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九十九话 智擒女海盗

第九十九话 智擒女海盗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九十九话智擒女海盗
     
          「啧啧,我若放了她,不就变成枪靶子了,我没那么笨呢?我和你说,海盗就是海上的强盗,依我的海盗法则,我是绝对不可能先交出人质,一般是会先让对方付出代价,所以现在你就拔剑自刎吧。」罂粟冷笑道,双眼比老鹰还锐利几分,见杨追悔一点反应都没有,罂粟便补充道,「我数十下,你不自刎,我就砍下她的一根指头,数二十下就一个手掌都剁下来!」
     
          「似乎我怎么也得不到好处。」杨追悔眯眼笑着。
     
          看到杨追悔那诡异的笑容,罂粟脚倒有点软了,似乎觉得他要耍什么阴谋诡计,便叫道:「十、九、八、七、六……」
     
          「等等!」杨追悔喊出声。
     
          「杨过,你可不能真的自杀体了。」夏瑶嘀咕道。
     
          海瑞走上前几步,抓住杨追悔的手,道:「海盗最没信用的,过儿,你别胡来,到时两命皆失。」
     
          「可我放不下优树。」杨追悔甩开海瑞的手,慢慢走上前。
     
          「站住!」罂粟挟持着优树退了好几步,杨追悔也走进了铁门之内,那些瞻小怕事的海盗退得比罂粟还快,都跑到了罂粟身后,有的则跑得不见踪影。
     
          此时,驾驭着蓝龙的美.妇出现在南澳岛的绝壁后,抬头看着位于绝壁上的一个小洞口,她便握紧了龙角,一声震天咆哮,蓝龙整个身体从水里钻出,跃起百余丈,巨爪扣进崖壁内,张嘴,口内形成巨大水弹,又是一声咆哮,水弹射进洞口内。
     
          整个世界似乎都开始摇动着,搞不清楚状况的罂粟时不时看着后方,听到水流声,她显得很不安,就在这时候,杨追悔已经急奔过来,在罂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杨追悔已经用手抓住剑柄,一把就将优树从她手里抢下。
     
          「该死!」一分神就被杨追悔得逞,罂粟哪里甘心,喊道:「飞影急旋剑!」
     
          剑气袭来,为了保护优树,杨追悔连退都不退,只拿刻龙宝剑挡在胸前。
     
          当、当、当……
     
          剑的幻影撞击刻龙宝剑,发出刺耳声响,杨追悔上衣被划得破烂不堪,鲜血染红雪白长袍。
     
          听到后方传来的惨叫声,罂粟才停手,忙奔向洞窟内。
     
          「哥哥!」优树从后面抱住杨追悔,浑身颤抖着,「哥哥我好怕,我不要哥哥离开我,我要哥哥永远陪着我。」
     
          杨追悔只觉心脏好像被人刺穿了,扯开破烂的衣服,胸前显出数道血口,皮都有点外翻了,幸好还没割破血管,只要敷点药就没事了。
     
          「我没事的。」杨追悔握着优树的手,听着她的哭声,杨追悔不敢转过身,深怕自己的伤口会让优树哭得更凶。潮水拍壁声音变得越来越明显,杨追悔忙拉着优树往外面跑,与此同时,一股巨浪正从洞窟涌出,密密麻麻的海盗都在水里挣扎着。
     
          「散开!」海瑞忙下令道。
     
          当倭寇和明军混合的船队站到稍微高点的地方时,龙啸般的海水已经喷出洞窟,最前面几个海盗直接撞到前方的岩石,头都爆裂了。
     
          海水涌向沙滩的方向,海盗则这里一个那里一个的,大部分都气息奄奄。
     
          等到海水流光,海瑞便下令所有人对海盗进行检查,活的都捉拿,绝不能让他们逃走,怕还会有海水涌出,海瑞并没让人进去搜查。
     
          「真是奇迹!」戚继光感叹道。
     
          「这应该是龙王发威吧。」海瑞笑道。
     
          「伤势怎么样了?」夏瑶问道。
     
          「不碍事,都是皮肉伤。」杨追悔答道。
     
          看着像只小羊羔依着杨追悔的优树,夏瑶从怀中取出金创药,将绑着长发的头巾解开,一头黑发自由散开。
     
          夏瑶将金创药倒在头巾上,道:「优树,我替你哥哥包扎伤口。」
     
          「好的,麻烦你了。」优树很有礼貌地鞠躬,尔后才让在一边。
     
          杨追悔脱下长袍,又将里面那件衣服也脱了,只穿着一件长裤。
     
          看了一眼杨追悔那强壮的胸肌,夏瑶脸有点红,将头巾压在杨追悔胸前,绕到他身后,勒紧,打了个结,确定已经很紧,便道:「可以了,这样应该就没事了,你可以把衣服穿上了,这样挺没礼貌的。」
     
          「我怎么觉得这好像和你一样。」杨追悔嬉笑着穿上了长袍。
     
          夏瑶脸羞红了,只有她才知道杨追悔话中含义。
     
          检查完毕,部下只发现了吴平,并没有发现罂粟。
     
          「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杨追悔冷哼出声:「对于她给优树造成的伤害,我要让她一百倍偿还!」
     
          看着半死不活的吴平,海瑞自语道:「看来海盗的头子并不是吴平,而是他的妹妹。」
     
          「替我照顾好优树,我进去看看。」说着,杨追悔已经跑了进去。
     
          「哥哥!」优树喊出声。
     
          杨追悔停住脚步,回头笑着,道:「我马上就回来,别担心。」
     
          怕杨追悔出事,海瑞还派了十人和他一起进去。
     
          这洞窟岔路极多,走到分岔路前,杨追悔不知道该走哪边,观察着地上水流情况,确定一条深处还很干燥的岔道就钻了进去,他是打算性虐待罂粟,所以将其他人支开,让他们走进别的岔道。
     
          弯腰走了一会儿,杨追悔看到地上有一把剑,拾起一看,确定是罂粟的,杨追悔就加快了步伐,胸口隐隐传来的疼痛让杨追悔坚定了虐待罂粟的决心!
     
