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47章

第4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屋子里,罗慎远放下茶杯,挑了挑眉问:“让我帮你管?”
     
      宜宁点头,她打开盒子仔细看,薄薄的一张张文书。还不是她现在不方便管,不然以她的个性,这些东西还是自己拿着更安心,当然给罗慎远管她也是放心的。
     
      但是随即她又补充道:“三哥,你帮我管,我就看着学学。不过等我及笄了,你还是要还给我的……”
     
      罗慎远失笑,这小丫头想什么呢,他还会贪她的银子不成?
     
      宜宁看他笑的意味不明,心想自己那话搞不好有歧义。怕他误会,立刻又补充道:“你不要误会了,倒不是怕你贪了我的银子。而是你以后考了进士就太忙了,再拿这些事烦你不好。”
     
      她又说:“这些铺子、田庄的收益,分三成给你。”
     
      罗慎远才接着说:“可以帮你管,但是收益不能这么算。这些铺子、田庄的收益要全部放在我这儿,等你要用钱的时候,找我给你支银子。等你以后长大了我一并给你,现在不行。”
     
      想到宜宁原先过的生活奢侈,怕她对银子没有什么感觉随便花钱。罗慎远觉得还是不要给她比较好。
     
      宜宁心里也是哭笑不得,看吧,这就是小孩子的不好了。
     
      不过想想也有道理,这么多大笔的银子放在她这儿,还是不怎么安全。
     
      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徐妈妈也在旁边说:“七小姐,我看三少爷说得也对。您要使银子的时候找他支就好了。”
     
      宜宁最后同意了,她把盒子给了徐妈妈,让她帮自己收起来。那把铜钥匙则给了雪枝,打算以后再去看看祖母留给她的东西。
     
      徐妈妈就对罗慎远说:“老太太刚去,那些管事、庄头都要来葬礼的。奴婢带他们来见您,以后他们就归您管了。明日便在偏厅见见如何?”
     
      罗慎远看了看宜宁,发现她也正看着自己,圆圆的眼睛乌溜溜的,而且满是期待。
     
      “明日下午,我陪父亲见完宾客之后过去。”罗慎远对徐妈妈说。
     
      宜宁听到他同意了,立刻就拉着罗慎远的衣袖笑着说:“那谢谢三哥了!”
     
      她对他总是有种独特的信任。
     
      罗慎远看她拉着自己的小手,默默地想。
     
      三哥告辞走后,丫头端了热水进来给宜宁洗脚。
     
      宜宁看到给她整理被褥的徐妈妈,总觉得这情景陌生又熟悉。
     
      祖母虽然离开了,但是她却还是在时时刻刻的保护着她。宜宁躺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头顶的承尘,只是如今她毕竟是不能只做个孩子了。
     
      她静静地闭上眼,心里平静了下来。
      第二日晨起,雪枝给宜宁梳洗好。依旧是着孝服,梳了丫髻。随后去了林海如那里吃早膳。
     
      丫头摆了白粥、酥蜜饼、腌制萝卜干等东西。林海如怕宜宁吃不惯她这儿的东西,还给她做了许多点心,包虾仁的水晶饺、松软的豆沙包,宜宁的碗里被她堆得跟小山似的。
     
      “你最近瘦了些,快多吃一点。”林海如笑着说,吩咐丫头赶紧把蒸好的红枣乳糕端上来,宜宁爱吃这个。只是这点心做起来太繁琐了,平日很少做给她吃。宜宁第一天在她这里吃饭,怎么也要让她吃好了。
     
      罗宜怜带着轩哥儿过来给林海如请安。
     
      她也穿着孝服,这几个月身量似乎略抽高了些,小脸清丽。
     
      她和轩哥儿给林海如行礼,林海如就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
     
      宜宁抬头看了一眼,却没有见到乔姨娘的身影。这做姨娘的怎么会不来给主母请安,也太不合规矩了。她问罗宜怜:“六姐,姨娘没有过来吗?”
     
      罗宜怜只是叹了口气说:“昨日父亲伤心不已,姨娘忙着照料父亲。晨起便有些不大舒服了。”她又笑了笑说,“祖母逝世了,七妹搬到母亲这里住。想必日后是要常往来的。还要欢迎七妹妹过来才是。这西院我是熟悉的,以后七妹妹要是有什么想要的想玩的,来找我就是了。”
     
      宜宁道了谢,这时候丫头端着刚蒸好的红枣乳糕上来了,站在罗宜怜身边的轩哥儿看到这个,却摇着姐姐的衣袖闹着要吃:“轩哥儿要糕!轩哥儿要糕!”
     
      林海如平日就不喜欢这两姐弟,这盘糕是特地给宜宁准备的,更不想给出去。
     
      不过轩哥儿毕竟还小,林海如让婆子拿了盘子出来,给轩哥儿拨了一块。宜宁也不在意了,她再怎么喜欢吃毕竟也是大人,怎么会和孩子计较。
     
      轩哥儿看到却不高兴了,在乔姨娘的屋子里,他喜欢吃的东西都是要给他的,连罗宜怜都是全让给他的。只拨一块怎么行。他大声说:“轩哥儿都要!”他上前几步就把盘子抱进自己怀里。
     
      罗宜怜看着弟弟这般,无奈地笑了笑。“母亲不要见怪,弟弟年纪还小。”
     
      林海如差点就把筷子拍到桌上去了,这可是她一大早就吩咐厨房给宜宁准备的。宜宁可一块都没有吃。偏偏轩哥儿是二房的宝,谁都要宠着他,倒是越来越娇惯了。
     
      门外丫头通传,说二老爷过来了。
     
      宜宁听到声音,放下手中的碗。立刻就笑着说:“轩哥儿喜欢吃,就都让给你吃好不好?不过也不要抢,你乖乖过来坐着,七姐这里还有白粥,你配着吃好不好?”
     
