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七话 风韵武三娘

第七话 风韵武三娘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七话风韵武三娘
     
          「谢谢仙姑搭救!」杨追悔都快流出眼泪了。
     
          「我不是什么仙姑,我是南海神尼的徒弟,你就叫我三娘吧。」
     
          美.妇双手慢慢抬起,一股仙气慢慢缭绕升空,看来她是利用内力强行将衣服和身体上的水分蒸发。
     
          「武三娘?」杨追悔忍不住喊出声。
     
          美.妇露出迷人笑容,薄唇张开,语道:「我还以为已经没有人记得我这名字了,呵呵,你叫什么名字?」
     
          「杨追……」杨追悔忙改口,「我叫杨过!」
     
          「嗯,挺好听的。」武三娘点了点头。
     
          接下来,杨追悔就将「自己」的身份大致介绍了一遍,尤其是涉及黄蓉救了自己这部分。
     
          武三娘是武三通的老婆,育有两子,也就是老是跟在郭芙身后的两个跟屁虫。
     
          杨追悔记得武三娘应该是中了李莫愁的冰魄银针死了才对,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满脑子都是困惑,但见武三娘神态自若,他也不想询问了。
     
          只是注视着这位实际年龄四十岁左右的美.妇,心想把她推倒在床上绝对是一种非凡的享受!
     
          「公子,你现在还不能自由活动,必须好好静养。」
     
          衣服已经干了的武三娘飞向杨追悔,裙角飘摇着,一对美得接近无暇的让杨追悔差点喷出鼻血。
     
          武三娘落在杨追悔面前,身子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杨追悔好意地搀扶武三娘,感觉到那份出水嫩滑,杨追悔只想将这个美得出尘的武三娘拥进怀里。
     
          武三娘摇了摇头,道:「只是残余的毒气攻心,休息一日两日便好,你无需担心,调理好自己的身体就可以了。」
     
          「难道你也中了李莫愁的毒吗?」杨追悔问道。
     
          「不是……只是……」武三娘红润脸蛋略显温红,淡淡道:「在帮你吸毒时不小心攻入经脉,所以需要每天运行真气驱毒。」
     
          武三娘竟然帮自己吸毒……
     
          冰魄银针刺中大.腿,险些都中命根子了。
     
          所以武三娘就是用她那张娇嫩嫩的红唇吻住自己的命根子附近,然后着,而且很可能还碰到自己的命根子……
     
          想到那一幕,杨追悔的命根子便在下面搭起了帐篷。
     
          「伤口怎么样了?」武三娘往下看,看到那好像散发着热气的帐篷时,武三娘忙移开目光,媚眸闪着一丝丝的波澜,那反应就好像从未经历性.事的少女般。
     
          杨追悔有点尴尬地歪头望着湖边的垂柳,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好像不存在,很郁闷。」
     
          「郁闷?」
     
          武三娘似乎不明白这个现代网路流行用语,但前面那句还是听懂了,就道:「伤口敷药,每晚睡前换一次。五天后,你的大.腿就会有感觉了,这点你不用担心,外面风大,我扶你回去。」
     
          「谢谢三娘。」
     
          杨追悔揽住武三娘的肩膀,武三娘则搂着杨追悔的腰,扶着他往回走,杨追悔那有点不安分的手轻轻抚.摸着武三娘那滑溜溜的肩膀,让武三娘脸蛋泛起微微的粉红,看来是太久没有接触男人,已有点不习惯。
     
          坐在床上,杨追悔就问道∶「三娘,你为什么会住在这种地方呢?」
     
          杨追悔这到把武三娘问住了,武三娘就陷入了沉思中,喃喃道:「我已经记不得我到底在这里待了多少年?五年,七年,还是十年,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记得当初受了李莫愁一针,身体已经死了,但我的意识还在,还能感觉到,甚至听到儿子在我身边哭泣,抓着我的手。那时候我好想看一看他们,但是我的身体不听使换了。后来夫君武三通把我埋入土中,但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南海神尼正在替我针灸,并说我是气息不顺,全身经脉封死而造成的假死现象。后来南海神尼带我到静月湖,叫我在这里调养身体,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离开静月湖了。」
     
          武三娘微微叹息,一直冰封的心似乎被遥远记忆慢慢融化,开始变得火热,变得脆弱,变得想找个男人安慰自己。
     
          「三娘你不想你相公和孩子吗?」杨追悔问道,这话戳到了武三娘的痛处,让她的心都揪在一起了。
     
          武三娘对武三通的爱已经淡了,也许是因为武三通在自己「死」后就抛弃了两个儿子,隐居深山吧。
     
          至于那两个成天为了追求郭芙而吵架不断的儿子,她也不怎么关心了,因为他们已经学会独立,并不需要什么母爱了。
     
          武三娘摇了摇头,靠在杨追悔肩膀上,呢喃道:「时间会改变一切,我已经习惯这种清心寡欲的生活了,所以不会再踏入江湖了,腥风血雨也已经不再属于我。」
     
          杨追悔斜视武三娘领口内的两颗高耸玉.乳,只见那两座挺挺乳.峰上种植着两颗娇红得好像要流出玉汁的樱桃,让杨追悔只想含在嘴里,好好伺候她一番。
     
          杨追悔轻轻揽住武三娘的肩膀,表情很是正经,问道:「三娘既然没有再踏入江湖,又为什么会救我?」
     
          「这算是缘分吧。」武三娘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神尼出岛前叫我每月十六日到市集买龙颜草,以供仙血龙鱼食用。我离开独石城时碰到已经晕迷的你,之后便带你到静月湖,替你吸毒疗伤。」
     
          又是龙颜草,又是什么仙血龙鱼的,杨追悔听了只觉得莫名其妙,继续问道:「三娘,那我里面那条底裤呢?」
     
          「我……我拿去洗了……挂在林子里……我待会儿就替你取来……」
     
          武三娘身体已经开始发热,原以为已经清心寡欲的她,心头竟然涌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冲动,那是人类最原始的冲动。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