概而已。”
     
      魏老太太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发轻声问道:“宜宁,能给祖母讲讲你在罗家的日子吗——他们有没有人欺负你?”
     
      欺负是没有的……宜宁想起罗家的日子,竟有些怀念。
     
      赵明珠来的时候,听到屋内魏老太太和宜宁说话的声音,不时的有笑声传来。
     
      魏老太太看她来了,叫她过来坐下。跟宜宁说:“……怕你无聊,我叫了你明珠姐姐日常的玩伴过来,你们一起玩。她和忠勤伯家的二小姐沈嘉柔,还有贺家的两个小姐都玩得好。”魏老太太又拍了拍明珠的手说,“你可要好好照看你妹妹,别让她乏了。”
     
      赵明珠得了昨天老太太的话,心里已经好过一些了。站起来笑了笑。
     
      宜宁对京城里面的世家小女孩不怎么感兴趣,想到一群莺莺燕燕的凑在一起讨论脂粉首饰的她就头痛。但老太太想给她找玩伴的心是好的,宜宁也没有说什么,跟着赵明珠去了花厅。花厅就建在昨天那个栏杆旁边,风景也格外的好。
     
      宜宁昨天就看到过忠勤伯家的二小姐沈嘉柔,比她大一岁,人并不如其名,小姑娘性格有点骄横。而贺家的家世不如英国公府,也不如忠勤伯府,两个小姐没什么底气,说话都温声细语的,并不出挑。
     
      沈嘉柔从小跟赵明珠玩到大,自然跟她关系最好。看到宜宁之后就拉着赵明珠嘀嘀咕咕,交头接耳了一会儿。
     
      赵明珠叫丫头拿了丝线来打络子玩,贺家的两个小姐帮着剪线。几个小姐都不敢惹刚来的宜宁,她身份是最高的——当然也不跟她说话。宜宁有些百无聊赖,她突然侧头问贺家三小姐:“你会打什么络子?”
     
      贺家三小姐吓了一跳,磕磕巴巴地说:“我……我会几个。”
     
      宜宁有些郁卒,又没有人跟她说话了。赵明珠自然也不会来跟她说话。
     
      赵明珠其实并不是一个圆滑的人,她也是有点被宠溺过头了。想想原来,英国公府只有她一个表小姐,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如果她心机深沉,那么她就算不喜欢宜宁,也会来讨好她。但是她没有,因为她根本想不到也不习惯,她就习惯被人捧着。
     
      宜宁对这种一眼就看穿的人并不忌讳。
     
      她自己拿了个络子玩,突然听到身后有个男声响起:“二妹,你在这里玩什么?”
     
      宜宁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到一个少年站在他们身后,微风掀起他的衣角,五官端正倒也俊秀。沈嘉柔看到了他,跑过去拉他的胳膊,笑着问道:“哥哥,你怎么来了?母亲不是要你跟着三叔去营里吗?”
     
      这应该就是忠勤伯家的公子沈玉了,宜宁记得昨天听魏凌提起过。
     
      “母亲让我过来拜见老太太的。”沈玉微笑着说,他的目光落在宜宁身上,不由得一愣。
     
      宜宁穿了一件青织金的缎袄,一截手腕雪白如玉,衬得玉镯子都格外好看。五官有种极有灵气的秀美,眉宇间却透出一股艳色。她又没怎么说,话,细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绕着红色的络子,叫人盯着她的手指就移不开目光。一转、两转……
     
      “这就是刚回来的明珠的妹妹。”沈嘉柔跟他说,又小声说,“哥哥,你不是要去看老太太吗?”
     
      沈玉这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他知道英国公府的小姐被找回来了,他本来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但却不知道……这个小姐长得这么好看。
     
      “那该叫你宜宁妹妹了。”沈玉笑着跟她说。
     
      宜宁略抬起头,站起来有礼地道:“沈玉哥哥好。”
     
      她的声音细细的,有点清脆。沈玉觉得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痒酥酥的。
     
      宜宁却觉得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她还不如回去补觉呢,便跟他们告辞离开了小亭子。
     
      “……听说您喜欢看书,国公爷让管事给您做了几个软垫,都是顶好的料子,您可以靠着看书。”回去的路上,珍珠说要叫宜宁去书房里看看,“昨个刚做好就送过来了。”
     
      宜宁反正也无事,跟着她往书房去,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书房外冒了一下头。
     
      “是谁在外面?”珍珠高声问道,见没有人出来,立刻道,“再不出来我便叫护卫来了。”
     
      那小小的人影这才冒了出来,居然是庭哥儿。他站在高大的门口有些犹豫,看着宜宁不说话。
     
      宜宁没想到居然是他,还以为是什么人在窥视自己。她叫他到自己面前来:“庭哥儿,你怎么自己跑过来了,伺候你的人呢?”
     
      庭哥儿抿了抿嘴说:“我过来拿我的书的……”
     
      宜宁想了想说:“我记得书房里的书都搬过去了的,你过来拿什么?”
     
      庭哥儿有种被拆穿的羞恼,似乎不想跟宜宁说话了:“我要回去了!”
     
      宜宁抓住他的衣领,庭哥儿就跑不了了。宜宁觉得他好玩,笑着说:“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我亲自送你回去吧,你住在旁边院子里吗?”
     
      宜宁带着庭哥儿回他的院子去。路上她问他:“你不去找明珠姐姐玩吗?”
     
      庭哥儿道:“我又不是每天找她玩!她住在西院,我不想过去。”他突然沉默了一下,问道:“你会哄别人睡觉吗?”
     
      宜宁一愣,庭哥儿就说:“没有人哄我睡觉。晚上屋子里太黑的时候,我就叫佟妈妈多点几盏灯。”
     
      宜宁疑惑,庭哥儿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父亲不哄你睡觉吗?”
     
      “我每个月只能见到他一两次。”庭哥儿说,“祖母又生病了,我一直都没有养在祖母那里。”
     
      “那你的乳母、丫头,她们不哄你睡觉吗?”
     
      庭哥儿摇头说:“她们就在外面守着我……我也不要她们哄我,我又不是三四岁。”他似乎又不高兴了,“算了,不要你送了。我要回去了!”
     
      宜宁还正想安慰他几句,谁知道庭哥儿已经一溜烟跑开了。眼看着就在他的门口了,宜宁也没有去追他。
     
      宜宁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小孩子的性格真是有点喜怒无常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