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九十二话 臣服

第九十二话 臣服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九十二话臣服
     
          这时,一声巨响从前方传来。放眼望去,盛禹氏后方那艘八幡船被蓝龙巨大的尾巴砸得稀巴烂,蓝龙正张嘴吃着在甲板上到处乱跑的人。
     
          「我勉强相信你,那你要我怎么做?」杨追悔问道。
     
          「设法让我再次抓住龙角。」美.妇叫道。
     
          「试一试吧。」看了一眼美.妇,杨追悔吞下口水,夏瑶气得再次移开视线。
     
          杨追悔将湿漉漉的长袍脱下吗披在美.妇身上,道:「那就尝试一下吧。」
     
          知道又要接近蓝龙,神雕鸣叫了好几声,振翅飞过去。
     
          接近蓝龙,杨追悔便抓紧美.妇的手,盯着那只趴在八幡船上撕咬着倭寇的蓝龙,美.妇瞄了眼杨追悔,感觉喉咙有点干涩,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蓝龙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将一个正要逃跑的倭寇咬住,撕成碎肉,然后便往嘴里塞,森寒利齿上都是血丝。
     
          「准备了。」杨追悔依旧抓着美.妇的手,看准时机,便和美.妇一起跳下,在蓝龙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时,杨追悔和美.妇落到蓝龙脑袋之上。
     
          蓝龙这时才反应过来,使劲摇着脑袋,可龙角已经被美.妇紧紧握住,美.妇并叫道:「停止!」
     
          蓝龙低吼了声,似乎很不满意,那双瞳孔却变得温顺了几分,身躯潜入海里,只剩脑袋还浮在海面上。
     
          美.妇松了口气,道:「总算制住它了,我要驾驭它回家,你还要这样子抱着我吗?」
     
          笑了笑,杨追悔吻了一下美.妇的耳垂,暧昧道:「你就不能留下来吗?我可以让你体会更多在水下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美.妇咽下口水,却道:「离开太久,族人会出来找我的,到时候跑出一大群的蓝龙,恐怕你没办法再做那种事。」
     
          想到那种壮观场面,杨追悔问道:「那是不是每个骑着蓝龙的都和你一样的美丽?」
     
          「你觉得有可能吗?」美.妇反问道,看来她还是有点自恋的。
     
          「好吧,那我不挽留你了,可是你能不能把盛禹船队……」杨追悔想了一下,道:「将他们船上的大炮都摧毁,然后把他们赶走。」一想到皆川优树的悲剧,杨追悔顿时露出邪恶的笑容,改口道:「我要让他们统统死掉!」
     
          「不好意思,我族从来不开杀戒。」顿了顿,美.妇笑道:「不过若是蓝龙想填饱肚子,我是阻止不了的。」美.妇扭头看着杨追悔,问道,「你确定要让他们全部死吧?」
     
          「嗯!」
     
          「那好办,那麻烦你回到上面吧,这里交给我了。」美.妇驱使着蓝龙,蓝龙高昂起头,将两人托得高高的。
     
          「再见。」杨追悔似乎有点不舍。
     
          「再见。」美.妇点头道。
     
          神雕飞到蓝龙脑袋前,杨追悔就爬了上去,美.妇则招了招手,和蓝龙一起沉入海里。
     
          「你和她说什么了?」夏瑶问道。
     
          「待会儿你就会看到了。」杨追悔邪恶地笑着,看着这一千艘盛禹八幡船。
     
          正说着,一道巨浪在盛禹八幡船间炸起,蓝龙出现在那儿,巨尾扬起,又重重砸下,八幡船的风帆被砸断,船身不稳,歪歪斜斜,已经慢慢沉入水中,那些倭寇则哭天喊地的,接连掉进水里。
     
          「快把那怪物打死!」
     
          炮火轰天,在盛禹船队间冒起浓浓黑烟,而他们的攻击目标已经潜入海里,不时出现在船队任何一个角落,突然冒起,只要巨尾砸下,就有一条船要沉入海里。
     
          而这时,一直溃逃的长沼船队已经往回驶,重振雄风的他们将炮口瞄准盛禹船队,站在主战船上的纱耶玉臂一摆,百炮齐发,炸得盛禹船队的倭寇哭爹喊娘的。
     
          看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大海,夏瑶有些于心不忍,又知道不杀光他们,日后还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便将头扭向另外一边,望着蔚蓝天空发呆。
     
          杨追悔正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场屠杀,若连这小场面都适应不了,他以后还怎么治理这个国家?
     
          一将功成万骨枯!
     
          永恒不变的道理!
     
          不到两刻钟,盛禹那一千艘八幡船全部阵亡,或死或活的倭寇飘在海面上,蓝龙则在美.妇驾驭下享受着这超级大餐。
     
          看着蓝龙忙碌活动的情景,杨追悔思考着若拥有美.妇的种族,自己是不是就能控制所有的蓝龙,到时候自己就是海上霸主,谁也奈何不了自己了!
     
          心里是这样子想的,但杨追悔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美.妇那边,毕竟自己还要早点找到欧阳锋,毁了他手里的九阴真经,绝对不能让四仙拿到!
     
