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79章

第79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后院里静悄悄的,只有风拂过树梢的声音。
     
      宜宁刚开始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几乎是有些荒谬的以为,程琅认出她了。
     
      但这一瞬间她就觉得不可能,如此荒诞的鬼怪之事,程琅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猜得到。
     
      她想起了在她八岁的时候,程琅是见过她的。应该是指的幼时曾经见过。
     
      宜宁看着他问:“程琅表哥不是陪明珠姐姐去找庭哥儿了吗,怎么过来了。”
     
      程琅又略走近了一步,身姿挺拔如竹,离她近了一些。若宜宁真的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看到程琅怎么会不喜欢。但她偏偏不是。
     
      “明珠有事先回去了,我见你往这里来了,便过来看看。”程琅微微一笑,凝视着宜宁的眼睛说,“宜宁喜欢看湖吗?”
     
      宜宁看到他如此,大概已经猜得出他究竟想做什么了。
     
      她的心渐渐的冰冷下去。
     
      依程琅的态度,他不可能喜欢赵明珠,他这样的人,对赵明珠再好也是表面上的。但是他直接推拒魏老太太,则与英国公府交恶了。恰好,这个时候英国公府真正的小姐回来了,赵明珠的敌人来了。程琅就利用优势来亲近她,若她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必然会因此而喜欢上他。
     
      他就可由此摆脱赵明珠,而不费吹灰之力,手段高明。
     
      一想到程琅居然算计到她的头上,宜宁就觉得心里隐隐发寒。
     
      程琅小的时候,她多疼爱他啊,好生教导他做人要正直清白。她教给他的明明都是正面的东西,为什么有一天他竟会把手段玩到她身上。甚至玩到一个无辜的小姑娘身上?
     
      看到程琅俊逸挺拔的身姿,宜宁就想到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靠在自己怀里,赖着她不肯离开,孩子气地说蜻蜓飞走了的样子。或者他吃多了糕点,肚子疼来找她哭诉的样子,她那次又好气又好笑地罚他一个月不准吃糕点。
     
      她缓缓地看着他,目光冷淡道:“湖边的景色是好,程琅表哥也喜欢吗?”
     
      程琅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一脸淡然地直视着他。
     
      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收了起来。
     
      后面传来了丫头的寻人的声音,几个丫头走近了。屈身向程琅道:“表少爷竟在这里,叫奴婢们好找。”
     
      赵明珠随着丫头走了过来,她看到宜宁站在程琅身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若是有谁喜欢程琅,那她是理解的。就是有时候她看着程琅都会失神。特别是他对人若即若离。要是说深情,对那高家嫡女,对那秦淮名妓也是麻木不仁的,不喜欢了就冷漠以对。若谁他不喜欢别人,那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
     
      但她喜欢又如何,程琅是不会对一个小姑娘动什么心的。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是玩得很顺手的。
     
      “宜宁妹妹在这里看景色,倒不如去我的房山那边。房山那边种了一片红梅,如今开得正好。”赵明珠慢慢道,“不如我叫人折了红梅放到你房里,你看可好?”
     
      宜宁觉得赵明珠这话颇有深意。
     
      她微抬起头看着程琅,发现他的表情淡淡的。随后宜宁别过头,静静地说:“我不喜欢红梅,我倒是喜欢腊梅一些。可惜北直隶少有腊梅,但还是谢过明珠姐姐的好意了。”说罢绕过几人,径直往前面走去了。
     
      程琅听到这话神色一怔,待回头看的时候,只看到她纤细得有些单薄的身影。
     
      记忆中的那个人。她用温醇的语调在头顶给他讲《孝子经》,纤细的手腕上玉镯子微微地晃动。他幼时的记忆虽然模糊,但是这些场景记得格外清楚。旁边的白瓷瓶里,就插的是一捧腊梅花。丫头问她:“夫人怎么不用红梅,红梅也好看啊!”
     
      “我就是喜欢它的香气,闻着舒服。”她微笑着用手指拨了拨花瓣,甚至扯了一朵给他,“琅哥儿,你闻香不香?”
     
      程琅想到这里低头笑了笑,遂不再继续想下去了。他也径直朝外面走了出去,也没有看赵明珠。
     
      赵明珠咬了咬唇,复又追了上去。
     
      *
     
      魏凌刚准备见定北侯,那边小厮却进来通传,说陆都督过来了。
     
      魏凌赶完书房,陆嘉学已经在喝茶等着他了。
     
      “你那女孩儿找回来了?”陆嘉学瞥了他一眼,看到他掩饰不住的喜气,便淡淡问道。
     
      “还要多亏了你。”魏凌在他左边的太师椅上坐下来,挥手让侍卫退下去。
     
      “这么急忙来找我,真是想看看我那女孩儿?”
     
      陆嘉学不由得一笑:“怎么可能,我是来告诉你一声。冬场围猎已经定好时候了,到时候你要让神机营的人盯着。”
     
      魏凌听了面色严肃起来:“你已经跟太子商量好了?……但这岂不是太过冒险。大皇子成功除去了,咱们自然有从龙之功。但要是他没死成,这可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可是因为女儿寻回来了,你倒是比原来惜命了。”陆嘉学摆了摆手,“有道衍在你不用担心,他是个奇才。再者大皇子肯定会死……我们不杀汪远也会杀,那老东西的手段狠毒不在你我之下。”
     
      魏凌微微叹了口气,陆嘉学的意志是无法改变的。而且大皇子的确是年富力强,对他们一党的人威胁太大了。
     
      陆嘉学就只是吩咐了魏凌几句话,喝了茶就要离开。魏凌见他要走,忙叫住他:“你留下吃个饭吧,我叫女孩儿认你做个义父如何?”
     
