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77章

第7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昨夜下过了雪,英国公府里银装素裹。
     
      魏老太太住的静安堂外,几个婆子正在扫台阶上的雪。大雪下过之后就是晴朗天气,日头升高高的,呵口气都是白雾。
     
      屋内地龙烧得暖和,宋妈妈扶魏老太太坐在罗汉床边,丫头端了盏血燕半跪着放下来,另有婆子轻手轻脚地把房里的梅花换了新的。
     
      魏老太太又拿起了那封信,前几天她已经看过了,但忍不住还是想打开再看看。
     
      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老了来气质也是端然出众,戴了翡翠镶嵌的眉勒,万字不断头檀色缂丝褙子,头发梳得规规整整的。一封信来来回回地读了好多遍,越读就越生气:“……他也真是糊涂,亲生女儿也能给忘在外面,还叫过了这么久的苦日子!”
     
      宋妈妈含笑安慰魏老太太:“您可别急,这不是找回来了吗。”
     
      “毕竟是英国公府的孩子,怎能叫那人家养着?”魏老太太还是犹气不过,“早该让我知道去寻了回来!放在我身边教养,不知道比那地方好到哪里去。”放在她身边,自然是无比金贵地养,英国公府的小姐走出去,那在京城也是无人敢小觑的。
     
      “国公爷也是怕您不接受这孩子的出身……”宋妈妈是伺候魏老太太的老人了,说道,“这不去找之前还给您送了信吗,我看也快要到了。”
     
      魏老太太叹了口气:“我活这么大年纪了,能有什么接不接受的。明珠不也是我养大的,虽不是咱们家的孩子,但比正经的小姐也不差了。更何况还是魏家亲生的孙女。”丫头喂她喝了一勺血燕,魏老太太嫌弃太甜,摇头推拒不喝了,问道,“明珠可起来了?”
     
      宋妈妈扶魏老太太站起来:“昨个儿跟忠贤伯家的小姐玩了好一会儿,今天可起晚了。丫头去叫的时候还赖在床上呢。”
     
      “把她叫了起来吧,”魏老太太听了就说,“还没跟她说过宜宁的事,倒也该让她见见妹妹。”
     
      宋妈妈听了便应喏去吩咐了。
     
      嘚嘚的马蹄声随着扬起的一阵雪尘,宜宁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她撩开了车帘,一天一夜马车劳顿,如今京城依稀在前了。宽阔的石板路,街沿巷闾此时还紧闭着门,有些早茶铺子已经开了,热气腾腾的汤锅煮着豆浆,便是这豆浆的香味了。京城靠着玉井胡同这一带非常繁华,因玉井胡同大半都是英国公府,再旁的槐树胡同里就是宁远侯府。英国公府的老国公爷是开国重臣,所以府邸修得又大又气派。后来再分封的王公侯爵的都没有这么气派的府邸。
     
      槐树胡同的进口就有一株槐树,而玉井胡同里原有口古井,煮豆浆的小贩从这井里取水,煮出来的豆浆又香又甜。这些记忆中的场景本像蒙了灰尘一样,如今却非常的鲜明热闹。宜宁看着微有些出神,真是没想到,她有一天会这样回来。
     
      “小姐,仔细外头的风冷伤着您。”魏凌派给她的丫头珍珠轻声说。
     
      宜宁才放下了帘子。魏凌指派给她两个丫头,温婉些的这个叫珍珠,冷清些的一个叫玳瑁,说都是从他房里选出来给她的。可能是魏老太太的确为儿考虑,两个丫头长相出挑。玳瑁还要更胜珍珠一筹。珍珠是喜欢管东管西的,对伺候宜宁这件事挺热情的。玳瑁则没这么麻烦,交给她事情了就去做,不说她就杵在那里发呆,或者是看着魏凌的背影发呆。
     
      宜宁叹了口气,她还是很理解这种丫头的。整天和英俊高大有权势的男主人相处,自己长得又好看,青葱一样的年华,没动点心思是不可能的。对这两个魏凌给她的丫头宜宁都是淡淡的,贴身的事情自然还是交给松枝和青渠去做的。
     
      魏凌骑着马走在前面,路上的行人自然纷纷避让。看到排场的还会感叹一声英国公府果然是簪缨世家中的翘楚。
     
      魏凌的下属早早地进了英国公府的门,两扇高大的黑漆嵌麒麟衔铜环的门缓缓打开。宜宁听到有人说话:“已经传了话了,老太太正在前厅等着呢。”还有人说“国公爷,早点已经准备好了。”甚至又有声音“小姐的院子收拾整齐了,老太太亲自看过了!”
     
