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57章

第5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她这么直截了当,陈氏反而把话憋了回去不知道怎么说。用得着人家的时候侄女长侄女短,用不着的时候如仇人般对待。的确有点真小人。
     
      当年顾家与罗家已少有联系,她本以为两家已经疏远了。如今见顾景明少年风流,各般皆是上品,自然就动了心思,成不成的也是试试而已,万一顾景明就看上秀姐儿了呢?
     
      陈氏看着宜宁干净柔和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思的确太成熟事故了一些。
     
      她笑道:“眉姐儿,你宜秀姐姐的终身大事,伯母自然会操心一些。”
     
      有个婆子来问她安排宴席的事,陈氏盖了茶杯跟婆子说话了。罗宜秀终于从几个夫人那里过来,拉着宜宁的手颇有些高兴地道:“瞧你跟母亲说话说得高兴,你们在说什么呢?”
     
      宜宁笑着摇了摇头。
     
      她不认为顾家会让顾景明娶一个庶女,同样也不觉得宜秀有可能。
     
      但五姐待她这般好,如何能说出口伤人。就这么过去吧。
     
      林海如带她回了正房,先让她不要回去。让丫头捧了好几件衣裳来给她看,第一件是水红色璎络纹刻丝褙子,第二件是月白撒红色樱的对襟褙子,袖口还做了精巧的丝绦。
     
      “你瞧瞧好不好看?”林海如拿到她面前,笑着捏了捏她嫩嫩的脸,“陪你大伯母去祥瑞斋,正好也给你做两件衣裳。我瞧你大伯母也给你四姐五姐做衣裳,可不能把眉姐儿落下了,你现在也渐渐大了。”
     
      宜宁听了心里微微一动。她知道继母对她好,但每次还是觉得听了心里舒服。看到烛光下林海如素净的脸,她也笑道:“您没给自己添置一些?”
     
      日子久了,罗成章自然还是去乔姨娘那里多一些。但是宜宁在林海如这里,故他每月也有七八天是在林海如这里的。如今除了服,宜宁还指着林海如给她添一个弟弟呢。
     
      林海如摆摆手表示不用,然后跟她说:“我看你六姐似乎对你明表哥有些心思……”
     
      宜宁抓了把桌上放的煮花生吃,一颗颗地剥了放在青瓷的小碟里。“只要她不是做出什么有辱门风的事情来,您管她做什么呢。”
     
      真要是过头了,自会有人来亲自打她的脸。宜宁才不担心。
     
      林海如忧心忡忡地道:“你这明表哥是挺好的,可惜与你年岁差了一些。不过也没什么差的,你们真要是定亲了,他再等你几年就是了。”林海如思考得很入神,还若有所思地点头。
     
      宜宁的花生卡在了嗓子眼,一阵咳嗽。丫头婆子们见了连忙端了热水来,又是喂又是捶背的才下去。宜宁揉着胸口艰难地说:“母亲,你可别说这样的话了。明表哥多大了,我才多大。”
     
      “这又怎么了。”林海如弯过身子,跟她说,“我有个侄女便是十岁的时候定的亲。男方比她大了六岁呢,她及笄之后就嫁了过去。因比她大些,男的还格外宠她。怕她不高兴,连通房都没有一个。大家都说我这侄女是命好,嫁过去就是给人宠的。二十出头的人了看上去还跟十五六一样。”
     
      宜宁又反问她:“那这样的能有几个?”
     
      幸好林海如也只是说说而已。太早让宜宁定了亲,她会总有种宜宁会早早嫁出去的感觉,她还想宜宁多陪她几年。这家里她最喜欢的就是宜宁了,简直恨不得跟着宜宁一起过去。万一以后的婆家欺负她呢?万一她的银子不够使呢,又或者她的丈夫要算计她的嫁妆呢?
     
      林海如想想就觉得可怕。以后宜宁说亲的时候,她一定要牢牢地盯住才行。
     
      林海如这边想着宜宁的终身大事问题,宜宁打了个哈欠就回去睡了,让继母慢慢地想吧。
      第二天一大早宜宁又被人叫起,外面天都没有亮,只有早起的婆子在洒扫。半空中还有几颗星子,宜宁小手掩着嘴打哈欠,而林茂精神奕奕地站在她面前,并且表示:“宜宁表妹,你说了今日去逛后山的。”
     
      宜宁好不容易适应了新床,睡了个安稳觉。闻言真想掐死他。
     
      天都没亮,逛什么后山啊!
     
      林茂见她睡眼惺忪的样子,更加觉得她可爱。就像他原来养的小奶狗,整日都团在篮子里睡觉,就是这副没有睡醒的样子。若是拿指头去逗它,它就会吮吸他的指头似乎是想喝奶,十分的可爱。
     
      林茂拍了拍她粉嫩柔软的脸,催促道:“表妹快醒醒,我们去爬山了!”
     
