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五十七话 黑衣美妇

第五十七话 黑衣美妇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五十七话黑衣美妇
     
          扶着小曲坐在床上,徐悦晴忙揉着小曲那有点发青的脸,道:「都怪我不好,不该这样吓那位公子的。」
     
          「谁叫他说小姐你长得难看啊,就算把小姐放在皇帝的后宫三千佳丽里,小姐也是最漂亮的!哟!真的有点疼了!」小曲苦着脸。
     
          「好啦,别说了,赶紧揉揉,要不肿起来真像猪了噢。」徐悦晴露出贝齿,笑得非常閞心,想到杨追悔那副糗样,徐悦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作为徐悦晴的贴身丫鬟,小曲很少看见小姐笑,便问道:「小姐难道看上他了?」
     
          「小丫头,别乱说!」徐悦啊晴敲了下小曲的脑袋。
     
          「哎哟,好疼噢,干嘛打人家啊。」小曲一脸的无辜,郁闷道:「刚刚被那位公子打了一拳,小曲脸都快烂了,小姐不怜香惜玉,还打小曲脑袋,小曲会变成傻子的。」
     
          「好啦,好啦,我出去看看那位公子,你好好休息吧。」说着,徐悦晴已经走出屋子。
     
          「这面具真好玩!」小曲抓起猪皮面具,捧腹大笑着,笑了两下,又觉得脸很疼,忙捂着脸轻声叫唤着,又将猪皮面具戴上,对着镜子做鬼脸。
     
          徐悦晴见杨追悔已经跑到了走廊另外一头,就加快脚步走过去,道:「公子,吓到你了,真不好意思,我家小姐就是那样子,见着帅哥就会变傻,请不要介意。」
     
          杨追悔早就被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再次见到如此美-丽动人的丫鬟,都快感动得流泪了。长得跟猪一样的大小姐给他的是入地狱般的感觉,这位丫鬟给他的却是上天堂的感觉,如果她就是徐阶的女儿,那该有多完美啊!心里这样呐喊着,杨追悔却不敢说出口,只是苦着脸道:「我刚刚跑出来,把吃的糕点都吐出来了,你家小姐真够吓人的,幸好我吃得不多。」
     
          「其实她只是一个丫头——」
     
          「呀!」悦晴阁突然传来小曲的惨叫声。
     
          「不好!」杨追悔叫出声,也不管那小姐是不是长得跟猪一样,抬腿就往悦晴阁跑去,与此同时,夏少枫和多名护卫也从后院各个角落赶了过来,夏少枫运起轻功,踏草而飞,稳当落于走廊处,一手就抓住杨追悔肩膀,叫道:「不许进去!」
     
          「你神经病啊!」杨追悔骂出声。
     
          「我进去看!」夏少枫强调道。
     
          杨追悔一手将他推閞,却觉得他的胸肌软呼呼的,懒得思考,趁夏少枫站不稳之际,杨追悔已经一脚踢开悦晴阁的大门,忙冲向幔帐内。
     
          「少枫,你没事吧。」跑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徐悦晴忙问道。
     
          「小姐,我没事,我还以为你在屋里,那里面的是小曲了?」
     
          「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徐悦晴点了点头。
     
          「你别进去,在外面等着,我去看看。」说着,夏少枫已经跑进屋内,「怎么样了?」
     
          望着空荡荡的床铺,杨追悔直接将幔帐掀开,道:「看来大小姐是被掳走了?」
     
          「大小姐?」夏少枫愣了下。
     
          杨追悔走至大开的竹窗前,望着似乎开始被月光抛弃的远方,眼睛忽然一亮,叫道:「在那边!」纵身一跃,人已经跳出窗户,正沿着屋檐往前追击,搞不懂状况的夏少枫也跳出了窗户,紧跟在杨追悔后面,却跟得有点吃力,见杨追悔步伐矫健,落瓦无声,夏少枫便知道他的内功修为委实深厚,看来他还是没能完全了解这个拈花惹草的偶像!
     
          徐悦晴站在窗户前,显得万分着急,喃喃道:「小曲,你可不能出事。」
     
          跑出十多里,杨追悔已经跑到了京师护墙前,也不管下方正在巡逻的士兵,纵身一跳,衣随风起,人已经飘向城外。
     
          「有刺客!放箭!」下方的护卫长暴喝道。
     
          「不许胡来!我是礼部尚书徐大人贴身护卫,正在追采花魔!」夏少枫喝出声,下方的士兵一知是夏少枫,纷纷将弓箭放下。
     
          落地,杨追悔气息有点乱,望着那道已经跑进森林的黑影,就加快了步伐。
     
          「等等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夏少枫喊出声。
     
          杨追悔没有理会夏少枫,暗暗加快了速度,他一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掳走徐家大小姐,但其身高六尺,好似黑熊,奔跑速度却敏捷如虎豹,而且轻功了得,结合这三点,杨追悔已经可以确定自己遇上了很难对付的对手,可他从来不服输,不管对象是谁!
     
