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六十三话 我可以上吗

第六十三话 我可以上吗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六十三话让我
     
          「好东西!」杨追悔猛地点头。
     
          「什么好东西?」护卫围着杨追悔。
     
          「西域特产,名日悬天性蛋,这蛋一次要煮上四十九天,已经四十七天了,等熟了给几位吃上一口,功效非常的好。」杨追悔压低声音,道:「只要吃那么一点点,你们和老婆干一次至少两个时辰以上!」
     
          「这么神?」一个护卫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杨追悔指了指坐在车上的五会女,小声道:「知道她们为什么跟着我吗?就是因为我金枪不倒,每天晚上都要和她们干上几次,她们才肯睡觉。」
     
          「大哥你真是神啊。」
     
          「后天给我们兄弟几个尝一点吧。」
     
          杨追悔点了点头,道:「我大后天出城,你们后天来找我吧,我会去安庆最大的客栈落脚,现在天色不早,我还要去置办很多东西,就先和五位官大爷告辞了,呵呵。」
     
          「好的,大哥,后天我们去百鸣客栈找你,请吧。」
     
          赶车进城,马车上的金蛋引起了大伙儿的注意,杨追悔本想低调的,却被一个蛋搞得低调不了,十分的郁闷。问清楚百鸣客栈在哪个方位后,杨追悔特意选择了一个离百鸣客栈一里多的另一个小客栈,还是在巷子里的,就怕那五个想持久的蠢货会找上门。
     
          将马车交给店小二,杨追悔看着那颗金蛋,抱拳道:「你是想跟我进去,还是想留在这里过夜?如果你想跟我进去,你就跟我进去。」杨追悔作势走进去,金蛋依旧停留在马车上方,动都不动,活像一颗燃烧着的火球。
     
          「不管你了。」杨追悔甩了甩袖子就走了进去,他不怕这烫手芋头会失踪,反正没有人敢取走的。
     
          银两不多,杨追悔只要了三间上房,就怕还没到潮州,他们就要行乞。
     
          吃着晚饭,郭芙好奇道:「那什么阿皮革是什么意思?」
     
          「你是指You——are——a——pig吗?」杨追悔问道。
     
          「嗯,嗯。」郭芙猛地点头,好像好学的学生般。
     
          「很简单,就是……」杨追悔装得很认真,沉吟片刻,道:「你是猪。」
     
          郭芙脸马上就红了,怒道:「你才是猪呢!」
     
          「那句话就是这意思,我并没有在骂你,我只是翻译那句子的意思罢了,看你这生气的模样,莫非你真的是猪不成?」杨追悔嬉笑道。
     
          「我不是!」
     
          「那你刚刚为什么那么生气?」
     
          「因为你在骂我。」
     
          「我哪有骂你,我只是说那句子的意思而已。」
     
          「你就是在骂我!」
     
          「如果你承认你是猪,我就承认我是在骂你!」
     
          「我不是猪!」
     
          「那我就不是在骂你,我是在解释给你听!」
     
          「你强词夺理!」
     
          「那你承认你是猪啊!」杨追悔鄙夷道。
     
          「本小姐不和色魔一般见识,本小姐吃饱了!」郭芙长发一甩,险些挥到杨追悔脸上,气哼哼地跑向二楼,钻进了房间里。
     
          武三娘见郭芙才吃了几口饭,担忧道:「你就不能谦让芙儿吗?那以后怎么做武林盟……」看了夏瑶一眼,武三娘便不再说什么了。
     
          杨追悔夹了些菜到郭芙碗里,道:「麻烦三娘待会儿将饭菜拿上去给芙儿,她是女儿家,我确实应该谦让一点,要不然把她饿瘦了,绝对被她爹娘怪罪的。」
     
          「嗯,这我就放心了,不过事后补救也不是办法,还是得让着她,懂吗?」武三娘又夹了一块猪肉到郭芙碗里。
     
          「我明白的。」杨追悔点了点头。
     
          晚饭后,杨追悔又出去看了一会儿金蛋,见它安静地飘浮在那儿,依旧猛烈燃烧着,杨追悔也没太关注,直接回房间休息。
     
          只有三间房,武三娘郭芙一间,巨乳姐妹一间,夏瑶一人一间,杨追悔就非常大胆地推开夏瑶房问,见她正在整理床铺,就很自然地关上了门。
     
          听到声响,夏瑶马上转身,见是杨追悔,脸色变得有点难看,问道:「你进来干什么?」杨追悔虽有保护过自己,却不能打消夏瑶的顾虑,昨晚差点被他破.处的黑色回忆更让夏瑶处处提防着杨追悔。
     
          杨追悔耸了耸肩膀,装出一脸的无辜,道:「没地方睡了,只能来你房间。」
     
          「我这里也没有你睡的地方,你还是问掌柜柴房能不能睡吧。」夏瑶冷冷道。
     
          杨追悔打了和呵欠,道:「我昨晚通宵,白天又睁眼一整天,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
     
          「和你讲同情心?」夏瑶哭笑不得,道:「如果你有同情心,你就不会对我做出那种事情了。」
     
          「那是因为你一直欺骗我,如果不是那样子,我也不会惩罚你的,明白吗?」
     
          「若我以女儿身示人,我根本不可能做徐大人的贴身护卫,更不可能替我爹报仇。」夏瑶道。
     
          「替你爹报仇?难道徐阶害死了你爹不成?」
     
          「才不是,是严嵩那狗贼!若不是严府守备森严,我早将他杀死了!」
     
          「原来严嵩也是你的仇人啊。」杨追悔苦笑着,道:「实不相瞒,严嵩也是我的仇人,我之所以跟在郭靖和黄蓉身边,其中一点就是希望他们有天能替我报仇,至于为什么南下,是因为我要去找一本武林秘笈,练成后绝对能杀死严嵩。」
     
          「什么秘笈?」夏瑶忙问道。
     
          (看来夏瑶也是单纯的小妮子,略施谎言就可以骗到她了!)
     
