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五十八话 女儿身

第五十八话 女儿身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五十八话女儿身
     
          杨追悔看眼还未摘下猪皮面具的小曲,尴尬地笑着,问道:「翘嘴巴,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我觉得你和她挺配的,而且你和她成婚的话,以后就可以接替徐大人的位子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快点走吧。」夏少枫抱起小曲便往回走。
     
          杨追悔还有点恋恋不舍地站在那儿,长叹一声,朗诵道:「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啊!」感叹完毕,杨追悔只得回头了。
     
          一路上,杨追悔询问夏少枫这两人的来历,夏少枫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她们应该所属凤渊神蟒教,一支崇尚蛇蟒的异端教派,那黑衣美妇在江湖也很有名,被称为「黑寡妇」,至于是不是寡妇,这就无从考证了。至于蓝衣少女月蝉,应该就是神蟒教教主之女了。
     
          杨追悔从来没有听说过神雕关里还有这个教派,不过也难怪,风油精才写了五万字就不写了,故事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跑出很多新教派或者人物都是应该的,这些只能由他自己来探索了。
     
          夏少枫抱着小曲走进悦晴阁,将她放在了床上。
     
          「怎么样了?」徐悦晴忙问道,一脸焦急。
     
          「看来是被吓晕了,过会儿应该就会醒来了。」夏少枫笑出声。
     
          「那位公子呢?」徐悦晴忙问道。
     
          「已经回客栈了,以后再也不会有采花魔了。」夏少枫替小曲盖好被子,又将她的猪皮面具摘下,道:「你照顾小曲,我去见徐大人。」
     
          「夏瑶,别担负那么多,我怕你会崩溃的。」徐悦晴担忧道。
     
          夏瑶,前吏部尚书夏言之女,其父夏言被严嵩诬陷,因「结交近侍」罪名遭致满门抄斩,夏瑶被徐阶暗中救下,自此便跟随徐阶左右,女扮男装,化名夏少枫,一心想报灭门之仇!
     
          夏瑶吐出一口热气,淡淡一笑,道:「好久没人叫我那名字了,大小姐,放心吧,我很坚强,在没助徐大人铲除严嵩等奸臣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你还是不能忘记你爹的死吗?」
     
          「当然不能!连自己的同乡都痛下毒手,严嵩简直不是人!」夏瑶握紧拳头。
     
          徐悦晴看眼夏瑶胸,道:「我做了件肚兜给你,我这就拿给你。」
     
          「我不要那东西,它只会让我身分暴露,我先去找你爹爹了。」不等徐悦晴反应过来,夏瑶已经走了出去。
     
          「小瑶,你会累坏的。」徐悦晴吐出一口气,拿着热毛巾敷在小曲额头上。
     
          听着夏瑶述说,徐阶继续研墨,搁好大半截墨石,拿起毛笔沾了点墨汁,便在纸上挥笔书写。
     
          待夏瑶叙述完,徐阶才放下毛笔,笑了笑,道:「看来真是严嵩那老奸巨猾的在背后捣乱,还联合了邵元节这得宠道士,看来我明早要去找严嵩喝点酒了。」
     
          「徐大人,我们的行动难道有暴露吗?」夏瑶问道。
     
          「不可能的,小瑶,其实这事原委我都知道,严世潘想要迎娶小女,却不知道她容貌,威逼之下,就让邵元节放出那婬兽,逼我就范,还是小女聪明,晚上去见严世潘还戴着面具,呵呵,严世潘倒是被吓得不轻。」
     
          「然后严世潘就要杀死大小姐,没错吧。」
     
          「嗯,小曲戴着面具,婬兽误以为小曲就是小女,所以被婬兽抓走了。」顿了顿,徐阶继续道:「听你之言,我可以确定神蟒教和邵元节的上清宫势不两立,但又不好联合她们,神蟒教只收女子,又很少涉足武林和朝廷,老夫还猜不透她们来京师的原因。」
     
          「徐大人,小瑶认为这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不必如此在意。」
     
          「太多巧合就变成预谋了。」徐阶负手而立,推开窗,望着皎洁明月,淡淡道:「回头你和悦晴说声,让她别出门,我要放出她遭毒手的消息,要不然她还会成为严嵩父子威胁我的把柄。」
     
          「嗯,少枫明白,若没其它事,少枫先退下了。」
     
          「还有一件事。」徐阶从袖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夏瑶,道:「海瑞的外孙女和杨过同行,你保护好他们,再将这封信亲手交给海瑞,关系数条人命,切勿给任何人看,知道吗?」
     
          夏瑶虽接过信,却躬身道:「大人,我是你的贴身护卫,不能离开!」
     
          「呵呵,京师暂时还安全,只要郭靖夫妻能将独石城守住,他们真够辛苦的。好了,你回去收拾收拾行李,明早我会去送他们出城,你也跟他们走吧。」
     
          「我怕严嵩那狗贼加害于你!」
     
          「他还不知道我的想法,不可能加害于我的,呵呵,路上要小心点,别让人知道你是女儿身,知道吗?」
     
          「小瑶明白。」
     
          「小瑶,别老是将你家人的死挂在心里,这心结你一直解不开。」
     
          「等我拿严嵩父子的血祭我家人,心结自然迎刃而解,徐大人请勿挂心!」
     
          「嗯,这些年多亏了你,让我省了很多麻烦,南下就好好休息,这是命令,知道吗?」
     
          夏少枫点了点头,道:「小瑶明白,我先退下了。」
     
          「嗯。」
     
          和小月、施乐狂欢至凌晨,杨追悔才抱着她们入睡。
     
          睡到辰时,杨追悔就被武三娘叫醒,看着三人昨晚狂欢痕迹,武三娘细语道:「该起床了,吃了早点就该出发了。」
     
          杨追悔睁开眼,看到施乐那饱挺玉兔,忍不住咬了几口才爬起来。
     
          吃过早点,整理着行装,杨追悔一行六人已经下了楼。
     
          结帐时,老板娘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又不敢说出口,只得说了一些客套话,便和店小二送六人出门。车夫驾来马车,挥动皮鞭,骏马嘶吼了声就朝南门奔跑。
     
