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八十九话 羞涩

第八十九话 羞涩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八十九话羞涩
     
          「你决定回去了?」杨追悔问道。
     
          「不是我的决定,是大家的决定。」纱耶朝杨追悔深深鞠了一躬,「请代我们照顾好皆川公主。」
     
          「代我们照顾好皆川公主!」所有的倭寇都朝杨追悔鞠躬。
     
          听着洪亮整齐声响,看着一个个脸色差得好像死了爹妈一样的倭寇,杨追悔似乎明白何谓归宿了,缓缓举起手,喊道:「我以性命保证,若让公主受到伤害,我立刻切腹自杀!」
     
          「伤害是在所难免的,只要师别再让公主回忆起今天的一切就行了,那是比死还难受的经历,我们也该离开了,请吧。」
     
          从船舱接出皆川优树,看到那么多「生面孔」的皆川优树吓到了,就像一只金丝鸟般紧紧挨着杨追悔,生怕会受到伤害。
     
          扶着优树坐到神雕的背上,和这群曾经是敌人的倭寇招手后,神雕已经冉冉而起,在倭寇注目下朝潮州飞去。
     
          「公主保重!」
     
          皆川优树躺在杨追悔怀里,把玩着杨追悔衣角,问道:「哥哥,谁是公主呢?」
     
          「当然是你了。」
     
          「我不是你的妹妹吗?怎么会是公主?」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公主。」看着怀里的皆川优树,杨追悔觉得她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那你就是王子了。」皆川优树觉得这称呼有问题,忙改口道,「不对呀!公主和王子不是一对吗?你是我哥哥,不可能一对的,那你是什么??」
     
          「谁说哥哥和妹妹不能一对的?」杨追悔反问道。
     
          「本来就是啊。」皆川优树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就将头埋在杨追悔强壮的胸膛上,不敢多加言语。神雕落在都督府后院。扶下皆川优树还不到几秒钟,海瑞就出现在那儿,只有他一个人。「有什么话待会儿说吧,我先把她扶回房间。」杨追悔道。「我在这儿等你。」海瑞看上去非常的平静,并没有因为皆川优树地到来而发火。
     
          让皆川优树回到怀蝶曾经住过的房间,杨追悔便用得到的刻龙宝剑将窗户上的木板捅断,嘱咐了皆川优树几句,将宝剑搁在桌上的杨追悔便走了出去。
     
          「和我去书房。」说着,海瑞已经迈开了步伐,年过六旬,穿着盔甲的他,看上去并不高大,反而显得有几分的佝偻,听到他的咳嗽声,杨追悔都觉得海瑞应该要过品茶散步的悠闲生活,不该做身先士卒的都督。
     
          走进书房,海瑞让杨追悔坐下,问道:「她是怎么回事?」语气并没有责怪之意。
     
          杨追悔就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当然掩盖了自己和忆柳异界的情节,只是说两人穿得严严实实的在那里交流。
     
          「我怎么不知道都督府这事?」海瑞枯槁的手指在书桌上敲着,为验证杨追悔说的是真是假,他特意命人叫来嬷嬷,嬷嬷起初还想隐瞒,听到怀蝶竟然附身皆川优树身上,她就干脆将往事全部说了出来。
     
          「当年啊,我还很年轻,上一任的都督要我照顾那两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忆柳很乖巧,怀蝶则很偏激,不过和我相处得都挺好的,直到那件事的发生。」嬷嬷眼睛睁得有点大,开始陷入噩梦般的回忆里。「那晚雷声很大,我早早就睡了,半夜不知道怎么的就醒来,眼皮一直跳,感觉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我就去了一趟后院,见门开着,我把头探进去,看到鲁健光着身子趴在怀蝶身上,在做着非常恶心的事。我当时就冲过去想推闲他,可他的力气太大了,一拳头把我打晕了。当我醒来时,怀蝶蹲在床的角落,都是血。我知道这一切已经不能挽回了,就去打热水准备给她洗身子,女人都是得认命的,我那时候就以为她要嫁给鲁健做小妾了,可当我拿着热水回去时,发现她已经割腕自杀了,我还记得她的眼神,非常的恐怖,好像这世界的人都欠她的一样。后来另一个丫鬟说忆柳也自杀了,我觉得挺可惜的,唉。过了几天,都督府上上下下一百多条人命一夜之间死光,就留下了我一个,也许是因为我平日有照顾她们吧,呵呵,这事过去太多年了,只有潮州老一辈的才知道,所以海都督上任,想招募一些家丁,都没有人报名。」
     