      “当年明珠抱回来的时候,你们老太太让我认她作义女。”陆嘉学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怎么,如今还要认一个?”
     
      有他做义父,就是个身份加持,身价更高些。头先魏老太太宠赵明珠,恨不得什么最好的都给她。
     
      “她还小,又从小没养在身边,我怜惜她一些。”魏凌说,“你真的不去看看她?”
     
      他对魏凌的闺女并没有什么兴趣。陆嘉学淡淡道:“你别忘了神机营的事。我还要去皇宫一趟,先走了。”
     
      门外已经有人抬着暗轿在等了,魏凌看着陆都督上了轿才回了书房。
     
      那边管事又过来提醒:“国公爷,该开祠堂了。”
     
      魏凌嗯了一声,去了静安堂。
     
      记入族谱要跪拜祖宗排位,算是认祖归宗。族谱上添了宜宁的名字,魏凌亲自带着她磕头。
     
      等到领她出来的时候,外面站着魏家外家的长辈,魏凌领着她一一见过。魏凌站着她身边笑道:“……她是我刚寻回来的,原来寄养在别人家里。没做过英国公府的小姐,我怕她拘束了。”
     
      宜宁被他领着一路走下来,她也知道魏凌这是在做什么。魏凌是在告诉别人,这是他英国公府的小姐,是有身份地位的。让别人不要看不起她。
     
      宜宁倒是不怯场,就是人太多她就记不住,倒是有个远房表姑生了三个儿子的,格外对她亲热一些。
     
      魏凌却变了语气淡淡地道:“这是你四表姑,明珠就是她所生的。”
     
      原来这就是赵明珠的生母!
     
      听说赵明珠家里并不富贵,原来的银子都让赵明珠亲爹败光了,这些年就靠着魏老太太的救济活。
     
      宜宁有些感兴趣,只见这妇人穿着一件颜色普通的绸缎夹袄,应该是新做的。笑容倒是很祥和,赵明珠跟她长得并不像。倒是她的三个儿子看着让人不太舒服,其中一个盯着宜宁看了一眼,魏凌就不太高兴。皱了皱眉让他们下去了。
     
      那妇人退下之前还对魏凌道:“我们明珠给你们添麻烦了吧?我倒是想见她得很,可惜没见到。”
     
      宜宁心想,在英国公府过惯了众人围拥的日子,赵明珠想见自己这个母亲才怪。唯恐避之不及才是。
     
      宜宁最后给魏老太太奉了茶,才算是真的认祖归宗了。她的名字写入族谱就叫了魏宜宁,也免得她不习惯。
     
      魏老太太喝了茶,抬头一看也没发现赵明珠。
     
      等回了静安居之后,魏老太太叫人去把明珠找过来。
     
      赵明珠进来之后看到魏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喝茶,就过来拿了小丫头手里的美人锤给她捶腿:“外祖母忙了一天了,累得很吧?”
     
      魏老太太望着她熟悉的眉眼,心里柔和得很:“刚也见你去祠堂那里,你母亲来了都不见见?”
     
      赵明珠嘴巴一撇道:“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每次见我都说些琐事,我也懒得听了。再者舅舅带着宜宁妹妹见客,我就不过去凑热闹了。”她娇俏地笑着看魏老太太,“我还是跟外祖母待在一起最舒服!别的人我可没这么待见的。”
     
      魏老太太伸手扶她起来,坐在自己身边:“但你也不可对你宜宁表妹不好,你要记得我的话,跟她多亲近亲近。”
     
      “您让我跟她亲近,可是我如何跟她亲近得起来——”赵明珠听了心里又不舒服,“宜宁妹妹一回来,舅舅就权当我不存在了。我送了宜宁妹妹一对掐丝珐琅的花瓶,虽然不贵重倒也精致。谁知道却让舅舅给退回来了,说宜宁妹妹不要这个。”
     
      魏老太太听了皱眉,语气一沉:“真的给你退回来了?”那这魏凌也做得太过分了些,就算亲生女儿找回来了,也不该立刻就舍弃了养女。这岂不是太过无情无义了。
     
      赵明珠有些倔强地继续道:“祖母!从小您就最疼我,府里也是只有我一个的!我小的时候生病了,您日夜守着我。我也难受,为何她一回来,舅舅就不喜欢我了,我怕有一天您也不喜欢我了!我也想去喜欢宜宁妹妹,但一时半会儿怎么喜欢得起来!”
     
      说得老太太心里也感触,明珠还是她宠出来的。她把明珠搂住了怀里,安慰道:“傻孩子,我自然是最喜欢你的,毕竟你才是我亲手养大的!你也别担心,有我在,谁会不喜欢你,谁敢看不起你!就是宜宁也不敢,魏凌也不敢的。”
     
      亲手养大的情分还是重的。魏老太太虽然是喜欢宜宁,但明珠可是她捧在手里的明珠,不由得就偏心了几分。
     
      赵明珠再怎么不好也是她养大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