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45章

第45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乔姨娘捏着帕子坐在屋里等。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罗老太太突然病发,以她的身份是不配在罗老太太那里伺候的。她听说了此事之后,立刻让婆子抱着轩哥儿过去候着。天明之后轩哥儿刚被抱回来,打着哈欠稚嫩地跟她说:“祖母起不来了,姐姐还跪着。”
     
      看他困得靠着嬷嬷抬不起眼睛,乔姨娘让嬷嬷抱轩哥儿进去睡。
     
      屋外实在是太静了。
     
      这样的静让她有种隐隐的紧张。罗老太太这么些年一直辖制着她,若不是因为罗老太太的庇护,宜宁一个没了生母的幼嫡女,能在罗家过得如此娇贵吗?林海如一个没有所出的正室,能压得住场吗。
     
      老太太身子骨硬朗,一撑就是这么多年。到了她真的要死的时候,乔姨娘心里居然有种复杂的感觉。
     
      她记得自己刚到罗家的时候,罗家到处都那么奢华。罗老太太高高地坐在堂上,不怒自威。顾明澜即便温和柔婉,那股世家小姐的气质也让她自卑。顾明澜甚至没有正眼看她。她那个时候卑弱极了,看着罗家的人对自己的轻视,只觉得自己一定要荣华富贵,迟早有一天她也要坐在那个位置上。
     
      乔姨娘深深地吸了口气。
     
      外头不时地传来哭声,有马车急促地驶进来,如一锅水瞬间就沸腾了。
     
      乔姨娘终于缓缓地、缓缓地松开了捏着的帕子,掌心一片濡湿。
     
      看外头这动静,罗老太太终究还是没了。她跟她较真了小半辈子了,还不是没了。
     
      乔姨娘淡淡地说:“碧衣,去取件素净的褙子来,我们换了衣服去正堂。”
     
      她望着正堂的方向,准备好好地最后去拜罗老太太。
     
      正堂那边已经是缟素一片。
     
      罗老太太去得太突然,死之前还睁开眼,似乎是想要找谁。但似乎不甘心没有找到,瞪着眼睛,还是罗成章最后给罗老太太合上眼。然后带头跪在罗老太太床前,一直没哭过的他眼泪终于也忍不住了,给罗老太太跪下磕了三个头。他抬起头时眼眶红肿,说道:“海如,你把眉姐儿抱开。”
     
      宜宁几乎瘫软在罗老太太床前,揪着罗老太太的衣袖一直哭,别人根本不能把她拉开。
     
      林海如上前抱起了宜宁,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
     
      她看向旁边站着的陈氏,忍不住道:“眉姐儿说要等着,你偏让她走。最后老太太临了了,都没有看到眉姐儿一眼……”她说着眼眶又一红,哽咽道,“姐儿如何会不伤心!”
     
      陈氏怎么会料到宜宁一走,罗老太太就没有了气息。
     
      老太太死之前没有儿孙绕膝,还没有见到最疼爱的孙女最后一面,自然不圆满。
     
      她恭恭敬敬地跪下来,也对罗老太太磕了头,红着眼哭道:“老太太,是儿媳对不住你啊……”
     
      宜宁闭上眼,她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
     
      灵堂已经布置了起来,府中的全灯笼换了。宜宁也被林海如带下去换了丧服。
     
      林海如一边给她换衣裳,一边流眼泪。
     
      这屋子里都是罗老太太的痕迹。她看到一半搁在小几上的经书,那串老山檀的温润佛珠,她最喜欢的那个天青色麻姑献寿的梅瓶。给宜宁做的鞋子,还放在脚踏上。
     
      林海如蹲下了身给她系扣子,柔声地问她:“宜宁,以后你便不住这里了,母亲来照顾你,好不好?”
     
      宜宁看着林海如,她对她笑了笑说:“母亲,没有事的。”
     
      林海如听到她这么说,眼泪更是不停地掉,摸着她的头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她总觉得,宜宁好像突然长大了一点。
     
      这种被外界逼迫着,急促地成长着。实在是太让她心疼了。
     
      她紧紧地握着宜宁的手。
     
      郑妈妈最后还是回来了,她还是没能赶得上见老太太最后一面。恸哭着倒在灵前,老泪纵横。
     
      她怎么会想到,昨天见的那一面竟然就是永远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罗老太太了。
     
      宜宁则跪在祖母的灵前,随着声音给祖母磕头。正堂跪着许多人,三岁的轩哥儿尚且不懂事,刚跪下就想抬起头,被嬷嬷急急地按住脑袋。
     
      罗慎远虽然不是长孙,但他的功名最高,跪在孙辈的最前面,身姿如松。
     
      保定中许多人受过罗老太太的恩泽,听闻噩耗都来吊唁了。罗成章虽然悲痛欲绝,但还是要起身招待来客,家中的大小事先交给陈氏和罗慎远管着。
     
      罗慎远请道士来做法事,备筵席,井然有序。
     
      那晚一切都安顿好了,陈氏捧着茶杯,坐在罗老太太日常坐的位置上,叹了口气说:“老太太去得匆忙,后事却没有交代。”
     
      堂中坐着罗家的女眷都默默的,如今罗老太太一死,罗家自然是长媳陈氏先说话。
     
      “我们虽是两房,但也万不可在老太太死后就分了家,让老太太寒心。”陈氏温言说,她看向宜宁,“宜宁年纪小,原是跟着老太太的,如今老太太去了,宜宁再住在正堂却也不好。我是宜宁的大伯母,也勉强帮宜宁做一回主。宜宁,你可愿意搬回鹿鸣院住?伯母再派好多丫头伺候你,好不好?”
     