      整个英国公府庞大又忙碌,为着她回来这件事,想必是少不了的。
     
      珍珠和玳瑁的神情很平常,两人本来就是府中的家生子。青渠的神情也很平常,她是太大条了,对这种什么什么世家没概念。而松枝听到这阵仗则有些紧张,宜宁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手紧紧握着。
     
      英国公府实在是大,马车从影壁到垂花门都走了许久。等马车终于停下来之后,车帘才被挑开。宜宁看到魏凌向她伸出手,温和地道:“眉眉,跟爹爹下来吧。我带你去见你亲祖母。”
     
      宜宁探出头,魏凌轻一搂她的手把她带了下来,他牵着她朝前走。
     
      宜宁仰头看,宽阔的甬道,石雕的莲花座灯。过来就是飞檐斗拱,高大的红漆廊柱,门楣上挂着匾额写了“静安”二字。门口垂手立着四个丫头,看到魏凌和她之后屈身行礼。
     
      对于十三岁的宜宁来说,这个门楣实在是太高大了。她仰头看了一会儿,身侧的魏凌又道:“不要怕,你是英国公府的小姐,这就是你的家了。”他牵着她的手宽厚而有力,像是在安慰她一样。
     
      这才是真正父亲的感觉吧,宜宁突然想到。
     
      前世她的父亲忙于小妾和几个弟弟之间,像她这种前妻所生的次嫡女根本没怎么关注过。而小宜宁的生父罗成章更不必说了。
     
      宜宁也握紧了魏凌的手。
     
      魏凌却以为小丫头是紧张了,微微一笑带着她往里面走去。
     
      这实在是没什么好紧张的,英国公府才应该是她最有底气的地方。以后一定要好好地这么教她才是,就是教得跋扈、骄纵也不怕,他魏凌的女儿不必缩头缩脚,想做什么就去做,他倒是看谁敢拦她。
     
      过了一进门,宜宁才看到有个着檀色褙子,满头银发得到老太太被人扶着,正在院中等她。而她的身后还站着一群衣着华贵的妇人,赵明珠则站在老太太的旁侧,头上戴的是金累丝嵌海珠的簪子,脖子上是金项圈,穿戴得比宜宁像英国公府正经小姐多了。
     
      赵明珠看着她的眼神却像看到鬼一样,十分的惊愕。
     
      魏老太太看到自己儿子手上牵了个小小的姑娘,长得玉雪可爱,虽未完全张开,五官之间却是灵气逼人的。眉梢的小痣和魏凌一模一样,让她看到就亲切了几分。这孩子……的确是英国公的!
     
      宜宁却端正地行了礼跪下道:“宜宁给祖母请安,愿祖母身体康健。”
     
      “快起来,地上太冷了。”魏老太太忙过来拉着宜宁的手扶她起来。孩子那双小手软软的,手背还有小窝,她真是越看越喜欢。
     
      魏凌看母亲看得出神,走上来道:“母亲,咱们还是进屋说话吧。一路舟车劳动的,我可连早饭都没有吃的。”
     
      “说的是,该吃了早膳再说。”魏老太太笑了笑,她牵着宜宁进门,温和地问她:“宜宁,你早上喜欢吃什么?要粥还是面,祖母叫人给你做。”
     
      说着已经进了屋内,西次间里簇簇拥拥坐了人。魏老太太坐在小几旁边,让宜宁挨着她坐下。
     
      宜宁答道:“我什么都喜欢的。”
     
      魏老太太听到这里心里一动。家里娇养的明珠,光早上不吃的东西就能列个单子出来,她这亲孙女却如此乖顺,想必在原来的人家里,的确过得不如国公府好。她再看宜宁衣着简单,虽不算是差,但放在英国公府的确是不算好。忍不住就有些心酸,看她的眼神更柔和了些。
     
