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六十六话 携美同行

第六十六话 携美同行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六十六话携美同行
     
          闻到月蝉传来的清香,杨追悔便吻住伤口,开始吸着。
     
          月蝉像被电击了般,一种好像渗透身体的麻痒让她忍不住哼出声,感觉到杨追悔那条灵活的舌头在伤口附近舔着,月蝉有些不知所措,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她完全不知道被人吸伤口会是这种感觉。
     
          吸出一口黑血,杨追悔便将之吐到一边,如此重复着。
     
          一会儿后,见流出的血已是鲜红色,杨追悔稍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月蝉安的什么心,这点举手之劳杨追悔还是愿意做的。
     
          撕下白袍一角,细心地替月女蝉包扎好伤口,杨追悔便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叫寒蝉,我家人都被倭寇杀死了,我一人逃到了这里,又被毒蛇所咬,还以为死定了,所幸能遇上公子。公子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寒蝉现在也没地方去了,能否跟着公子?」月蝉眨着那双大眼睛,装得无比的清纯可爱。
     
          面对这个说谎的,杨追悔倒是有点顾虑,这月蝉武功了得,应该不会想对自己下手。若是真要下手,她直接硬来就好,根本没必要装神弄鬼,那就说明她是另有目的,也许是冲着金蛋来的。
     
          杨追悔的猜测完全正确。他笑了笑,道:「我与我的几位挚友要赶往潮州,你若不怕旅途劳累,可以跟着我。」
     
          比起她的劳累,杨追悔也许更应该考虑可怜马儿的承载能力。
     
          「那谢谢公子了。」月蝉伸出柔芙般的手,微红着脸:「麻烦公子拉我起来。」
     
          握着月蝉的手,柔若无骨,又纤细,触手十分舒服,让杨追悔都不愿意松开了。
     
          将她拉起来,知道她绝对要说自己连路都走不了,杨追悔干脆弯下腰,道:「姑娘行走不便,我背你吧!」
     
          「这怎么行,男女授受不亲的!」月蝉呢喃道,如果是熟悉月蝉泼辣性格的人看到她此时的言行举止,估计会将好几天前吃下的食物都吐了出来。
     
          在杨追悔一再要求下,月蝉有点扭捏地爬到杨追悔背上,一直很自由的胸受到他脊背的压迫,月蝉都觉得自己是在干很无耻的事,难道为了神雕的蛋就要出卖色相吗?随着杨追悔的步伐,月蝉的胸在他脊背上上下下蹭着,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觉得体温瞬间升高了,只得埋首杨追悔肩丘,享受着这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感觉。
     
          杨追悔则是用两只魔手去感觉月蝉雪臀的弹性,这时候哪里还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反正月蝉是自己送上门的,不摸白不摸,只是杨追悔还不敢胡来,就怕被这神蟒教教主之女反咬一口。
     
          背着月蝉走出去,郭芙和武三娘已经回到原地,杨追悔想要戏弄郭芙的计划泡汤了。
     
          见杨追悔不知从哪里搞来这一纯情姑娘,在场的五人都呆住了,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
     
          月蝉盯着金蛋,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
     
          「怎么回事?」说话从来不经大脑思考的郭芙叫道,「你不是去嘘嘘吗?怎么带了一个大活人出来了?」
     
          武三娘眼力很好,一眼就看到这姑娘的月腿受伤了,便问道:「她怎么了?」
     
          「被蛇咬了,不碍事。」杨追悔笑道。
     
          夏瑶有点不可思议地盯着月蝉,她明明就是神蟒教的人,武功了得,怎么可能会受伤?刚要质问,杨追悔已经先开口了,「少枫,麻烦把寒蝉姑娘扶进车内休息,她爹娘都死了,需和我们同行,记得要照顾好她。」
     
          夏瑶现在是丈二「尼姑」摸不着头脑,见杨追悔在眨眼睛,她只好装作认同了杨追悔的话,将月蝉扶进车内休息,之后就便向杨追悔问清楚事情的原委。杨追悔一一解释着,夏瑶也就差不多明白了。只是有点不放心让神蟒教的人同行,深怕中途发生意外,但又反驳不了杨追悔,只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杨追悔掀开帘子,问道:「寒蝉姑娘,这是烧饼和水,你将就着吃点,我们还要赶一下午的路呢!」
     
          「谢谢公子,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月蝉笑着接过烧饼和满壶的水,细嚼慢咽,非常的做作,看来她一点都不适合演戏。杨追悔就完全不一样了,要扮演什么角色都没问题,当然,如果是扮演被人鸡奸的角色,那他宁愿直接勒脖子自杀。
     
          「杨追悔,你叫我追悔就成。」杨追悔看了一眼月蝉,嘱咐道:「若有什么不适,和我说一声,我会帮助你的。」笑了笑,杨追悔便放下了帘子。
     
          之后,杨追悔又对夏瑶交代了几句,不知道杨追悔葫芦里在卖什么药的夏瑶只得点头。
     
          休息一刻钟,杨追悔便让她们几个都上了马车,这次轮到杨追悔驾车了,他也该让夏瑶好好休息了,要不然累坏了可不好,毕竟她也是个极品女人嘛!那洗澡的模样超级的销魂,一想起,杨追悔口水都流出来了。
     
          (穿越好呀,美女多呀,恐龙少呀,完美呀,也变大了呀!)
     
