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六十八话 师傅是魔鬼?

第六十八话 师傅是魔鬼?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六十八话师傅是魔鬼?
     
          邵元鹤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所以也没有轻易行动,抓着白幡的手有点生汗。
     
          「何人敢坏我好事?」邵元鹤喝道。
     
          「哼哼,我是不会让你得到那颗蛋的,你们上清宫作恶多端,若不是有那病厌厌皇帝罩着,你们早就被杀死了!」
     
          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来头,又绝非好欺负之辈,见她手持蛇鞭,邵元鹤隐隐猜到她的身份,笑了笑,道:「不让我们上清宫得到,难道你们神蟒教就可以得到不成?」
     
          「一切以武力说了算,你想特得到就得先问过我!」
     
          「初生之犊不怕虎,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道法的精妙之处!」邵元鹤迅速抽出一张道符,单指在上面划了几下,便高高抛起,念道:「天蓬天蓬,万神之宗。威严大道,游行太空。坐南斗内,立北斗中。紫微大帅,天皇赐功!起!」声响一过,道符已经落地,地下隐隐传来躁动声。
     
          月蝉知道邵元鹤使出了道法,而且是土系道法,便迅速后退,突然感觉到地下似乎有东西朝自己追来,月蝉便轻盈跃起。与此同时,地面不带任何声响的爆裂开,泥巴飞溅四周,一双泥手似风般破土抓向月蝉!
     
          月蝉将身子定格上方,用力甩动蛇鞭卷住那双泥手,刚想用力,泥手却纷纷融化,变作烂泥落于地。
     
          「你又不是鸟,能一直停在空中吗?」邵元鹤得意道。
     
          「我觉得你要担心的人不是她,而是我。」幽灵般的黑衣美.妇不知何时出现在邵元鹤身后,一掌击中他的后背。
     
          「哇!」
     
          一声痛叫,邵元鹤扑倒在地。
     
          黑衣美妇忙跳起来,那双泥手就在她站过的地方破土,再晚一点恐怕她就要倒霉了。
     
          邵元鹤仗着有道法的保护倒也不害怕,只是一时大意,才让黑衣美.妇得逞。站起身,真气大乱的他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斗下去倒霉的人还是自己,现在必须做的是找地方调息。见来者是神蟒教的黑寡妇,邵元鹤也不多说话,抓起白幡,迅速朝村口撤退。
     
          「不追了吗?」月蝉问道。
     
          「他的道法也差不到哪里去,若有婬兽相助,恐怕更难以对付。不追了,你还是进屋吧,姑姑要走了。」说完,黑衣美妇凌空而起,消失在夜幕之中。
     
          一直透过门缝观察这场战斗的夏瑶,终于知道这魔女为什么要装可怜,原来是冲着那颗蛋来的。能让上清宫和神蟒教同时插手,看来那的确是神雕的蛋!
     
          知道因由的夏瑶,连忙轻步走回房内。
     
          「你和三娘到底是什么关系!」脓疮男怒吼道,好似深山野兽。
     
          如果自己说是武三娘现在的男人,这个武三通绝对会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杀死,更可能割掉自己的大鸡鸡,所以杨追悔只好假惺惺道:「当年你把武三娘埋了,我无意间把她挖了出来,没想到她还没有死,为了报恩她就一直照顾我,直到现在。」
     
          「还没有死?」武三通松开手,像疯子般在那里蹦来跳去的,时而哭泣,时而大笑,比起疯癫的欧阳锋,那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良久,他才开口说道:「那她现在在哪里?」
     
          「一个你永远不能踏足的地方。」杨追悔冷冷道。
     
          「我……我想见她!」武三通歇斯底里道。
     
          「你伤害了她,将她活生生的埋入土中,之后又抛弃两个儿子,让他们变得比龟孙子还龟孙子,你还有脸去见她吗?瞧你现在的德性,一出门绝对吓死很多小朋友。」
     
          「我……我怎么了?」武三通抓着自己的脸,人摇得比喝醉酒还恐怖,怪叫一声,双膝跪地,抱头痛哭,忽又抬起头,盯着眼前的杨追悔,道:「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是杂种,啊!我就是杂种,我为什么要为了修炼武功而离开三娘?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不对,不是我的错,一切都应该怪那个该死的南海神尼!」
     
          杨追悔心里一惊,问道:「为何怪我师父,」
     
          「她……她是魔鬼!」武三通怪叫着,双眼变得浑浊不堪,一直积蓄在体内的真气瞬间冲破各大经脉,涌出体外。
     
          劈里啪啦一阵爆响,武三通身上所有的脓疮都爆裂开,银色血流如喷泉般射出,差点射到杨追悔身上。杨追悔看着身体迅速干瘪的武三通,忙跑过去,叫道:「关南海神尼什么事?」
     
          面部凹下去的武三通瞳孔涣散,看着杨追悔,小声道:「她,她其实是……唔……」身体剧烈颤抖数下,头一歪,撒手死去。
     
          「是什么?」杨追悔叫道,可惜回答他的只有呼啸的风声。
     
          「关我师父什么事?」杨追悔自问道。
     
          武三通,曾经的一代大侠,下场竟是如此的悲惨,杨追悔还有很多疑问需要他来解答,可惜已经无法查证了。看着那银色的血慢慢凝固,杨追悔终于明白他要银子干嘛了,他把银子都吃下去了!转身走进厅内,借着月光,杨追悔看到满地堆积着的金银珠宝。
     