      想到还未跟宜宁介绍家里的人,魏老太太继续道:“你是第一次见祖母,我见你却亲切。你不要怕,咱们国公府里没有嫡出的小姐,以后你就是英国公府的小姐了。我先来给你介绍一番。”
     
      魏老太太先给宜宁指了赵明珠:“这是你明珠姐姐,在我跟前长大的。”
     
      宜宁看着赵明珠,她细致的脸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道:“宜宁妹妹好。”
     
      宜宁起身给她行礼,喊了明珠姐姐。
     
      魏凌在一旁看了有些不舒服。平日府里只有赵明珠,大家也愿意宠着她。但头一次见宜宁,赵明珠却连身都没有起。还是宜宁给她行礼!要是真的论起身份来,宜宁才是他亲生的,赵明珠却是个寄养,居然现在如此的恃宠而骄。
     
      赵明珠当然会不舒服,当她看到罗宜宁出现在魏家的那一刻,或者当她听说外头有个真正的英国公府小姐被找回来之后,她就一直不舒服。她在英国公府长大,从来都觉得自己才是英国公府的小姐,自己得老太太的喜欢。突然真正的小姐被找回来了,那她怎么办?
     
      要不是当着众人的面,她连笑容都扯不出来。
     
      魏老太太也知道明珠会有点情绪,毕竟原来全府都当她是唯一的小姐。明珠是在她跟前长大的,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养了十多年了怎么会没有感情。虽然她也喜欢宜宁,看着她觉得乖巧舒服。但心里的那杆秤还是偏向明珠的,只当没看到明珠的娇纵气罢了。
     
      魏老太太继续给宜宁介绍,在场的妇人是魏家外家的妇人,对这真正的英国公府小姐自然是尊敬有加。以后在英国公府她可就是主子了。宜宁微笑着应对,倒也一点都不怯,魏老太太越看越满意。其中一个宜宁该喊表姑母的妇人就笑道:“总算是把亲孙女找回来了,我看老太太的精神都好多了。”可不是如此,那寄养的都当个宝,这亲生的还用说。
     
      赵明珠听了更加笑不出来。
     
      那头丫头却过来说早膳已经准备好了,一众妇人先出去了。魏老太太正好借此跟宜宁说些体己话,拉着她的手道:“当年我抱你明珠姐姐回来的时候,还叫那些人都给明珠送了礼的。如今你回来这也是不能少的,下午便开祠堂,记你入族谱。你有个表哥叫程琅,他下午也要过来。还有定北侯府、宁远侯府……”说到这里老太太侧头问魏凌,“你女孩儿能找回来,可是多亏了陆都督。你可请了他来?”
     
      魏凌就道:“他是大忙人,我可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看这样子,英国公府寻回小姐的事是立刻就要在京城的贵族圈子里传开了。昔年赵明珠抱回来的时候什么待遇,恐怕还要更胜一些。
     
      宜宁看着她爹魏凌背手站在自己身后,突然觉得实在是底气十足。
     
      “母亲,我先带宜宁出去吃早膳。一会儿再带她看她的新院子,要先告退了。”魏凌怕宜宁给饿着了,要先带她走。
     
      “这有什么着急的!”魏老太太笑了笑,看旁边赵明珠还坐着。便道,“你个大男人怎么懂小姑娘要什么,把明珠也带上吧。”她又对赵明珠说,“你宜宁妹妹刚回来,且陪着她一些时候。”
     
      赵明珠起身行礼,抿着唇跟在魏凌身后出了西次间。
     
      魏老太太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宋妈妈在旁边轻声道:“不怪老太太看着舒服,小姐眉宇之间,可是有些像您年轻时候的!”
     
      魏老太太听了一叹:“幸亏魏凌把这孩子找回来了,在罗家寄人篱下的,还不知道过的是什么日子。我英国公家的小姐,便是要好好宠着的……我看她也是乖巧懂事,反倒是明珠看到宜宁之后就不如往日活泼了。”
     
      “明珠小姐一向被大家宠惯了,一时不习惯也是有的。”宋妈妈说道,“我看您是想让她们亲近一些?”
     