          「驾!」
     
          吼声震天,骏马嘶吼一声便继续盲目地朝前方奔跑,车里六个女人,外加一个杨追悔,还要算上马车本身的重量,这匹马也够可怜的,谁叫杨追悔桃花运那么旺呢?
     
          当最后一抹残阳被无情的黑暗吞噬时,杨追悔他们勉强到达了目的地,一个远离世俗纷扰的渔家小镇,视线所及有十几户人家,都是清一色黑瓦土屋,家家都亮起了烛火。
     
          下了马车,一阵冷风袭来,杨追悔不觉打了个咚嗦,嘀咕道:「怎么有种不祥的预兆。」
     
          「挺好的!」施乐深吸一口气,舔了舔红唇,便从马车上跳下来,感叹道:「湿湿的感觉真好,还可以听到水声,鱼腥味也在往我鼻子里钻,我迫不及待想吃鱼了。」
     
          「姐姐,扶我一把!」小月伸出手,借着施乐的手跳到地面,表情和施乐差不多,看来这两条巨乳人鱼还是适合待在水边。
     
          「我不喜欢这种味道,很恶心。」郭芙皱眉道。
     
          夏瑶则将月蝉扶下车,她很郁闷,为什么她要答应杨追悔照顾这个来者不善的教主之女呢?
     
          连续敲了几户人家的门,都不见有人来开门,虽都有掌灯,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的杨追悔真想一掌劈开这些门。敲到第十二家的时候,门终于裂开了一条细缝,一张皱巴巴的脸探了出来,那双深深凹陷的眼珠子打量着杨追悔,沙哑着声音问道:「哈事啊?」
     
          「老婆婆,我们想找个地方借宿,方便吗?我们七个人。」
     
          「不嫌俺这脏,你们就进来。」老婆婆咳嗽几声,将木门完全拉开,驼背的她走路都有点不稳,一边敲着腰一边往回走,将油灯放在木桌上。看着他们陆陆续续进来,便问道:「你们几个应该还没有吃东西吧?」
     
          「我们赶了一个下午的路,都还没有吃呢!」杨追悔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老婆婆竖起食指一个一个地数过去,自言自语道:「七个,呵呵,等着,我去拿吃的给你们,饿坏了可不好。」
     
          老婆婆走进厨房,杨追悔就让她们六个围着木桌坐下,都在等着丰盛的晚餐。
     
          听到厨房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施乐咽下口水,手做祷告状,道:「那位好心的阿婆一定是在杀鱼,然后做出鲜嫩嫩的鱼肉给我们吃,喔,我都有点等……」话音刚落,坐在厨房正对面的施乐,心中的向往顿时消失,看着老婆婆端出来的馒头和油条,郁闷道:「这算什么啊?」
     
          「真是大餐啊!」郭芙也开始抱怨了。
     
          「有得吃就是福,知道吗?小雪!」武三娘谆谆教诲道。不知为什么,多日相处下来,武三娘都有点觉得自己是郭芙的娘亲了,所以教育她是非常必要的。
     
          老婆婆依旧笑容满面,将馒头和油条搁在桌上,道:「就这些了,你们吃慢点,没水喝的。」
     
          「这里不是渔乡吗?临近江边,怎么会没水呢?」杨追悔吃惊道。
     
          「俺们这儿的水很贵的,穷人们根本喝不起,海里的水就更不能喝了,都是黑色的,连鱼都不能吃,谁吃谁就死。刚刚听这位红衣姑娘所言,俺都不敢把这吃的拿出来了,真是上不了台面,几位将就着吃吧。呵呵,几位都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公子吧?如果吃不下,你们可以到前面去,那里有一家大宅院,里面有能吃的鱼,能喝的水。」
     
          看着骨瘦如柴的老婆婆,杨追悔便站起身,扶着她坐在凳子上,问道:「老婆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理论上不应该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唉,说来话长,是三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俺们夕渔村可以说夜不闭户,直到有天……」老婆婆开始讲述着三年前夕渔村的遭遇,省略一些冗长的废话,杨追悔大致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三年前,一满脸脓疮的男人来到了这里,请乡亲们帮他建造房子,给了非常丰厚的工钱,可是随着那间大宅院的竣工,整个夕渔村的命运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一夜之间,夕渔村方圆百里之内的水都变成了黑水,人喝人死,畜生喝畜生死,同时,那些夕渔村赖以维生的水产都变成了黑色,只有那男人家里有纯净的水和各种干净的水产,但需要花重金买,一两白银只能买到一斤重的鱼,还是最多骨头的那种,一桶水更是要花三两白银才能买到。只有一点还算人道,就是不管用多大的桶装都行,只是只允许一个人搬走,并且在出他家门前不能落地,否则要交双倍的钱。
     
          七人都听得迷迷糊糊的,杨追悔历史虽然学得不好,却也知道一两白银在杨追悔的世界值三百二十元,这鱼也太他妈贵了吧?还有那水,一桶竟然要接近一千元?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