          「走吧。」杨追悔抚摸着神雕的脑袋。
     
          驾驭着神雕落到纱耶面前,很兴奋的纱耶深深鞠躬,道:「多亏你的帮助,否则我们就死定了。」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杨追悔问道。
     
          纱耶摇了摇头,道:「家乡已经不存在了,再多的打算也徒劳无功。」
     
          「现在你们还剩多少人?」杨追悔问道。
     
          「不到两百人,能行驶的船只只有二十艘,这听起来真可悲。」纱耶苦笑道。
     
          「这没什么,能活下来都挺好的。」杨追悔转身指着那一片飘着尸体和船板的海域,道:「这决战争是你们赢了,所以别再想着光复长沼这事了,你应该对自己说,至少我为死去的族人报仇了!」
     
          「谢谢杨君的开导,这些道理我都懂的。」纱耶点头道。
     
          「我有一个建议,如果你觉得不对,就当我是在放屁吧。」看着纱耶,杨追悔继续道:「让他们放下手里的武器,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别再做倭寇了,那种刀锋上舔血的日子已经不再适合你们了。」
     
          「可我们回不去了,东瀛几乎被盛禹和他的联盟控制了。」纱耶叫道。
     
          「你的身后就是你第二个家。」杨追悔眯眼笑着。
     
          纱耶转身看着剑门渡,眼睛睁大,却又显得很失神,摇头道:「家只有一个,永远不可能有第二个,杨君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先问问他们吧。」说完,纱耶迈着有点沉重的步伐跳到另一艘八幡船上。
     
          「喂!」美.妇和蓝龙出现在主战船前方,朝着杨追悔使劲招手,叫道:「我回去了,再见!」
     
          「再见!」杨追悔点头道。
     
          神雕也叫了一声,蓝龙则以闷哼声回应神雕,显然不喜欢搭理神雕。
     
          在主战船上休息了一会儿,纱耶和剩余的人都上了主战船,围在杨追悔前面。
     
          「经过商议,我们决定为我们以前的丑陋行径赎罪,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们加入明军的船队,我们愿意和他们共同抵御其他倭寇的入侵!」纱耶叫道。
     
          听到这话,杨追悔非常的激动,却又面露愁云,要倭寇和明军打成一片,不论从哪方面来讲都不可能。大明建立之前,倭寇便时常滋扰沿海地区,老百姓只要一听到「倭寇」两字便会本能地将他们和残暴、贪婪、这些名词联系在一起,又怎么可能会像对待明军那样子对待他们呢?
     
          看着纱耶那炙热双瞳,杨追悔似乎不想打击她的自信心,可眼前状况就是如此,就如冰和火永远不可能相容般,沉默好一会儿,杨追悔开口道:「这样子吧,你们先留在海上,我回去和他们商量,要不然太冒昧了。」
     
          「我明白,那麻烦杨君了。」纱耶又鞠躬。
     
          「麻烦杨君了!」仅存的两百多人各个面色严峻,纷纷低下丫头,他们都已经失去了自己心中的灯塔,若杨追悔给不了他们满意的答覆,恐怕他们会去拥抱死神了。
     
          「我们先走了,回头见。」说着,杨追悔就和夏瑶一起爬到神雕背上,在他们的注目下朝潮州飞去。
     
          「你所谓的回头见是多久?」夏瑶问道。
     
          「也许是永远。」杨追悔苦笑道。
     
          回到都督府,杨追悔找到了海瑞,将先前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遍,还说自己和异族女子潜进海里搏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住了她。当杨追悔提到将倭寇入编明军这事时,海瑞断然拒绝,不给杨追悔任何的反驳余地,他非常顽固,比任何一块石头都来得顽固,因为他见证了倭寇太多丑陋行径。
     
          「那我们先不谈收编倭寇这事,我们来谈一谈夏瑶……夏少枫这事。」转移了海瑞注意力,杨追悔便问道:「当一个王朝摇摇欲坠时,会有另一个王朝替代之,再带给黎民百姓安康日子,大明先皇朱元璋便是如此,为了推翻元朝黑暗统治,可谓费了毕生精力。可他的后人没有珍惜他的辛劳果实,重用道士,迷恋炼丹求长生,又信任奸臣严嵩,严嵩父子欺压百姓,克扣军饷,只要是热血男儿都想将他们杀死,更想推翻大明的统治,而徐大人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他拥有实力和决心,既然敢写信给都督,那就说明他已下定了决心,可都督的表现委实让人失望啊!」
     
          海瑞一直在听,并没有说话,身影被阳光拉长,显得异常佝偻,花白胡须打结,太久没有梳理了,这也难怪,一个随时都要上战场的人怎么有时间梳理打扮呢?他的目光浑浊发黄,看着杨追悔这个后起之秀,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忍不住开始咳嗽,沙哑着声音,道:「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大明培养了我,我怎可以背叛她?不管大明是不是摇摇欲坠,像我这般风烛残年,我都会保护着她,就算天下人都背叛了大明,我也不会。」微微叹气,海瑞继续道:「这两日多亏过儿你的帮助,否则潮州很可能已生灵涂炭了。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只希望你能忘记你刚刚说的那番话,倭寇是不可能收编的,我也不可能背叛大明,徐阶他要怎么样不关我的事,我要做的是保护大明的每一寸土地,我不会擅离职守的跑去和他一块闹的。」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