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六十二话 生产

第六十二话 生产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六十二话生产
     
          婬兽却一点也没有动心,快接近马车时,它便猛地一蹬。
     
          咚!
     
          起码两百斤的身躯砸在车顶上,正在熟睡的杨追悔被震醒,叫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的同类在上面。」施乐调侃道。
     
          「嗷!」婬兽嘶吼着,一爪伟就撕开车顶,血色双目怒视着杨追悔。
     
          夏瑶放下袍子,郁闷道:「难道我就一点女人魅力都没有吗?这都吸引不了它!」
     
          慌忙中的杨追悔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烧饼,顺手就扔上去,碰到婬兽鼻子,又砸了下来。
     
          「剑呢?剑呢?」杨追悔慌忙道。
     
          这时,夏瑶已经爬上了车顶,看着如此丑陋的婬兽,举剑就刺向它的屁股,恰好从插了进去。
     
          「嗷!」婬兽惨叫一声,转身挥爪,感觉到气刃袭来的夏瑶身子朝后仰,脚步不稳,惊叫了一声便倒向后方,却被杨追悔结结实实地抱住。有点野蛮地将夏瑶扔进车里,杨追悔笑道:「你一个女子还把婬兽爆菊了,看来实力不是一般的强。」
     
          听到婬兽吼叫声,杨追悔也不敢再调戏夏瑶了,看着婬兽在车顶的癫狂模样,杨追悔不怕自己会受到伤害,倒是担心车里的美娇娘们会受伤,便爬上去想斩断婬兽嘴巴里的。刚攀上去,婬兽已经站在上方,口水都流了出来,巨爪慢慢举起,舞下,将油灯都抓得粉碎,反应敏捷的杨追悔则翻身挂在另一边,一个上跃,杨追悔落在婬兽面前,巨爪袭来,杨追悔忙蹲在车顶上,看着婬兽胯.间。
     
          (操!这婬兽变态!下面竟然没有!)
     
          「嗷!」婬兽吼出声,俯身,双爪同时抓向杨追悔,屁.股则翘起来,加上那根还插在里的剑,看上去滑稽至极。
     
          杨追悔肩膀缩起,巨爪直接将木架抓断两根。
     
          夏瑶抬起头,叫道:「想办法让它把那东西伸出来啊,再把它剪掉。」
     
          「你就喜欢剪那东西啊?」杨追悔满不在乎地叫出声,「如果它要伸出来,早就伸出来了,它现在是要置我于死地,再奸杀你们!」见爪子又抓下来,杨追悔双手抓住婬兽脚踝,使出吃奶的力气,猛地一拽,婬兽身子一晃,加之车轮突然辗过石头,婬兽直接跌落在地,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来。
     
          见婬兽又爬起追了上来,杨追悔有点无奈了,叫道:「看来它比昨天那只聪明多了,至少不会把大鸡鸡暴露出来!」
     
          「它不露出来,我们根本没有胜算。」夏瑶道。
     
          「剑给我!」
     
          「在它屁股上。」夏瑶无奈道。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婬兽,杨追悔分析道:「它速度比马车还快,根本甩不开,又没办法让它停下来,想剪了它的大鸡鸡,它又不肯伸出来。」杨追悔忽地盯着夏瑶,问道:「你应该还记得黑寡妇那招吧?」
     
          「试过了,它不买帐。」
     
          杨追悔鄙夷地看着夏瑶,嘀咕道:「看来就算你把脸皮撕下来,婬兽也不会承认你是女人的,要不你把裤子都脱了,试一下。」
     
          「不要!」夏瑶气得双颊绯红,顿了顿,她反击道:「也许这只婬兽是母的,要不你把裤子脱了,看它会怎么样。」
     
          「我怕被它爆菊花,还是算了。」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婬兽,杨追悔火都快冒出来了,骂道:「这丑八怪!如果老子的鸡鸡有它大,我早就掏出来砸死它了!」
     
          「相公,你可以试一下。」毫不在意的施乐掩口而笑,小月则非常担忧地看着杨追悔,生怕他会出事。
     
          这时,杨追悔忽然想起许久未曾见面的神雕,也不知它还有没有跟着自己,不管如何,杨追悔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便含指吹着口哨。
     
          仰望着天空,蔚蓝无云,神雕的影子都找不到,看来杨追悔只能靠自己了,沮丧之际,杨追悔突然听到一声鸟鸣,忙望向西北方,神雕不知从哪里飞出来,正急速滑翔而下。再次鸣叫时,爪子已经抓向婬兽,寒光闪过,它的爪子陷入婬兽背部,朝前滑行着,在婬兽背部开出了一条血口后飞向前方,减速,转身,又攻向婬兽。
     
          「还是这只傻鸟好。」抓到神雕这跟救命稻草,杨追悔开心得不得了。
     
          「这是神雕吗?」初次看到神雕的夏瑶问道。
     
          「神雕,听过吗?」
     
          「神雕?这怎么可能会是神雕。」夏瑶轻蔑地笑着,继续道:「不是才一颗头吗?哪来的三颅?」
     
          杨追悔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细节,被夏瑶这么一问,杨追悔也疑惑了,不过它应该确实是神雕,要不然它怎么可能会引导自己去取苍云剑剑谱?要不是之前修练的内功都被南海神尼废了,杨追悔现在还在修练苍云剑法呢!
     
