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78章

第78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英国公府分了东园和西园。东园住着英国公,西园住着魏老太太和赵明珠。宜宁的新院子则被安排在东院里,正靠着魏凌的院子。后面有一座高大的假山,三进的院子。院子里又大又宽敞,青石砖路两侧种了高大的银杏树,四侧有抄手游廊连接。可算得是景色宜人,冬暖夏凉了。
     
      魏凌已经安排好了伺候的丫头,叫到她面前来跪拜行礼。
     
      宜宁一打量,大丫头模样的有两个,其余次等的丫头十多个,刚留头的小丫头、伺候的婆子共加起来总得有三十多个人。
     
      她哪里用得了这么多人伺候!
     
      看到堂下跪着乌泱泱的一片,她心里暗自思忖。
     
      屋子里的摆放陈设也是千金之数,看得出贵重的东西着实不少。宜宁正看着,赵明珠则走到宜宁身边,淡淡地笑道:“宜宁妹妹来得晚不知道,府上这处的风景最好,头先是庭哥儿住的。因着妹妹要来,故庭哥儿迁去了旁边的院子,让给妹妹住。”
     
      庭哥儿?该是自己那个才五岁的弟弟吧。
     
      宜宁想起刚才并没有看到小孩子。
     
      魏凌就说:“你还没见过你弟弟,他才五岁,是最调皮的时候。怕他吵着了你祖母修养,就在东园里跟着我住。”说着魏凌吩咐身边的管事,“……去把世子叫来。”
     
      片刻之后,宜宁看到一个孩子先跑进来,身后也跟着一大群簇拥的丫头、婆子。那孩子穿着件绸袄,脖子上也戴着一个金项圈,看来似乎跟赵明珠脖子上的样式一致。他跑得很快,有个高大白净的妇人在身后追他:“小世子,您别跑急了,仔细门槛绊着您……”
     
      其实,魏凌没有娶妻,倒也不全是因为顾明澜。他虽对顾明澜有情,但过去这么多年了也已经淡了。实则是他常年在外征战,无暇顾及家里,也无暇娶妻纳妾。因此就只有通房生下的这么一个男孩儿,将来是要继承英国公府爵位的。所以一出生就请封了世子,在府里也是大家都怕他磕着碰着了,很是金贵。
     
      那孩子却站定了,宜宁发现他长得就像是缩小版的魏凌,就是更稚嫩一些,睫毛又长又浓。他看着宜宁问道:“你就是他们说的姐姐?”
     
      魏凌看到他横冲直撞已经不高兴了,听到庭哥儿这么说话越发沉下脸。他常年在外,庭哥儿又出生后没了生母,所以一直是乳母在带,老太太也照顾着。反倒让府中的人格外宠溺他。说话没轻没重的。
     
      宜宁看着孩子干净的脸,向他点头笑道:“我是,那你就是庭哥儿吗?”
     
      庭哥儿撇了撇嘴,觉得这个姐姐十分的陌生。他还是对旁边的赵明珠更熟悉一些。他朝赵明珠跑过去,拉着她的手说:“明珠姐姐,我的丫头给我做了个雪人,就在外面的院子里,我带你去看看吧!做得可好看了。”
     
      两人站在一起倒是更像亲姐弟,一样的金项圈。庭哥儿从小身边就只有赵明珠,对这唯一的明珠姐姐自然亲近。赵明珠在英国公府十多年,这自然是宜宁不能比的。
     
      明珠摸了摸他的头,道:“庭哥儿,你姐姐跟你说话,怎么不回答?”
     
      庭哥儿拉着赵明珠的手,看着宜宁的目光很陌生:“她不是我姐姐,我没有姐姐。”
     
      “庭哥儿,谁教你这么说话的!”魏凌的语气已经不好了。看那样子很想把庭哥儿揪过来揍一顿。
     
      宜宁心里知道,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突然接受自己多出一个兄弟姐妹的确不容易。他们对于陌生人还是很防备的。她站在魏凌旁边没有出声,无论她说什么都不太好。
     
      庭哥儿听了魏凌的话反倒更不高兴了,声音也大了些:“她是您从外面捡回来的,我才没有姐姐!”
     
