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75章

第75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罗宜怜在假山边站了很久,直到英国公带着侍卫离开了,她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但她浑身都在冒冷汗!
     
      本来是看到罗宜宁过来,她才带着丫头躲在了假山之后,想看看罗宜宁究竟要做什么的,谁知道却听到了这样的事。
     
      母亲不是跟她说,罗宜宁是一个低贱的护卫的女儿吗?说她出生低微,配不上嫡出小姐的身份吗。
     
      但刚才,那气势逼人的英国公,明明就说罗宜宁是他的女儿!且言语之间十分希望她能跟自己回去。想来也是,英国公府没有女孩儿,一个赵明珠都养得如此尊贵。更何况是英国公的亲生女儿。
     
      宜宁竟然是英国公的女儿!
     
      难怪英国公会突然上门来,难怪父亲的神情这么古怪。看着英国公的眼神又避讳又不敢惹怒他,强扯出笑容。
     
      罗宜怜手里的手帕捏得汗津津的,丫头都十分担忧地扶住了她:“小姐,不是说去花厅……”
     
      “去什么花厅!”罗宜怜低斥道,“赶紧跟我去母亲那里,快些!”
     
      那凤凰蛋落到家里,却让她们这般的对待。就算是出生不干净又如何,看那英国公的作风强硬,是绝对会把这件事掩藏过去的。最尊贵的是血脉,有英国公家的血缘,罗宜宁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一般。
     
      英国公一看便是宠女护女的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孩儿这么被欺辱,能放过她们吗?
     
      父亲明显也是知道了这件事的,但看他什么都没有说,就知道肯定是于英国公达成什么约定的。罗宜怜闭上眼,想起席间大伯父对英国公的恭敬……
     
      乔姨娘正在屋子里听婆子说轩哥儿近日的事,被突然闯入的罗宜怜吓了一跳。
     
      “你这着急忙慌的做什么!”乔姨娘训道,“叫你父亲看到了,定要说你几句。”
     
      罗宜怜面色难看,甚至有些发白,看得乔姨娘心中一沉。想到女儿寻常也不是那冒冒失失的人,才问:“究竟怎么了?”
     
      罗宜怜抬起头:“母亲可知道,英国公上门来做什么的?”
     
      乔姨娘很是疑惑,挥手叫两侧的丫头退下去了,才道:“我有听闻,却不知道究竟是做什么的。”
     
      “他是来寻亲的。”罗宜怜看着母亲顿了顿,“您知道他寻的人是谁吗?”
     
      乔姨娘听过丫头说英国公是来寻亲的,但却不知道究竟是谁。她在花厅守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难道女儿知道了?
     
      罗宜怜竟不知究竟是什么心情,反倒让她平静了许多。她看着母亲,微微一顿接着说:“他寻的亲生女儿是罗宜宁,罗宜宁……不是什么护卫奸生,而是英国公的女儿。”
     
      乔姨娘差点失手把杯子给打了,幸亏她又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看着女儿许久,突然站起身,浑身一阵阵的发冷。
     
      是啊……她怎么会没有想到,她刚揭穿了罗宜宁的身份,英国公就找上门来了。英国公又是上门寻女的!只是她已经认定罗宜宁的父亲是个护卫,怎么会怀疑到英国公身上。
     
      罗宜宁居然是英国公的女儿!
     
      “你是如何知道的?”乔姨娘觉得自己喉咙干涩,抓住了罗宜怜的手,“可是真的?”
     
      “英国公和罗宜宁说话,我在旁边听到了。”罗宜怜觉得母亲抓得自己有些疼,她继续说,“英国公要接罗宜宁回去,似乎在问罗宜宁愿不愿意……她已经同意了。”
     
      自然会同意了,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英国公,知道自己本该活得更尊贵,谁会不同意呢。
     
      罗宜怜反手推开乔姨娘,抓住了她的手:“母亲,我今日看到了郑妈妈在席上。你且告诉我,你带那丫头去跟父亲说话的时候,究竟说的是什么?父亲受此羞辱,若是再被您误导了,必然会将愤怒牵连到您身上。那英国公,要是知道了您这么对罗宜宁,肯定也不会放过您。”
     
      乔姨娘被女儿这话说得一阵发慌。她说的什么……她为了让罗成章厌恶罗宜宁,自然是怎么难听怎么说。
     
      若罗宜宁真是个护卫的女儿倒也罢了,但人家本来尊贵无比,却被她这样侮辱……
     
      只怪她为了早日把轩哥儿夺回来,行事太心急了。
     
      乔姨娘觉得宛如一层冷水透过她的心,浑身都在发冷,她过了好久才镇定了下来。
     
      这事不怕,罗宜宁毕竟出身有瑕疵,英国公要是想保她的名声,必然不敢大肆宣扬。但郑妈妈究竟跟罗成章说了什么?英国公又跟他说了什么,她却必须要知道。罗家屈于英国公的势力,肯定会照着英国公的意思来做事。
     
      乔姨娘想到这里之后片刻都不敢耽搁,叫丫头给她换了一件衣裳,她要立刻去罗成章那里。
     
      乔姨娘想得的确不错,英国公先礼后兵,既然面子已经给足了罗成章,此刻他也就没有客气了。下午的时候,罗成章就已经跟他说了宜宁为何会搬去偏院,为何遭受如此对待。
     
      魏凌端着茶,坐在罗成章的书房里说:“……我明日就来接宜宁走,至于宜宁想带什么离开,全凭了她的喜好。罗大人应该不会不同意吧?”
     
