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九十三话 心生怜爱

第九十三话 心生怜爱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九十三话心生怜爱
     
          「那若徐阶大人举旗起义,你会怎么办?」杨追悔问道,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若吾皇召唤我平叛乱,我会立刻挥兵北上救驾!」海瑞几乎咆哮出声,又不停地咳嗽了。
     
          杨追悔拍着他的后背,道:「不好意思,我说得有点重了,保重好身体。」
     
          「我这身体一直如此,已经习惯了。过儿,等这边的事都办了,你就待在我女儿身边,好好的帮她忙,别让她太劳累了,一个女孩家却要学着男儿上战场打战,可真是不易。」
     
          「放心吧,我会好好帮她忙原,不管哪方面。」杨追悔露出有点婬邪的目光!
     
          又和海瑞聊了一阵,知道他是铁了心不收编倭寇,更铁了心不举旗起义,气得杨追悔都想掏出大鸡鸡拍一拍海瑞的脑袋,让他学会转弯。当问到如何处理夏瑶时,海瑞的态度倒不错,不闻不问。
     
          当杨追悔要回房间时,海瑞又向杨追悔提起南澳岛的事,本想好好休息一个中午的,知道海瑞很想早点灭了海盗,杨追悔只得答应吃了午饭就去探查情况,谁教杨追悔现在是他们的救世主呢?
     
          午饭吃得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多了俞大猷那个爱说风凉话的家伙,再者海瑞这个老顽固也在,杨追悔都不敢调戏几位美人了。为了避免优树受到惊吓,杨追悔并没有让她出来一起吃饭,而是草草吃完,就端着一大碗的饭菜给优树。
     
          郭芙看着杨追悔离去的背影,似乎觉得饭菜都无味了,嘀咕道:「为什么要对一个东瀛女人那么好呢?」
     
          坐在她旁边的武三娘听到郭芙的抱怨,浅浅一笑,并不多说什么,她那撩纱品食的举止十分的优雅。
     
          走进优树房间,杨追悔看到她抱着三味线发呆,那失神的模样吓了杨追悔一跳,就怕她会想起什么,至于三娘之所以将三味线交给她,大概是想给她那空虚的心灵一点寄托吧。
     
          「哥哥。」皆川优树一看到杨追悔,显得神采奕奕,放下三味线冲过去,揽住杨追悔虎腰,呢喃道:「优树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了呢,出去这么久还不回来。」
     
          「我去弄好吃的给你啊,肚子饿了吧?」杨追悔搂着优树,心生怜爱,扶着她坐在床边,便夹起一块茄子给她吃。
     
          舔了舔油腻腻的红唇,优树含笑道:「真好吃,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是哥哥自己做的吗?」
     
          「我哪有那本事,都是嬷嬷煮的,好吃就多吃一点,把肚子填饱了。」杨追悔温柔的软语道。看着优树那清纯可爱的模样,杨追悔都有点想把她这颗樱桃吃了,可又不敢勉强,若对她身心造成伤害,杨追悔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所以暂时只能以哥哥的身份和她相处。
     
          「看看你,没个吃相,嘴巴上都是饭粒。」杨追悔伸手抹去优树嘴角的两颗饭粒,继续道:「三娘应该有告诉过你女儿家要注意形象的吧?所以你不能吃得满脸都是饭粒,懂吗?」
     
          「哥哥说了,优树就懂了喔。」皆川优树撑着下巴,张嘴求食,吃到食物,她便很开心地嚼着,哼着歌,却是东瀛的民歌《樱花》,那也许是优树唯一剩下的记忆了。
     
          陪优树吃了午饭,杨追悔让优树躺到床上休息,他则打算去南澳岛走走,视察情况,可优树说什么都不让他走,一定要杨追悔陪着她,还要杨追悔陪着她睡觉。优树的思想其实就像小孩子,完全不知道所谓的男女有别,以为杨追悔是她的哥哥,那就什么事都可以做了:当然,这里的什么事绝对不包括姓爱,失忆少女完全不知为何物,这还需杨追悔的引导。
     
          放下床帘,杨追悔和优树一起钻进被窝,优树揽着杨追悔脖子,眨着那双清澈双瞳,一直注视着杨追悔俊朗脸颊,似乎百看不厌,还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永恒不变的笑容也很可爱,嘴角梨涡更是让杨追悔浮想联翩。
     
          躺了一会儿,杨追悔弹了一下优树吹弹可破的脸蛋,问道:「你不把眼睛闭上,怎么能睡着?」
     
          「我喜欢这样看着哥哥。」优树露出整齐的贝齿,洁白无瑕。
     
          「那不睡觉吗?」杨追悔笑着问道。
     
          「优树不困,只是想和哥哥躺在一块,有哥哥陪着,优树觉得很舒服。」优树还是那样看着杨追悔,搞得杨追悔都觉得自己内心想法被优树看穿了。
     
          此时的杨追悔左手搂着优树柔肩,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和服单薄,杨追悔觉得自己仿佛直接抚摸着优树如雪,自然万分激动,。
     
          「优树,哥哥偶尔也要出去活动的,有时候不方便带你去,所以偶尔哥哥不在你身边也很正常的,你可不能因此而心情不好。」
     
          「可人家就是想让哥哥陪着啊。」优树嘟起小嘴。
     
          看着优树那薄唇,杨追悔不觉咽下口水,总想一亲芳泽,又怕她吓到,看来做一个假哥哥也不容易啊,若能做一个哥哥,那倒是不错,可杨追悔下不了手,面对这个好似初生婴儿般的优树,他再也不能搞吧?
     