      魏凌脸色阴沉,冷冷道:“你再这般说话,就给我去跪祠堂。宜宁是你亲姐姐。”
     
      他本是想看到两姐弟相亲相爱的,看着儿子拉着个赵明珠,却对宜宁冷言冷语。他就觉得不舒服。
     
      庭哥儿倔强了片刻,他身后的丫头婆子看着都心疼了,小世子在家里可是一句重话都没有人敢说的。还是在魏凌眼神的威逼之下,庭哥儿才不情不愿地喊了声姐姐,但是看也没看宜宁,径直朝门外走去了。
     
      “他就是这个性子。”魏凌深深地吸了口气,跟宜宁说,“没得生母教养,叫丫头婆子宠坏了。”
     
      宜宁轻声说:“他还小,我小时候也调皮捣蛋的,让祖母头疼。”
     
      魏凌抚了抚女孩儿的头,发现女儿站得直直的,看着庭哥儿离去的方向不说话。
     
      无论怎么说,英国公府对她而言还是陌生的。
     
      本来他还想着让宜宁带着弟弟,好好地教导他。庭哥儿没有母亲,因此性子还要比一般的孩子更奇怪些。有亲姐姐关怀势必好些,看来此事还是要慢慢来。
     
      宜宁的东西已经安顿下来,丫头们要重新伺候她梳洗。有人过来通传定北侯已经过来了,魏凌魏凌吩咐了珍珠几句,便去了前厅迎接。
     
      屋里的丫头俨然以珍珠为重,珍珠领着人进来。丫头们都半跪下,方漆托盘上放着一件件衣物和首饰,要宜宁挑选。
     
      宜宁看了一眼,她选了件淡粉色的璎络纹的缎袄。珍珠上前轻手轻脚地给她梳了发髻,玳瑁则选了支嵌翡翠镂空的金簪,淡绿色流苏宝结来给她相配。这样一番装扮更显得宜宁灵气逼人。珍珠又柔声道:“小姐,一会儿您跟着奴婢。世家里的人多,各家的侯爷、夫人您分不出来,奴婢一会儿会提醒您喊什么。”
     
      宜宁发现魏凌还是个很靠谱的人,留给她的两个丫头都是很有用的,珍珠干练,眼界宽广。而玳瑁心细,且心灵手巧。
     
      宜宁虽然前世是嫁入了宁远侯府,但她只是庶子之妻,后又跟谢敏一起困于后宅之内,其实对于世家的人也不算太熟悉。她淡淡地应了一声,扶着珍珠的手站起来,又听到珍珠说:“您是正经的英国公府小姐,有国公爷为您撑腰,不必在乎表小姐。”
     
      珍珠也是人精,她在魏凌身边呆了很多年了,靠得就是心细和机敏。
     
      宜宁微微一笑说:“你与我一起去祖母那里吧。”
     
      珍珠应喏,发现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的确半点没有怯场。果然是英国公府的小姐,天生该有这份气度。
     
      宜宁上了软轿,到静安堂的时候看到已经摆出了戏台。珍珠再带着她去拜见魏老太太,魏老太太笑着扶起她,给她介绍了在场的定北侯夫人、几个小姐,忠勤伯夫人、小姐。还有世子夫人……实在是人数众多。
     
      宜宁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定北侯夫人旁边的长姐,还有旁边的钰哥儿。
     
      钰哥儿看到她则直接得多,扑过来就要她抱。而罗宜慧看到她则是眼眶微红。罗慎远已经跟她说了宜宁的事,罗宜慧又是惊讶又是担心,知道英国公府要摆宴的时候,她立刻就和侯夫人一起来了。
     
      定北侯夫人有些惊讶,魏老太太就笑着解释:“……宜宁原是寄养在罗家的。”
     
      定北侯夫人有些受宠若惊,笑道:“那还是她们有缘分的!改日便让宜慧登门,好好叙一叙。”
     
      罗宜慧知道现在也不是与妹妹说话的时候,何况宜宁现在身份尊贵,不用她操心,因此她坐着微笑应是。手指微微地捏紧。
     
      宜宁知道长姐必然是担心自己,暗中拍了拍长姐的手。
     
      这时候外面有人通传,说赵明珠带着庭哥儿进来了。
     
      庭哥儿一进来就扑进魏老太太的怀里喊渴,魏老太太叫仆人给他端了热汤喝下。笑着问他:“庭哥儿,你可见过你宜宁姐姐了?”
     
      庭哥儿已经直起了身子,一边喝汤一边道:“见过了。”
     
      他还是和宜宁不亲近。
     
      魏老太太对这宝贝金孙更是宠溺,庭哥儿一会儿又说要出去玩,魏老太太叫跟着他的佟妈妈好好看着他。庭哥儿出去了,赵明珠靠着魏老太太坐下来,笑着说:“您是没有看到,庭哥儿的丫头堆了好大一个雪人呢!庭哥儿捡了核桃当做雪人的眼睛,玩得可开心了。”
     
      魏老太太拉着明珠的手:“就你爱陪他玩这些了。你对府里熟悉,记得带你宜宁妹妹一起玩。她初来乍到的,还对府里不熟悉。”
     
      赵明珠的笑容就有些勉强。
     
      宋妈妈这时候挑了帘子进来道:“老太太,表少爷带着人过来了。”
     