          沿着坑洼山路一直往上跑,杨追悔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刹住脚步,杨追悔直接跳起,落于树干上,正静静观察着前方,面色严峻,听到后方有声响,知是夏少枫,就跳到了地面,扶住跑得快断气的夏少枫。
     
          「怎么样了?」夏少枫喘息道,面颊涨得通红,更像娘们了。
     
          「已经跟丢了,这森林面积太大,很容易迷路,更容易被袭击,估计大小姐是回不来了,不知徐大人要哭多久了。」
     
          徐悦晴明明好端端的在府里,杨追悔却老是说被抓走的是大小姐,这让夏少枫非常的困惑,却也懒得和杨追悔辩解,反正在他眼里,任何人的生命都同样的重要。
     
          他推开杨追悔的手往前走,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会放弃的。」
     
          「好吧。」杨追悔拗不过夏少枫,只得和他并肩而行。
     
          阴风时不时从四面八方吹来,鸟兽声音混杂其中,杨追悔老是觉得采花魔就在附近,让他非常的郁问。
     
          (早知道就不趟这浑水了!)
     
          走了一刻钟,杨追悔忽然停住了脚步,屏气凝神,小声道:「前方不远处有声响,小心点。」
     
          「听到了。」夏少枫点了点头,放慢了脚步。
     
          拨开挡住视线的野草,两人看到了一副非常诡异的画面。
     
          月光洒在前方,一手执蛇鞭的蓝衣少女正与一黑熊模样的野兽搏斗,不远处还站着一名黑衣美妇,小曲正被她抱着。
     
          「中!。蓝衣少女娇声喝出,娇躯在上空停留片刻,一蛇鞭甩向野兽脑门。
     
          啪!
     
          「嗷!」野兽吼着,抓住蛇鞭就想将蓝衣少女拽下,蛇鞭却非常的光滑,直接从它手里滑脱。
     
          蓝衣少女落于野兽背后,喊道:「再中……」
     
          「嗷!」野兽猛地转身,挥舞前抓,寒光闪过,少女上衣竟被气息割到,露出暗红肚兜,幸好肉.体没被伤到。裂口太长,蓝衣少女嫌衣服碍事,干脆脱下上衣,奋力一甩,破衣服飞到悬崖下,少女露出细嫩,绣着杜鹃的暗红肚兜一褁着玉女峰,饱挺暗含无限春.色,随着少女喘.息声而起伏不定。
     
          「月蝉,注意点,婬兽爪子舞动太快,会产生气刃。」黑衣美妇喊出声,却没有出手帮助的意思,依旧平静地站在那儿,蒙着黑纱的她立于冰冷月光下,显得妖娆神秘,那苗条身段更是吸引着杨追悔目光。
     
          月蝉拽紧蛇鞭,冷冷一笑,道:「邵元节弄出的婬兽又怎么能难倒我!」
     
          (邵元节?嘉靖身边的臭道士!)
     
          感觉气刃袭来,少女后退数步,蛇鞭一甩,卷住怪物脖子,怪物抓紧蛇鞭,咆哮了声便急奔向少女。
     
          少女脸色一变,想抽回蛇鞭,却显得力不从心,眼见怪物已经举起利爪,束手无策的她只得松开手,凌空而起,稳稳落于黑衣美妇跟前,擦着额头汗水,回头看着那只得意得直拍胸肌的怪物。
     
          「月蝉,你太好强了,不知抓其弱点,看着吧。」黑衣美妇将小曲放在地上,悄然前行,黑色纱衣紧裹丰腴娇躯,前挺后翘的,宛如一只黑夜精灵,黑眸非常的冷,正注视着跑向自己的怪物。
     
          「我知道你喜欢什么。」黑夜美妇冷冷一笑,已经将黑裙掀开,露出被同为黑色的亵裤紧裹着的私密地带。
     
          月蝉捂着脸,嘀咕道:「这招我永远都学不会的。」
     
          这招不仅仅是引起了怪物的姓欲,更让窥视这一切的杨追悔鼻血差点喷出,一边的夏少枫轻蔑地看着一脸猥琐样的杨追悔,暗暗道:纯粹将女人当作玩具的败类!
     
          「嗷——」怪物巨吼两声,一根巨型从其口中伸出,顶部血红!
     
          杨追悔差点跌倒在地,这有他胳膊那么粗,难怪会捅裂女人!
     
          「好恶心啊!」月蝉叫出声,忙捂着脸,不时透过手缝望着那怪物,想到是这等巨物捅死那些女孩,月蝉已经打从心里厌恶男人的命根子了。
     
          怪物奔向黑衣美妇。
     
          这美妇倒是非常的冷静,手一握紧,已然放下黑裙,轻似黑蝶的她跳了起来,避开怪物气刃攻击,跃过怪物头顶,身子一沉,双腿已经落于怪物肩膀处,抓住蛇鞭,猛地一抽,又甩出解下的蛇鞭,卷住怪物,娇瞋一声,一道鲜血喷向高空。
     
          怪物被活生生扯断后扑倒在地,不住地抽搐着,片刻就没了动静。
     
          杨追悔吞了口口水,觉这黑衣美妇是朵带刺玫瑰花,一旦乱碰,随时都有被亲手变成太监的危险。
     
          黑衣美妇踢了踢怪物,道:「月蝉,走吧,我们也该回凤渊了,会担心的。」
     
          「嗯!」月蝉又看了地上少女一眼,问道:「姑姑,那她怎么办?」
     
          「弱者没有资格活在这世上,不用管她了,走吧。」拉着月蝉的手,黑衣美妇便和她一道消失在崖边。
     
          片刻后,杨追悔和夏少枫才跑了出去。
     
          望着那轮更显皎洁的明月,杨追悔似乎还在回忆月蝉和美妇的音容笑貌,两个都是美人胚子啊,不能一亲芳泽真的太可惜了,可他敢亲吗?就怕被剪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