      鹿鸣院就是顾明澜生前所住之处。
     
      罗宜怜坐在宜宁的下方,柔声应和说:“七妹从小便住在鹿鸣院,应该是一草一木都熟悉的,鹿鸣院又宽敞。若真要选一个住处,鹿鸣院便是最合适的。”
     
      宜宁听到这里才抬起头。
     
      祖母刚刚没有了,这些人便忍不住了吗。她是不该住继续住在正堂,陈氏估计也不想让她继续住下去,但是就这么搬去鹿鸣院也不可能。她虽然芯子是个大人,但外表还是个孩子,自己住在偌大一个院子倒是宽敞了,但是如何管得住手底下这么多丫头婆子?她毕竟年纪还小。
     
      陈氏只不过是不想管她了,随意给她个住处而已。
     
      祖母已经没有了,现在,她也该真正地振作起来了。
     
      “宜宁不可回鹿鸣院去!”林海如立刻说,“我自然是要养着宜宁的,我是她的母亲,以后便由我带着她。”她走过来拉着宜宁的手,让她到自己身边去。
     
      陈氏看向沉默的宜宁,微笑着问她:“宜宁,你愿意自个儿住一个大房子吗?你可以在里面装秋千,还可以跟小丫头们玩捉迷藏。”陈氏循循善诱,“夏天的时候,鹿鸣堂的树会结出甜甜的橘子。”
     
      林海如听了,有些怒道:“大嫂,你这是劝宜宁不跟着我吗?”
     
      陈氏只是微微一笑,宜宁这孩子生性不喜欢束缚,必定是喜欢一个人住的。她说:“这还要看宜宁自己的意思。”
     
      宜宁握着林海如的手,对陈氏说:“大伯母,宜宁不喜欢吃橘子,宜宁要跟着母亲住。”她的声音软软的,用力握了林海如的手一下暗示她,“大伯母虽然是宜宁的伯母,但是宜宁的事是二房的事,还是要母亲来做主的。”
     
      林海如被她一握才回过神来,立刻笑了笑说:“大嫂,宜宁说的极是啊!二房的事毕竟还是二房做主的。大嫂却这么急着让宜宁从正堂搬走,还不知道大嫂打的是什么主意……”
     
      陈氏被林海如的话气得眉心一跳。她这是什么意思!
     
      “二弟妹,如今老太太尸骨未寒,你可莫要说一些诛心的话。”陈氏盖上茶杯,声音发寒。
     
      林海如向她福身:“大嫂见谅,我这人快人快语的,得罪了你你可别往心里去。”
     
      陈氏还是心里生气,但是林海如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要是再干涉倒是显得她真的想图什么一样。干脆也别管了。反正老太太一死,大房与二房貌合神离,迟早是要拆开单过的。
     
      罗宜宁跟着谁与她何干!
     
      这时候,门外来了个丫头通禀,说是三少爷带着徐妈妈过来了。
     
      罗慎远带着徐妈妈进来,他给林海如、陈氏行礼,才坐下来看了大家一眼说:“祖母早有遗言交代徐妈妈,希望各位能听一听。”
     
      徐妈妈上前一步,屈身道:“请诸位一听,老太太临终之前半月,曾私下对奴婢说过。她的东西全部留给七小姐。正堂里的东西也都留给七小姐,老太太说了,里头的所有物本来许多也是原二太太的。留给七小姐理所应当。奴婢已经把田产、房契整理好,正堂里的东西搬出来却还要一些时日。”
     
      她的语气不疾不徐,似乎陈述的不过是把一件小玉器送人的事而已。
     
      要说刚才,陈氏还对罗宜宁的去留无所谓,听完徐妈妈的这些话,她越来越诧异,心里一阵的愤怒,就差点没把扶手捏碎了!
     
      罗老太太竟然偏心至此!
     
      她有这么多孙儿孙女,自己这房是长房,理应有更多的东西。她偏偏把东西都留给了罗宜宁!
     
      罗宜玉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冷笑了:“我倒是真有个好祖母啊!”
     
      死都已经死了,心竟然还向着罗宜宁。看她可怜,便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她吗?
     
      罗宜怜则低下了头,表情淡淡地不说话。罗老太太的东西,不到罗宜宁头上也到不了她头上,她当然没有罗宜玉激动了。
     
      陈氏压着内心的怒意,冷冷地问“老太太当真这么说,你有何凭证?”
     
      罗慎远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他淡淡地道:“大伯母不必激动,孙儿自然是有老太太的亲笔信的,只是这封信暂时在父亲那里,大伯母想看的话可以随我去取。信是确凿无疑的,管事们也都看过了,没有问题。”
     
      陈氏迎着罗慎远的目光看着他,发现他居然非常的镇定。她心里突然一阵冷,在罗老太太身亡之前,她一直以为罗慎远是去为罗老太太准备后事了。但是用得了这么长时间吗!什么管事都看过信了,分明就是把她蒙在鼓里。等到她知道的时候,就是想不同意都迟了。
     
      罗慎远肯定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知道罗老太太把自己的东西留给了罗宜宁,所以他连夜出门,暗中就已经为罗宜宁打点好了一切。恐怕罗老太太手里的那些私产,交接都已经做好了!而她却完全不知情。
     
      好个罗慎远,她原来还真是小瞧他了。
     
      他给自己的妹妹保驾,手段一点不显露出来。到了现在已经无力回天了,才带着徐妈妈过来说老太太的遗言。但是现在说了有什么用!罗老太太的私房能少吗,林林总总的加起来小一万两总归有的!
     
      陈氏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着。
     
      宜宁却是一怔,祖母……把她的东西都留给了自己?
     
      林海如却有些激动,她蹲下身在宜宁的耳边小声说:“眉眉,我说刚才你三哥去哪里了,原来是去忙这事了……他肯定都帮你打点好了!你以后就有私房了,你知道那是多少银子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