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六十五话 娇弱少女

第六十五话 娇弱少女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六十五话娇弱少女
     
          「嘘,睡觉,别说话了。」怕被天机子听到的杨追悔小声道。
     
          夏瑶觉得今天的杨追悔非常的不正常,也懒得多想,瞌睡虫已经啃食了她的思想,张嘴打了个呵欠,便睡了。
     
          其实杨追悔还未前,天机子就已经离开了,反正时间还有很多,他就不相信自己没有机会再下手!
     
          「姑姑,这就是我娘要的神雕蛋吗?」站在屋顶上的月蝉问道,依旧是身蓝衣,月光洒在她身上,曲线分明,那对被包裹得十分严密的玉兔蕴含无限活力。
     
          站在她身边的黑衣美妇点了小点头,杏眼寒冷,道:「神雕乃神鸟,绝对不能让上清宫的人得到它。邵元节派来邵元鹤,却被那小子戏弄了一番,真是快哉。」
     
          「姑姑,那我们该什么时候行动?」月蝉问道,随着她的呼吸而微微颤抖着。
     
          「那小子色性极深,月蝉你若能牺牲一点色相,也许更容易得到孵出的神雕。」黑衣美妇看着这个刚满十八岁的教主之女,不知不觉间,她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却还残留着童女的稚气,又是玉器之女,谁能得到她呢?
     
          月蝉吐了吐舌头,道:「那种事应该姑姑你上,上次你不是迷死那头婬兽了吗?我不行,我还太嫩了。」
     
          「姑姑老了,他是不会看上眼的,月蝉长得如此标致,他绝对是对你毫无戒备的,而且姑姑还会暗中保护你,你不用担心。」
     
          月蝉显得有些为难,指着不远处的金蛋,问道:「我们现在把它拿走不就可以了吗?」
     
          「拿不走。若可以,邵元鹤早就拿走了,又怎么会使用道符呢?这神雕蛋非同一般的鸟蛋,它周围终日燃烧烈火,这烈火正是神雕孵化的绝对条件,熄灭了,这蛋也将死亡,所以刚刚邵元鹤只想用道符先抑制烈火,并不打算将火熄灭。」顿了顿,蓝衣美妇继续道:「就目前看来,这蛋已经认定那小子是它的主人,所以才会一直跟着他,但孵化时,神雕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才是它最终主人,所以月蝉你就做一次牺牲吧,等到神雕认定你是主人时就可以离开了。」
     
          「那如果我不小心了该怎么办?我会被我娘打死的!」月蝉叫道。
     
          「这也是测试你定力之时,从那火苗燃烧程度来看,应该还有三、四天,神雕就孵化了,你尽量早点混入他们之中,让他们失去防备,不过切不可动杀机,我们神蟒教暂时还不想和中原各派发生冲突,知道吗?」
     
          姑姑执意让她羊入虎口,月蝉只得苦着脸点头,望着悬空明月,嘀咕道:「如果他敢动我,我绝对会让他没了后代。」
     
          「能忍则忍吧。」黑衣美妇发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几根发丝还淘气地抚摸着她的面颊,那双露出幽光的瞳孔正注视着烈焰金蛋,瞳孔似乎被烈焰点燃了,正慢慢扩大,变得越来越深邃……
     
          一觉醒来,杨追悔便推开窗户,见金蛋完好无缺,他稍微放心了,不过还是很担心那妖道会再次出现。
     
          吃完早点,打点一番,确定马已经被喂饱后,一行六人便朝南门行去,想起北门那三个白痴,杨追悔不禁暗笑,自语道:「我现在就跑路,看你们怎么找我拿壮阳药!」
     
          出城倒是简单多了,护卫注意的是进城的人,所以不用多说什么,他们六个就出了城。这次负责驾车的是夏瑶,比起在马车里对着色胚杨追悔,她更喜欢独自一人,依旧那男儿身打扮,只是没有再贴着那张假脸皮,看上去就是个俊俏小生,超级的小白脸。当然,为防止被人认出,她的胸还是用白布裹紧,想起昨晚杨追悔对自己说过的一番话,夏瑶心里疑惑,难道下面不长毛就是因为没有喝男人射出来的东西吗?
     
          「好恶心!」夏瑶嘀咕了一声,猛地挥动马鞭,受到虐.待的可怜马儿朝前狂奔着,那颗烈焰金蛋也以同样的速度和轨迹跟随着马车。
     
          中途停留两次,一次因为郭芙要嘘嘘,第二次是因为车轮有些松,需要修理。
     
          接近晌午,马车便停了下来,杨追悔找了些嫩草给马吃,然后就和她们五个一起啃干粮。
     
          「我觉得我真不该出来的,简直就是活受罪。」过惯了大小姐生活的郭芙抱怨道。
     
          「就是知道你还欠缺历练,所以让我带你出来感受感受老百姓的疾苦。现在只是让你坐在车里颠簸,如果我让你套上绳套,负责拉车,你绝对累死!」杨追悔鄙夷道。
     
          郭芙看着手里那块咬掉一大半的烧饼,感慨道:「我突然想起了老叫花子做的叫化鸡,香极了,我真该和他在一块的,那样我就不愁吃不到好吃的了。」
     
          想起叫化鸡,杨追悔便想起那次郭芙带着武敦儒、武修文想抢走自己叫化鸡的情形,想到此,杨追悔又想好好戏弄郭芙一番,要不怎么解心头之恨呢?干咳一声,杨追悔便问道:「芙儿妹妹,你现在要去嘘嘘吗?」
     
