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六十七话 需要水

第六十七话 需要水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六十七话需要水
     
          杨追悔都有点无语了,这种赚钱方式真的是超级暴利,而且不用什么本钱!
     
          良久,杨追悔才问道:「那你们就组织人去更远的地方取水啊,总比将白花花的银子扔给他要来的好。」
     
          「没用啊,一拿到夕渔村就变成黑水了。」老婆婆叹气道。
     
          「那就想办法把那男人赶走!」施乐叫道。
     
          「没用的,这些年我们什么没方法都试过了,刚刚开始是组织了十几个壮丁去和他理论,结果没有一个人出来,还有人说看到了他们的阴魂,后来还请了道士来,但那道士还没进去就说里面有煞气,拍拍屁股就跑了。」
     
          看着老婆婆那张蜡黄的脸,杨追悔根本不敢想像人如果离开了水会是什么情形,那种极不人道的悲哀让他一点食欲都没了。
     
          「这些年,大部分有手有脚的人都离开夕渔村了,剩下的都是老弱孤残,有些人渴得不行就去喝黑水,那就等于自杀啊!尸体在江中飘着,被那些黑鱼啄着,别提多恶心了,哎,俺也是快进棺材的人,只希望临死前能再喝一口甜甜的水。」
     
          杨追悔握着老婆婆的手,坚定道:「老婆婆,不只是一口,我会带一大桶的水给你喝!」
     
          「那大浪费了,还是别去买了。」老婆婆摇头道。
     
          「这一切就交给我了,老婆婆,你不用太担心,呵呵,我肚子饿,我就不客气了喔!」说完,杨追悔抓起一根油条,津津有味地吃着,知道这食物来之不易,杨追悔就更觉得鲜美无比。
     
          「老婆婆,没有水,这馒头和油条又怎么做出来呢?」细心的夏瑶问道。
     
          「每天村长都会挨家挨户送一点,听说买那水的银两都是村长那在青楼卖身的女儿换来的,真是太可怜了。」
     
          「明白了。」夏瑶嚼着馒头,缓缓吞下。肚子是有点饱了,可她觉得非常的气愤,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吃完饭,杨追悔便和老婆婆一起整理床铺,这房子虽小,却有三个房间,勉强还是可以睡得F。整理完,杨追悔便让诸女好好休息,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夏瑶便喊住了杨追悔,道:「你一个人不行的,我跟你去。」
     
          「我要去嘘嘘,我有手,可以把它抓出来的。」
     
          「去死!」夏瑶骂道,转身就将门用力关上。
     
          看着那扇年久失修的木门,杨追悔嘀咕道:「明知有危险,怎么可能让你去冒险呢?男人是可以顶起一片天地的,你就等着我顶进你身体吧!」婬笑了一声,杨追悔便朝前方走去。
     
          杨追悔一离开,潜藏暗处的部元鹤(天机子)便伺机行动,盯着不停旋转着的金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看来他不得到这颗金蛋,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根据老婆婆指示,杨追悔很快找到了那个大宅院,规模比杨追悔想像中的还要大,竟然和将军府一般大小,只是少了紧挨着的民宅。这大宅院和那些民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犹如皇宫和草屋的对比一般,看得杨追悔、上生闷气。
     
          走至大宅前,金色牌匾书「武府」一一字。
     
          「武府?」杨追悔皱起字眉,似乎非常不喜欢这个姓,抬手正欲敲门,门却自己打开,发出一串冗长声响后,门已经完全打开,院内阴森森的,阵阵冷风袭来,杨追悔连续打了好几个咚嗦。
     
          走进去,紧闭的屋内便传来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你要买什么?」
     
          「水。」杨追悔答道。
     
          「你不带桶,拿什么装水?」
     
          「呵呵,那你能不能额外蹭送我一个桶呢?越大越好!」杨追悔调笑道。
     
          「可以,不过要再加一两白银,合起来是四两白银。」
     
          「没问题,请问……我该去哪里拿桶提水呢?」杨追悔已经走进了院子,正望着眼前那排紧闭着的朱木纸窗。
     
          「你把银两放在井边,我自己会去拿。那里有桶,你自己随便挑,但如果你未放好银两,你的身体和灵魂都将永远留在这里。」
     
          听到神秘人的恐吓,杨追悔收敛笑容,道士说这里有煞气,杨追悔更觉得这里有戾气,那男人说话的声音非常的浑厚,每个音调甚至都混着内功,看来绝对是个世外高手!堂堂的世外高手却在这里欺凌渔民,杨追悔觉得他完全不配做一个男人!
     
          「请问水井在哪边?」杨追悔问道。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只要是夕渔村的人都知道,你却不知道,而且你还会武功,与这小渔村格格不入。你若要活命,现在就滚!若不滚,就准备受死吧!」
     
          「呵呵,格格不入的人是你不是我,你在这里一天,就有人会因为你的贪念而死去,所以要离开这的人是你不是我,喔不……」杨追悔露出有点邪恶的笑容,一字一顿道,「应……该……是……死!」
     
          杨追悔这是在虚张声势,绝对是!明明只有内功,根本没有外功,打起来除了变成肉盾还能干什么?他现在也只是修炼了婬龙九式的第一和第二式罢了。
     
          「我不管你什么来头,趁我现在心情还不错赶紧滚,要不然……」
     
          哐!
     