      宜宁终于蹭地站了起来,咬牙道:“雪枝,让厨房给表哥做一碗面条。等他吃完了再叫我起来。”
     
      她回了暖阁,甩了两只缎子鞋就拱进了被褥里,埋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地再次睡着了。
     
      想不到这丫头还有些起床气。
     
      林茂看了看没反应过来的雪枝,跟她说:“你们小姐说要请我吃面。我要肉丝面,浇两勺麻酱。”
     
      雪枝是个好脾气的,笑盈盈地屈身去吩咐厨房了。
     
      等宜宁再次出来时点了点,发现居然有四个人在她的院子里坐着。雪枝走过来,笑着跟她说:“方才顾表少爷过来闻着面香,也要了一碗面。然后六小姐也闻着面香过来,再要了一碗面……如今五小姐的面正在煮。奴婢觉得许是咱们小厨房里的面条特别香,姐儿要不要一碗?”
     
      宜宁表示不用了。
     
      “宜宁表妹起来了。”顾景明放下筷子,有礼地笑了笑,眉眼之间真是一种清雅的好看。“听闻你今日要带林五哥去后山,不知道我能不能同行?”
     
      罗宜怜抬起头看着宜宁,微微一笑:“说起来,自从祖母去后,我也是许久未去过后山了。”
     
      上次祭祖不是才去了吗,宜怜姑娘可又得了健忘的毛病?
     
      宜宁并没有说什么,她笑道:“茂表哥还想去吗?”
     
      林茂正在挑自己碗里的肉丝吃,当即挑眉表示:“去,怎么不去!”
     
      天色刚亮,罗家的后山一日游已经开始了。
     
      林茂几乎是拎着宜宁走在前面,他在家成日游山玩水,这些不在话下。嫌弃宜宁走得太慢了。顾景明稳稳跟在后面,看起来也很轻松。罗宜秀今日穿的一件漂亮的凤尾裙,不太适合走山路。罗宜怜穿的是月华裙,走起路来清波涟漪,宛若莲花生香。
     
      毕竟是娇生惯养的小姐,罗宜怜走了一会儿就说累了,一双水波一样柔和的眼睛看着顾景明。晨光之中他越发的俊秀,看得她越发的悸动。她的语气轻柔无力:“我实在是有些累了,明表哥可慢些等等我?”
     
      罗宜秀在旁冷冷道:“我记得上次祭祖的时候,六妹走起路不是步履矫健的吗。怎么如今就累了?”
     
      罗宜怜脸色微红,随即又笑了笑:“五姐姐说的什么我听不明白。不过五姐今日的裙子甚是华丽,我看若是大哥成亲那日穿是很好的。今日穿了岂不是太早了……”
     
      宜宁听到她们俩斗嘴的水平嘴角直抽,偏偏她是最小的那个,只能劝架了。她正要过去,林茂的手臂却拦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瞧这么好玩,过去做什么?”
     
      宜宁突然在林茂拦住她的手臂上咬了一口,有点用力,林茂惊得放开她。只见手臂上多了两排整齐小巧的牙印,而宜宁圆圆的眼瞳里全是笑意:“茂表哥觉得这样好不好玩?”
     
      林茂看着她往下走去,发上系的淡绿色丝绦在微风中轻拂,细软的头发看着十分好摸。他突然按住了手臂,觉得那里的血脉鼓动,似乎真的有点疼。
     
      他渐渐收了笑容,面色突然郑重了一些。
     
      宜宁走过去并没有劝架,两个姐姐还剑拔弩张的,引火烧身不太好。她直接笑着对顾景明道:“明表哥,后山下有个荷池景致也特别好。不如我们去那里吧。”
     
      罗宜怜闻言也笑了,上后山的确是个错误。她表示:“这时候池里的睡莲刚开,明表哥去看正好。”
     
      罗宜秀又是笑:“六妹倒是一口一个表哥了,我倒不知道你这表哥是怎么喊的。人家宜宁的表哥,与你何干?”
     
      宜宁听得一个头两个大,顾景明自然也给自己这真的表妹几分面子,说还是去看荷池好。
     
      一行人正沿着山路下来,宜宁给顾景明说那池子里养了几种睡莲,什么季节开哪种。顾景明背着手,认真看着矮他一头多的宜宁。而罗宜秀与宜怜两人还冷冷的,宜宁正说着话,远处却有一个丫头渐渐跑近了,她神情有些激动,跑到宜宁面前屈身道:“七小姐,三少爷回来了!和大少爷一起回来的,马车已经到影壁了。太太让我过来告诉您!”
     
      那小丫头眼中的神情其实一直都淡淡的,顾景明能感觉到。但是当她听到三少爷的时候,却似乎整个人都明亮起来。迫不及待地撒开了他的手,什么睡莲都忘到了脑后。
     
      宜宁这两年一直都能听到罗慎远的消息,他被孙大人赏识,他在京城中闻名,他做出的文章被人称赞精妙。他从不在信里说这些事,都是宜宁听来的,这些只构成了一个模糊遥远的罗慎远,而不是她的三哥。如今他终于回来了,宜宁怎么会不惊喜。
     
      她往影壁跑去,跟在她身后的林茂和顾景明都不管了。
     
      影壁停着两辆马车,后面一辆马车的小厮正在往外搬东西,太阳光照着影壁。有个高大挺拔的人影背对着她,披着一件披风,似乎正在看什么,背影已然有些陌生了。
     
      但是宜宁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她嘴角扬起笑容,跑上前从后抱住他的腰,笑着喊道:“三哥!”
     
      被她抱住的人身子略微一僵,随后才缓缓回过身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