          有点无奈地叹气,杨追悔道:「你总有一天要出嫁,而哥哥也会成家的。」
     
          「那我就嫁给哥哥,哥哥娶我,这样子我们就不用分开了。」优树脱口而出。
     
          「我们是兄妹。」杨追悔解释道,「兄妹怎么可能成婚呢?」
     
          「要嘛,我要哥哥娶我嘛,好不好嘛?」优树撒娇道,摇着杨追悔身子,则在他胳膊上不断摩擦着。
     
          「好,好,哥哥答应你,满意了吧?」杨追悔笑道,看来优树以后会很黏人的。
     
          「嗯,那就说定了喔。」优树很满意杨追悔的回答,趴在杨追悔胸前,打了个呵欠,她已经有点困了,呢喃道,「优树要哥哥一辈子陪着,不要和哥哥分开,哥哥是我最爱的人,哥哥最好了,哥哥是我最爱的人……」
     
          面对这又纯洁又似在勾引自己的,杨追悔这只超级大色狼怎么可能会不动心呢?只是还不敢动她罢了。若某天将皆川优树和琉璃千代一块放在床上享用,那真是仙境美景呀!
     
          一会儿后,优树呼吸趋缓,杨追悔确定她已经睡着,就将优树身子小心翼翼地移开,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出门。
     
          让武三娘多陪陪优树,杨追悔便骑着神雕朝南澳岛方向飞去。
     
          为避免吃硫酸炮弹,杨追悔让神雕尽量飞得高点,自己则观察着四周的海域,戚继光一直说南澳岛易守难攻,还没看到南澳岛的杨追悔倒不这样认为,因为肉眼看去海面根本没有障碍物,战船应该可以自由攻击才对,可当杨追悔看到南澳岛大半轮廓时,他完全否定了自己这个观点。
     
          濒临南澳岛,附近便看见大大小小不下三十个小型岛屿,围绕着面积在一百三十平方公里的主岛周围,海浪拍击,隐约可见水下礁石,单单这点就让明军胆寒了,一个不小心,战船很可能沉入大海。再看南澳岛地形,正前方是一个延绵小岛十分之一的沙滩,沙滩两侧建起两丈余高城墙,一直延伸至绝壁之下,比起潮州的城墙,这确实算不了什么,可城墙之上摆放着的五十门大炮足以将任何一艘胆敢贸然接近的船只炸得粉碎,每门炮的瞄准方位都是沙滩前方的水域,看来海盗是知道明军要进攻就只能从正面进攻。驾着神雕绕着南澳岛飞了一圈,事实也证明了杨追悔的猜想,这南澳岛简直就是天然屏障,除了城墙及沙滩外,其余都是绝壁,终极防御!
     
          看着这个平静的岛屿,杨追悔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攻下它,如果是现代,派几架飞机,再扔几颗导弹下去,他们绝对玩完的,可这是明朝,兵力装备还没先进到那种地步。
     
          杨追悔一直认为自己头脑很好,现在却也挤不出什么好方法,只好驾驭神雕先回潮州了。
     
          怕纱耶他们等得太久,杨追悔就改变航线,先飞往剑门渡那边。
     
          稳稳落到主战船上,纱耶正从船舱钻出来,看来是等久了,一看到杨追悔,便问道:「怎么样了?」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跳到甲板,杨追悔满怀歉意。
     
          纱耶略显失神,却又笑出来,道:「是我们一厢情愿,就算他们度量再大也不可能答应我们的请求,呵呵,麻烦杨君了。」
     
          「真不好意思,给你希望又让你失望。」
     
          「这有什么呀!」纱耶矜持地笑着,齐眉浏海被海风吹乱,裙角飘摇,发出细微声响,看着高大的杨追悔,纱耶问道:「我家公主怎么样了?」
     
          「挺好的,我会好好照顾她,你不用担心的,我倒是担心你们的未来。」看着那些正三两个坐在一块畅谈的倭寇,杨追悔总觉欠了他们什么。
     
          「那条路行不通,我们还会想办法的,世界之大,绝对有我们容身的场所,杨君不必挂心,你只需替我们照顾好公主就行,主公也战死沙场了,公主现在是长沼氏唯一的血脉,希望您能给予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纱耶又向杨追悔鞠了一躬。
     
          「我希望你能陪着优树,因为她以前都是你照顾的,没你在她身边,你也不会放心的。」
     
          纱耶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放不下他们,除非他们都安顿好了。」
     
          「那我再想想办法。」杨追悔眼睛忽然一亮,便问道:「你们以前和那群海盗有往来吗?」
     
          「你是说吴平的海盗团吗?」
     
          「嗯。」
     
          「确实有,怎么了?」
     
          杨追悔思考了一番,问道:「那你们现在的关系应该还没有断,应该还可以自由进出南澳岛吧?」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