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八十五话 女海盗

第八十五话 女海盗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八十五话女海盗
     
          接近剑门渡,杨追悔并没有看到明朝的战船,看来海瑞等人都还没赶到剑门渡:再看海上,不到一里的海域布满八幡船,正以极快的速度驶向剑门渡,还看到十艘悬挂黑色骷髅的海盗船,海盗船船身细长,时速绝对比八幡船快上不少,它们却都跟在八幡船后面,看来不是胆小之辈便是顺手牵羊之辈。
     
          「优树不可能那样做的。」杨追悔还在安慰着自己,并指挥着神雕接近主战船。
     
          快接近时,海面响起了炮火声。
     
          神雕鸣叫一声,瞬时撑开了守护光环,在雨后艳阳照射下,守护光环的金光显得更加的耀眼夺目,杨追悔整个人都被照得有点睁不开眼睛,而那些炮火已经击中守护光环,神雕飞行速度变慢不少,看来也有受到些微程度的影响。
     
          神雕突然鸣叫了一声,金翼数剧烈抖动,并没有朝下飞,反而调转了方向,几乎呈九十度往上方飞去。
     
          「错了!」杨追悔叫道。
     
          神雕却没有听杨追悔的命令,继续往高处飞,直到彻底离开了炮火的射程范围,神雕才停了下来,哀鸣几声,解除了守护光环。
     
          杨追悔起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守护光环消失的地方有着一股股黑色液体正朝下落去,又闻到那股刺鼻的酸味,杨追悔这才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炮弹,而是爆炸后会释放硫酸的炮弹,看来倭寇也不是笨蛋!
     
          「我错怪你了,不好意思。」杨追悔摸着神雕的脑袋。
     
          神雕鸣叫两声,金翼抖了数下,这才从惊慌中稳定下来,两只眼睛看着杨追悔,另外四只眼睛则看着下方,它也很想接近主战船,可遇到硫酸,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看着越来越接近剑门渡的八幡船,杨追悔在神雕脖子上吻了一下,道:「你的速度向来很出色的,那些炮口需要时间才能调整发射的方向,你已蛇行方式前进,只要能落到船上,他们就绝对不敢开炮了,知道吗?」
     
          神雕振翅一鸣,全身散发耀眼金光,一掉头,像颗炮弹般往下坠,六只眼睛都变得非常锐利,紧紧盯着那些八幡船。
     
          炮火声响起,神雕遂往东南方飞去,当然,还是保持着低飞。
     
          炮火声停止,炮口再次瞄准了神雕,一颗颗火红炮弹袭来。
     
          已经知道该怎么办的神雕连守护光环都不开,金翼猛地收拢,身子定格两秒,遂往西北方向斜下飞去,那些炮弹全部在东南方爆炸了。
     
          「对!就是这样子!」杨追悔紧紧搂着神雕的脖子。
     
          利用炮口瞄准的时间空隙,神雕穿梭于炮火间,越来越接近主战船,高鸣一声,再次打开守护光环,它已经落在了主战船甲板上。
     
          落下的瞬间,那些倭寇纷纷举枪瞄准了神雕,子弹非常无力地打在守护光环上,反弹向四周。
     
          「看我的硫酸!」紧靠着主战船的那艘海盗船的了望台上响起一女子刺耳地叫喊声,一股硫酸已经泼向神雕。
     
          「避开!」杨追悔叫出声。
     
          神雕金翼搧动,朝前方飞去,倭寇被撞得都掉进了海里,同时,那股发出恶臭的硫酸泼在了甲板上,冒起一股浓烟,看来这硫酸的浓度不是一般的高,若泼到人的身上,恐怕皮肉都会腐烂,只剩骷髅了。
     
          「让一只鸟保护,你还算是男人吗?」
     
          透过守护光环,杨追悔看到一个穿着棕色皮质束衣的少女从了望台探出了脑袋,皮肤黝黑,长发披散,头戴暗红色布帽,脖子还佩戴着一串狼牙项链。则被那件可由中间分开的棕色皮质束衣裹着,两条绳子将左右两半束衣勒紧,中间却留下一条半截手指宽的缝隙,沟看得非常清楚,却也不算太过于暴.露,毕竟玉兔隐藏得很好。
     
          束衣本来都是穿在里面的,这少女却穿在了外面,更是将她野性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至于她为什么会穿得如此清凉,大概是因为夏天吧,既然是海盗,那当然时常要和太阳公公打交道,穿多了,不热死才奇怪呢!再者,海盗经常和海水接触,突袭失败还要游水逃走,不穿得清凉一点是不行的。
     
          「你们这些笨蛋!泼硫酸啊!」野性少女叫道。
     
          「泼的!」一个倭寇便骂出了声,「再泼,我们也会死的!」
     
          「啧啧,杀别人就敢,自己却怕死,看来你们倭寇还不如我们海盗!」少女很是霸道地仰天笑着。
     
          看着这个手段毒辣的海盗女,杨追悔开口道:「我是来找皆川公主寻求和平!」
     
          「你不离开这儿,我们宁愿以死为代价让你灭亡。」纱耶从船舱走出,一脸的不善,还是穿着她那套素白和服,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柔弱的女子,却是专门负责保护皆川公主的御用忍者。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确定她不会这样子的!」杨追悔喊道:「你快点叫她出来,我要当面问清楚!」
     
          「这是你说的!」纱耶马上让在了一边,穿着花色和服的皆川优树走了出来,双瞳闪着苍鹰般的锐利目光,右手正握着一把很奇怪的刀,长两尺,宽四指,护套总宽达十指宽,紫红色,形似龙角,刀鞘刻满规则的龙鳞形状。
     
          整体而言,这刀像是一条张嘴怒龙!
     