      魏老太太听了摇头:“明珠这孩子在府里一直被我宠着,突然回来一个真的小姐,她自然会有些不舒服。可她再怎么得宠,始终不是魏凌亲生的。我若是去了,魏凌必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所以我才给她找一门好亲事,好好地为她谋划个未来跟出身,免得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就看这孩子能不能明白我的用心了。”
     
      宋妈妈闻言心里也感叹,不怪赵明珠这般,恐怕以后的落差还会更大。英国公府小姐原是在外面受了许多委屈,回来之后老太太、英国公自然是更加倍的宠。而且刚才看那小姐,虽然是普通官家的出身,但是气度什么的可一点不差的。明珠小姐虽然穿金戴银,但是在她身边也被压下去了。
     
      老太太对亲生孙女有好感,那种血脉上天生的亲近。但养了十多年的孩子也不是说着玩的,明珠小姐离开父母到她身边来,也是老太太最疼她。魏老太太肯定更愿意护着明珠小姐,便如刚才让明珠小姐也跟着去,就是想她和宜宁的关系处好一些。她还是打心里疼爱明珠小姐的。
     
      老太太说得很对,只看明珠小姐能不能明白了。能明白老太太的用意,魏家能保她泼天富贵一辈子,甚至让她也享有英国公府小姐的待遇。不能明白的话,就看魏凌的态度如何了。
     
      *
     
      松枝在罗家的时候,以为赵明珠的排场就够大了,没想到人家在英国公府的排场还要更大。
     
      随行带着一大群簇拥的丫头婆子,真是把她当娇小姐伺候的。在前厅里进早膳,专门有丫头给她传菜、挑菜。
     
      这个不吃,那个也不吃的。这些都不能往她面前放,这是魏老太太曾经吩咐过的。
     
      松枝看得咋舌,人家赵明珠倒是早已经习惯的样子。指挥丫头婆子轻车熟路。
     
      松枝再看自家的宜宁小姐……突然觉得还是宜宁好,除了更喜欢吃肉一些,其他的好伺候极了。
     
      青渠则是第一次被国公府的早膳给惊讶到了。
     
      东西流水一样地摆上来,端是宜宁面前那盘子里便摆了梅花杏仁馅饼、枣泥千层卷、撒了糖霜的酥酪,旁边精致的小碗里搁着切好的鸽蛋,一小碗羊乳。再旁边才是鸽子肉粥,切了两片薄薄的火腿铺在上面。
     
      就是吃个早膳而已,摆这么多东西也太浪费了吧。就三个人吃饭,能吃多少东西?青渠有点痛心疾首地想,真的太浪费了。
     
      其实别说青渠了,罗宜宁自己都有点震惊。当年她在宁远侯府的时候,宁远侯府还不如现在强盛,这种钟鸣鼎食的生活她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果然十分奢侈。
     
      魏凌抬头看了赵明珠一眼,这宠得是有些过,走出去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她才是真正的小姐。可惜老太太对这亲手养大的孩子太好了,容不得别人说。魏凌又回过头,他已经给女儿的小碗里堆了好多菜,又劝宜宁:“你多吃些菜,这个鸽子肉很鲜。”或者又给她夹了酥酪,“这酥酪是用牛乳熬的,比带骨鲍螺还要鲜美……只有咱们家的厨子能做。”
     
      宜宁看着碗里的菜,突然想起她还小的时候,被罗老太太和林海如拼命增肥的日子。
     
      她现在可是少女了,不能在恢复成当年的小胖墩了。谁让她稍微多吃些就长肉呢,魏凌爹你可意识到了?
     
      魏凌看她不怎么吃,眉头微微一皱:“怎么不吃了,可是不喜欢?”
     
      怎么没吃,刚才就已经吃了半碗粥两个馅饼三只鸽子蛋了。宜宁眉头也拧着,说:“我在路上吃了好些点心,倒是不饿。您不是说带我去看新院子吗?”
     
      魏凌有些犹豫,难道是他给她夹菜她不高兴?
     
      战场上决策千里的人,面对刚到手的宝贝女儿还是不太明白怎么养,生怕没养好这个娇娇的孩子。看来还是要问问定北侯才行,等他下午来就问问。魏凌下定了主意,面上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起身就去牵她了,要带她去看新院子。
     
      宜宁可算是松了口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