          「别叫得那么恶心,我有名字的。」
     
          「芙儿妹妹。」
     
          郭芙垂着脑袋,苦着脸道:「你这样子叫,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还是连我姓氏都叫出来吧!要不然我真的不习惯。」
     
          「没事,以后你一定会习惯的,」笑了笑,杨追悔又问道,「要去嘘嘘吗?」
     
          郭芙还是个姑娘家,杨追悔如此直白地问,郭芙有点不好意思,只得摇头。
     
          「我们预计要傍晚才能赶到长江边上,若赶不到,晚上便要在荒郊野外露宿了。据我所知,前面这段路很多山贼,如果你现在不去嘘嘘,待会儿更不可能去了,你觉得你自己有能力一直惩到日落吗?如果出了意外,可能天黑还到不了目的地,就要一直赶路了。」杨追悔正经道。
     
          被杨追悔这么一吓,郭芙似乎有点儿想嘘嘘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看了看身边的武三娘,郭芙问道:「叶姨,你能不能陪我到那边去?」
     
          武三娘见杨追悔眼神有些怪异,就知他在打什么歪主意,怕郭芙受到伤害,武三娘这个心肠超好的女人便道:「嗯,走吧。」
     
          「给你!」郭芙马上把剩下的烧饼塞到杨追悔手里,开心地跟在武三娘身后,还拉着她的手,看来郭芙的恋母情结还是很重。
     
          她们走开后,施乐问道:「你想做什么坏事就赶紧去做,要不等她们回来你就没有机会了。」
     
          「呵呵,看来你还是很了解我嘛!」望着前方那片齐身高的草原,杨追悔一直注意着两女走向,见草丛不动了,杨追悔就知道郭芙已经准备嘘嘘了。
     
          「你还是那么的无可救药。」坐在马车上的夏瑶半眯着眼,已有困意。
     
          「这叫增加旅行的趣味,你是体会不到的。」说完,杨追悔已经走进草丛,沿着两女所走的路线,轻脚慢步,连呼吸都十分的小心,脑子里还在计算着自己与郭芙之间的距离。
     
          走了二十多步,听到左前方传来声响,杨追悔愣住了,这里距离郭芙嘘嘘的地方应该还有些距离,难道她已经嘘嘘完毕了?仔细一听,却是一女子略带痛苦的呻.吟声,正在嘤嘤哭泣。
     
          拨开挡住视线的杂草,杨追悔完全愣住了,其他的方先不看,单单那张脸就知道此人是上次拿蛇鞭斗婬兽的月蝉!她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杨追悔问道。
     
          月蝉此刻动作极为勾魂,身穿淡蓝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把绝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及腰的长发因被风吹而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的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淡蓝的丝带,轻轻绑住一缕头发,垂于右肩。颈上戴着一条蛇眼水晶,微微发光,衬得皮肤如雪,如天仙下凡般。手如柔芙,肤如凝脂,领如蟾跻,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腰若束素,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目光中纯洁似水。不对!她是在流泪!
     
          月蝉嘤咛而泣,呜咽道:「小女子被毒蛇咬伤,脚已麻痹,恐怕命不久矣。」
     
          「这么可怜?」杨追悔惊诧道,想起月蝉是神蟒教的人,崇拜蟒蛇,又怎么可能会被毒蛇咬伤呢?就算咬伤了,那绝对也有解毒办法,再退一步来讲,月蝉都敢与婬兽搏斗,又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柔弱的一面呢?综上所述,月蝉绝对有阴谋!管他阴谋阳谋,杨追悔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再说。
     
          走过去,杨追悔便问道:「哪里被咬伤了?」
     
          「下……下面……」月蝉轻声道,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助,可心里却在咒骂姑姑,要杀要打的她都乐意,可为什么要她装弱女子呢?试问神蟒教上下有几个弱女子?
     
          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骗到了杨追悔,可惜她不知道杨追悔在京师就见过她两次了。
     
          千丈之堤,溃于蚁穴,道理非常的简单。
     
          杨追悔蹲在地上,看着月蝉的三寸金莲,见裙角沾有几丝血迹,杨追悔便将她的裙角慢慢往上拉,看到她那嫩藕一般的小腿上有两个小牙印,黑血正慢慢冒出。
     
          杨追悔故装着急,问道:「这可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月蝉还在装傻。
     
          料想这绝对不会致命,杨追悔便装得大义凛然,手在其小腿上轻轻抚.摸着,感觉到那层细滑,杨追悔不禁怀疑这女子是不是白蛇转世的,思考间,他已经俯。
     
          「公子,不能吸那里。」月蝉呻吟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吸?我只是闻一闻,看气味如何。」
     
          听到这话,月蝉像被浇了凉水,非常的郁闷,咬牙切齿,还要装得很可怜。那伤口确实为毒蛇所咬,但刚刚月蝉已经涂上了解药,只要让黑血全部排出来即可,若用嘴巴吸,也只是加快复原的速度而已。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