          神雕双喙一张,一爪子勾住婬兽下巴,直接将它下巴抓裂,黑血喷出,不过婬兽好像不知疼,仍旧张牙舞爪着。
     
          当神雕再次折返攻击婬兽时,婬兽猛地一蹬,直接跳了起来,在神雕还没来得及改变方向时,它已经抓住了神雕左腿,直接将它拽了下来。
     
          「傻鸟!」杨追悔叫出声,一个登云步便飞到车顶,从婬兽抽出寒剑,一剑刺穿婬兽的心脏,婬兽却一点事都没有,前肢已经抓住了神雕双翼。
     
          知道婬兽要杀死神雕,杨追悔变得有点惶恐,抽出寒剑,直接刺穿婬兽喉咙,黑血喷射着,婬兽却一点死的迹象都没有,还怒视着拍打双翼的神雕,慢慢往两边拉去。
     
          神雕惨叫了一声,周身绽放金色光芒,放射向四面八方,杨追悔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嗷!」婬兽咆哮着,身子定格在那里。
     
          只见一颗金蛋从神雕尾部滑出,飘浮着,同时,神雕周身燃起烈火,婬兽惨叫着想松开手,却怎么也松不开,就像被胶水黏着了般,随着婬兽的惨叫声,金光有减弱的趋势,杨追悔却还无法睁閞眼,只觉得一股股焦臭之气扑进鼻腔里,让他差点想吐,想睁眼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眼睛才开一条缝,就被迫闭上。
     
          一刻钟后,婬兽最后惨叫了一声,身子摇晃数下,跌在地上。
     
          「停下来!」杨追悔叫出声,武三娘忙勒住缰绳。
     
          车还未完全停下来,杨追悔就跳下了马车,发疯了般往回跑,当他看到神雕已经变成一团灰烬时,他惊愕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冷风吹过,灰烬直接被风带走,只留下那只已经七分熟的婬兽。
     
          「相公,这到底是什么?」施乐指着那颗还漂浮在马车之上的金蛋,它周围还有团团烈火环绕着。
     
          「我一定要变强!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杨追悔冷哼了声便转身折回,他要尽快离开这鬼地方才行,再来一只婬兽,又不肯伸出大鸡鸡的,估计他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跳到车顶,看着那颗金蛋,杨追悔就像看到了还未出生的神雕般,手伸过去,却被高温吓得收回了手,道:「三娘,继续前进吧,这蛋好像会跟着我们。」
     
          武三娘挥起马鞭,马车继续前进着,蛋也以同样的速度朝前飞,杨追悔则站在车顶观察着金蛋,似乎不明白神雕为什么会在自焚前还产下一颗蛋。
     
          尝试数次想抓下金蛋,都以失败告终,这温度起码有两百度,若真的抓住了金蛋,杨追悔可以很确定自己的手会被红烧的。
     
          一会儿后,天机子出现在婬兽尸体前,蹲地观察着婬兽背部的伤口以及这身焦臭皮甲,表情有点难看,嘀咕道:「看来老道又做错了件事,竟让神雕产下了蛋,再过不久神鸟神雕就要诞生了,若被师兄知道,绝对不会放过我的。可三只婬兽都死了,我该怎么办呢?」天机子目光有点深邃地望着前方,马车已经消失在他视线里。
     
          还未跑出潜龙渊时,杨追悔都不敢让马车停下来,午饭也在颠簸中度过,最基本的午休时间都没有,杨追悔就怕同样的事还会出现,所以打算出了潜龙渊再好好大睡一场。坐在车顶,看着金蛋,杨追悔十分的郁闷,这算哪门子蛋,摸都不能摸,还不知道到底熟了没有,更诡异的是它竟然会一直跟着马车,马车偏向哪边,金蛋也会偏向哪边,马车速度减慢或加快,金蛋飞行速度也会瞬问减慢或加快,似乎成为了马车的一部分,让杨追悔非常的困惑。
     
          快到日落时,他们终于出了潜龙渊,五女都松了口气,杨追悔却依旧不敢放松,直到看到安庆县时,杨追悔才稍微放心,却又有点着急。看着金蛋,又看了看城门下的五名守门护卫,杨追悔小声道:「如果你是傻鸟的孩子,你就下来吧,要不我们过不了的。」
     
          金蛋一点动静也没有。
     
          到达城门下时,天已泛黑,金蛋变得非常引人注目。
     
          「例行检查,请下来。」
     
          行礼方面倒是都没什么问题了,这时五名护卫都盯着那颗在黑夜里比夜明珠还明亮几分的金蛋,一人问道:「这是何物?」
     
          如果杨追悔说这是神雕产下的蛋,估计他们会认为自己是疯子,脑子快速转动,就走向前,道:「Hello!」
     
          「你说什么?」
     
          「You——are——a——pig!」杨追悔马上开始卖弄英语。
     
          「什么?」五个护卫都傻在那里了。
     
          杨追悔干咳数声,吹胡子瞪眼的,道:「我——来自——外层空间——知道吗?」
     
          听着杨追悔那故意装出的不标准汉语,五个护卫都像傻子一样看着他,其中一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着其它四个,道:「估计他们是从西域那边来的,听他声音就知道了。」
     
          「Yes!You——are——a——pig!」杨追悔拍了拍手。
     
          「你看他这么兴奋,那就没错了。」
     
          「可我们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啊,怎么办?」另一个问道。
     
          「我懂一点点你们的语言。」杨追悔继续发着超级标准的音调。
     
          「那还好,请问啊,你车上那是什么东西?」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