      轩哥儿不喜欢这位陌生的七姐姐,摇头说:“我不喜欢喝粥!我不喜欢你,也不要坐你旁边!”
     
      罗成章正好走进来,几个孩子给他请安。他看了一眼抱着盘子的轩哥儿,却皱了皱眉说:“轩哥儿,你这是干什么呢。你七姐分粥给你喝,你不要就不要,怎么能如此说话!”
     
      宜宁刚没有了祖母,如今才搬到他这里来。
     
      他在门外又听到宜宁的声音客客气气的,对这个弟弟也是关怀,心里正欣慰。没想到轩哥儿小小年纪,说话却如此伤人心。
     
      宜宁似乎并不在意,轻轻说:“父亲不要怪弟弟,他年纪还小,说话只是坦率了些而已。”
     
      罗老太太才死,罗成章心里正是伤心的时候。宜宁看着孤零零的,他自然又心疼了几分。他坐下来对轩哥儿说:“你嬷嬷可有教过你,怎么拒绝人家的?给你七姐姐道歉。”
     
      轩哥儿看到一向喜欢抱自己,疼爱自己的父亲有些生气了,才委委屈屈,不情不愿地说:“谢谢七姐姐,轩哥儿来之前吃过饭了,就不喝七姐姐的粥了。刚才对不起七姐姐。”
     
      罗宜怜看到弟弟这个样子,也有点心疼。她和乔姨娘可都是把轩哥儿当宝宠着的,她柔声说:“爹爹,轩哥儿也是最近太为祖母伤心了。女儿回去一定好好教导轩哥儿说话。”
     
      看到轩哥儿道歉,一向乖巧懂事的宜怜也说话了。罗成章的脸色才缓和下来,让两姐弟先下去了。
     
      罗宜怜临走时看了宜宁一眼,宜宁却神色淡淡地夹了块水晶饺吃,看都没有看她。
     
      轩哥儿这么跋扈,林海如身边的丫头婆子都没有说话,想必是平日都习惯了。
     
      难怪都说乔姨娘受宠呢。
     
      罗成章在宜宁身边坐下,丫头也给他布置了碗筷,他柔声问她在林海如这里过得好不好。
     
      罗宜怜点了点头说:“母亲待我好,还给我做我最喜欢的红枣乳糕,我喜欢母亲。”
     
      孩子的夸奖就是最好的。
     
      罗成章见宜宁心情舒畅,才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
     
      “你祖母走了,日后就好好跟着你母亲过。祖母留给你的东西,你三哥也跟我说过了。”罗成章看她抬起小脸,似乎很专注地看着他,不由笑了笑说,“父亲都知道。既然是祖母留给你的,我也不会动,以后就全部当成你的嫁妆陪你出嫁。”
     
      知道罗老太太把东西都留给宜宁了,罗成章没有什么感觉。反正不管在谁的手里,东西总归是留在二房的。所以当罗慎远连夜去料理事情的时候,他也很支持。
     
      “只是大嫂怕是要不高兴了。”罗成章放下手,对林海如说,“你好好安抚一下大嫂,一切的事情等大哥回来再说。至于分家的事还要等等……”他沉吟了一下。
     
      老太太刚死就分家,这是不孝。
     
      还是再等等看吧,算时间他们也该从京城回来了。
     
      林海如跟陈氏合不来,她很想分家。但是罗成章还是没有表明意思,她有点失望。
     
      罗成章吃过早饭就去了灵堂,宜宁则放下碗筷,问林海如:“母亲,乔姨娘时常不来给您请安吗?”
     
      林海如哼了声说:“她还不是做个狐媚子的样子,偏偏你父亲宠爱她……不来也好,我懒得看到她!”
     
      宜宁心想林海如这些方面真是糊涂。请不请安不是她想不想看的问题,而是乔姨娘的态度问题,也是这府中众人对乔姨娘的态度问题。
     
      她小声在林海如耳边说:“母亲,下次您要是对她不满,我帮你说话怎么样?”
     
      林海如看着宜宁,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宜宁则笑了笑,继母对她这么好,她自然也要投桃报李的。
     
      “有些事我比您好说话。”宜宁说,“您信我就好了。”
     
      林海如虽然不知道宜宁是要做什么,但是她知道宜宁那小脑瓜转得很灵活。
     
      她的丫头瑞香毕竟要机灵点,也跟着点头说:“我看七小姐说的有道理,二太太,您听七小姐的没错。”
     
      林海如还是答应了,不过她也没当回事,继续给宜宁的碗里夹东西劝她多吃点。
     
      宜宁哭笑不得,她可已经吃饱了啊。
     
      看来林海如是真的觉得她瘦了。
     
      门外突然传来丫头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喊着二太太,声音很急促。林海如放下筷子,这吃个饭怎么就那么不安生,来来往往这些人要不要她吃了。
     
      正准备等那丫头进门就一顿骂,那丫头却喘着气说:“二太太、七小姐,是……是大小姐……大小姐从京城回来了,大小姐先派人传了信,让您先到垂花门去!大爷也刚到,大太太正在去垂花门的路上!奴婢赶紧回来跟您说一声。”
     
      林海如听得一愣。
     
      宜宁的长姐罗宜慧回来了。
     
      宜宁分明看到,林海如的表情一时间很复杂,高兴也不是,不高兴也不是。要是仔细看起来的话,好像是有点怕。
     
      她回头有点犹豫地对宜宁说:“宜宁,你长姐回来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宜宁当然要去看。
     
      这位小宜宁的长姐罗宜慧,她可是钦佩很久了!
     
      平日只从别人的话里听到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