      在场的小姐们眼睛都有些亮了起来,望着赵明珠的眼神更有些羡慕。
     
      她们是已经听到了风声,知道老太太想把赵明珠许配给程琅,这简直是羡煞旁人的事。
     
      宜宁正低声和长姐说话,就看到一个人挑了帘子进来。他背着手,笑得温润如玉,俊秀清雅。穿了件淡青色细布直裰,这样的人物,走进来便给人一种蓬荜生辉的感觉,实在是人中龙凤。宜宁这两世都没有见过比程琅还要好看的男子,眉眼之间有似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情,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是对自己有情的,但他分明对人人都是这样的。
     
      赵明珠就算不喜欢程琅,但是跟这样的人物有牵扯,谁都会不自觉的有优越感。
     
      特别是今日还有罗宜宁在场。别人都喜欢程琅,那她也会喜欢吧?
     
      赵明珠抬起头,倒是比平日更热情一些:“表哥,你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程琅微笑着道:“舅舅请我过来,说是表妹被寻回来了。恰好我今日也无事,就过来看看。”
     
      魏老太太听了,拉宜宁起来:“便是她了。你瞧是不是和你舅舅长得像?”
     
      魏老太太又拍了拍宜宁的手,跟她说:“他就是前些年的少年探花,程琅。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吧?如今可是吏部郎中,我听说他的名声是很响的。”
     
      宜宁感觉到程琅似乎正在看着她。她抬起头,看到程琅嘴角微微的笑意。
     
      她突然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程琅的时候,他还小小的,怯生生的,站在人声鼎沸的堂屋里。没有人照顾他,甚至没有人问他一句话。
     
      她看那孩子可怜,才叫人牵了过来,请他吃桂花香糕。
     
      小小的孩子和这个俊雅的青年渐渐重合,说不清有多少复杂的情绪在里面。她微笑着轻声道:“程琅表哥。”
     
      程琅有礼地对她点头。探寻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收回了视线向魏老太太含笑道:“的确有些像,您如今可好了,有两个孙女了。”
     
      虽然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前世的自己。但是在这些善于心计的人精面前,宜宁还是无时无刻不觉得,她对此避之不及。
     
      魏老太太是对宜宁的印象不错,但看了看旁边脸色微红的赵明珠。忽尔又笑道:“也不知道刚才庭哥儿跑到哪儿去了,你陪明珠去找找吧。这孩子玩得太野,我怕他到了时辰还不知道回来。”
     
      一会儿就要开祠堂记族谱了。
     
      屋内的小姐们目光又不由看向赵明珠。
     
      这更让她觉得有种瞩目的感觉。人人都想要的东西,祖母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给了她。
     
      赵明珠缓缓地站起身,她看到程琅正站在魏老太太身侧,含笑看着她。他的目光凝视着她,让她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深情的人。这一刻她竟然对程琅多了几分喜欢,这实在是一个俊逸出众的男子。
     
      他有礼地道:“自然该陪明珠表妹去的。”因言走到了门口等她。
     
      赵明珠和程琅一起出去了。满屋子的小姐难免有些泄气,也没有刚才有精神了。
     
      魏老太太看到两人和睦,好歹松了口气。她养了明珠这么多年,实在是很希望她过得好。要是能嫁了程琅,后半辈子也不用她再操劳了。她微侧过脸,倒是看到宜宁目光游移,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会儿就要去祠堂了,你可紧张了?”魏老太太问她。
     
      宜宁摇了摇头,她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处于怎样的一个环境中,真是怎么都避不开的。
     
      魏老太太让女眷们先出去在院子里走走,放松放松。珍珠陪着宜宁起身,宜宁还没有在静安居里走过,她沿着回廊往后院走,这里庭院深深,景色也格外别致。她看到栏杆下竟然是一片波光潋滟的湖,湖心还有亭子,亭子上的雪在太阳底下慢慢融化。珍珠在旁说:“我给您端个杌子来,您坐在这儿看吧。一会儿还有得站呢。”
     
      宜宁回神之后点了点头。
     
      不过片刻,她就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
     
      “这么快就拿来了?”宜宁没有回头地问。
     
      有个人轻慢地走到她身后,语气温热:“拿什么来了?”
     
      宜宁心里一惊,那温热的气息几乎就在扑她的耳际。她突然回过身,看到程琅长身玉立地站着她身后,离她很近。
     
      他的眼眸幽深如湖。嘴角却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语气轻而低地叹道:“多年不见,宜宁可是不认识我了?”
     
      宜宁有些混乱了,程琅这是什么意思?
     
      偏偏他又长得极好,这么离得近地跟别人说话,无端地就暧昧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