      罗成章觉得魏凌气势逼人,想到大哥说的话,罗成章又只能忍着应了。都过去十多年的事了,有什么不能忍的,还是得看着眼前才是。魏凌现在对他丝毫不客气,话中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他哪里敢反驳一句。
     
      魏凌想到那上不得台面的姨娘,竟然敢羞辱宜宁,他又道:“我欠罗大人一个人情,望罗大人好好守住我女孩儿的秘密。至于乱嚼舌根的人,罗大人还要慎重一些才是。要不是有那等言语在前,我等也不会闹成这般不好看了。”
     
      魏凌不说到乔姨娘还好,一说起来,罗成章也面色微冷。
     
      魏凌吩咐完了之后,罗成章送魏凌出门。轻吐了一口气,他叫了心腹的管事进来说:“……去通知七小姐,明日英国公来带她走。让她先收拾着行李,不可轻慢了英国公。”
     
      罗成章并不知道魏凌已经和罗宜宁谈好了。
     
      那心腹管事应下了,又犹豫道:“老爷,乔姨娘在门外……等着见您呢。”
     
      罗成章的面容突然冷下来,透出一种淡淡的阴沉。他点头:“把她叫进来。”
     
      他转身朝书房走去,听到背后是有人进来了,抬起了裙子,关上了槅扇。还是如往常一般娇柔的声音:“妾身给老爷问……”
     
      乔姨娘话都没有说完,罗成章突然转身就是一耳光扇过来。
     
      罗成章虽然是读书人,但力道也是十足的。乔姨娘没有丝毫预料就被扇得扑到了小几上,脸颊肿痛而火辣,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来。
     
      乔姨娘半天都没有抬起头,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都被打散了,她捂着脸有些发抖。心里又惊又怕,从没见过罗成章对她如此盛怒。
     
      罗成章冷冷地道:“还敢来找我。那好,免得我上门去找你的麻烦!你给我抬头看着。”
     
      乔姨娘不敢不从,慢慢地抬头地看着罗成章。她又是委屈,眼泪沿着脸就流下来。
     
      她平日是爱哭,虽然有的时候是装的,但的确也是个爱哭的性子。罗成章每次见到她哭都会怜惜她,想到这个那个他从扬州带回来的女孩儿,曾经手把手地教她写字,他如何会不怜惜。但他现在冷漠地站在她面前,没有丝毫动容地抓住了她的下巴:“你那天说的话,有几分真假?”
     
      乔姨娘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老爷,妾身不知道。妾身只是来请安的……”
     
      “你说顾明澜是因为私通避去寺庙住的,还说母亲是被宜宁的身世给气得发病的。”罗成章一字一顿地说,语气冷而坚硬,“且不说母亲的事。明澜当年如何待你的?你这蛇蝎心肠的东西,竟然颠倒黑白污蔑她!叫我轻信了你!”他被郑妈妈反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若不是乔姨娘误导在先,他怎么会对顾明澜这么愤怒。
     
      当年怎么看怎么善良的,梨花一样的小姑娘,现在却成了手下这样一个人。
     
      “老爷,妾身真的不知道那丫头说的话是真是假啊……”乔姨娘哭得嘴唇发抖。
     
      “你不知道?她是你铺上伙计的妻子,你会不清楚吗?”罗成章冷笑。
     
      “罗宜宁的生父找上门来,就是那英国公。”他气得捏紧了她的下巴,“这事我就直接告诉你了,我还告诉你。魏凌说了,以后罗家谁要是敢泄露了罗宜宁的身世出去,他必然不会放过罗家任何一个人。你想对付罗宜宁?那好,你现在亲手把她变成了英国公府的小姐,你可高兴了?”
     
      书房里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到乔姨娘轻轻的啜泣声。
     
      至于罗成章是真的愤怒,还是迁怒与她,乔姨娘不知道。她没有那个胆子去指责罗成章半句,她能在罗家好好地活着,靠的就是罗成章的怜惜。她再怎么愤怒和不甘,在他面前也不敢表现。
     
      倒是罗成章说的那些话,真的如钟磬一般敲得巨响,让她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她亲手促成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