          又走了片刻,前方的空间变得宽敞了不少,继续往前走,杨追悔差点叫出声,左脚悬空,右脚踩在洞口前,往下望去,是一条阶梯状斜坡,而斜坡之上则是一个平台,平台后面还有一个洞口。
     
          看着这条似乎贯穿了整个洞窟的斜坡通道,杨追悔就知道那股强势水流是从那个直径不到三尺的洞口喷进洞窟的,可是杨追悔记得,这个高度水是绝对流不进来的,难道具的有什么龙王帮助不成?
     
          「去死吧!」罂粟突然出现在杨追悔身后,用力一推,杨追悔右手慌忙抓住洞口边的岩石,右脚则在地上转了一百八十度,后脚跟已经悬空,若不是右手抓着,杨追悔早就掉了一下去,五丈的高度算不上什么,可在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前提下掉下,恐怕轻功都使不出来了。
     
          见杨追悔稳住,罂粟提脚就踩向杨追悔的手。
     
          杨追悔松开了手,整个人已经飞出这不算高的崖壁,稳稳落于石阶上,抬头看着罂粟,杨追悔冷冷道:「你这点小伎俩还难不倒我!」
     
          「啧啧,你错了,你现在就要死了,看看你后面是什么吧!」罂粟冷笑道。
     
          感觉到一股寒风吹来,杨追悔忙扭头,便看到两只浑圆龙眼出现在洞口外,旁边布满蓝色的皮肤。
     
          龙首一移,杨追悔便看到曾经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美.妇站在龙脑之上,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杨追悔。
     
          杨追悔眼珠子一转,叫道:「罂粟,你怎么有这种帮手!」
     
          「啧啧,我倒要看看它是直接把你吃了,还是用口水淹死你!」罂粟根本不知道杨追悔和蓝龙的操控者已有之亲,她以为那是一头看见人都会杀的猛兽,所以她才误以为杨追悔这次死定了。
     
          「不要杀我啊!」杨追悔看着美.妇,浅浅一笑,正用口语和美.妇交流。
     
          看懂杨追悔口语的美.妇便下命令让蓝龙将头伸进洞口内,下巴磕在平台上,露出满口的利齿。
     
          此时的美.妇已经不再穿着杨追悔赠送的衣服,而是一件纯蓝色长裙,衣领拉得很低,玉兔压在一块而造成的沟给了杨追悔无限遐想,两条若隐若现的修长大.腿也充满了诱.惑,杨追悔叮着像穿着蓝色亵裤的三角地带,但又不像是亵裤,似乎更接近于现代的三角裤,具体如何,也只有掀开她的裙子才知晓。
     
          因不能松开手,美.妇便站在龙角上冷冷道:「这乃吾之禁地,你胆敢闯入,休怪我心狠手辣!」
     
          「啧啧,看来你真的死定了。」罂粟大笑道。
     
          「长得倒是挺标致的嘛,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杨追悔举剑冲向美.妇。
     
          看着速度明显慢了许多的杨追悔,美.妇用一只脚便踢开杨追悔手里的剑,冷冷道:「我要把你喂蓝龙!」
     
          蓝龙张嘴吼了声,几根钟乳石就掉了下来,看来它是确实想吃了杨追悔,谁教那些美味的海盗都冲到了另一边,而自己的主人又不愿意去那边呢。
     
          杨追悔慌忙道:「求你别杀我,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杨追悔的演技非常逼真,美.妇差点笑出声,知道杨追悔是要擒住上面那位,美.妇便抬头道:「我向来不杀女人,你下来吧,若这男人是你的仇人,我就将他交给你处置。」
     
          「是大仇人!」罂粟摩拳擦掌,生性多疑的她看了美.妇几眼,觉得没多大危险的她跳了下去,道:「还麻烦您将他制住。」
     
          「他已经被龙眼迷惑,现在连身体都不能动弹,这难道不是制住了吗?」美.妇反问道。
     
          「我先杀了他,再来感谢你。」罂粟正要拾起地上的剑,杨追悔已经出击,强而有力的手扣住她的脖子,用力掐住。
     
          罂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提腿要踢杨追悔,此时用脚勾起刻龙宝剑的杨追悔已经甩开剑鞘,剑尖已顶住罂粟的左峰,罂粟只得放弃了抵抗,用非常恶毒的目光看着杨追悔。
     
          「你怎么会来这里?」杨追悔问美.妇。
     
          「这算是一种缘分吧,你和我做了之后,你只要处于危险中,我便可以感觉到,更可以知道地点,所以我就来了。抱歉来晚了,让你受伤了。」美.妇说道,那双藏在蝶翼面具下的双瞳暧昧且迷离。
     
          「来得正是时候,否则我可能已到阴曹地府去喝孟婆汤了。」杨追悔将罂粟压在墙壁上,看了眼裹着她玉兔的皮质束衣,杨追悔便用剑尖挑断那绑紧束衣的绳子,才断两根,束衣就有绷裂之势,两团雪白乳.肉露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罂粟喊道。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