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九十四话 快出来!

第九十四话 快出来!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九十四话快出来!
     
          「嗯,可以的。」纱耶点头道,一脸的疑惑,似乎还搞不明白杨追悔的想法。
     
          杨追悔露出笑意,道:「我打算以你们的名义和海瑞做一次交易,他们一心想攻克南澳岛,却因为那儿的天然屏障保护,屡次进攻都失利,若你们能帮助他们攻下南澳岛,绝对算是大功一件,到时候海瑞就没有理由反对你们的加入。」
     
          「那我们该怎么做?」纱耶问道。
     
          「这只是一个初步构思,还需时间好好计划,你先和他们说一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好的计策,我的要求有点苛刻,就是希望你们能搞定南澳岛外面那些大炮,放明军上岛,之后还要协助明军进行剿灭行动,虽然很苛刻,不过只有如此,海瑞才会放心收编你们。」
     
          纱耶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常头,道:「那我先问他们,麻烦杨君了,代我向公主问好。」
     
          「我知道你很想公主,晚上我带她过来玩吧。」
     
          纱耶摇了摇头,道:「谢谢杨君的好意,不必了,我不希望公主再接触以前的生活,要不晚上你来接我吧,我想去探望公主,我很惦记她。」
     
          「没问题,那你们下午就好好商量,晚上我带你去见海瑞,大家谈一谈,我先回去了,再见。」杨追悔笑了笑便爬到神雕背上,一声低鸣,神雕已经飞起。
     
          「保重喔!」纱耶招手道。
     
          「我去查看了南澳岛地形,的确易守难攻,就算投入所有兵力,恐怕效果还是甚微。」杨追悔道。
     
          海瑞点了点头,神色凝重道:「若不是如此,我们早就将他们一举歼灭了。」
     
          坐在海瑞对面的戚继光一直没有说话,都在听着杨追悔和海瑞的对话,想插也插不上嘴。
     
          「除了怕城墙上的大炮,还有摸不清水下暗礁情况,很可能没上岛前就沉船了,所以若有人能解决那些大炮,并提供正确的航线,那么这场战争谁会赢?」杨追悔问道。
     
          「只要能解除这两道屏障,便势如破竹,绝对可以一举歼灭!」海瑞激动得拍案而起,似乎已经看到海盗投降的画面。
     
          「若有人能解决这两点,但要求加入船队,不知……」
     
          「你是指倭寇吧?」海瑞显然猜到了杨追悔的想法,他人虽老,脑子还是很灵活的。
     
          「呵呵,既然大人明察,我就直说了。倭寇现在的头目纱耶打算晚上和您谈一谈攻克南澳岛这事,条件就如过儿刚刚说的,只要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攻破,那都督就要收编他们。」杨追悔拱手道。
     
          「继光,你的意思如何?」海瑞问道。
     
          见自己终于可以开口,戚继光倒有点不知该说什么了,忙站起身,道:「既然他们肯弃暗投明,帮我们打击海盗,这就表明他们的决心,继光认为我们可以放下以前的成见,和他们和平共处。不过有点很重要,我希望以海外援军的头衔收编他们,不能明目张胆地说我们收编倭寇,否则被圣上知道便大事不妙,对他们也不公平。」
     
          「呵呵,继光你的脑子越来越灵光了。」海瑞夸赞道。
     
          「都是都督教导有方!」戚继光笑道。
     
          既然海瑞已经同意了,杨追悔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向他们告辞,杨追悔便去看望优树。
     
          优树也许是早上太累了,现在还在床上睡着没有起来,侧躺,右手枕着脸蛋,玉兔随着那均匀的呼吸而起伏着,杨追悔却没有太注意那里,而是看着她那张平静还带着些许笑意的脸蛋,绝色倾城之女,能与她处得这么近,杨追悔已经很满足了。
     
          虽说皆川优树和琉璃千代长得一模一样,可杨追悔就是觉得优树比千代美多了,也许是算上优树的心灵美吧,想到琉璃千代肚兜内的赤血碧炼,杨追悔心里还有点发毛,都觉得自己上次敢琉璃千代,简直就是英雄般的壮举呀!
     
          坐在床边,杨追悔抚摸着优树的手,似乎还能感觉到它的颤抖,杨追悔笑着摇着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对优树下手,一个裸着肩膀的女人躺在自己旁边,是男人都会动心的。
     
          咽下口水,怕自己真的会做出不如的事,杨追悔便打算离开了,这时优树突然睁开了眼,拉住杨追悔的手,呢喃道:「刚刚梦到哥哥了,梦到和哥哥在雨天玩泥巴,哥哥好坏,弄了人家一身泥巴呢!」
     