          纸窗被无形的力量撞开,碰撞在一块又弹开,如此重复着,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声音。
     
          看着黑漆漆的厅内,杨追悔没有看到那个神秘人,只是意识到对方的内力不是一般的深厚,看来自己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可要临阵退缩,他又觉得非常的不爽,这就像当初自己经营店遇上打劫,自己表现出的软弱差不多。
     
          杨追悔干笑一声,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子,我只知道不能鱼肉百姓这个道理,而你的行为举止实在太过于卑劣。如果你是男人,你就不应该以压迫无辜的老百姓为乐,这是最基本的,如今他们都快被你榨干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让整个夕渔村变成无人烟之地你才肯罢休吗?」
     
          「不要和我讲大道理!」纸窗拍击得更加厉害了,那声怒吼卷起百丈尘烟,让杨追悔难以睁开眼睛。
     
          这时,一道黑影从厅内飞出,以极快的速度袭向杨追悔。
     
          杨追悔知道避不开,忙运起内力,一掌击向黑影。
     
          啪!
     
          两只手击在一块,杨追悔觉得胸口一阵绞痛,整个人被震开,后退数步才停下,地上滑出一条半指深的痕迹。
     
          杨追悔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只能用奇丑无比来形容。满脸脓疮,嘴巴、鼻子和眼睛似乎都被脓疮覆盖了,简直就和被人暴打一顿的感觉差不多。头发披散,活像个疯子,再看他那身金色长袍,手里的护套,杨追悔不禁摇头,道:「我似乎看到了你的过去,你应该也是一个江湖中人吧?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真令人费解。」
     
          脓疮男浑身颤抖着,脸上每一个脓疮都随着愤怒的表情而相互挤压着,他也不多说话,又成一道黑影攻向杨追悔。由于距离太近,对方轻功路数又好生怪异,杨追悔这个激起人家怒气的倒霉蛋只得挨上一记重拳了。
     
          闷哼一声,杨追悔整个人飞了出去,像煎烧饼一般砸在土墙上,又滑落在地。但他却没有感觉到多大的痛苦,深厚的内力造就了他变成肉盾的良好基础。等到了若仙岛,习得凌霄派上乘武功,看谁还敢和自己斗!
     
          抱持着这种想法,杨追悔已经站了起来,干咳数声,擦了擦嘴角,本以为流血了,没想到擦去的却只是一些口水。
     
          「把身上的银两都留下,我就放你走。」脓疮男伸手道。
     
          「没银两怎么泡妞呢?」杨追悔拍了拍,道:「我还指望谁给我点银两,好让我顺利到达潮州呢!」
     
          「那我只能自己来取了!」脓疮男又使出了轻功,再次袭向杨追悔。
     
          脓疮男头稍微一歪,双手插进土墙内,顺势往杨追悔脖子勾去。杨追悔连忙抓住他的手,阴冷一笑,一记撩阴腿准确无误地击中脓疮男的要害之处。
     
          「啊!」惨叫一声,脓疮男蹲在了地上。
     
          拍了拍手,看着蹲地颤抖着的脓疮男,杨追悔笑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做为男人,当然是那里最脆弱了,很爽吧?是不是比射的感觉还爽上几万倍?」
     
          「啊!」脓疮男咆哮着,攻击速度变得更快,杨追悔只觉得喉咙一阵紧缩,几乎快断了气。
     
          扣住杨追悔脖子,脓疮男那张丑陋至极的脸几乎贴在杨追悔脸上。
     
          「你给了我杀死你的理由!」脓疮男正欲掐死杨追悔,却忽然愣住了,在杨追悔身上闻了闻,怪叫一声就退后,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像疯子般抓着脸上的脓疮,整张脸顿时被银色的血染满了,看上去非常的恶心。
     
          杨追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脓疮男闻一闻就变成这样子了,难道自己身上有狐臭不成?管它有没有狐臭,至少命是保住了,看来杨追悔应该多踢他的几脚才对。
     
          「不要,不要,不要,啊!」脓疮男仰天长啸着,真气外泄,上衣迸裂,露出一身黑色的皮肤,不是古铜黑,而是如墨般的黑色。他直盯着杨追悔,脸上除了恐惧还是恐惧,皮包骨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一步步走向杨追悔。
     
          脓疮男胸口起伏着,叫道:「你和三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三娘?」杨追悔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想起娴熟端庄的武三娘,杨追悔似乎又燃起恋分,却被脓疮男那张丑陋又愤怒无比的脸熄灭了。
     
          「告诉我!」脓疮男抓着杨追悔衣领,非常的愤怒,却没有动杀机。
     
          想起门外「武府」二字,杨追悔惊叫道:「难道你就是武三通?」
     
          邵元鹤见周围一直没有动静,便打算用道符盗走金蛋。正当他悄无声息地接近金蛋时,他刚刚落脚之地却被蛇鞭击中,显出一道半指深的凹痕,此时,蒙着脸的蓝衣少女月蝉缓缓落地,丹凤眼盯着邵元鹤。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