          「九阴真经,听过没?」杨追悔问道。
     
          夏瑶点了点头,道:「传说只要得到那本经书,就能变成武林第一,但我听说真经已经被你毁了,不是吗?」
     
          「我毁掉的是假的,真的已经被欧阳锋带到了琼州一带,为了武林苍生,更为了能找严嵩报仇,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拿到真经!」杨追悔握紧拳头,一脸的大无畏。
     
          「这样啊。」夏瑶的心似乎开始动摇了,看了杨追悔一眼,见他那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南下,所以她打从心里认同了杨追悔的话语。
     
          思考片刻,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帮你吧,等你拿到真经,你要找严嵩报仇时顺便叫上我,可以吗?」
     
          「没问题,我会让你多刺他几剑的!」
     
          「那……」夏瑶目光有点闪烁,低着头,油心开口,心跳却不自觉地加快了,面生绯云,小声道:「那今晚你在这里睡吧。」
     
          「一起吗?」
     
          「你想得美!」夏瑶抬起头,脸都快红到了脖子,道:「最多被子给你,你爱躺在哪个角落睡都不关我的事,知道吗?」
     
          「不用被子了,我身强体壮的。」杨追悔伸了个懒腰,直接将铺在桌上的白布扯下,随意地铺在地上,躺了上去,仰望着夏瑶,道:「我就在这里睡,你也早点睡觉吧,先和你说晚安了。」
     
          「好的。」夏瑶并没有什么睡意,又不想到处走动,便放下了床帘,和衣躺在床上,侧身,看着已经闭眼的杨追悔,心里感觉非常奇怪,原本自己是打算赶杨追悔出去的,为什么又要将他留下呢?夏瑶深吸一口气,心已经飘向遥远的京师,只希望徐阶父女能平平安安,如果出事,她绝对过意不去。
     
          半个时辰后,夏瑶喊道:「杨过,你睡着了吗?」
     
          杨追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睡着了。
     
          夏瑶翻了个身,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半夜三更,夏瑶突然听到杨追悔在说话,她吓醒了,转身一看,杨追悔还躺在那儿,却一直在说话,细细一听,都是在说自己很冷,看样子是在说梦话。夏瑶也知道躺在地上不盖被子很容易着凉,便起身,抱着被子小心翼翼地盖在杨追悔身上,见他不再说胡话了,夏瑶才放心,可是自己躺在床上,少了被子的遮盖,她也觉得有点冷,翻来覆去睡不着。
     
          「被子怎么跑到我身上来了?」杨追悔忽然问道。
     
          「我怕你被冷死。」夏瑶直截了当道。
     
          「我皮糙肉厚的,怎么可能会被冷死。倒是你,又不是男的。」杨追悔抱起被子便将床帘掀开,看着夏瑶胸前两座小巧玲珑的山,似乎觉得有火在下.体燃烧着,但要成功骗到夏瑶,他又得装得很正经。替夏瑶盖好被子后,杨追悔又躺在了地上。
     
          片刻,夏瑶问道:「你确定你不会冷吗?」
     
          「我本来就不冷,你哪里看出我会冷了?」杨追悔笑了笑,继续道:「快点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
     
          「可我刚才明明听到你……」
     
          「什么?」
     
          「要不你上来睡吧,只要你别乱动我就行了,可以吗?」说出这话,夏瑶就有点后悔了,头刚歪向外边,杨追悔已经站在了床边,温柔地问道:「你确定肯让我吗?」
     
          「只要你别乱动我,可以吗?」夏瑶提出了要求。
     
          「当然可以,那我上来啰?」杨追悔此时的模样就像是大灰狼,而床上的夏瑶变成了可怜的小红帽,已经快被大灰狼吃掉了。
     
          「嗯。」夏瑶贴着墙壁,让出三分之二的床位给杨追悔。
     
          拉起被子,杨追悔就钻了进去,两人都未开口说话。
     
          一会儿后,杨追悔问道:「我能抱着你吗?要不然睡不着。」
     
          「好吧,你别胡来。」夏瑶背对着杨追悔,杨追悔则一只手从她脖子下伸过,充当她的枕头,另一只手搭在她细腰处,让她分外尴尬。
     
          「你说过不胡来的。」夏瑶咬牙道。
     
          「我怎么了?」杨追悔反问道。
     
          「没事!」夏瑶闷哼了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人却像被火点着了般,全身都在发热,根本睡不着。
     
          杨追悔搂紧了夏瑶,在她耳边呢喃道:「为什么那次你要叫我喝酒呢,你酒量明明很差的。」
     
          「因为……」夏瑶沉吟片刻,坦然道:「因为很早以前你是我的偶像,那次又识破仵作诡计,我只是想更了解你罢了,没有别的意思。」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