          看着优树那浮起红晕的透红脸蛋,杨追悔嬉笑道:「那之后我们再去玩吧。」
     
          其实优树梦里情景早就发生过了,她还被杨追悔强吻了,差点,只是不知道优树刚刚有没有梦到这些情景。
     
          「哥哥,我们到外面走走好不好?躺久了好累人啊!」优树揉着眼睛,感觉还是有点酸酸的,但已经睡饱了。
     
          「外面太阳很毒,妹妹你细皮嫩肉,可不能乱跑,变黑了就没人要你了。」杨追悔调侃道。
     
          杨追悔不敢带优树到街上到处乱走,就怕被无知的老百姓谩骂,想替优树换上明人的服装,又想起她当初的那番话,最终还是决定让她一直穿着代表东瀛身份的和服。
     
          「没事啊,我只要有哥哥就行了,反正哥哥你不会离开优树的,对吗?」优树挪动娇躯,依着杨追悔,两只手则抱着杨追悔虎腰,就连大半柔肩暴露出,她也没去在意,被白色内衬衣紧裹着的玉兔也若隐若现,中间深深的沟壑正诱使杨追悔紧紧盯着,不断咽着口水。
     
          「对吗?」优树睁着明眸问道,完全不知道杨追悔是被自己这诱.人姿势勾引得说不出话。
     
          杨追悔干咳两声,搂着优树,道:「哥哥当然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了。」
     
          「那我们要成婚吗?」
     
          杨追悔觉得优树现在的思想绝对还停留在玩扮家家酒的阶段,所以便点头道:「当然要了,等时机成熟。」
     
          「知道了,那优树以后就是哥哥的女人了。」优树笑得非常的甜,抬起头亲了一下杨追悔的嘴角。
     
          这一亲可不得了,杨追悔脸都胀红了,觉得呼吸都快停止了,许久说不出话,这种感觉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个久经姓爱洗礼的男人身上?
     
          「优树!」杨追悔叫出声,搂得更紧了,一脸幸福的样子。
     
          「哥哥,你太用力了,优树会疼。」优树嗔道。
     
          「嗯,知道了,我会轻一点。」杨追悔俯身吻了一下优树的肩膀,闻到那股独特体香,杨追悔甚至想将优树和服剥了,好好欣赏优树这具成熟肉.体。
     
          「哥哥……会痒……唔……」优树发出了呻吟声。
     
          「这样子就痒了?」看着优树的薄唇,杨追悔真的好想将它含进嘴里。
     
          此时,夏瑶正站在门外,她本想过来陪优树的,现在却不敢进去,听到优树和杨追悔对话,夏瑶脑海里马上浮现出杨追悔将那根东西插进优树身体里的画面,她鄙夷道:「人家都失忆了,杨过还能下手,看来真是人渣一个,我一定不能让杨过玷污了纯洁的优树!」
     
          夏瑶用力推开木门,叫道:「快拔出来!」
     
          此时的杨追悔正准备吻优树微微张开的红唇,被夏瑶这么一吓,差点咬到了自己的嘴唇,扭头看着正欲拔剑的夏瑶,杨追悔一脸莫名其妙,优树则吓得钻进了被窝。
     
          见杨追悔衣冠整齐,夏瑶意识到自己搞错了,就清了清嗓子,指着上方,道:「哈哈,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哈哈,真得很不错,嗯,确实不错。」自言自语着,夏瑶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等夏瑶走了,优树才探出脑袋,问道:「哥哥,刚刚那个是谁?」
     
          「你没有看过她吗,应该有啊?」杨追悔问道。
     
          「第一次看到,好凶喔。」优树小声道。
     
          杨追悔明明记得早上要和大家逃走时,还特意让夏瑶送优树回房间的,现在优树却说不认识夏瑶,应该不可能的,除非优树的记忆能力非常的差,只能记住很短时间发生的事,可关于自己的记忆,优树好像都记得。
     
          为了确定优树是不是患了这种罕见的失忆症,在陪了她一个时辰后,杨追悔跑去找来夏瑶,他则站在窗外观察着优树的神态。
     
          夏瑶走进去,便问道:「我刚刚是不是有来过?」
     
          坐在床边的优树摇了摇头,小声道:「刚刚就我哥哥来过,没有别的人,你是来找我哥哥的吗?」
     
          「你真的没有见过我?」夏瑶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嗯。」
     
          「好可爱的女子。」夏瑶耸着肩膀走出去,看了眼满脸疑惑的杨追悔,道,「她的记忆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差,也许你对她做了什么事,她都不会记得的。」
     
          「可她记得我,自从失忆之后和我在一起的事她都记得很清楚。」
     
          「那看来她心里就只有你了,容不下别人,呵呵,不错啊,那你要好好的待她了。」夏瑶扬起眉毛,笑了笑便离开了。
     
          如果优树连杨追悔都忘记了,那么杨追悔每次和优树做,优树岂不是每次都以为是第一次做,那也挺不错的,想到那种场面,杨追悔顿时露出婬荡的表情,但瞬间又变得正经。
     
          如今的优树根本一点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自己又不可能随时随地陪着她,若自己离开期间她发生了什么事,杨追悔绝对会内疚一辈子,加之她的记忆力那么差,得找个人全天候陪着她才行,想来想去,杨追悔觉得只有纱耶最合适。
     
          进去继续陪伴着优树,等武三娘前来叫他们吃晚饭时,杨追悔问优树是否认识三娘,优树想都不想就摇头了,看来她确实患上了那种奇怪的失忆症。
     
          这次杨追悔直接端着两碗饭去陪优树吃,吃完休息了一会儿,杨追悔就让武三娘陪着优树,让她们熟悉了一下,杨追悔才离开。
     
          驾驭着神雕,杨追悔飞往剑门渡,将纱耶接到了都督府。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