          「没想到鲁健竟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海瑞手掌重重拍在书桌上,墨砚都跳了起来。
     
          「都督你可别生气,都过去五十多年了,再气也没意义,还是应该保重身子。」嬷嬷忙道。
     
          「你先退下吧。」海瑞示意道。
     
          嬷嬷退下后,海瑞问道:「过儿,潮州能躲过这劫,多亏了你的机智聪明,你说你想怎么安置那位东瀛姑娘吧。」
     
          「她已经失忆,我想将她留在身边,做一个贴身丫鬟。优树的身世那么可怜,而且我又答应那帮倭寇会好好的照顾优树,做为男子汉是不能背信弃义的,可以吗?」
     
          海瑞很是慈祥地笑了笑,道:「就依你意吧,别发生什么意外就行了,虽然这支倭寇船队回去了,可还有很多其他的倭寇在滋扰沿海地区,我这把老骨头是注定散在这儿了。」
     
          「我今天有看到海盗船,还看到一个长得有点黑的女海盗,很凶……」
     
          杨追悔话还没说完,海瑞接话道:「她叫罂粟,是吴平的妹妹,行事作风比她哥哥还凶残。她很喜欢把硫酸涂在炮弹上拿去晒,开炮时,随着炮弹的爆炸,受到高温的硫酸就会腐蚀船只的各类设备,溅到人身上,便会皮肤溃烂而死,算是海盗的拿手绝技了。」咳嗽数声,海瑞继续道:「幸亏你之前让他们发射了那么多,否则我军的伤亡就不只现在这个数了。」
     
          「我还以为这是特意为傻鸟准备的呢,倒是吓到我了,呵呵。」顿了顿,杨追悔道:「戚兄弟有说过,若吴平那一伙海盗可以铲除,将很大程度消弥倭寇的危害,没错吧?」
     
          「海盗专门替倭寇提供情报,若没有海盗帮助,倭寇就像无头苍蝇,抢完就跑,有了海盗的帮助,情势便完全不一样了。」海瑞点头道。
     
          「那就想办法消灭他们吧,我有神鸟护身,明天就去侦查南澳岛的地形,看能不能帮助大家。」
     
          「别飞得太低,那里守卫森严。」海瑞看着似乎成熟了不少的杨追悔,道,「我想提拔你为我的副参将,你意下如何?」
     
          「我还没那能力,戚兄就不一样了。」杨追悔推托。比起做什么副参将,还是和美女们婬欢来得实际啊,若真的答应了海瑞,自己要和美女婬欢岂不是都不得安宁?再者,杨追悔的目标才没那么低,他是决心要成为一代婬皇,让自己的婬乐变得理所当然!
     
          海瑞咳嗽两声,道:「继光确实可以胜任,但我还想磨砺他两年,让他深得战术要领再提拔他,其实我更希望他能直接接任我的位置。」
     
          「那就别选什么副参将了。」
     
          「其实我只是想挽留你罢了,看来追悔你的志向并不在这儿,那你这次来潮州的目的是?」
     
          杨追悔就将欧阳锋抢走九阴真经这事说了一遍。
     
          「武林和朝廷有着相辅相成的作用,绝对不能让欧阳锋修成真经上的武功,否则武林将遭大劫。这边没什么事,追悔你早日启程,快点办了正事。」
     
          这时,戚继光走了进来,拱手道:「都督吩咐的事已经办好。」
     
          「你们有要事,我就先退下,等吃饭的时候,我们再详谈吧。」得到海瑞同意,杨追悔退了下去,没走几步,杨追悔停住了脚步,从刚刚戚继光那有点不对的神色,可以看出他们好像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为知真相,杨追悔躲在了屋子旁偷听。
     
          「你已经将夏少枫关押妥当了吧?」海瑞问道。
     
          「嗯,一切都依照都督的吩咐,除了你我,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了。」
     
          杨追悔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切,夏瑶是徐阶的手下,海瑞怎么可能会将她秘密关押起来?
     
          听着他们的对话,杨追悔这才知道夏瑶被关押原因是她那封信。徐阶太冒昧了,竟然信里就写着要谋朝篡位,海瑞虽不喜欢明朝的统治者,可他骨子里流的还是大明的血,根本不会去考虑协助徐阶谋朝篡位,所以这直接导致的恶果就是信使夏瑶被关押!
     
          知道海瑞是想先扣着夏瑶,再飞鸽传书京师,让人揭发徐阶要谋朝篡位的事实,杨追悔更加的着急。知道了关押地点,杨追悔便快速离开,他知道这里已经不是一个该继续待下去的地方,海瑞的食古不化很可能使自己丧命!
     
          找到关押夏瑶的地点,打晕看守的士兵,杨追悔破门而入,见夏瑶手脚都被捆着,嘴里还堵着一块破布,杨追悔忙将她嘴里的破布拔掉。
     
          「吓死我了!」夏瑶惊魂未定道。
     
          「你被出卖了。」边说着,杨追悔边帮夏瑶解开绳子。
     
          「我被谁出卖了?」
     
          「徐阶。」
     
          「你别说疯话了,尚书大人怎么可能出卖我?」
     
          「徐阶足智多谋,这我承认,可他城府太深,谋朝篡位将受什么惩罚他绝对知道,而他敢写一封谋朝篡位的信给没有多少交情的海瑞,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他知道海瑞也要谋反,第二就是他想试探海瑞。以徐阶的智商,他只有确定海瑞也想谋反才会写信,而你的被关押,那只有第二种可能。第二种可能又可以分支出两种可能,第一是海瑞欣然同意,第二是海瑞绝对反对,很显然,你的遭遇就是他绝对反对的最好证明。你来之前应该不知道信的内容吧?」解开绳子,杨追悔还很好心地揉着夏瑶那瘀伤的手。
     
          「不知道。」夏瑶摇头道。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