          懒得多待,杨追悔走了出去。此时,武三通的尸体已经变成银白色。
     
          「做一回好人吧!」说着,杨追悔脱下了长袍盖在武三通身上,一个生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杨追悔心情有点差,叹息两声便走了出去。
     
          回到老婆婆家中,杨追悔见诸女都已经入睡了,便自己找了一个干净的角落,合衣而眠。
     
          天还没亮,杨追悔便被屋外的吵闹声吵醒。一睁开眼,便看到老婆婆正捧着满满的一碗水走进来,心情十分的激动,见杨追悔躺在地上,老婆婆忙将碗放在木桌上,颤抖地走向杨追悔,一把握住他的手,感动得都快哭出来了,道:「你是俺们村的大恩人啊,真的是大恩人,村长说要见你啊。」
     
          「什么事?」杨追悔脑子还有点不清醒,站起身来,老婆婆殷勤地替他拍去身上的尘埃。
     
          老婆婆露出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那张脸似乎变年轻了几分,笑呵呵道:「今早有人说那坏人被杀死了,水也变干净了,俺还以为在做梦呢!大伙儿去,看到他身上盖着你的衣服,俺就知道是你杀死他了,你真是俺们村的救星,快和我去见村长吧。」
     
          杨追悔顿悟道:「不用客气,那是举手之劳,呵呵。」
     
          「难得做一件好事啊?」郭芙正从外面走进来。
     
          「难能可贵吧!」跟在郭芙后面的夏瑶淡淡一笑。
     
          「杨公子心肠本来就很好的!」小月马上为杨追悔辩解。
     
          「听说待会儿可以吃到美味的鱼,真是奇迹。单单这点,相公你确实做了好事。」施乐媚眼含笑,浅浅梨涡尤为可爱。
     
          「三娘和寒蝉呢?」见后面没人了,杨追悔便问道。知道昨晚死的是武三通,杨追悔倒有点担心武三娘会看到他的尸体。
     
          「杨公子,我在这呢!」依旧蒙着白纱的武三娘从房内走出,「我在照顾寒蝉,她的腿伤还未好,需要多加休息。」
     
          「嗯,很好。」
     
          用老婆婆碗里的水勉强擦了把脸,杨追悔一行人便在老婆婆引导下朝村长家走去,比起昨天的死气沉沉,今天这夕渔村的气氛好多了,让杨追悔感到悲哀的是,只能看到老人,清一色的老人,竟然看不到一个年轻人,看来就如老婆婆所言,有能力的人都离开了。
     
          走进村长家,杨追悔看到三个妇人在厨房忙碌着,正在为他们这几个英雄准备着早餐,看来会是一顿非常丰盛的早餐。
     
          「英雄哟!」戴着皮帽,年近七旬村长走向杨追悔,露出满口黑牙,抓着杨追悔的手,痛哭流涕道:「以后俺们夕渔村又可以恢复往日光辉了,你真是如来佛祖转世啊,我要让人为你立碑朝拜,以后俺们夕渔村逢年过节就烧香供奉你。」
     
          杨追悔干笑着,真不知道这村长是在夸奖他,还是在诅咒他早点挂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接下来,村长就和杨追悔述说这村子的光荣历史,将三皇五帝都牵扯进来了,听得杨追悔直打瞌睡,幸好菜肴也陆续上来了,红烧鲤鱼、爆炒螺丝、清蒸鱿鱼、清蒸龙虾、海蛎清汤……
     
          看着满桌的菜,口水流满桌的当属人鱼姐妹,谁教她们最爱吃鱼呢!
     
          杨追悔夹起一块白嫩嫩的鱼肉放进嘴里,缓缓吞下,那种爽滑感是他从未体会过的,「真是大厨水准!」杨追悔赞美道。
     
          「呵呵,那就多吃点。」村长笑道。
     
          这时,杨追悔看到门外黑压压的一片,大伙儿都像难民一般看着桌上的菜,杨追悔便问道:「他们在哪里干什么?」
     
          「没什么,不用理他们,他们是被这香味吸引了,太久没这样子了。」
     
          「这哪成,这样子我都吃不下了。」杨追悔自作主张地扭头,招呼道:「谁饿了,想吃就进来吃一点吧!」
     
          话音刚落,一群人就涌了进来,杨追悔还没反应过来,桌上就剩下几个还在旋转的馁子,菜全部被他们抓光了。
     
          筷子停留在半空的杨追悔嘴歪向一边,嘀咕道:「真是神速啊,看来饥饿能开发人的潜在能力。」
     
          「还好我吃饱了!」施乐吐出两根鱼刺,非常满足地说着。
     
          村长见此情景,只得让人再去弄点小菜,让杨追悔众人吃饱一点。知道他们要渡江,村长便让水性最好的渔夫替他们掌舵,几个村民将他们马车上的行李搬到了最大的渔船上,在三十多名村民的目送下,他们终于踏上了渡江的征程,那颗很有人性的金蛋也跟着在船体上方旋转着。
     
          「到对岸要多久?」杨追悔问道。
     
          掌舵的老伯伯摘下斗笠,眺望着对岸,道:「最快也要半个时辰,早上风平浪静的还好一点,若是日落时分渡江呀,那不花上一个时辰才有鬼,而且这水域变化多端,这几年下来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翻船喂鱼了。这三年来水都是黑色的,现在真的变得好干净,你是我们村子的救命恩人!」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