          到了城门下,徐阶夏瑶两人已经在那儿等候了。
     
          杨追悔探出脑袋,见是徐阶,就忙跳下马车,走上前打招呼,问道:「尚书大人这是要去哪里?」
     
          「呵呵,我来送你们一程,少枫要去一趟潮州,就和你们同行吧。」徐阶捋着长须道。
     
          杨追悔这下可笑不出来了,嘴巴都歪向一边,显得很无奈,却又马上露出笑意,道:「可以啊,刚好缺个放哨的。」
     
          「哼!」夏瑶冷哼了一声。
     
          「嗯,老夫还有事,先告辞了。」徐阶作揖后便离开。
     
          杨追悔打量着夏瑶,这次不仅仅带着剑,还背着包袱,看来是早有准备了,将他赶走也不好,又怕他在路上刁难自己,一个郭芙已经很难对付了,再让夏少枫凑一脚,自己岂不是要被他们搞死?
     
          「若不愿意,我自己去潮州!」夏瑶傲慢道。
     
          「翘嘴巴,你是放哨的,快点走马上任!」
     
          夏瑶慢悠悠地跨上骏马,鞭子一甩,骏马嘶鸣数声,就跑出了城门。
     
          杨追悔钻进车里,脸上的无奈还未消失,只得让车夫跟着夏瑶了。
     
          施乐掀开帘子,看着夏瑶,问道:「相公,那位风流惆傥的公子是谁?」
     
          「他是背影杀手,你相信不?」杨追悔嬉笑道。
     
          「什么意思?」施乐疑惑了。
     
          「就是你看着他的背影,你觉得他很风流倜傥,但一看他正面,却会连饭都吃不下,相信吗?」
     
          「可能吗?」郭芙直翻白眼,鄙夷道:「你是在嫉妒他比你帅吧?」
     
          「咳咳,我如果嫉妒他,我就是武大郎。」杨追悔探出脑袋,喊道:「翘嘴巴!」
     
          夏瑶有点恼怒地转过身,问道:「什么事?」
     
          看到夏瑶那肿得往上翘的上唇,施乐和郭芙都吓到了,纷纷收回目光。
     
          「一路平安。」杨追悔忙放下帘子。
     
          「这讨厌的家伙!」夏瑶骂了声。
     
          「怎么样?」杨追悔信心满满道:「我比他帅吧。」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和一女儿家比帅气。
     
          郭芙耸了耸肩膀,不发言语,施乐则一脸的呆滞,感叹道:「这位公子长得好有个性,若他脸上再加几道伤疤,也许会更迷人的。」
     
          杨追悔摸了摸脸颊,道:「我觉得你的审美观点绝对有问题。」
     
          一路上,他们都玩闹得很开心,杨追悔还老是拿夏瑶开玩笑,夏瑶除了鄙视杨追悔外也不能做什么反抗,在她心里,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去衡量杨追悔这男人,正经起来很强悍,无赖起来却让她有点忍受不了,难道她的偶像就这等人物吗?
     
          花费二十多天时间,一行人到了泸州古蔺县,期间换了好几匹马,还租过船,连夜赶路更让车夫身染疟疾,只得给他些银两,让他在一个小村庄休息。眼看银子已经花了三分之二,算起来却还有一半的路程,杨追悔不禁觉得他们有饿死的危险了。
     
          接下来一天多的行程都要在地势险要的潜龙渊度过,他们便在古蔺县集市上买些干粮以及必要的生活用品,施乐还吵着要洗澡,时问来不及,杨追悔只能让她先忍着了。
     
          置办完毕,他们就没在古蔺县留宿,继续赶路。
     
          夕阳西下,半轮已没,前方只有一条小路,左侧竖直高山,右边万丈悬崖,考虑到安全,杨追悔便让车夫在旁边停好车,今天只能露宿了。
     
          「为什么我们不在古蔺县住宿?」郭芙不满道。
     
          「前面是潜龙渊,绵延千里,稍有不慎就会落入悬崖,粉身碎骨,如果我们今天在古蔺县住下,明天晚上我们只能在潜龙渊某个地方住宿,如果碰上意外,想跑都跑不了,除非你轻功了得,能像大雁一样飞呀飞的,而在这儿露宿,明早赶路,没意外的话,还可以赶在明天日落前走出潜龙渊,懂吗?」杨追悔正经道。
     
          正在拾干柴的夏瑶多看了杨追悔几眼,二十多日相处下来,期间虽有听到杨追悔和小月、施乐交.媾发出的声音,夏瑶却知道杨追悔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只是色了点罢了,至少,他很关心自己的女人,只是动不动和自己吵嘴,这点让她有点难以忍受,不管如何,她只要再忍受二十多天,到了潮州,一切就结束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