          杨追悔见过武士刀,可优树手里那把并不是武士刀,倒像是出自本国的大师之手,与东瀛武士刀的简单实用有着本质的区别。
     
          见优树表情有点呆滞,一点也不像平时的她,杨追悔便问道:「优树,这场战争不是你发动的,对不对?」
     
          皆川优树忽恢复下雨时的柔弱,咬着嘴角,呜咽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你是来接我的吗?快点带我离开这里,我受够了!」叫着,皆川优树已经奔向杨追悔。
     
          「公主!不能那样子!」纱耶喊道。
     
          「我是来接你的。」看着快接近的皆川优树,杨追悔跳到甲板上,人已经走出了守护光环保护范围,警觉地观察着四周,却没有注意到眼神变得比死神还凄冷几分的皆川优树正拔出怪刀,毫无预警地捅进杨追悔肚子里,刺穿,鲜血喷洒!
     
          「优树……」杨追悔睁大了眼,抓着刀柄的手满是血污。
     
          神雕张嘴厉声叫着,从它嘴里喷出的气息击中皆川优树胸口,闷哼一声,皆川优树被弹出数公尺,被纱耶接住了。
     
          「公主,你没事吧?」纱耶担忧道。
     
          皆川优树捂着胸口,冷笑道:「我是绝对死不了的!」
     
          纱耶看着此时的皆川公主,觉得她和平时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就算知道了,她也不能说出来。
     
          「优树……」杨追悔像被抽空了灵魂般朝后倒下。
     
          神雕悲鸣一声,爪子抓住杨追悔,将他扔到自己背上,金翼振动,已经飞起。
     
          飞到高空,神雕化作人形,玉手紧紧抱住杨追悔,一双金翼从她脊背下长出。
     
          「主人,主人,你千万不能出事,我不能失去你。」化作少女的神雕哽咽着。
     
          杨追悔脸色煞白,瞳孔涣散,灵魂似乎已经脱离他的身体,从小腹喷出的鲜血则像泪水般洒向无边无际的大海。
     
          皆川优树举起染满杨追悔鲜血的怪刀,喊道:「全力突破,能杀的杀,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全部给我毁掉!」
     
          「公主……」纱耶似乎还想说什么,看见皆川优树那凄寒的目光,她终究还是闭嘴了。
     
          飞往潮州的途中,少女都在哭泣,看着怀里的杨追悔,他那渐渐变得冰冷的身躯让少女感到不安,后方那连天炮火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八幡船和海盗船一接近剑门渡,便发动连番的炮火攻击,将海上简单的防护设施全部炸毁。
     
          若他们成功通过剑门渡,潮州将岌岌可危!
     
          危急时刻,明朝的战船正以最快的速度接近剑门渡,每个官兵都光着膀子,露出强壮的胸肌。看着那些有着猛虎之势的八幡船,站在最前方的海瑞喊道:「誓死守住剑门渡,不惜一切代价,我们要保护潮州的老百姓!」
     
          都督话声一落,全体官兵都举枪大喊着,负责填充炮弹的士兵则将一颗颗黑漆漆的炮弹填进炮膛内。
     
          「放!」
     
          百炮齐发,在八幡船周围爆炸开,一艘最倒霉的八幡船被炸烂了船头,船上倭寇纷纷跳海,游向其他的八幡船。
     
          「发射!」皆川优树举刀喊道,星眸含冷。
     
          战事不断的剑门渡在获得短暂的安宁后再次陷入连绵的战火中,炮火不断,双方的战船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整体而言,明军这边的损失更加的惨烈。一颗炮弹击中左侧一艘明军战船,正往炮膛填充炮弹的士兵被炸烂上半身,下半身还站在那里,他旁边的炮手则被震得飞出了战船,跌落海中,又一颗炮弹落下,还想游回战船的他被炸得血肉模糊。
     
          这场景还在一直延续着,直到其中一方撤退、投降,或者被全部歼灭!
     
          「都督,这次有海盗助阵,我们昨天又损失惨重,兵力不如从前,这次得撤退了!」俞大猷冲着海瑞的耳朵喊道。
     
          「死在战场总比溃逃来得光荣。」握着那把嘉靖御赐的宝剑,海瑞说不出是愤慨还是难过,拔出闪着寒光的宝剑,站在船头,看着越来越逼近的八幡船,喊道:「就算用尸体堵着剑门渡,我们也不能让倭寇过去!将士们!死在战场是做为士兵最光荣的选择!」
     
          海瑞的声音完全被炮火声掩没了,可单单看到海瑞这身先士卒的都督,他们便信心倍增:吼着、叫着,继续顽强地抵抗着。
     
          快马加鞭的夏瑶离剑门渡不到半里,可前方被一名士兵守住,不允许任何人通过,就算夏瑶说自己是要去帮助明军,他也不同意。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